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同人)HP谁家教授? 作者:神锋无影

字体:[ ]

 
 
 
书名:HP谁家教授?
作者:神锋无影
 
教授死了,但是教授活了,而且失忆了,他忘记了魔法,忘记了霍格沃兹甚至忘记了哈利。
发现他的铂金小龙和黄金小狮子开始了争夺战。
哈利:教授,我们回家!
铂金小龙气急败坏的吼道:“那是我的教父!”
 
内容标签:西方名著 英美剧 幻想空间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弗勒斯·斯内普 ┃ 配角:哈利·波特,德拉克·马尔福,卢修斯等人 ┃ 其它:失忆,回归,破镜重圆
 
 
☆、渔港的哈利
 
  老埃布尔靠近马盖特渔港有一家酒馆,这家酒馆就和老埃布尔一样漆黑油腻,粗犷的原木建筑,因为烟熏火燎到处都是油腻腻的感觉,吊在屋顶的灯泡上蒙着厚厚的尘土和油渍,使得它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整个酒馆里因为人们吐出的雪茄的烟雾,显得更加昏暗朦胧……
  “这次我一定是遇上了海妖。”老埃布尔卷起肮脏的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衬衫袖子,露出他多毛的手臂上的刺青,老埃布尔一直坚持自己的祖先是混迹大海的海盗,所以他在胳膊上纹了一个骷髅头的标志,只是因为恰好纹在臂弯处,所以当他曲起手臂时,骷髅头被挤成一个愁眉苦脸的诡异样子。
  老埃布尔等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所以他拿起啤酒大大的灌了一口,酒的白沫从他嘴角流出挂在他的络腮胡上,埃布尔用肮脏的袖子一擦,张开大口打了个响亮的酒嗝,露出一嘴的大黄牙。
  “当时我们遇上风暴,整艘船都像狂风里的落叶一样被抛上抛下,海水不断的灌进船舱,我都已经捂着胸口的十字架开始念祷告了,眼看着一个巨大的海浪扑过来,船开始九十度倾斜……”
  “然后,海妖从海浪里跳出来对你开始搔首弄姿?”一旁的一个半醉的家伙吃吃笑着插话。
  “屁!”埃布尔对对方的朴侃翻了个白眼“当船开始倾斜时,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突然拽住了船延,船突然就那样停在了风浪尖上就好像有一只手拖住了它,然后奇迹出现了,整艘船居然又逆着风浪稳稳地落在海面上,然后冲破海浪向前……就这样我平安无事的到家了,圣母在上,这是我经历过最不可思议的事!”
  老埃布尔说完,众人露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大家都觉得老埃布尔一定是喝多了,埃布尔看见大家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目光转向旁边:“哈利,你当时也在船上,你也看见了吧?”
  那个叫哈利的男人垂着头,一言不发的盯着吧台,他苍白的手指握着一杯酒,琥珀色的酒液在轻轻摇晃着,老埃布尔用他细小的眼睛眯着看着对方:“对了,那个时候我仿佛看见你的手掌在发光……”
  “别喝多了就在这里放屁!”一个胖女人像鼓满风的船帆一样冲了过来,然后一把拧着埃布尔的耳朵:“跟你说天气不好不要出海,你个作死的短命鬼就是不听!”
  “哦,埃布尔你真是海盗的后代吗?”酒鬼们对出现的这一幕打着口哨起哄到。
  “是!”埃布尔悲壮的回答道,他的一只耳朵在他老婆的粗手指下变的红彤彤的:“但是女人才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所以海盗船上禁止女人上去,会遭天谴的!”
  人们顿时哄笑起来,还有人打着口哨,狭小的酒馆里闹哄哄一片。
  一个看似徒步旅行者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这出人间喜剧,他的目光一直注意在那个叫哈利的男人身上,从后面看那人的身材消瘦纤长,呈现一种流畅的线条,可以透过衬衫看见他的蝴蝶骨的形状,,他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个小马尾,露出纤细的脖子,皮肤不像一般海员那样被风吹日晒成橄榄色,而是一种令人目眩的白色,修长的手指伸出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一种珍珠一样的色泽。
  旅行者咽了一口口水他觉得嗓子有些发干,这时哈利微微侧了一下头,露出他高挺的希腊式的鼻子和漆黑的眼睛,他的五官不是那么精致的美丽,却有一种充满力量的吸引力。
  就在旅行者离开自己的座位打算上前去搭话时,哈利却推开了面前的餐盘,然后站起身自觉的收拾好吧台上的酒杯和餐盘往后厨走去。
  旅行者有些遗憾的坐了下来,恋恋不舍的看着哈利的背影喝了一口大麦酒。
  “看上了?”一个看样子是熟客的家伙挤到了旁边的座位对着旅行者挤眉弄眼,显然他不是第一个对哈利表现出兴趣的人。
  “他是这个酒馆老板的……”旅行者看着哈利熟练的擦着桌子,收拾餐具:“兄弟?”
  “不!”他旁边的顾客显然很有八卦之心,当旅行者请了他一杯威士忌后,他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闲话:“哈利是老埃布尔从海里捞出来的,当时他身上穿着古怪的黑色袍子,却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老埃布尔将他带回了家,后来发现他失忆了,只是他昏迷前曾经说过一个词,哈利,然后就什么也没有说过,所以老埃布尔就叫他哈利……”
  “难道没有去警察局报案或者张贴寻人启事吗?”旅行者目光一直随着哈利转来转去,搭话的男子耸耸肩:“该做的都做了,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方法知道他从那来,就好像他是从海底或者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
  此时英国的另一边,在兰花大道一家麻瓜的餐厅里,另一个哈利正和金妮·韦斯莱共进晚餐,两个人除了点餐没有任何交流,比起其他情侣座里的轻声软语,他们之间只有刀叉的碰撞声。
  将吃完的餐盘推开,金妮擦了擦嘴,此时哈利波特似乎才找到话题:“这里的草莓芝士蛋糕不错,要不要来点饭后的甜点?”
  “谢谢哈利,我已经很饱了。”金妮说着推开餐盘:“这个星期天妈妈希望你能来,詹姆和阿不多也很想你,莉莉一直追问爸爸为什么不来看她,我想你总该有空吧?”
  “对不起!”哈利低下头有些羞愧:“我很忙,但是这个周末我会抽出时间的……”
  “哈利……”金妮扶着自己的额头,对于哈利这种温吞水一样的性格,她一直没有办法改变:“要知道,当初离婚不是你的错,孩子们也都接受这个现实了,你真的没必要一直躲着我们,现在你只是偶尔去去罗恩家,你已经一年都没有踏入陋居了,虽然大家都没有说什么,但是你却弄得好像这是我的责任一样……”
  “这当然不是你的责任……”哈利还想说什么,金妮却举起两只手打断了他的话:“总之,我不想听你再说什么抱歉或者诸如此类的话,下个星期我会去爱尔兰一趟,如果你有时间就和孩子们多相处一段时间,再怎么说你也是他们的爸爸!”
  哈利挫败的叹了口气将额头搁在自己的交叠的手上,金妮已经拿起皮包离开了,甚至没有和他好好道别,他们的婚姻一直是被大家所看好的,哈利和韦斯莱的联姻被公认是幸福美满的一对。
  也许他们结合的太早,也许他们相爱的时间太短,总之当他们毕业后就匆匆忙忙的组建了家庭,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当年轻时的激情褪去后,剩下的只是疲惫和对生活琐事的摩擦。
  为此,茉莉·韦斯莱总是说如果有了孩子就会不同了,如果有了孩子就有了责任,婚姻也就变的更加的有意义了,为此金妮生下了三个孩子,长子詹姆,次子阿不多,小女儿莉莉,但是情况没有任何好转,哈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他回到家中总是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和金妮发生争执。
  最后当小女儿出生后,大家终于认识到这段婚姻已经形同虚设,金妮主动提出来离婚,三个孩子她全部带走,哈利为此每月要付给她大笔的赡养费,虽然哈利想自己带孩子,但是金妮却严词拒绝了:“你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怎么带孩子?在陋居,最起码他们不会缺少陪他们玩耍的伙伴,而不是坐在壁炉前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家的父亲!”
  回到了格里莫广场12号,这里曾经是布莱克家的祖宅后来成了凤凰社总部,现在是哈利波特一个人的居所,用钥匙打开门,屋里漆黑一片,空气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将壁炉里的火升起来,哈利脱去自己沉重的外套,倒在沙发里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许久,然后他站起身来走到壁炉前,在壁炉上摆着一个放魔杖的盒子,哈利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根黑色的魔杖。
  黑色的桦木魔杖,上面还有洗不掉的紫黑色血迹,哈利握着那根魔杖出了会神,他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想起这根魔杖的主人,那个阴沉的,毒舌的不讨人喜欢的男人。
  哈利摸索着魔杖光滑的杖身,他发现时间越是久远他就越是想念那个男人,他紧锁的眉头,他刻薄的嘴角,甚至是他盯着自己的眼睛:“look...at...me……”从那个男人眼里流出的银白色液体和他最后的话语一直缭绕在哈利耳边,哈利捂住眼睛,然后将魔杖放回盒子里,重重的关上盒盖!
 
☆、记忆瓶
 
  酒馆晚上才会营业,清早老埃布尔必须要出海去看看能不能捕捞到最新鲜的海鲜,哈利弓着背将一团缆绳丢到船上,这时码头上传来争吵声。
  “我们必须今天赶到加来,可是该死的没有一艘船可以起航吗?”一个男人的声音有些无理取闹的吵嚷着,哈利忍不住皱起眉来,他抬头看过去正好遇上男人投过了的视线。
  那个男人有一头铂金色的头发,可是发际线已经有后退的迹象了,他尖尖的下巴显得有些刻薄,黑色的衣服的衣扣一直扣到下巴下面,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金发的女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
  那个男人苍白的脸涨得通红似乎还在发脾气,可是当他看到哈利时就像有人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咙,他张口结舌,眼睛瞪的突出定定的看着哈利的脸。
  哈利面无表情的转过脸跳上渔船,对方是个陌生人,他没兴趣!渔船开走时,那个男人似乎才回过神来的样子,他追过来站在码头上看着哈利远去的背影大喊道:“教父……”
  身为敖罗司司长的哈利波特无疑是个大忙人,虽然已经没有食死徒和黑魔王的时代看似太平,但是依旧有人使用黑魔法在世界各地制造麻烦。
  所以当那个不速之客冲进他的办公室将阻止他的秘书推搡出办公室时,哈利从一大堆文件里抬起头看着对方皱起眉:“德拉克?”
  铂金贵族哼了一声,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扣子一直扣到下巴处,这种打扮总能让哈利想起某个人,当然,绝不是那个拿着蛇杖的铂金贵族卢修斯。
  “你最好有个好理由,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保安请你出去!”过了一个糟糕的假日的哈利,正有一肚子火没处撒,他粗声粗气的说道,同时用魔杖指指自己对面的座椅算是请对方坐下。
  德拉克推开座椅,双手按在哈利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哈利皱紧的眉头,他呼吸急促几乎是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哈利,这让哈利波特背后一紧几乎以为是不是有食死徒冲进了马尔福庄园。
  “听着,波特……”德拉克艰难的说道他的喉咙滚动,似乎想把话从自己胸腔里挤出来一样:“我需要你拿走的教授的记忆……”
  “你说什么?”哈利的手指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抽搐了一下:“你要什么?”
  “记忆,我要西弗勒斯·斯内普给你的记忆!”德拉克对着哈利吼道:“那是属于西弗勒斯·斯内普的东西,作为他的教子我有权管你索要!”
  “你没有那个权力!”哈利几乎想也没想就开口说道,同时他握紧了他手里的魔杖:“那份记忆是关于斯内普清白的证明,他被放在魔法部保管,是重要的证物,任何人没有通过魔法部的批准都无权拿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