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漫]穿越后遗症 作者:清水浅浅

字体:[ ]

 
文案
 
对林莫而言,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穿越带来的后遗症……们。
 
注意事项:
1.本文继承一贯苏白雷风格,没逻辑没深度仅图一乐。
2.由于恩劈已被和谐,于是此文结局未定全文清水向。
3.浅浅的智商一直未上线,对此抱有希望的谨慎入坑。
4.如果以上都不计较,那么酷爱到我碗里来(^o^)/~~
 
内容标签:综漫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川莫 ┃ 配角:N…… ┃ 其它:N……
==================
 
  ☆、第1章
 
月光清冷,淡淡的银色光辉透过了半遮的窗户落下,徐徐缓缓的爬上了不够宽大的单人床,床上的少年眉头紧蹙,似被纠缠在噩梦之中,淡绯色的唇也被抿的发白,蓦的,双眼尽数睁开,短暂的茫然之后逐渐清明起来。
    “呵。”
    短促的笑声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床上的少年用一只手支撑着坐了起来,另一只手遮掩着脸颊,却依旧暴露了唇角那微微的弧度,带着几许莫名的讥讽。
    “这还真是……”
    少年的声音在漆黑的夜色中尤其显得几分空旷的森然,就如同荒废了千年的古堡中凉风穿透时候的冰冷,足以刺穿骨血。
    下一秒,遮掩着脸颊的手拿了下来,露出了少年带笑的眼,温和中透着一种莫名的暖意,点点光芒若细碎的阳光,似乎只要被这双眼瞧着就能够驱逐所有的冰寒和阴暗。
    掀开了被子,少年赤足走下了床,靠在窗边看着夜色,白皙的肤色在月光中竟透出了一股病态的苍白,却诡异的带出了几许说不清的诱人之意。
    没有再说什么,表情也保持着那种浅笑,少年就这样专注的看着窗外莫名的一点,直到天色大白,房门被推开。
    “小莫,你怎么又坐在窗边了?”进门的妇人尽管说着苛责之语但眉宇间的担忧却是真真切切的,“又失眠了吗?”
    林莫,也就是那个少年转头对着妇人笑的眉眼弯弯,“没事的方姨,我只坐了一会儿。”
    无奈的摇头叹息,妇人扯过了一条薄毯裹住了少年,手中那愈发瘦削的触感让妇人忧思重重:“小莫,听话,以后就算睡不着也不要坐在窗边了,会着凉。”
    没有反驳更没有说什么理由,少年闻言只是笑着点头:“我知道了,方姨。”
    看着眼前的少年,妇人眼中渐起的心疼遮都遮不住,只能堪堪转头不让少年看见她红了的眼眶,压抑住哽咽的声音保持着难以欺人的颤抖:“等以后小莫好了,阿姨带你去环游世界好不好?”
    “好。”
    轻轻淡淡的一个好字,如此的坚定,可房内的两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句双方都知晓的谎言,不是善意更非恶意,那只是他们期盼的一个奇迹,一个永远都已经失去了希望的奇迹。
    少年能够走动最远的距离,只是床铺到窗户的距离。
    少年能够前行最远的未来,只能到他十七岁的夏日为止。
    没人知道少年究竟得了什么病,只是从一场意外之后,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从此沉睡,妇人是唯一一个没有放弃他的人,十年,妇人终于等到了奇迹,却还来不及惊喜就再次得到了噩耗,少年的体质脆弱的无法离开房间,身体不明原因的迅速衰弱。
    妇人家产颇丰,她给少年最好的医疗环境请最好的医生诊断,可没人诊断的出少年的病因,只是所有医生都确定了一件事,少年最多只能活到他十七岁的夏日。
    这是多么绝望的诊断啊,妇人在得到这个结果后当场就哭到昏厥,她不死心的四处求医,就连偏方都不肯放过,但还是无法挽救少年愈发稀薄的生命力。
    而现在,少年已然十七,夏天只剩下一个月不到就要完全离去了。
    “小莫。”颤抖着手抚摸着眼前的少年,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她只是他父母共同的好友,他与她而言并不是必须的责任,但她是真的心疼这个命运多牟的孩子。
    五岁出了意外昏迷十年,醒来却只能当笼中之鸟揣揣度日,一日一日活在倒计时之中,直到最后一秒渐渐逼近。
    可为何还能笑呢?似乎,她从没见小莫哭过,哪怕得知自己活不久也没哭,最激烈的情绪只有刚醒来的那个瞬间黯淡的眸光,此后就一直笑着,笑的让人觉得温暖,却让她更加的心疼。
    “对不起。”是她无能,找不出救他的办法。
    这句没头没脑的道歉让少年笑的更深,他摇了摇头,直视着妇人,清澈的眼底满满的只有谢意:“这不是方姨的错。”
    的确,是她的错吗?并不是。她和他非亲非故却一直照顾着他,尽心尽力花费了那么多金钱和人力,他对她唯一的只有感激。
    见妇人还想说什么,少年先一步开口,声音柔和而温润:“方姨,我能上网吗?”
    见少年如此,妇人便咽下了已经到口的话,点了点头顺着少年的心意转移话题:“等吃完早餐吧,是不是又想看漫画了?”
    “嗯。”
    “你啊。”似家长宠溺着孩子,妇人轻轻的点了点少年的额头,“怎么会喜欢看那些东西呢?分明就是女孩子喜欢看的嘛。”
    笑了笑,少年并没说什么,只是目送着妇人离开房间后目光又落在了窗外远处的天空,嘴角的笑容不变,却隐隐透出了几分空旷。
    不是喜欢看那些少女漫,只是觉得必须了解罢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在夏日的炎热逐渐淡去时,少年如同医生诊断的结果一样永远睡去,依旧那种淡淡的微笑,令人心暖的温度似被时光彻底的凝固,同样真实却隔着一层玻璃遥远到永远无法触摸。
 
  ☆、第2章
 
雪白的天花板并不算很高,入目时有些刺,白茫茫的让视线染上了几分迟钝的茫然,耳边突如其然的惊喜叫声有些熟悉。
    “小莫,你终于醒了,小莫呜呜……”
    有些困难的转动了脑袋,映入眼帘的面容熟悉又陌生,在记忆之中搜寻了片刻,床上的男孩才有些迟疑的喊了出来。
    “妈……妈?”
    男孩的嗓音沙哑的难听,但在母亲的耳朵里却堪比天籁,“是妈妈,小莫,是妈妈,妈妈的小莫终于醒了。”
    “妈…妈……”这一次比上一次要连贯许多,一直压抑在心底的回忆刹那间全部涌起,熟悉的怀抱更是让他失态的痛哭了出来,“妈妈,真的是妈妈……”
    “小莫……”
    医生们进来时看见的就是相拥在一起哭泣的母子,纵使他们已经见惯了生离死别还是忍不住为了眼前这一幕而感到由衷的欣慰。
    等医生们检查之后确定已经没什么大事只要好好修养就可以恢复后就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了这等待了两年多的奇迹的重逢。
    十日后,妇人也就是伊川晴子带着伊川莫离开了住了两年的医院回到了伊川家,家很小,因为只有母子两人,家里的男主人很早就去世了,但很温馨。
    看着和记忆之中分毫不差的房间,伊川莫只觉得眼眶发热,床铺上的被子依旧还闻的出淡淡的阳光味,衣柜中的衣服也都是按照他现在的体形买的新的,牙刷毛巾浴池,全部干净如初,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看出妈妈的用心。
    长长的吁出一口气,伊川莫站在了大大的落地镜面前,里面的男孩肤色苍白,比起同龄的孩子要瘦小很多,还没张开的脸却很熟悉,这是伊川莫的脸,同样也是林莫的脸,伊川莫就是林莫。
    这是只属于林莫一个人的秘密,当初父母去世的他才五岁,醒来时成了刚出生的伊川莫,那时的他根本不懂什么叫穿越、重生,也不明白自己已经从林莫成了伊川莫,只是一心想找爸爸妈妈,但出口就只剩下哇哇大哭。
    渐渐的,孩童稚嫩的记忆开始消失,或者说是被遗忘,他就彻底的成了伊川莫,一个日本普通家庭中的普通男孩,有一个严肃但关心家人的爸爸,一个温柔但坚韧的妈妈。
    后来爸爸出了意外死了,他就和妈妈相依为命。直到十岁那年,他在学校被人不小心撞的滚下楼梯陷入昏迷,他又从伊川莫成了林莫,属于林莫的记忆也被解放,他几乎以为伊川莫只不过是他昏迷不醒时的一个梦,一个让他希望永远不醒的梦。
    但可惜的是,自从他作为林莫醒来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伊川莫的梦,却陆陆续续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直到林莫死去,他又成了伊川莫,他才终于确定,林莫是他,伊川莫也是他,很匪夷所思,但两者都是现实而非梦幻。
    望着镜子中的脸,伊川莫无声的叹了口气,伸出手,遮住了镜子中男孩的眼。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婶婶,她们都说他的眼睛很好看,总透着暖暖的光芒让人喜欢。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本性早就已经温暖不起来了,这双眼,真的极具欺骗性。
    勾起了唇角,简简单单就让自己露出了一个浅笑,清秀可爱的男孩看上去柔软到不可思议,所谓眼睛是灵魂的窗户这句话在他身上根本不作数,笑着的他就是所有大人眼中好孩子的典范:乖巧、听话、懂事,还带着恰到好处的羞涩。
    “小莫,有客人来了。”
    “马上下来。”妈妈的声音让男孩转头,眉眼弯弯的如同真正的十四岁的孩子一般蹦蹦跳跳的走出了房门,他是伊川莫,一个十四岁的普通的男孩。
    “妈妈。”还没走下楼梯,男孩的声音就脆生生的响了起来,也让坐在沙发上的客人转头看去。
    伊川晴子笑着抱住了奔向她的儿子,拍了拍他的脑袋拉着他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一大一小:“小莫,这是向日夫人和她家公子向日岳人。”
    伊川莫闻言乖巧的弯腰打招呼:“你们好。”
    向日夫人的态度很和蔼,她笑着摸了摸伊川莫的脑袋看上去很是喜欢,而向日岳人就有些别扭了,他站在伊川莫的面前,目光闪躲着脸孔通红就来了个九十度鞠躬。
    “对不起!”
    “哈?”被这句道歉弄的莫名其妙,伊川莫仰头看向自家妈妈找答案,不过很显然不用了,因为那个红发的少年已经接下去把原因一口气都说了出来。
    “之前是我的错,害的你摔下楼梯昏迷那么久,对不起。”
    顿时恍然,原来这位就是让他滚下楼梯的罪魁祸首啊。伊川莫的目光在少年的脸上缓缓扫过,尽管少年听上去有些凶巴巴的但脸上的愧疚却是掩饰不住的。妈妈也已经告诉他了,这两年来他的一切开销都是向日家支付的,也是他们家帮妈妈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所以,伊川莫笑着伸手,在还不肯直起身的少年头上摸了摸:“我原谅你了,向日桑。”只是无心之过,而是对他其实并未造成实质性伤害。
    向日岳人其实很讨厌别人摸他的脑袋,因为身高是他心中的痛,被人摸着脑袋就等于在提醒这个痛。所以在伊川莫摸着他的脑袋时他几乎反射性的就想把那只手拍下来。
    可最终他忍住了,他始终记得这个看上去瘦弱的放佛一吹就跑的男孩正是因为自己的鲁莽而在医院昏睡了两年零七个月,甚至他好几次偷偷去看他时都听见医生和护士在议论说这个男孩可能会就这样一辈子成为植物人,那个时候他几乎恨死自己了,当时为什么要在楼梯上玩闹?为什么要害一个无辜的男孩昏迷不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