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我在XX里捡袜子 作者:锡胖达

字体:[ ]

 
短篇集
《犯罪心理》侧写大师FBI攻X脑子有病拒绝吃药受
《实习医生格蕾》心外科医生攻X身体有病乐手受
 
内容标签:英美剧 甜文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尔顿 ┃ 配角:德里克·摩根、普雷斯顿·伯克 ┃ 其它:哔哔——
 
 
 
☆、犯罪心理
 
?  黑夜下,身材瘦弱的男孩在玉米田里奔跑,粗粝的叶片擦破他的皮肤,刮出一道道血痕。痛极的他不敢叫,生怕引来更可怕的东西。
  不远处的田埂上,一辆收割机亮起大灯,照向玉米田。一个像熊一样的男人提枪走了下来,他的声音如同是索命的死神,一点一点的收割男孩的灵魂:“斑比小乖乖,你躲到哪里去了?快来爸爸这里,爸爸带你回家……你不乖哦,竟然敢悄悄跑出来。等爸爸抓住你,我们就玩香蕉游戏吧!”
  突然男孩被石头绊倒,跌进玉米杆里,他慌忙用染血的双手捂住嘴,不泄漏出一丝声响。
  男人注意到了这一点骚动,他兴奋得快步走了过来,用枪杆把玉米杆扫到一边。但本该藏人的地方此时却空无一人。他的表情冷下来,用鹰一般的双眼扫视四周,“爸爸的小乖乖,不要藏了,我看到你了。”
  霍尔顿从床上弹起,大口大口的喘气,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就会被那个人抓住,再也醒不过来。
  看着外面的阳光,他冷静下来,转身关掉床头的灯,掀开被子穿衣起床。
  又是新的一天,他不再是那个在玉米田里东躲西藏的小孩子,他有家人有名字,还有一份工作。他再也不会回到那段日子里去。
  洗漱完毕后,霍尔顿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一个煎蛋一杯麦片。吃完后,他把厨房打扫干净,然后出门。今天有顾客约了他看房,还是早一点到比较好。
  其实顾客要看的房子离他家并不远,就在他家隔壁,是一栋有花园的两层别墅。格局和霍尔顿家差不多,所以他对这套房子很熟悉。但他还是再次打开资料夹,准备将房子的资料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等了有十来分钟,顾客驱车而到。他开了一辆很帅气的黑色越野车,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人的模样。
  一个男人从驾驶座上下来,往四周看了看。等他看到霍尔顿时,径直快步走了过来。他取下墨镜,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伸手道:“你一定就是弗舍先生了。你好,我是德里克?摩根。”
  霍尔顿立马咧嘴笑:“很高兴见到你,摩根先生。”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将摩根迎进了花园里。
  他们先围着房子逛了一圈,看看房子的占地、花园和外观。然后进到房子里,看地下室、车库、一层和二层。
  最后,两人站在客厅里,从屋里往屋外看。阳光正好落在草地上,从落地窗往外看,能看清自家草坪,还有一个篱笆墙之隔的邻居家二楼和沐浴在阳光下的房顶。
  “那么摩根先生你觉得这套房子如何呢?”霍尔顿抱着文件夹问。
  摩根点点头,他对这里十分满意:“我想再问一下这套房子的价格。”
  霍尔顿翻开文件夹,找到写有价格的一页念道:“如您所见,前任屋主保留了部分家具,如果您想要保留它们,这部分价格另算。如果您想要将它们处理掉,自己来添置家具的话,我愿意为你处理它们。当然,这样买房的价钱就会低一些……”霍尔顿详细的介绍说。
  每当他说到一点,摩根都点头表示自己在倾听,并提出一些个人意见。
  “我听说你也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子是吗?”摩根问。
  “是的。”霍尔顿点头,并指着旁边那套蓝色的屋子说,“您看,那就是我家。我已在这里生活过三年了,这个社区十分安静,没有太多调皮的小孩,邻居间养狗也有专门的地方。社区会定期举行活动,联系邻里关系……总的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地方。”
  谈话间,摩根对房子的疑虑已经消除,又看过几个小地方的设计后,他果断拍板,买下了这里。
  等他签完字,霍尔顿的笑容是止也止不住。这套房子卖出去,他一个月的生活费是不用愁了。
  接下来半个月,摩根对他的新家进行了大改造。鉴于自己每天上班很忙,他拜托了霍尔顿帮他看着点,并支付了他相应的费用。
  房子装修完,摩根入住,并邀请了霍尔顿参加自己的乔迁派对。
  晚上七点,霍尔顿打扮一番,抱着他准备好的礼物——一套精致的青花瓷餐具,前往摩根家。
  摩根站在花园里和他的朋友们说话。他穿着棕色的立领毛衣,看起来休闲又时尚。当他看到穿着西装西裤的霍尔顿时,大大笑了起来:“嘿,霍尔顿,晚上好。但你穿得似乎太正经了点。我的朋友啊,这就是一次小型聚会罢了。”
  霍尔顿把礼物给他,笑道:“是的,我也这么想。那么我想我能先去把外套脱掉。”
  “是的,是的。”摩根一手提着礼物,一手把霍尔顿迎进屋内的休息室内,这里暂时充当了来客放置衣服手提包的衣帽间。
  当看到另外一件西服外套的时候,霍尔顿小小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不是唯一一个穿得这么正式的。
  他走到厨房,想要来帮忙。
  “你会吗?”一个金发胖妞友好的笑着问道。
  霍尔顿解开袖扣,挽起袖子来:“如果你是在问我会做大餐的话,我肯定是不行了,不过一些家常口味的,我还是可以的。你们吃辣吗?做个烤肉怎么样?”
  金发女孩一手拿着勺子,一手伸过来:“你好,我叫佩内洛普。德里克的同事。”
  “说是同事那可伤我的心了,宝贝。”德里克端着酒杯走过来,故作忧伤,“你可是我的宝贝女孩呀。”
  霍尔顿看着他们打趣,也不忘伸手握住佩内洛普:“你好,我是霍尔顿。”
  “我知道你,德里克说过,他能买到这么好的房子,还要多亏你的帮助。”佩内洛普笑道,“看来你是一个优秀的房地产经纪人,不如什么时候也帮我介绍一套房子吧。”
  “你要买房吗?”德里克搂着他的女孩问,“我怎么记得你上个月才刚搬了家。”
  佩内洛普一边拌沙拉,一边回道:“狡兔三窟嘛。”
  “得了吧,你可不需要。凭你的黑客技术,还有谁能抓到你吗?”德里克趁着佩内洛普不注意,偷走了一块烤好的鸡胸肉,跳着离开了厨房。
  德里克几句话的功夫,就叫霍尔顿差点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他脸上的笑差点挂不住:“你和德里克关系真好。”
  佩内洛普低着头,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他就那样啊,喜欢说一些俏皮话,逗人开心。对了,既然你是房地产经纪人,一定看过很多房了吧。你觉得公寓房装修成维多利亚风格的怎么样?”
  霍尔顿舒了一口气,走过去拿起菜刀切菜:“要看公寓究竟是多大的吧,我个人很喜欢外面是红墙的那种,有一种独特的历史感……”
  厨房到处都是热源,穿着衬衣的霍尔顿马上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湿汗。他跟佩内洛普抱歉一笑,然后找到德里克。他尴尬的加紧胳膊,扭扭捏捏说明原因。
  德里克挥手道:“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也不用回家了,直接在我家换吧。”他把霍尔顿带到楼上,给他拿出还没拆封过的新衣,“你就在这里将就洗一下吧。要是回家的话,太麻烦了。”
  霍尔顿点头,抱着浴巾跟在德里克身后进到洗漱室里。
  德里克给他示范一遍冷热水开关后,留他一人在楼上冲澡。下楼后,他来到厨房帮佩内洛普。
  佩内洛普跟他打听道:“霍尔顿去哪儿了?”
  德里克往楼上的方向努努嘴,“怎么了?”看着佩内洛普躲闪的眼神,他瞬间明白了,“哦,我的宝贝女孩,你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佩内洛普把沙拉端给他,要他端到餐桌上:“我觉得他很好啊,说话有趣,又会做饭,和我有很多共同话题。”
  德里克皱眉,脑补了一下霍尔顿和佩内洛普站在一起的景象……咳咳,居然挺搭?
  霍尔顿有着偏金的棕发,一双大大的蓝眼睛看着你时,有种他很温柔的错觉。这种温柔并不是一种懦弱,相反,他时常紧抿的嘴唇显出他是一个很刚毅的人。尽管他和墨西哥人长得不像,但谈吐间都带有一点墨西哥人的味道。所以德里克觉得他可能是在一个寄样家庭里长大的。
  一个从小在寄样家庭长大的小孩能拥有如今的成就,本身就说明这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德里克很欣赏他。
  这样想想看,宝贝女孩和霍尔顿似乎真的很配。但是一想到他的女孩就要离开他,他的心就好痛!
  突然灯熄了,整个别墅陷入了黑暗之中。
  ?
 
☆、犯罪心理
 
?  罗西举着打火机找来厨房问德里克是怎么回事。厨房里,德里克和佩内洛普正忙着点蜡烛。
  “可能是跳闸了。电箱在洗衣间,我去去就回。”德里克举着唯一的一盏手电筒说道。
  “我跟你去吧。你才搬来,或许对这些还不熟?”罗西提议道。
  德里克摸摸鼻子走在前面,默认了罗西的说法。如果说这时候霍尔顿在就好了,他肯定能轻松解决这种事情。不过想来这家伙应该在楼上换衣服才对。
  德里克和罗西两人花了点时间找到洗衣间,又摸来摸去找到电闸。德里克把电闸掰了上去,别墅里瞬间恢复供电,亮了起来。
  厨房里佩内洛普正在紧急抢救他们的晚饭,刚刚停电,她忘了关火,牛排煎糊了。
  等佩内洛普以一人之力搞定所有人的晚餐的时候,德里克才觉得有些不对,一个人会洗那么久的澡吗?他拉开凳子,擦了擦嘴,“我去楼上看看霍尔顿。”
  打开卧室门的时候,德里克注意到自己给霍尔顿准备的衣服还放在床上,浴室亮着灯,还有水声传来:“霍尔顿?”
  他疑惑的走过去,敲了敲门,但门内没有响应。
  他又敲了敲门,叫了几声霍尔顿的名字,但还是无人响应,他急忙打开浴室的门,发现他要找的人正蜷缩在水花下,用嘴死死咬住他的手。在热水的冲刷下,颜色变淡的血混着水一齐流进下水道里。
  德里克着急的把昏迷的霍尔顿拖出浴室,放在床上。
  他拍打着霍尔顿的脸。他注意到了,霍尔顿只是意识迷离,并没有晕过去。他让霍尔顿张开了嘴,从霍尔顿的嘴里拿出了齿印深深的右手。
  把霍尔顿的手拿开后,他才注意到,霍尔顿在流泪,透明的泪从他迷离的双眼里溢出,他颤抖着发白的嘴唇恳求着:“求你,求你不要杀我。”
  直到这一刻,德里克在意识到,他的这位朋友可能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心理疾病。
  德里克帮霍尔顿穿上了衣服,他注意到即使霍尔顿并不清醒,但对穿衣的指令相当顺从,尽管全身都在颤抖——室内很温暖,并不足以让人发抖,他仍在努力抬高自己的手臂。手臂上的烫伤和鞭痕,一路蜿蜒连绵到了后背上。
  他狠狠闭上了眼,又睁开,背着霍尔顿下楼。他需要把霍尔顿送进医院里去,霍尔顿需要医生。
  霍尔顿从医院病床上醒来,鼻子前充盈着消毒水的味道。他喜欢这样的味道,这意味着他获救了。如同他逃跑醒来的那天早上一样,有个好心人把他送进了医院里。
  护士正好来查房,发现他醒来以后,为他呼叫了医生。
  医生为他做了检查,确认他可以出院,不过鉴于他头上的伤,医生叮嘱道伤口最好不要碰水。
  医生走后,霍尔顿向护士打听是谁送他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