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猎人]此间少年 作者:安琪尔

字体:[ ]

 
文案
 
讲的是穿越成为糜稽的故事,也可以又名糜稽和他的男人们。
走真情路线。
 
 
 
内容标签:猎人 灵魂转换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糜稽,库洛洛,西索,飞坦,侠客 ┃ 配角:幻影旅团,伊尔迷,揍敌客,王 ┃ 其它:
==================
 
  ☆、大哥
 
  1
  “后来啊……奥特曼就把小怪兽打死了。”我掖好奇牙的被子,亲了亲他的面颊。亚路嘉已经睡了。
  “为什么打死他?奥特曼说过要保护小怪兽的。”奇牙依然睁着圆圆的眼睛,不解地问我,故事一点都没有奏效,不见他有睡意。
  “可是有很多话都不能信的,而且奥特曼也没有能力保护小怪兽了,他自己也被控制着,警察局要奥特曼打小怪兽,奥特曼没有办法。所以很多誓言,不是当初说过了,就能灵验,也许是发誓人的无奈吧。你还不睡午觉?我让大哥来吗?”
  “不不,我现在就睡。”奇牙把头往杯子里一蒙,转过身去不看我。见此我悄声离开。
  走在家里的环形走廊里,头顶是拱形的建筑,精妙绝伦,上施油彩,绘着圣经里的图册;右手边是生机勃勃的花园,鸟语花香,这一片路途中郁金香正开得浓烈,随风飘动,抖落一地柔和明媚的阳光;左手边是纯白色的大理石砌成的墙壁,精致得没有杂色和破损。
  我很少和别人提自己的家庭,虽然很少出门是原因之一,但更多的则是从心底的排斥。上一世里,我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林哲是我唯一还明确的记忆。是的,你猜对了,我的确是转生投胎,但奇怪的是还带着前世的记忆。
  不是都说人死后应该轻松一身重新开始吗?带着回忆重生,到底是幸运还是反之?
  我的家庭,是世界上顶级的杀手家族,二少爷这样的身份对我来说太过荣耀,承担不起也只好变为沉默,每当有人问起,我总笑笑答道:“我家住在巴托起亚共和国的小镇上,家里的顶梁柱只有父亲,所以我必须努力了。”
  朋友也总是感慨着安慰我:“米奇这么小就很懂事,长大后肯定有出息的。”
  我斜挎着背包羞涩地笑笑,其实旅途中有这些不知名的过客照顾我,我很惬意。但我不叫米奇,我叫糜稽,糜稽·揍敌客。
  这里的天空湛蓝,这里的环境美得胜过地球,我有些感恩于自己的生活,撇开家里不谈。四岁前我的生活很平淡,学着这里的文字,看着图片认识着这里的魔兽和水果,天气好了可以跑到外面去摘花,假期来了有管家带着去山下的儿童乐园里玩耍,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表现得很快乐,更多的只是沉默和微笑。四岁时父亲席巴带我到刑讯室,抽第一鞭子的时候我没有大哭,反而沉默地看着他,一如我平日里的性格。
  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么有钱的大家庭,平日里也听到爷爷和父亲在说什么任务,大哥经常穿着训练服,他偶尔身上会有鞭痕,他的表情也越来越少,直到最后脸上什么也没有了。
  父亲问道:“糜稽,会痛对不对,但身为揍敌客家的人……”
  “后面是必须忍耐家里对个人施加的一切是吗?”奶声奶气的声音在悠长的刑室地下长廊里回荡。
  席巴点点头:“糜稽真乖。”
  随后我没有说话,乖乖地看着墙壁数上面的血迹,很多颜色深浅不同的血痕,明显是不同时间溅上去的,不知道第几鞭子,很短的时间里我就晕了。
  醒来后发现一家人脸色沉重地站在我的床周围,家里的医生也在一旁,他开口解释道:“糜稽少爷,你不太适合当杀手。”后来我才知道是当年母亲怀我的时候遭到敌人的追杀,受了重伤,所以我体质不适合学念。
  没有念在这个世界就等于炮灰一样的存在,我记起猎人里的种种强者。
  曾经当我还是林哲的时候,是翻过《猎人》这本漫画的,我拿着它看,爱不释手。但没有多久就被夺走了,同位指着我的脑袋大声嬉笑:“果然就是杂种,跟他爸一个德行,小偷!”
  所以说小孩子伤害人是最深的,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轻重。我当时也只是沉默,因为否认会遭到群打,这件事直到后来长大成人也没有忘记。
  他们说林哲是小偷的孩子,爸爸被关了进去,妈妈也只是妓/女;他们说林哲也是小偷,偷了同桌的漫画书却不承认;他们说林哲又黑又丑,是个怪胎……其实我当时只是想说一句,我没有偷东西,漫画书是在我书包里的,大概是同桌搞错了将书搁在我桌子上,我整理时塞进去的。那种大本的缩印书,当时虽然值不了几个钱,却也是小孩子买不起的,这件事闹到班主任那里,她让我举着“我是小偷”的牌子在门口站了很久。
  而现在,我好像又成了被围攻的焦点。
  揍敌客家从来不养废物。
  我定定地看着父亲席巴,他皱紧眉头说出了决定:“让糜稽看些电脑方面的书吧,让他管理资料库。”
  其实资料库有专人管理,叫上我只不过让我有一个存在的意义,谢谢你爸爸。
  从此除了必要的体能训练和普通的攻击招式,我就埋头在书本上。春夏秋冬,我看着花开花又落,大哥伊尔迷他越来越沉默,和我也越来越疏远,再也不和我玩猜谜语等游戏了。他比我大七岁,一开始他闹别扭,养了条狗,可是狗被父亲杀死了,后来他喜欢上了任务目标,那是个很单纯的小姑娘,但父亲也是当着他的面残忍杀害了。
  再后来他就开始喜欢上了走神,经常看着我,不言一语。
  “大哥?”我抬头看到了站在窗外看我的伊尔迷,便放下书本跑了出去。
  “啊,糜稽。”他人也变得呆呆的。我拿出口袋里的糖果递给他,他机械地剥开糖纸放入口中。
  “甜吗?”我讨好地问,我还小的时候他经常冲我笑,那笑容让人感觉很温暖。
  “不,很酸。”他吐吐舌头。
  “啊?”我惊奇,凑上前仔细看他的表情,但什么都没看出来。
  “是不是坏了?”我担心道,大眼盯紧他的嘴巴,“可是我尝着很好吃啊,明明是橙味的。”说着又拿了一块递给他。
  “如果酸就吃蜜桃的吧。”
  “就是坏了。”他认真道。
  “不可能!我尝尝!”话音刚落,他温暖地唇就贴了上来,发甜的水果糖从口中用舌头渡了过来,大哥的舌头扫过我的牙齿,与我的舌相接触,感觉滑滑的,好不自在。
  “甜的啊,大哥你不会味觉出毛病了吧?”
  “我骗你的。”他没有表情的面庞很无辜。我只好无奈,他也渐渐爱变得开玩笑了,但每次说完“我开玩笑的”转身后,我一点笑意都没有。
  这是他的解压方式,我用肉嘟嘟的手摸摸他柔顺的黑色短发。
  “大哥,下午一起吃茶点怎么样?”
  “我下午还有任务。”他半蹲下身子,将头顶在我的肩膀上。
  “那好吧,下次等大哥回来。我要去看书了,今天任务很多。”抱抱他然后转身回屋。
  一个月的时间能见到他只有这一次。我越发感觉到生长在这里的悲哀。没有其他人的欺压,因为欺压变成了恭敬,走到哪里都有人和我鞠躬恭敬地打招呼,其实我只想自己呆着,他们的出现很烦人。
  说什么等一个月,但其实这次没有完成誓言,他失踪了。夜晚我坐在窗前,看着满天繁星,虽然知道他不会有事,但依然担心他此时此刻所承受着的苦难。两个月后父亲接他回来,我没有见到他,半个月后再见到他,觉得他哪里又有了些改变。
  曾经,我以为他的眼神是失望,现在我在里面发现了绝望。
  “大哥?”我走过去,握住他的手,他是这世上第一个亲近我的人,从在婴儿床前揉我的脸到长大后抱着我去挖蚂蚁洞……看他变成这样,我心里也无法痛快,胸中一片压抑。
  他定定地看着我,良久才说道:“糜稽你要好好活着,大哥已经死了。”
  我有一瞬的窒息,只觉得有什么抓不住,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相信各位看文前一定看文案了,欢迎看文!
真是纠结,存稿两万多还没写到H,其实唯一的纠结是不确定攻是谁,各位觉得呢?
 
  ☆、米莉
 
  2
  奇牙亚路嘉比我小五岁,但大哥已经变了,所以没有再多管教他们,父母各有任务更是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关照我们,于是给奇牙亚路嘉讲睡前故事的任务落在了我的头上。
  我宠溺他俩,其实也不过是尽哥哥的责任,就像当初大哥对我一般。当年他好奇地趴在我的床头,捏捏我的脸蛋,让我叫哥哥,但当初我根本没学会说话。
  我还是想念他曾经在我床头的笑容,但我有觉悟大概再也不会有了。我希望奇牙不会有这样的损失,可这是不可能的,四岁后他大概也会改变。所以我一直对他笑,一直对他很温柔。
  “哥哥。”奇牙只叫我哥哥,叫大哥也只是大哥。
  “不能再吃了。”我收起手里的糖果,“小心坏了牙。”
  “那为什么亚路嘉多吃!”
  “因为亚路嘉是女孩子啊。”其实这个理由根本无力,但一想到亚路嘉后来失踪,我便分出十二分的精力来照顾她,她倒是和奇牙相反,性格大气,总是大哥哥,小哥哥地叫,从中讨得更多好处,也深得母亲喜欢。
  奇牙别扭到不行,总是嘟着嘴。
  日子就这样过着,每天都有条不紊,看书操作电脑,逗弟弟妹妹玩,每个月见一次大哥与他吃个沉默的下午茶,其实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的沉默单调的生活因为在网上遇到那个她,而变得生动起来。
  林哲长大后,妈妈她就因多年工作关系一病不起,那个从来未见过面的爸爸也因无期徒刑不可能有出来的机会,他理所应当地干起最低贱的职业,直到被骗去贩毒。
  “华哥,这小子看起来挺老实敦厚的。不多话,不耍皮。”那人将我推到前方,我踉跄了几步,后来就稀里糊涂地开始了吞塑料条的工作,最后直到死亡。那时候,低贱卑微更不用提朋友了。 
  今生难得找到朋友,而且我现在也有交朋友的资格了吧,毕竟是正常人了,而且还有资金。为了哄她开心,我给她送了许多东西,只希望她能喜欢,进而维持对我的友谊。大概是我不会交朋友吧,见习管家梧桐跟我说友谊是不能用钱衡量的,当然我是揍敌客的人,更不需要朋友,所以随我吧。
  上辈子没有能力继续读书,现在有了读书的机会我很珍惜,好在两世加起来我的智力足够应付,进而对电子产品产生了兴趣,网络上的那个她也喜欢这些,我就将自己研发的小东西送给她,比如说糖果炸弹,这东西邮寄的时候格外小心。邮寄的地址在大陆的尽头一个小镇,梧桐看了几眼并没有说什么。
  距离上次出家门很久了,我打算再离开一趟,这次是有私心的,我希望能同那个她相见,平日里说话的人太少了,这五年来一直是对方。十四岁的少年心意萌动,但我不敢告诉任何人。
  于是又一次我出发了,这次我背的是双肩包。 
  一路风尘仆仆来到那里的时候,是夜晚,镇上厮混着一些混混,随着夜深越来越多。米莉竟然住在这种地方,看来我得给她一大笔钱让她离开这里,毕竟治安不好。这一世其他没有,钱还是有的,或者去跟大哥索要,他一定会给我。
  敲敲小旅店的门:“请问米莉住在这里吗?”里面声音嘈杂,大概没人听见我。米莉可能是旅馆主人的女儿,每次地址都写的这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