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同人)家教之凤梨的夫君们+番外 作者:漠丞

字体:[ ]

 
书名:家教之凤梨的夫君们
作者:漠丞
备注:
 
文案
她意外死亡,却放不下心中最疼爱的妹妹,结拜也好,却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的占有欲。
意外的死亡确实意外的开始,她不再是她,而是他。
迷茫、哀伤、想念。。。
然而,第三世的轮回,仍是他,不变的面容又该如何? 
是该循着轨迹,还是。。
 
 
片段一:
“骸,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发呆呢?”纲吉看着剩下的人,无奈了,
“KUFUFU~~彭格列,再爬上我的床杀了你哦”
“诶,可是,骸君这么诱人,外一被其他家伙偷袭了怎么办?”明明面上说着无害的语言,手却找到身下人的敏感处
“KUFUFU~~彭格列是在说你自己吗”
“骸认为呢?”
 
片段二:
“凤梨师傅,你怎么又在发呆?”弗兰坐在我身旁
“没有,只是想两个人”呆呆的说
弗兰皱眉,这样的师傅很奇怪,很落寞的感觉
“谁?”他问道“是两个很重要的人,只是再也看不到了。。永远”
 
片段。。。
 
内容标签:家教 性别转换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六道骸云雀泽田。。。。。。 ┃ 配角:路人甲乙丙丁 ┃ 其它:守护
==================
 
  ☆、第一章
 
  ‘碰’“KUFUFU~~真是该死。”将三叉戟刺入最后一人的尸体后,却憋见一旁十分悠闲地弗兰,我青筋凸起,“啊~凤梨湿父,你好脏啊。。。不要靠近me滴说~~”弗兰顶着青蛙帽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脸上齐刷刷的黑线,将一把三叉戟叉在了他头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真是的。“KUFUFU~~解决。。”顿住“弗兰,停止呼吸。”空气中飘荡的这奇异的香味,很熟悉的味道,是迷药吗?还是。。。不好!我心中大惊,但为时已晚,随着一道火光的进入,房子凡是遭到香气袭击的地方都无一例外的燃了起来,未来得及使用幻术,便被这灼热的火焰吞噬。讨厌的感觉,我迷糊中感觉火光外隐隐约约出现几张熟悉的脸,啊,为什么死的时候也要看见他们呢?想那个时候,有点不想死呢,我贪恋的笑容,呵,彭格列。
  Quando arriva la sera, sorridi come un brillante, burning hearts nel freddo e buio, sarà desiderarla e non sarà confuso, triste? Vuoi mantenere il tuo cuore caldo, può raggiungere?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又见面←拖稿联篇的某人,要支持哦,
(家教)垃圾,滚求包养,求收藏,求福利、求小攻~~
 
  ☆、第二章
 
  ‘滴答’‘滴答’,水声?还有细微的说话声与哭泣声,怎么回事?彭格列会为我哭吗?嗯。。。我可是破坏分子诶,睁开眼,好黑,我不是,等等,这个,透过微弱的光,我看见地上小水塘映出的脸庞微怔住后,露出丝诡异的笑容,KUFUFU~~第三世的轮回,一定会很有趣吧。用手捂住半边脸,好期待呢,体内的BT之血忍不住沸腾了,呵呵。
  在大概休息了几天,好吧,周围黑黑的,时间感成为了浮云君。。。。说起浮云,云雀那家伙小时候一定很可爱吧,啊啊~~你在想什么呢,那家伙可是只中二呢。于是,某凤梨发呆发到外太空去了。。。
  三世轮回,是不幸还是什么?这一世只怕又要与彭格列扯上关系了,明明第一世时是个普通人,呵呵,不过,果然黑色比较适合我。
  “0069,出来。”唔,终于要开始了吗?我打了个哈欠,躺上了手术台,既然重生第三次,又怎会这么甘心呢~~KUFUFU~~
  等一觉醒来,混沌的双眼带着一丝懒散,我环顾一周后撇嘴,一个手术迫害这么多人高兴个毛啊。不过,怎么样才能让游戏好玩呢?以前自己太傻了,居然一下解决了艾涅欧家族,应该多玩会的。(某作:这就叫恶趣味~~)
  “主人,实验成功了。”主人?这么恶心的称呼也有人叫,我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而且。。。我看着带我来的人被套上狗链子被几个壮汉**,我仍就面无表情,该怎么玩呢?正思索,腰上却突然一紧,等回过神,嘴就被堵住,“长得倒不错,看老子好好疼爱你。”说着扒开我衣服。。。。啊啊~没人告诉他,这不过是我附生的一具身体(尸体)吗?Mama~~等床事过了我在回来吧。
  “骸大人,你醒啦。”犬高兴的挥舞着双手,“KUFUFU~~我还没这么脆弱,千种,你们先解释一下,你们身上的伤口吧。”看似随意的话,却令二人冷汗直冒,“KUFUFU~~”欺负我的人,是该做好心理准备了。“游戏太无聊了,还是尽早落下帷幕把。”
  打伤千种他们的家族么?还真是暴发户的样子,要不要敛点财呢?我站在众尸体中摸着下巴。要不要呢。。。
  “嘻嘻~~boss这次居然也会来。”这个声音很耳熟诶,似乎是小刀王子吗?我勾起末笑,又有得玩了,呵呵~
  “OVI——这是这么回事!!”当几人进来,看见周围的尸体,且中间有个正在哭泣,穿着学生制服的小孩在哭时,斯夸罗发出怒吼。XANXUS冷冷的看着我,然后迅速抬起枪指着我,没错,某小孩就是我啦~
  我抬起脸,瑟瑟的看着他们,“不、不要,不要杀我。。。55....”但是,我低估了瓦利亚,哦不,我从来都知道瓦利亚的没心没肺的品质,所以在XANXUS开枪的一瞬便装作害怕想跑,结果被尸体绊倒的惨状,呵呵,看他们无语的样子,我内心狂笑,也只是这样,我不幸的被抓住了,枪抵在了我的头上,糟糕了。
  “哼,垃圾,你究竟是谁。”哇哦,我终于不装了“KUFUFU~~果然是二代的直系血脉。”我笑道,“暴躁不堪。”我缓慢的吐出几字,“不过想必你也不知道吧。”我凑在他耳边“九代可不知道你是二代的直系血脉,只知道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脸色一下变冷,“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KUFUFU~~可不止这些哦~~还有就是,悲哀得你被当作挡箭牌呢~~”XANXUS,曾经我看动漫是就十分喜爱的一个人物,并不是因为他可怜,只是因为他跟我有些像吧。我站起身,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但是,你的守护者对你是忠心的。”正欲走,却被他拉住
  “我会成为十代的,你就留下来给我看下着吧,死垃圾!!”                        
作者有话要说:  吼吼~~大家加作者QQ吧!!(1278869540),更多惊喜等着你!!
欢迎催稿
 
  ☆、第三章
 
  ——“我会成为十代的,你就留下来给我看下着吧,死垃圾!!”
  ——“我不要成为十代啊!!!黑手党什么的,绝对会死人啊!!”
  明明是两种答案,为什么第二种总会让我觉得有安全感呢,因为是那只弱兔子说的吗?我坐在窗边,看着床上熟睡的二人,无奈的勾起末苦笑,兔子啊兔子,明明应该恨你的啊,可是为什么仍旧控制不住这颗躁动不安的心呢?
  “唔,骸。。。。骸大、人”睡梦中的犬呓语着,全身搭在了千种身上,被子也因此掉落。“呼——”我呼出口气,无奈的笑了笑,算了,还是早点睡吧,天知道XANXUS又会要干什么。
  又是财政赤字的一天,“。。。”好吧,相比十代那时候,他们的还不算太严重,想当初,最坚固的那个什么的石头,不到三天,便在偶们的手下·葬·送·了,阿拉,你问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吗?绝对不是因为全体守护者被黑兔子的混蛋老师T到南极果奔!!!
  “喂,垃圾。”自从被我‘说教’后,XANXUS冷静的像变了一个人,跟十年后的他更接近了。。。。起码在个别方面,咳咳。话说,他刚刚在叫我吗?
  “KUFUFU~~居然会叫我,真是意外呢~”我微微一笑淡定的走了过去,“垃圾。换件衣服,跟我去参加彭格列的宴会。”。。。。我不是瓦利亚的人吧。喂。。
  最后。。。为啥还是来了啊?我无语中,见XANXUS去拿酒喝,便开口“KUFUFU~~能帮我拿杯威士忌吗?”他看了我良久,“未成年禁止只喝酒。”你TMD也是啊!!!
  见他离开,我快要咬碎牙了,穿着军装的我不满的鼓起了包子脸,嘴翘得老高的,殊不知这一动作令我被在场有恋童癖的一些人看·上·了~(69:摔!TMD你以为老子愿意啊!!@#……%……¥!! 路过的27:嗯?看上我家骸,呵呵,真是不爽,宰了你们哟,不过在那之前,作者君你先去死一死吧!!!!!!!)
  感觉到周围投来令人作呕的眼神,我恢复正常,呵呵。。。很好,就冲你们的眼神,我也要K.O你们。我在一些人身上下了幻术后,走向一个长相最恶心,眼神最明显的男人。
  睁开眼,幻术消去,露出六道轮回之眼催眠他,真弱,我冷哼,“叔叔,我想喝那个红红绿绿的饮料,可以帮我吗?”他立刻点头。
  预料之中,他把我带了出去,“叔叔,这里好像不是。。。。。啊,叔叔,你放开我,55........”被强吻了,我看着某大叔与我的幻术在床上做‘运动’,KUFUFU~~好好享受吧,再等会,我可要好好的从你身上拿回哦。
  但系。。。。你TMD精力有这么多吗!!!!我看着玩够了有要玩□□的某人,喷了。“KUFUFU~~不好好整死你真对不起自己。”我一把三叉戟戳住他脚裸处。结果。。。这厮叫了起来,还不是很痛的那种,是老销魂的。。。。
  我勒个去,居然还是个受虐狂!?终于受不了了,爆他头。然后收拾现场,值钱的都拿走(。。。。)
  走出门外。“玩够了么,垃圾”XANXUS面无表情的双手插着荷包靠在墙上。我故作惊讶的眨眨眼:“KUFUFU~那种垃圾还不够玩呢~~”够变态。XANXUS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垃圾,走了。”
 
  ☆、第四章
 
  离开瓦利亚不到半年就听见,哦不,是安插在XANXUS身边的一名随从那得知的,至于怎么知道的,随便下个暗示就行了,有时顺手就直接附生在那具身体上。
  至于我现在嘛?啊啊,当然是在复仇者监狱当罐头啦。问我为啥?呃。。。人家不过是把复仇者监狱掀了,然后把艾斯托拉涅罗全体尸体裸奔而已。啊啊,还有就是。。。放走了一只冬菇。(—/////—)
  以我的实力根本进不来的,但为什么进来呢?因为我当时很纯良的眨眨眼然后开口:“绷带怪蜀黎叔叔们,我来自首,把我抓起来吧,我想泡罐头,但是我也不想呆太久,怎么办呢?” 然后就看见所有绷带叔叔脸上一片齐刷刷黑线:尼玛掀了监狱来自首纯心得把明明其他犯人都好好的为毛偏偏你就不小心把冬菇放走了而且为毛怎么都觉得你是来蹭饭的啊!!
  你们还真没猜错,他就是来蹭饭的。至于罐头什么的。。。某骸表示,这种营养液无论怎样都比他一天三次出来吃饭好。所以,即使是轮回了六世的轮回之眼,还是加上真正属于他的前两世,某骸骨子里的懒虫君都会不定时出现,但你未免也太懒了吧!!摔!
  啊,好想库洛姆,我在营养液中撇嘴,不过库洛姆才6岁还是7岁啊?我无语,没关系,老子就不信老子找不到!
  结果。。。软妹子啊,真不能这么懦弱啊,我附在一只鹰身上,跟着我家小库洛姆。本大人的妹子你们也敢动!?我黑化了。那啥,别这么护短行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