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同人)[综]抢夺主角光环 作者:noisture(下)

字体:[ ]

 
 
    湘娘领着羽灵堂教众寻到莫柒二人时,他俩正在临水低地边烤着鱼。
 
    此时已是夜色低垂,他们点了一丛火薪,暖黄色的火光将凤归寒认真烤鱼的表情照得清楚,莫柒坐在一旁的圆石上。因着角度,湘娘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在这种情境下,她觉着一贯嘴硬心软的卫公子此时眼角眉梢都应染了几分蜜意。
 
    湘娘收了步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喊了声:“教主,卫公子。”
 
    凤归寒应了一声没有回头,只是专心烤着鱼。
 
    倒是莫柒,因着心情好,所以倒算温和地回了句:“你来了。”
 
    湘娘领着教众,行了个跪拜礼,“属下有罪,让教主和夫人身陷紫极峰底。”
 
    莫柒低头郁闷地念了句:“又是夫人……”
 
    带头跪在地上的湘娘忍不住颤了颤。她倒是忘了,卫公子素来有些计较这教主夫人的称呼。
 
    此时,凤归寒也烤鱼归来,他没有理跪在两人面前的教众,只是十分自然地递过手上的食物。
 
    “夫人,吃。”
 
    莫柒愤愤地抬头想要骂人,却见着一条脆焦喷香的烤鱼凑到他鼻子前。
 
    看起来就好好吃……
 
    莫柒偷偷咽了口口水,抬眼看了看凤归寒,对方脸色正经,动作却带了几分明显的讨好。
 
    莫柒游移了一下眼神,嘴里说了句:“今日出了那地穴,我心情好,就不与你计较了。”说罢也不等凤归寒反应,便抓过烤鱼咬了一口,然后便再也没抬起头来。
 
    凤归寒眼含笑意,揩了揩莫柒嘴角的油渍,方才转过身面对跪了许久的湘娘一众。
 
    “教中如何?”他语气还不似往日冰冷,却还是令湘娘众人战战兢兢起来。
 
    “回禀教主,百晓卫家与风清阁纠合的伏魔军明日便会攻上圣山,千机堂主已布置诸位堂主严阵以待。”
 
    “千机坐镇?”
 
    “是。”
 
    凤归寒停顿了一会儿,又问了句:“那伏魔军打得是什么旗号?”
 
    “底下里传是为卫……”
 
    “自然是除魔卫道之名!”一道清亮的男声凭空插进他们的谈话来。
 
    湘娘与教众立马站起身来,动作迅速地抽出武器将凤归寒二人护在中央。
 
    来人正是风清阁的谢乐,他领着三四十个黑衣人,在河岸那头排成两列,对他们这十几个人虎视眈眈。
 
    莫柒正巧吃完那条巴掌大的鱼,他慢斯条理地接过凤归寒备好的锦帕擦了嘴,然后站了起来。
 
    湘娘站在他们后面自然看见了此番情景,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卫公子,你的腿……”
 
    莫柒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湘娘惊讶的模样,又回过头来与凤归寒对视了一眼。
 
    凤归寒目光一直凝在他身上,见他回头,便抬起手似不经意般触碰了一下嘴角,眼神暧昧的明显。
 
    莫柒刚想说些什么,眼神却瞟到正八卦地瞧着他俩的湘娘,只好憋着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了。
 
    湘娘眼睛愈发地亮了起来。
 
    这时对面谢乐似乎也听见那声“卫公子”,他越过众人,望见了站着的莫柒,忙呼了声:“先生!”
 
    他面色惊喜,脚步竟是不能自已地往前迈出。
 
    “先生没事,腿也好了?”
 
    这话里不带恶意,可怎么听怎么奇怪。
 
    莫柒摸不清谢乐的意思,只淡淡地应了一声。
 
    倒是护在他们身前一个五大三粗的教众扛着大刀粗声粗气地回了句:“咱们教主夫人的事情关你屁事了。”
 
    谢乐被这闷雷般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他也算是反应迅速,立马回了一句:“先生是我们风清阁的副阁主,自然关我们的事。”
 
    “说得好听,若真是把咱们夫人当做副阁主,怎逼得咱们夫人和教主一起跳下紫极峰?”
 
    “就是,谁不知咱们这紫极峰壁立千仞,险急高陡?说什么副阁主,鬼知道是什么心思呢?”
 
    魔教教众的嘴炮技能一下子就开了。
 
    莫柒无语地偷瞧了一眼凤归寒,那人明明一直望着前方,可手却稳稳地伸过来牵住了莫柒,仿佛生怕被人夺走似得。
 
    “你教众知我是卫七而非卫方泽?”莫柒悄悄问了句。
 
    凤归寒摸摸他的手心,说了句:“在我宣布你是我未来夫人时,他们便已知了。”
 
    “难怪……”他说怎么这些八卦的魔教教众不看好戏就开始骂了呢,原来还是有层理由在这。
 
    谢乐那边虽然领着三四十人,可终究不全是他风清阁的,一时之间他一张嘴巴也敌不过爱吵架又无聊的魔教教众。
 
    谢乐气得脸色发白,喊了句“小爷不跟你们讨这些口舌之宜”,便直接朝莫柒这边飞来。
 
    他可能也是气糊涂了,不记得自己上次能成功带走莫柒是出于种种机缘巧合,也或许是上次的成功给了他信心,竟敢直接到凤归寒身边抢人。可这次,结果可想而知,他刚落到地上,想要牵走莫柒的手还没伸出,就被人用掌风拂倒到了地上。
 
    还未等他起身,一把狼牙棒已逼到他的喉头。
 
    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对岸的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自己的领头人已经被人生生地活捉了。
 
    凤归寒拿着刚刚随手夺来的狼牙棒,手上稍一用力,那尖锐逼人的牙刺便深入了谢乐的脖颈,血珠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你以为,我还会再让你得手吗?”他微眯起眼,表情危险,身子挡住了莫柒看过来的视线。
 
    谢乐咬牙瞪他,又翻身想退,可身后却被湘娘用渗毒带刺的红鞭抵住腰侧,谢乐退不了,索性就牙尖嘴利地开启嘴炮:“我以为一贯不以真面目示众的凤教主有多吓人,原来也不过是长得一副斤斤计较的小人模样。人死不过头点地,你杀便是。”说罢,他便闭上眼准备坦然受死。
 
    凤归寒心里本就有气,听他这么一说,干脆就用力想取了他的项上人头。
 
    可方动了杀心,手就被人轻飘飘地握住了。
 
    正是看了许久的莫柒。
 
    莫柒没有拿退那柄造型可笑的狼牙棒,只合着凤归寒的手一起握住。他没有注意凤归寒朝他看来的不解眼神,只问了谢乐一句:“谢乐,我只问你一句,风清阁这次想要什么?”
 
    谢乐乍听这么一句话,还有些反应不来,他支吾了一会儿刚想说出个所以然,寒玄山东面那边的天空突然绽出一朵妖娆的紫焰。
 
    湘娘脸色不对起来,“教主,伏魔军攻山了……”
 
    凤归寒面色沉了沉,他伸手想揽过莫柒。却不料方才还在身边的人已经移到谢乐身旁。
 
    “阿七!”凤归寒觉得不安起来,莫柒回头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只跟他说了句“我会回来”,便同谢乐一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凤归寒自然带人想追,可等他从那三四十人的人障中脱离出来时,莫柒已是如上次一般消失了……
 
    一场恶战后,水边总算安静下来。
 
    夜色已越来越浓,这水边火光寂寂,河流浮尸,就连清嫩草叶上都缀着鲜红的血珠。
 
    “教主……”湘娘与一干教众跪了下来。
 
    经过一场恶战,他们总算是以少胜多,可结果却仍旧令人惊心。
 
    若说凤归寒是一把饮血不见锋的无情宝剑,那么莫柒便是一柄专为他打制定做的剑鞘。
 
    可现在,剑鞘已失,独留饮血。
 
    “教主,圣山战事着紧……”湘娘终究是忐忑不安地提醒了一句。她不敢抬头,却感觉芒刺在背。
 
    凤归寒没有回话,他只是执着地看着莫柒消失的那处,表情如同雕刻般沉默严肃。
 
    ‘信他。’凤归寒心底的一个声音说道。
 
    凤归寒闭上眼,颇有点惊奇。
 
    ‘这是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韩归淡淡说道,‘只因为他是阿七,所以我相信他。而且,我们不会让他有第二次,不是吗?’
 
    凤归寒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应了句:‘嗯,不会有第二次。’
 
    湘娘与其他教众跪在地上许久,在她腹诽好几遍‘蓝颜祸水’后,才总算听得顶上的凤归寒沉声命令道:“回教。”
 
    “是!”
 
    湘娘欣喜起身,可还不待她追上去,就被下了道命令。
 
    “红罗刹带两人留下,把守此处。”
 
    湘娘郁闷地抬起头,讪讪地回了句:“是……”不能打架,好伤心。
 
    这次谢乐总算没犯蠢,他一路直接带莫柒逃到了把守森严的盟军驻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