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亡笔记同人之别样人生 作者:书秋

字体:[ ]

 
本以为自己死后就会像流克所说的那样,变为虚无的月。却没想到在阴差阳错之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也有夜神月,也有L,更是有死神。只是这个世界的自己,过着另外一种人生轨迹。那么他还会遇见L吗?L是否还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呢?夜神月在“重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再次面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死亡笔记的时候,他选择了另一条路。这个选择将改变夜神月原本悲剧的命运吗?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电影中的夜神月死后,穿越到电视剧版的夜神月身上的故事,从未再次遇到L的故事。一直都觉得夜神月本应该是个温柔善良的孩子,不应该背负起那么多不属于他的重担。就像夜神总一郎所说的那样,已经变成了刽子手的基拉,是可悲的代名词。如果不作为基拉,月与L将成为真正气味相投的朋友。我希望月能有另一个光明的未来,所以我想写这样一部小说。
 
内容标签:日韩剧 悬疑推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神月、L ┃ 配角:山崎俊一、弥海砂、山崎和也、夜神警官等 ┃ 其它:重生、推理、强强
 
 
 
 
☆、第一章:另一个世界
 
?  夜神月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被死神流克写在了笔记上时,他感觉到心脏的那股疼痛。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可怕,如万箭穿心般的痛处真心让不能多忍受一秒钟。
  流克说使用了死吅亡吅笔吅记的人类不会去天堂,也不会入地狱,于是只能化为虚无,就此消散在人世间。他最初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死亡的来临,他才知道化为虚无是多么的可怕······
  月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父亲抱在怀里,显得多么的狼狈与与可笑。他大声是嘶吼着,却没有一个人能在听到他的声音。他看着远处那个拿着笔记,一脸苍白,佝偻着背的青年,只想将其撕碎。但想到L也只有20天的生命后,他不禁阴冷的笑了。
  “就算我输了,你也不见得赢!”月狠狠的说道。
  于是他决定要看着这个他最恨的人,是怎么恐惧的面对自己的死亡的。因为、这是他对自己最后的慰藉。
  L在解决完基拉的案子之后,整个人变得意志消沉。没有了渡的照顾,他的生活混乱不堪,这让月觉得不用等二十天,L就会死去。可这个男人却再次让月大开眼界。
  L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他让人把至今为止无法破解的疑难案吅件都拿来给他,开始废寝忘食的运用他那天才般的大脑,来解决掉这些常人眼里的悬案。看到L眼睛下的黑眼圈变得越发的严重,月也越发的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费尽心力。剩下不到二十天的生命,难道就这样度过吗?不是应该去完成一些一直以来都无法去做的事,见一些想要见的人,之后再感慨人生的美秒,最后在不舍与恐惧中,战战兢兢的迎接死亡的到来吗?这样寄托于破解谜题的L,就好像他的人生中已经没有了想要留恋的东西一般。但即使是这样的L,月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一个天才,一个他无法比拟的天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死吅亡吅笔吅记这一个作弊利器,月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成为L的对手。这让月开始觉得自己的失败,也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了。
  本以为自己直到消失,也一样会恨着L,也一定会坚持这自己内心那为理想国度所不惜一切的决心。却在看到L与K的对决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只是与K一样,是在为自己的狂妄自大,而找的借口罢了。
  这时候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可笑与无知,幼稚与可悲。当他看着L最后那想要挺直腰板走路的姿态,他可以从那双笑着的大眼中看到了L对活着的渴望。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怨恨这个天才给他带来的失败,反倒希望L真的可以活下来。因为这个世界需要L这样,一直坚持的贯彻正义的人。
  L死了,他死的那么安详。月不禁庆幸,起码他死的时候不是痛苦的。
  月坐在死去的L的身旁,就这么看着这个孤独而又脆弱的身影,那本就已经透明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消散。月笑着想到,最后的最后,还是你陪着我呀····
  ~~~~~~~~~~~~~~~~~~~~~~
  夜神月感觉很是奇怪,以为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却又为何会在医院里醒来?
  当他看着自己本应该透明的手,变成有着温度和触感的实体,当他感觉到脑袋传来的钝痛,和腹中的饥饿感的时候,他确信自己是活生生的人类。月不敢置信的想要掐自己一下的手臂,看看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他的在做一个美梦。就在手指要在那插着针管的手臂上,用力一掐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妝裕看到已经醒来的哥哥,惊呼道:“哥哥你终于醒了!”妝裕高兴的跑到月的面前,“吓死人家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在在街上晕倒呢?我还以为你也不要妝裕了~~~”说着说着,夜神妝裕的眼中开始出现泪花。
  这让本就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月更是惊慌不已。他急忙安慰道:“我已经醒了,就代表已经没事了,妝裕都这么大了,还哭哭啼啼的会变丑哦。”
  妝裕被月的话逗笑了,转身拿出食盒,“医院里的饭菜都不好吃,哥哥你就先凑合的吃下我做的饭菜吧,虽然没有你做的好吃,但因该会比医院的好吃点。”
  月很惊讶的看着妝裕,“你做的···”他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对料理可是一窍不通的啊。
  妝裕看着月一脸怀疑的样子,便有些生气,“虽然我做的是没有哥哥你做的好吃,可你也不能这样打击我吧!”
  看着一脸气愤的妝裕,月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只是奇怪妝裕你今天为何会亲自下厨,难道妈妈没有为我准备吗?”
  听见月的问话,妝裕有些奇怪的看着月,甚至还伸出了手摸了摸月的额头。
  月不解妝裕为何这样,把妝裕那在他头上作乱的手拉下,“你这是干嘛?”
  妝裕有些同情的看着月说道:“哥哥,你难道忘了吗?妈妈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过世了啊?”
  “···过世?”月一脸惊讶。
  妝裕看着这样的月,觉得自家的哥哥一定是病还没好,于是她忙跑出病房去找医生。
  月就这么看着妝裕跑出了病房,他现在脑子里还在回响着妝裕说的,母亲早在十年前就过世的话。突然他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那些画面显得那么陌生,却又十分熟悉。直到妝裕带来了医生,两人看到抱着脑袋,一脸冷汗的月,惊慌失措的去扶起月,月才从那一堆的闪现画面中脱离出来。
  月在接收了那些陌生又熟悉的画面之后,他很大胆的推测出,现在他所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他原来的那个世界了。他也不在是原来那个世界的夜神月,而是活在另一个时空里的夜神月。?
 
☆、第二章:死 亡 笔记
 
?  已经死了的夜神月居然在另一个时空里复活了!这是月根本没有想到的“虚无”。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死神开的另一个玩笑,还是直接真就这么巧,阴差阳错间得到了第二次“自己”的人生?但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感谢这得来不易的第二次生命。
  这个时空的夜神月,有着和他一样的外貌一样的亲人,却又处处透露着不同。这个夜神月,母亲在他年少时就因病去世了。而那时候的父亲,因为在抓捕犯人,居然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这让他开始讨厌,并且敌视父亲的工作。他放弃了长大后想要做警吅察的梦想,开始将自己的人生,规划为按部就班的平凡人生。
  由于母亲早早过世,父亲又忙于工作,月从小就担负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他虽然学习还是很好,但却不再是全国第一。因为每天都过着打工、上学、照顾妹妹的生活。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喜欢当红偶像弥海砂。
  这让现在的月觉得分外无奈。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是一个喜欢偶像明星的diǎo丝宅男!而且还是前世那个一直追着他,说喜欢他喜欢到可以为他去死的弥海砂!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啊···
  因为伤的不重,月醒来的第二天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家的月好好的整理了现在的情况,他发现眼下的情况对于他来说,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起码一切都还没开始,他还有可以选择的权利。
  想来也是可笑,月当初所秉持的正义,在威胁到自己的安危面前,也变得那般脆弱不堪。正如L所说的,道德的评判如果是以人心为基准,那将不再公平。因为人心是最善变的东西,唯一法律,是不已人的意志为基准,是最公正的那把标尺。他在利用笔记杀死雷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在是自以为的正义化身了,基拉就已经变为他最厌恶,也最不齿的罪犯罢了,想来还真是可悲啊。
  看了看那天空中随风飘散的云,想到自己也许可以过上与前世截然不同的生活,月微微的笑了。
  出院后的夜神月已经开始了正常的大学生的生活。他想了想,还是向学校提交了转专业的申请。前世的他死的时候还没有大学毕业,还没遇到笔记前的他一直以能够成为一名检吅察官为最终目标,现在的月虽然已经没有了这个念头,但也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毫无兴趣的经济学专业上,于是他向学校提出了转去法律系的书面申请。
  转专业不容易,且还是出了难的法律系。就算现在的大学跟他前世所在的东京大学根本没法比,也不是一张书面申请就能搞定的事。转系需要考试,但现在还没有到考试时间,于是月只能继续在大学里上课。
  月本来正无聊的在课堂上翻看着新买的六法全书,坐在边上的鸭田开口说道:“月怎么开始看这种书了?月不是说要靠公务员吗?难道现在考公务员居然要考法律?”
  月笑着收起了书,笑的一脸春分和煦,“那倒没有,我只是在做预习罢了。”
  “预习?”鸭田疑惑了片刻,突然想到:“啊!月是打算去考司法考试吗?”
  “不不不~”月笑着摇头道:“我只是提交了转专业的书面报告,现在是在为下次的转专业考试做准备。”
  鸭田惊讶的看着月,“诶!月打算转去法律系!”
  月点点头,“虽然是转系,但还是在本大学内,我们还依然是校友啊。”
  鸭田有些埋怨的看着月,他知道月这么说只是出于好意罢了,但自己没有权利去要求月不要这么做,于是最后还是笑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月为何突然想要转去法律系,但我相信月一定能考上的,因为月成绩总是很好。”
  虽然这不能成为鸭田相信月的能力的依据,但月还是开心的跟鸭田道谢。
  “啊对了,我好不容易买到草莓BERRY的歌友会门票哦!月你这次可欠我好大一份人情啊。”鸭田开心的从包里拿出两张演唱会的门票。
  “啊!···哦,谢谢。”月想起不久前“自己”跟鸭田说好的,要一起去看草莓BERRY的演唱会来着。虽然他一点也不想去看,可要说这么突然的拒绝,作为把misamisa当做女神的宅男diǎo丝月来说,实在是太有悖常理了。
  月看着在台上又唱又跳的少女,还有边上兴奋的大喊着misamisa名字的鸭田,很是无奈。作为现在的月,他是对这些偶像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更何况是这个很可能会是另一本死吅亡吅笔吅记主人的弥海砂呢?他现在只想按照自己的步骤,来实现自己的的未来。实在不想再和死神扯上任何一丁点的关系。
  演唱会结束了,鸭田还在会馆门口,跟一群痴吅汉一起痴痴的等着自己的女神,想在近距离的再次瞻仰女神的容颜,月只能无奈的陪着对方。好在弥海砂他们很快就从会馆里出来了。
  鸭田一脸幸福的送走女神后,就约月一起去吃晚饭。但月晚上还要打工,于是鸭田就提议去月打工的地方吃晚餐。
  鸭田高兴已经是居酒屋的常客了,老板看到鸭田也很是高兴,正好现在店里客人不是很多,三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来。正说着起劲的时候,鸭田突然没了声响,月奇怪的看向鸭田,却发现对方脸色一变,像是看到了什么很是恐惧的事物一般,脸色煞白。月奇怪的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色皮衣,流里流气的人走进了店里,向他们走了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