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番外 作者:青青呐

字体:[ ]

 
书名: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作者:青青呐
 
陆楠:我是直男!
李然:哦。
陆楠:我是直男!
张澜:冷漠。
陆楠:我是直男!
沈奕凡:嘿嘿嘿……
本文又名《急求解决相差五岁的代沟问题的方法》《大侄子说他喜欢上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直男好像被我掰弯了》《谁帮我追到小受我就喊他爸爸》《我好像拒绝着拒绝着就于心不忍了》
1-5章为交待背景,不喜慢热的小天使可以直接跳过0.0
 
内容标签:年下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楠,沈奕凡 ┃ 配角:江珺,林沛,李然,张澜 ┃ 其它:年下,医生,不离不弃,青青呐,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Chapter.1
 
?  陆楠刚走进家门,沈奕凡脸上的表情就变了,最开始的不屑渐渐褪去,甚至转化成微微的惊讶。
  他早就知道他爸有一个得意门生,这位学生从小到大一路跳级,等他上大学的时候才十四岁!
  他原先以为,这样子的人,不过是个书呆子,模样也绝对是呆头呆脑的让人见了就烦,除却读书大概是一无是处的。但到底是看脸的世界,眼下看来,他对这人的印象有了好转。
  陆楠的个子中等,这身高放在人群中大约有些不起眼,但却有着一张还算好看的脸——白白净净的,脸上还带着与他还未褪去的稚气相悖的有些痞气的笑——使他不至于被埋没。也挺会穿衣服,一身搭配,愣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挺拔不少。
  沈奕凡在这边细细地打量着陆楠,陆楠也在看着沈奕凡。
  尽管这时候的沈奕凡才读小学六年级,个子就已经超出同龄人一大截,大有直逼陆楠的趋势。不过想想老师和师母的基因,沈奕凡能长这么高也是符合遗传学的。
  小学六年级的小屁孩,脸上的婴儿肥都还明显着,更别提什么棱角分明了,却仍旧足以看出他从老师身上遗传到的英俊的模子。
  沈医生最先开口,“奕凡,这是我的学生陆楠,你小时候应该见过,按照咱们两家的关系,你还得喊人一声小叔。”
  小叔?沈奕凡对眼前的人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却有些不满这么个也没比自己大的了多少的毛头小子的辈分高出自己,碍于沈医生还在,只好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小叔。”
  陆楠觉得好笑,不禁笑出了声,待沈医生在一旁干咳提醒,他才收住,“沈奕凡小朋友你好,我是陆楠,陆地的陆,楠木的楠。”
  他的父母与沈医生的父母是忘年交,以至于他明明差了沈医生二十岁,私下里还是叫他一声“哥哥”的,只是上了大学以后,沈医生成了他的恩师,他也一口一个“老师”叫习惯了,就没再改口了。这样一来,陆楠确确实实受得起这一声“小叔”的。
  而沈奕凡向来就不愿意屈之人下,在学校里也都是担任着孩子王的角色,明明就不存在着输赢的关系,就为了那么一声不甘愿的“小叔”以及陆楠充满嘲讽的“小朋友”,致使他看陆楠相当不爽!
  再说,凭什么陆楠一路跳级跳过来还能获得父亲的认同,而他想要跳级就是胡闹了?他的成绩本就是顶尖的,老师教的知识简直无聊透顶,明明那么简单,还要一遍遍地重复。小学内容的知识早就满足不了他求知的欲、望,偏偏他爸还不允许他跳级。
  他爸也是搞笑,竟然找了个一路跳级过来的人来和他谈谈。沈奕凡估摸着,陆楠只会照搬沈医生之前嘱咐他的内容来劝他放弃跳级。
  沈医生带着陆楠走进书房,“陆楠,你就和奕凡在书房里聊聊吧,你要喝点什么,我给你倒点水行吗?”
  “嗯好,谢谢老师。”
  沈医生把水送进去后就退了出来,和妻子对视一笑,直觉向来喜欢在口舌之争中争上风的儿子这次该栽跟头了。
  沈奕凡的脸上明明白白的摆着对陆楠的不满,陆楠也都尽收眼底,没觉得不快,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他也不找其他托辞,开门见山道:“你能跟我分享一下你想跳级的理由吗?”
  沈奕凡故作老成地把双手环在胸前,不耐烦道:“现在学的东西太简单了,每天呆在学校听老师重复我早就已经会了的东西根本就是在浪费生命啊。”
  陆楠一点也不惊讶沈奕凡的话,人靠在桌子上,“哎,你说的挺对的,我小学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就一直跳级跳级,把时间腾出来留给更重要的知识。”
  “你爸妈真开明。”沈奕凡撇撇嘴,不像他爸,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地劝阻着他。
  “是啊,听起来是挺爽的对吧?我考上大学的那一年还上了本地的报纸的头条。”回忆起那时,笑点一贯不高的陆楠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这话一出口,沈奕凡更加不爽了。
  “喂,你多大啊?”
  “我?”陆楠转转眼珠子,“今年过年的时候就满十七了。”
  “十七?!”沈奕凡彻底呆住了,“你今年大三吧,那岂不是等跟你同龄的医学生大学毕业了你连硕士学位证书都拿到手了?”
  陆楠点点头,表示沈奕凡的话没有错。
  “我的天呐,那不是多出很多玩的时间?!”沈奕凡有些羡慕。
  陆楠觉得愈发好笑了,忍不住伸手弹了弹沈奕凡的脑门,“天真!”看着沈奕凡愤懑地揉着自己的额头,他继续说道,“当你决定要跳级的时候,你就不得不比同龄人用功,而为了在跳级之后跟上学习,在空闲时间里,你还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学习新的知识,并且把它们融会贯通。”
  沈奕凡不悦,“讲得我不行一样。”
  陆楠喝了口水,看着中二期的少年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脑海勾勒出自己十二岁的模样。他顿了顿,继续开口,“我没说你不行。那么现在,至关重要的一点来了。”
  沈奕凡表示洗耳恭听,他倒是要听听看这挂名的小叔要用什么理由来打散他那颗坚定的想要跳级的心!
  “假如你跟我的跳级过程是一样的话,那么等你高一的时候你差不多是十一岁,而你周围的同学都是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年少女。十五六岁啊,多好的年纪,情窦初开又是一件多美好多值得想象的事情?等你周围的同学都纷纷脱单,体验到恋爱的快、感,而你还只是一个发育不完全的毛头小子,请问,你耐得住寂寞吗?”
  这一段话,把自信满满的沈奕凡问懵逼了。
  这个年纪的小孩因为信息社会的发展迅速,接触一些知识要比年长一些的人早上许多,也懂了挺多不该懂的事。
  沈奕凡平时没少上网,也没少像少女那样憧憬着一场恋爱,只不过他扮演的角色是迎娶公主的王子。
  结合陆楠的分析,沈奕凡脑补出自己空有一颗想要解除寂寞的心却没有一具能让他释放心灵的身体的日子,天呐,简直痛不欲生!他突然间开始感谢自己的父亲沈医生,在他想要跳级的时候一而再再而三地制止了他,让他能过上正常学生的生活。
  与此同时,他看向陆楠的目光也变得充满同情了起来。
  陆楠当然知道沈奕凡在想些什么,干咳一声,“行了啊,言归正传,老师让你老老实实地一路读上去自然有他的理由的,毕竟他走过的饭比你吃过的桥还多!”
  话音刚落,沈奕凡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陆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口误,“我呸,是老师吃过的饭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哎哎哎,好了啊,别笑了!”
  等沈奕凡笑好了,陆楠才继续他的话,“总而言之,老师也是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学会与人相处的正常流程,经历一些应该有的经历,别到时候跟我一样,想谈恋爱了,周围却都只有大姐姐。”
  沈奕凡再次忍不住狂笑不止,“哈哈哈哈,大姐姐,笑死我了。所以你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啊?”
  陆楠听到这话不开心了,他有小情绪了,“你这话就不对了啊,我还没满十七,现在谈恋爱都属于早恋,都是让人不齿的!再说了,我这忍住寂寞,不都是为了等待着小学妹长大嘛!”
  沈奕凡对陆楠的印象彻底颠覆,反正他是真的被陆楠说服了。
  等到沈医生打开书房的门的时候,陆楠和沈奕凡已经聊起了时下最火的游戏了。
  哟,还聊得挺好?
  沈医生甚是欣慰,再听到自己儿子心服口服地放弃跳级的打算后,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是落了个安稳。?
 
☆、Chapter.2
 
?  陆楠第二次出现在沈奕凡的生命轨道中,时隔了一年多。
  那是沈奕凡念初一的时候的寒假。
  年前,钱小婧出门置办年货,回家的路上发现有小偷在偷自己的东西,当她出声制止的时候被惊慌失措的偷儿拔刀捅了几下。当时因为场面混乱,一群人堵在路口,导致往路上开过的司机来不及踩刹车避开,扎了一个猛子就冲了过去,撞飞了还在纠缠中的钱小婧和那个小偷。
  陆楠接到电话以后也顾不上自己接下来还有专业课,直接就打车奔过去了。
  他爸妈走的早,除却外婆,就数沈医生一家对他有着最大的恩情了。
  故而一听见师母出事了,他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到了医院后他直奔手术室,在门口就看到沈医生和沈奕凡已经候着了。
  沈医生连白大褂都没来得及换下,焦急地在手术室门口原地打转。
  “老师,师母怎么样?”陆楠问道。
  沈之乾皱着眉摇摇头,他刚过来的时候,护士就给他大致地描述了下钱小婧的情况——不容乐观。
  陆楠下意识地用牙咬住唇畔,紧张到胡乱地在手术室门口走动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人。
  他抬头一看,赶忙致歉,“对不起。”
  面前的正是去年听了陆楠的话,自此安安心心上学,再也不提跳级的事情的沈奕凡。
  一年没见沈奕凡,少年的身高又往上拔了一拔,轮廓也比初见时分明许多。本应明朗的眉目此时皱成一团,面容上布满焦虑。
  明明自己也很慌乱,陆楠却仍然忍不住宽慰沈奕凡:“别怕,师母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沈奕凡点点头,并不再多说什么,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手术室门口的灯灭。
  等待的过程中,时间总是走得特别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忘了过了多久,终于是看见那盏灯的灭下,陆楠骤得舒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块刚落地又被猛地吊起。
  “医生,怎么样?”沈之乾第一个迈步前去询问医生情况。
  刚做完一场手术的医生此刻十分疲惫,但顾及病患家属的焦急还是意简言赅地讲了下情况,“病人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颅内仍有淤血,具体情况要等她苏醒后才能知道。”
  听到钱小婧没有了生命危险,三人都松了一口气。各自在心中暗暗祈祷钱小婧别再有意外的病情出现。
  钱小婧的父母闻讯赶来,头发花白的老人以为自己险些要失去独女,差点昏过去,不过听到女儿的手术成功,身体没有大碍后,才放了心。眼下守在病房里等着女儿苏醒过来。
  病房里还挤着过来做笔录的警、察,通过街道上的监控,对方向沈医生一家人简述了当时的情况。
  “作孽哟,大过年的偏生遇上这种事情!”老太太心疼得直掉眼泪,恨不得把那个贼拖出来痛打一顿。
  沈之乾也恨自己当时没能陪在妻子身边,让这种事情发生。一米八五的大男人,坐在病床旁紧紧地握住钱小婧的手,碍于在场的人多,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却久久没能落下。
  陆楠守了一会儿,见钱小婧暂时还没有醒的迹象,就向沈医生告辞,说自己还有课,得先走一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