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同人苏兰]滋生+番外 作者:兰酒兰玖

字体:[ ]

 
对他来说,拜入天墉门下是个意外,最后当上天墉掌门亦是意外。
看着一抹红枫落于自己膝上人的脸侧,他轻轻将它拂去,害怕弄醒了枕着他的腿睡得一脸安详的男人。
但他还是醒了,眨了眨睡眼,看着面前的人,勾起淡笑,趁着他看呆的一瞬间,支起身子吻了吻他的唇角,一袭紫衣在风中微漾。
最后,变成这样,也暂且算作一个意外吧。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阴差阳错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屠苏,方兰生 ┃ 配角:陵越,玉泱,风晴雪 ┃ 其它:苏兰,重生,泱
 
 
☆、第一章
 
  他最后的触觉,是唇间带着血腥的温热,脑子完全当机,手中的剑还刺在面前人腹中,他颤抖了手,身边一声声惊呼也已听不清。直到面前的人像是没有力气了般,顺着焚寂倒在他身上时,他才反应过来,用没有持剑的手将他环在自己怀里。
  捧着自己脸侧的手垂了下去,留下几道带着他指纹的血痕。怀中人的气息渐渐微弱,那双墨色眼眸中映着自己那张不敢相信的脸。焚寂摔在地上,响声打击他的心底,久久不灭。青色的水系法术一个又一个由身边的女子施加到被血色染红的人儿身上,她就连幽都传说中可以治愈一切的法术都事过了,但不知道是不是焚寂的关系,效果甚微。
  感觉到身边的剑气,他连忙用剑挡下一击。
  “亲手杀了小兰的感觉如何,百里屠苏?”黄衣男子仍旧是笑着的,但眸中已然泛起怒意。他将其视为弟弟的人,他本想悄悄送离战场的人,他除了巽芳以外唯一想要保护的人,怎么能够就这么轻易地被面前这个残缺的“自己”杀死。
  他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百里屠苏看着怀中双唇一开一合的人,便对男子的话不作理会,他把耳朵凑近了听,却仍旧无法听清那几个字。
  “晴雪。”他握着焚寂的那只手,关节都有些发白,眸间黑气更甚,“带他们离开。”
  她从未见过如此愤怒的百里屠苏,那煞气绝非是她能够控制的,她甚至发现,自己正在为兰生治疗的手都在发抖,因为恐惧。女人咬了咬下唇,未作回答,但已用另一只手操着巨镰,在脚下形成传送阵,将他们四人包括在内。
  “等等,屠苏哥哥还……”襄铃急忙道,话说到一般便被红玉制止了。
  她双手按着襄铃的肩,似乎也在隐忍着什么般,“百里公子在为我们努力克制自己,小玲儿,我们不能再成为他的阻碍了。”
  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看了看晴雪身边那人,只能作罢,最后微微低下了头,黑发遮住她的表情,那两缕金发似乎也变得几分暗淡,让人觉得她快哭了般。
  “快走!”百里屠苏挡下了欧阳少恭又一轮攻势的同时对晴雪吼道。
  风晴雪来不及说什么,因为声音已经被法阵隔绝,只一瞬,她们便回到了蓬莱城外。
  她看着远处的剑光煞气,闭了眼,双手在胸前祈祷。
  “猴儿怎么样了?”红玉看着他愈发苍白的脸色,更加担心起来。
  风晴雪摇了摇头,“苏苏的煞气几乎将他的身体侵蚀的千疮百孔,这不是一两天能做到的,”她垂眸“我已经没有办法了。”这段日子里,苏苏的煞气未能发作或许也和兰生有关。她心道,说起来,刚才兰生是不是吻了苏苏,是意外吗?
  “你骗人!你都可以治好屠苏哥哥的怪病,为什么不能救救呆瓜!”襄铃一听,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夺眶而出。
  “我……”风晴雪闻言,只得低下头不敢看她,想要辩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呆瓜……”她的眼泪最终还是落在已经染成血色的青衣上,她敛眸,将双扇掷于空中,随着双手慢慢合十而化作了一团耀眼的橙光。
  “小玲儿不要!”红玉本想伸出手阻止她,奈何襄铃已然化作橙光中的一部分溶进方兰生体内。
  “襄铃?红玉姐,这到底是?”风晴雪再去检查方兰生伤口时,却发现那剑伤与之前被煞气侵蚀而致的内伤正在渐渐恢复。
  红玉扶起方兰生,确认之后又对风晴雪道,“小玲儿练了妖狐的禁术,用自己的生命在帮猴儿……这法术,一开始是备给百里公子的吧。”
  “红玉姐,快看,有一道光束向苏苏飞去了。”她指着那部分飞驰而去的橙光。
  她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百里公子……
  TBC
  ?
 
☆、第二章
 
?  “百里公子。”
  他闻声睁开墨眸,望向门上投下的阴影。
  “何事。”
  “掌门让我告诉你,一个月后,便是九星连珠。”
  听到这个消息,他猛地坐直身子,重复了一边红玉的话,“九星连珠?”
  “是,猴儿要醒了。”
  直到红玉的脚步声听不到了,他都无法平静下来,两百多年后,他终于又能见到他了吗?
  他瞥了眼放在床头的青玉司南佩,似乎连它都感到主人将要归来而发着淡淡青色的光。
  自蓬莱之战时,他突然修为大涨,大败欧阳少恭。但在那之后,本该消逝的自己却被襄铃救了,顺带连煞气都一并消失。不过据说,自己为此昏迷了二十年。在他醒来的那天,便被已是掌门的陵越授予了执剑长老一位。
  那之后,红玉便一直跟着他待在了天墉城,还将已没有凤来剑魄的焚寂找来还给了他,缺失的那一角也被陵越不知用什么方法铸好了,要不是曾经的熟悉感摆在那里,他真以为那是一把仿剑。
  似乎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他赴了那场迟到十七年的约,也同那把今生注定与他纠缠的剑重遇,但人生在世,始终是有遗憾的。
  他还记得,那时自己失控差点伤及风晴雪的时候,是方家小公子挡在了前面。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与自己处处不和的方兰生竟阻止了自己失控的煞气,而且他到现在都不能确定方兰生最后留下的那个吻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吻很轻,他却心动了那么一瞬。
  你要知道,让百里屠苏意识到自己心动是有多么困难,况且就连这件事情,都是他和风晴雪在桃花谷闲逛的时候被她一语点破的。
  她说她回去想了很久兰生身上煞气的来源,是兰生自身引导着煞气到自己体内的。那天风有些大,她把被风吹散的发丝捋到耳后,对百里屠苏一脸正经地说道,“我很喜欢你,但肯定不足兰生那么喜欢你。”
  她笑着,淡然又悲凉,“他想到的是如何为你减轻痛苦,我想到的却是压制你内心的狂躁。”
  “你也喜欢他吧,可怜我当初竟也不曾发现。”风晴雪黯了那双墨中带靛的眼眸,自嘲般讽道,“彼时年少,眼啊,心啊,都放在了一个人身上,却不曾注意,那个人总是在那位青衣书生有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去。连我也,弃之不顾。”她浅浅笑了,唇角勾起的那一抹不带悲哀不掺杂念,仅剩一种无可言说的平淡,看得人心生凄凉。
  “就这样吧。”风晴雪仰头,那双眸子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与女娲神殿里的侍女无差,总是带着一股幽远和无法言表的悲哀,“我该回灵女殿了。”
  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回这位差一点便成恋人的挚友的话,最终,也只点了点头,连一句道别都没说出口。她变了太多,从现在的风晴雪身上,他找不到原来的影子。
  也对,经历了那么多事,过了那么多年。人总是要变的,幽都灵女也不例外。他,也不例外
  百里屠苏叹了口气,整理好着装,推开门就看到殿前的桃花开的正艳。
  他突然想到那句话,风晴雪曾对他说过的,不知为何,他此刻十分想把这句话说给方兰生听。
  愿门前桃花落时,能铺满你回来的路。
  ——
  一个月后
  因为百里屠苏和方兰生体内都残存着襄铃的一部分魂力,所以自然而然,以他的血作为药引,再加上青玉司南佩,两者合二为一,忽青忽赤环绕在方兰生左右。
  那块青玉司南佩终于挂在了他的腰侧,那张苍白的脸开始渐渐有了血色,或许是他看到那双眸子微微睁开的时候,太过喜悦,早不知道身边的人何时离开。
  但那却不是一双墨眸,是微微带着血色的棕,在冰室的阴暗下,要多怪异有多怪异,但那抹血棕只持续了几秒,当方兰生迷茫的眼神看向他时,里面已是沉寂下来的墨黑。
  虽然仅几眼,但他还是记下了刚才的事情,想着回去问问陵越和红玉到底怎么回事。他见兰生似乎要支起身子,便下意识地扶他起来,“兰生。”
  他看着百里屠苏的眼神里没有丝毫怀念,仅剩陌生和打量,“请问你是?”他虽然刚刚醒来,但声音却如百年前般清澈如水,没有丝毫沙哑和变化。
  闻言,百里屠苏怔了一下,直视着方兰生那双纯澈的眼睛,确定了他没有在与自己玩笑后,紧紧握了握拳,随后又马上松开,对他道,“百里屠苏。”
  既然他忘了,那就算了吧,反正自己也无法找到答案了,不如放下两百年来的一切。让他去过普通的生活也未尝不好,让他去过遇到自己之前的日子。放开他,也放开我自己。
  “这里是天墉城,我们在山下发现你昏迷,便带回山上。”他闭上眼,转过身去,不与他对视。
  方兰生当然知道他在说谎,只不过他说不清原因,大概是直觉作怪。他看着那个背影,突然觉得很熟悉,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他仔细回忆着自己仅存的记忆,忽然想起来这份熟悉的来源。
  他的声音。
  当他的意识处在深海之中时,曾无数次地听到过这个声音对自己说着什么。虽然内容他近乎忘记,但这个声音,他忘不掉——因为那是在无边黑暗里唯一陪伴着自己的东西。
  “即刻下山,还是再次暂住几日?”他本想坚决一些,可面对身后这个自己等待了两百余年的人儿,他坚决不起来。即便方兰生没有记忆,他也想再看他几眼。
  “我记不清以前的事了,所以……”他挠挠头,似乎有几分尴尬。
  百里屠苏尽管有几分欣喜,但仍是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随我来吧。”
  他望着那人离去,便立马从冰床上下来,不知为何,竟也感觉不到那冰床的寒意,他跟在百里屠苏身后,见他的手垂在身侧,便鬼使神差般牵上,看着那人怔了怔之后才觉不妥,想抽出手,却被他紧紧握住,十指相扣。
  真是个纠结的人。方兰生想到,如果他此刻狠狠甩开自己的手或者之前直接叫自己留下,方兰生都能理解,可为何偏偏面前的这个人就如此别扭呢,弄得他都不明白对方到底想不想让他留下了。
  一路上见到的人大概都是百里屠苏所说的天墉弟子,他们都穿着一样的白紫色道服,却和百里屠苏身上的有几分差别,要说的话,便是他身上的又繁琐了不止一点,稍显了几分仙风道骨。
  当那些人喊他执剑长老的时候,他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除了向百里屠苏问好,还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他,好吧,准确来说是看着他和他相扣的手。这种被注视的感觉令方兰生十分想松开手,但男人的手掌太过温暖,与他身上带着的寒气相融,倒也有几分让人不想放开。
  屠苏,百里屠苏,他怎么会对这个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书生却没注意,在前面领着自己的紫衣男子他默默回头望他时,眼中无奈。
  若是真要放开他,又如何释然我自己。
  TBC
  ?
 
☆、第三章
 
?  微风。
  细叶在他眼前掠过,他的眼神追随着那片柳叶,直至它落于水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