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仙五前传同人)心愿[仙五前轩承/红紫]+番外 作者:拉面桶里的

字体:[ ]

 
 
 
书名:心愿[仙五前轩承/红紫]
作者:拉面桶里的番茄
 
悬崖一跃,本以为该就此解脱,不想撞了逆天好运。
故地一醒,本以为能破除阴谋,不想忘了罪魁祸首。
恩怨交缠,本以为会恨之入骨,不想痴心早付。
有重生,有肉渣,有原创人物和四和六人物打酱油,有小姜出没,但是不是欧阳倩妹子生的,生子无那啥反应描写和生过程。除了番外以外都正剧。
萌冷CP多年,这文历时久,间断着写了一年多,前后风格有差,存稿已完结,12万字。
非考据党逻辑帝,文笔捉急,有的只有爱,轻喷
 
内容标签:强强 恩怨情仇 重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侯瑾轩,姜承(姜世离) ┃ 配角:皇甫卓,谢沧行,瑕,暮菖兰,龙溟,枯木,一群人…… ┃ 其它:仙五前,红紫,轩承,仙剑奇侠传五前传
 
 
 
☆、楔子
 
?  两只手在空中相触,随后紧紧地握住彼此。
  夏侯瑾轩用力一拽,将少女已经冰冷的身躯拽进自己怀里,紧紧抱住,力气大得仿佛要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
  已经够了……已经失去太多重要的人了……现在,不如与瑕长眠于此,也算是圆了承诺。
  夏侯瑾轩紧紧抱住怀中人,翻过身。
  墨发掠过耳畔在空中飞舞,崖边景象渐渐远去,他慢慢闭上眼。
  下坠的速度已经太快,风如刮骨之刀从脸颊划过,似乎要把皮肉撕裂。万丈的悬崖也该有到底的时候,但他却没有等到锥心的疼痛和无尽的黑暗。
  顿了一会,夏侯瑾轩才发觉耳边的风竟然已经停了。
  猛地睁眼,对上一双盈满泪水的明眸。
  “瑕?”夏侯瑾轩甫一开口,才惊觉自己二人竟然停留在半空之中。俯身望去,身下淡淡的云雾缓缓浮动,崖底的流水绿树竟都能隐约望见。
  “这……”
  此时再奇异难见的美景也难以入目,夏侯瑾轩不自觉将手臂收紧一些,回眸望着怀中的少女。
  黄衣少女的黑眸大张着,渐渐泛出水光,淡色的双唇紧紧抿着。
  “瑕?”夏侯瑾轩突然有些惊慌,蓦地想起崖上少女将自己推回岸边时眼中的绝决。
  “对不起……”
  少女闭上双目,大滴的泪珠在夏侯瑾轩脸颊上绽开,两手摁上夏侯瑾轩胸口,身周隐隐有黑气蔓延。
  “这是……魔气!”
  夏侯瑾轩神色一紧,伸手要握住少女纤细的手腕。
  少女红色的发带在迅速激涨的魔气中飞扬。
  身体失去生机多时,血色早已散尽,瑕脸上却带着苍白的笑意,放在夏侯瑾轩胸前的手狠狠用力,猛地脱离了他的怀抱,缓缓腾空,竟似在空中站立。
  “瑕!”
  心道枯木竟然还在作怪,夏侯瑾轩大喝一声,迅速向瑕伸出手,却堪堪掠过浅黄的衣角。
  他猛地向后坠去,一层黑气贴着他的身周,却并不冰冷,仿佛是种无形的保护。
  不过是短到不过分毫的距离,却再没有气力向前一分。明明只是短暂的离去,却成了现在不能解的死局。
  无力感如潮水般蔓延笼罩。独自一人与枯木纠缠带来的伤痕阵阵作痛,内息剧烈翻涌。
  气力消散在指尖,手臂无力垂下。夏侯瑾轩的意识渐渐涣散,隐约见到瑕冲他露出一个笑容,虽然两颊上俱是泪水,却和过去一样明朗娇俏。?
 
☆、梦醒
 
?  “噼啪——”火堆轻响着,不时溅出金黄的火星。
  “瑕——”
  夏侯瑾轩猛地睁大双眼,从睡梦中醒来。
  “夏侯少主?”
  熟悉的低沉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声音不大却如惊雷一般在夏侯瑾轩耳边炸开。
  “姜世离?!”
  惊愕地呼出青年的名字,夏侯瑾轩猛地支地坐起。
  转过头,双目更加因震惊而大睁。青年坚毅棱角分明的面容如五年前一般,此时一见,恍如隔世。
  净天教被四大世家以及蜀山围攻,姜世离应当还在覆天顶,怎会和自己在一处!
  而自己……爹得知二叔之事后,急于前往覆天顶攻打净天教,自己被下了迷药后追上去,现在应该在绝行天途才是!
  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侯瑾轩紧紧握住衣角,用力到指节发白。
  “夏侯少主?”
  低沉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语气中多了些隐约的关心。
  “你叫我什么?”
  夏侯瑾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愕然将视线重新投到不远处的姜世离身上。
  面前的青年身着朴素紫衣,额头光洁一片,丝毫不见那妖异的魔纹痕迹,面色更是一派沉静,只眉头略皱着,丝毫不见前些时日的狂妄之色。
  夏侯瑾轩抿唇,狠狠地摇了摇晕眩发胀的头,等到神智清明时才开始再次凝神打量四周。
  繁星满天,微风习习,火焰在黑暗中照出一圈温暖的光明。虽是初春之夜,但却显得格外温暖。夜中寂静,除了火堆的声音就连虫鸣雀吟都欠奉。一切都是一副平静安逸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近日的无措与痛苦。林中弥漫着花草的异香,这气息,好熟悉。
  夏侯瑾轩思索片刻。
  这里……这里竟然是凝翠甸!这次吃惊不小,夏侯瑾轩猛地站起来。
  起身之后,才看到除了他们二人,火堆对面还横着两个人,此时睡得正安稳。
  夏侯瑾轩心中发紧,神色恍惚地朝着绕过火堆挪过去。
  随意地靠着背后的大石,刀刻般的线条,满脸胡茬,胸前衣襟大敞,一派不羁肆意。曾经在眼前生生折断的玄铁重剑斜斜地插在一旁,其上缠绕着层层锁链,剑身沉沉的灰色如山般厚重。
  “谢兄……”
  夏侯瑾轩声音颤动着将目光投向稍远处。
  少女微微蜷着身体,侧身枕着自己的手臂。红布条束发,淡黄的简洁衣饰,腰系酒葫芦,娇俏的面容虽仍有些苍白,却仍带着灵动的生气。
  “……瑕!”
  夏侯瑾轩猛地在瑕身侧跪坐下来,伸手摇晃沉睡着的少女。
  “夏侯少主!你怎么了?”姜承皱眉喝道,朝夏侯瑾轩走近。
  一切分明都是当时自己几人一同赶去折剑山庄时的情景,而手下布料摩挲的感觉十分清晰,绝非梦境。
  莫非之后的一切才都是自己一个荒诞的梦?但是那一切又是如此真实,如此……痛彻心扉……
  叫不醒少女的惊慌渐渐褪去,夏侯瑾轩垂下头,额发遮住双眼。
  “抱歉,我失态了……”汹涌难辨的情感从心底涌上来,眼前竟也有些模糊起来。
  姜承瞥见袍子上的水迹,猛地停下脚步。
  “夏侯少主……”从不擅长安慰言语,姜承吐出两个字便顿住,安静地站在夏侯瑾轩身后。
  “无妨,我只是……只是做了个恶梦。”
  夏侯瑾轩收回手抬起头,冲姜承露出一笑。
  只一眼,却像是隔了长远的距离,日间还兴奋于第一次出行的夏侯少主,现在却像是生生往眼中灌了痛苦与茫然,在灵魂上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姜承心中微微一动,有些转瞬即逝的畏惧,面对这样的夏侯瑾轩,连询问发生了什么也无从开口。
  一片静默,夜色无声流转。
  夏侯瑾轩缓缓站起身,走回之前的草堆上躺下,望着繁星点缀的夜空。
  “姜兄,你说,世事是否注定,不可更改呢?”
  姜承沉默一阵,走近了几步,坚定的眸色中带着隐隐火芒,更是让轮廓凌厉了几分:“我不信命运。人要走的路终究是由自己掌握的,只有自己坚持,才能毫不动摇地走下去。”
  那么,成为魔君,进攻四大世家,与武林为敌又是否是你心甘情愿的呢?夏侯瑾轩将脸颊埋在臂弯的阴影里,不想泄露出半分情绪。
  不管未来那一切是否会发生,也不管此刻是幻象或者梦境,又或者真是上天怜悯给了自己一个机会,自己都绝不可能再放手。
  “姜……”
  大地突地震动起来,身体随着身后靠着的小土坡剧烈摇晃起来,草叶纷纷滑落。
  “这——”夏侯瑾轩猛地站起身,却被随后而来的又一次震动晃得一个踉跄。
  一只手伸过来稳稳地扶住他。
  “把他们叫醒!”姜承皱眉大喝道,打量四周,身体已经护在了火堆前。
  “嗯。”
  这应当是来凝翠甸的第一个晚上,夏侯瑾轩暗暗恼怒自己的大意,快步来到火堆另一边。
  “谢兄!谢兄——”
  “哈——大半夜的,小少爷你大喊大叫的让人怎么睡觉啊。”谢沧行打着呵欠从地上半坐起来,满脸困意:“这野地也没啥好看的,小少爷你以后看多了就好啦!现在我还是继续睡觉……”
  他突地面色变了变,状似惊慌道:“哎呀,这地上怎么在摇晃呢?难道是遇上了地震不成?”
  夏侯瑾轩一顿,念及谢沧行此刻还在假扮江湖艺人,也不多说,径直去了瑕那边。
  倒是谢沧行慢悠悠地爬了起来,把石上插着的剑提了起来,嘴里咕哝道:“小少爷怎么感觉奇奇怪怪的。”
  “瑕?”夏侯瑾轩摇动少女的肩膀,对方却丝毫没有反应。
  现下瑕的病还没有好,日后还要去仙岛上取誓缘枝炼药才行,只不知这一次又是否能有那样的缘分。
  少女的明眸缓缓张开。
  “瑕!”夏侯瑾轩欣喜地半抱着她坐起来,还不待再说点什么,一个响亮的巴掌已经扇在了脸上。
  “变态!”瑕瞪大双目,俏脸微红,大叫着从夏侯瑾轩怀里挣脱,从地上跳了起来,抽出双剑直指夏侯瑾轩面门。
  “……”
  夏侯瑾轩被鼻尖前面的剑吓得一顿,无奈地收回还悬在空中的手。他们现在还不是什么亲密关系,甚至连熟一些的朋友也算不上,只是债主与欠债者的关系。也亏瑕是江湖儿女,若是个普通女子,怕是不知会因受辱而做出什么事来。
  毕竟对敌要紧,瑕忽略心中有些古怪的感觉,也不想和这个流氓大少爷多纠缠,想想自己还欠他那么多钱呢,只有跺跺脚帮忙迎敌去了。
  地面又剧烈震动了几次,那魔物方才从树丛中钻出来,巨大的躯体将树上的花叶扫得簌簌落下。
  花妖体型庞大,足有将近两个人高,三条触手粗如儿臂,触手尾部赫然是长有利齿的巨花,黏腻的涎液缓缓滴落。
  几人也都不是新手了,纷纷找了位置迎上去。但那花妖身体灵活至极,不时的扭动就能躲开部分攻击。三人许久才砍下一条较细的触手,但那花妖非但不罢手,反而因为疼痛更加疯狂起来,余下的两条触手在空中划出凛冽风声。
  “锵——”笔杆撞上花妖的利齿,擦出明亮的火花,亏得是特殊材质的才没有折断。
  攻击的间隙,夏侯瑾轩微微皱眉。花妖身体表面隐隐有着黑气覆盖,在这样的黑夜中极难辨认。
  这黑气必定是魔气。
  他微微皱眉,将目光投向姜承那边。这时无意识的一瞥,才发现姜承额上竟早已有冷汗滴落下来,攻击章法还算不乱,气息却渐渐不稳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