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作者:锦瑟依然

字体:[ ]

 
 
 
书名:[剑网3 毛莫/毛毛雨] 执子黑白
作者:锦瑟依然
 
这是一个没有玩过剑三也能看得懂的故事。
江湖险恶,正邪之分自古难以言说。真情之中正邪显现,争斗之中正邪难辨。
唯有浩气盟与恶人谷豪杰并起,各霸一方,静候天下热血英雄!
正邪两立,天地不容又如何?
“我莫雨爱便是爱了,世人容或不容,与我何干!”
“若你们敢伤他分毫,纵是死,我也要让这天下陪葬!”
“我行我道,身正无邪,谈何不容!”
“穆玄英爱上了这个人,无关是非黑白!”
PS:此文乃一个剧情小白所写。内容并不是原版游戏剧情,是参考了部分剧情然后改编的。内容含有原创成分,请剧情党的各位大大手下留情。
PSS:文中设定莫雨年龄为22岁,毛毛20。
 
内容标签:强强 游戏网游 年下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雨,穆玄英(毛毛) ┃ 配角:肖药儿,可人,王遗风,月弄痕,莫杀,谢渊 ┃ 其它:剑网3,剑侠情缘,毛毛雨,网游,武侠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重修完毕~之前看过文的亲如果看到这句话~愿意重温的可以再看一遍~思路会清晰一点【大概_(:3」∠)_
PS~记得回帖~                        
  【第一章】
  初一,新月当空。
  在恶人谷里有这样一间石室。四壁没有门窗,石室上方的正中有一个细小的洞口。透过从洞口钻进的月光,隐隐可见石室的角落里摆着一张石床。石床之上,及臂粗的铁链禁锢着一个男子。他穿着一件领口极低的暗红色底衣,外罩一件白色敞襟外衫,外衫的领口处接着一圈雪貂毛。男子将脸埋在领口的雪貂皮里,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泻下,看不清面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哼……”一声闷哼自男子的嘴角漏出。突然,他猛的侧过脸来,乌黑的长发散开。苍白色脸,额上鲜红色的图腾在黑暗中诡异的刺目着,最让人心悸的是,那一对睁开的瞳孔流转间竟是血一般的暗红色!
  “啊……”男子发出了含糊的吼声,双手拼命挣扎着想要挣开禁锢。密不透风的石室将锁链清脆的声音和男子吼声放大了数倍,听起来让人觉得十足的惊悚。
  不知持续了多久,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石室的一面墙突然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紧接着,墙面裂开,一个身着紫红色衣衫的少女迫不及待的从裂口中进入了石室内,一缕烟一般奔向了石床。
  她迅速用钥匙卸下了男子身上的锁链,然后拿着浸湿的手帕细细的擦拭着男子的脸。
  男子此时毫无声息,全身像是被水浸泡过一般,而他额上那让人心悸的鲜红色图腾却再找不到踪影。苍白的脸,高挺的鼻梁,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淡淡的阴影,容貌竟是少有的俊美无俦。
  少女擦着擦着,一滴泪忍不住从早就泛红的眼眶滚了下来,堪堪落在男子光洁的额头上。男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长睫轻颤着,一点点挣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一点都不若夜时那般可怖,相反,乌黑的瞳孔风华流转,透出绝代风华。
  他皱着眉,轻眨了眨眼,焦距定格在了身前无声啜泣的少女身上,叹息般地唤了一声:“小惜……”声音响起磁性有些沙哑,在这静谧的石室中带着穿透人心的蛊惑。
  名唤小惜的少女听得这一声轻唤,像是惊醒了一般,止住了啜泣,绽出一抹笑颜,“少爷,您醒啦。”
  少爷一向待她极好,言语间也没有什么主仆的生分。
  男子看着小惜僵硬的脸,叹道:“你要是不想笑就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我这不是……心疼少爷么……”小惜闻言,扁了扁嘴,说了一声:“我去给少爷准备沐浴。”紧接着一溜烟跑了开去。
  小惜刚走,便听得石室外传来守卫们的声音。
  “见过谷主……。”
  “嗯。”随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一名俊美的中年男子踏进石室。在看到石床上男子扶着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身影时,快步走上前去把他按住。
  “谷主……”男子刚想说什么,便被男子打断了,“小雨,你再睡会儿吧,有什么事等你起来了再说。”
  原来石床上的人是恶人谷的少谷主,外人称之为小疯子的莫雨,那后来的男子便是恶谷之主王遗风。
  莫雨被称为小疯子,自然是因为他体内的狂性。当年他被王遗风带进恶人谷之时,只要受到刺激便会发疯,发起疯来是见谁砍谁,喜怒无常,于是恶人谷的人私下便给他起了个小疯子的称号,这称号久而久之也就传了出去。
  后来才知道他体内与生俱来的狂性是一种会遗传的剧毒,无药可解。好在王遗风的独门红尘心法可以克制他体内的毒性,便传授给了他。但这心法虽说可以压制却不能根除,每月新月之时还是会发作。发作之时,如若不嗜血,便要忍受非人的痛苦。
  为了不伤及无辜的恶谷弟子,莫雨便在谷中修建了这样一间石室,每到新月之时便进入这间石室里,让他的贴身侍女小惜把自己锁在石床之上。
  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王遗风和小惜,门外的守卫也好,谷中的弟子也罢,都只当这是红莲心法的修炼之地。
  “这次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莫雨淡淡道,眼中暗藏着杀意,让人觉得石室里的温度一下子低了起来。
  王遗风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恶人谷大门前放了十几口棺材,这棺材里的人都有两个共性:一是都死在龙影剑下。江湖人皆知,这龙影剑是小疯子莫雨的兵器;这二么便是这些人都是曾经和恶人谷有过冲突的正派人士。
  帮人便是为了这个到谷中求个公道。
  但此事却并非莫雨所为,如此大规模的栽赃陷害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目送王遗风离开之后,莫雨便坐在床上微低着头,思考着背后的目的。不过这显然是一连串阴谋的开始,目前他们所得知的资料太少。
  由于体质的原因,莫雨的肤色比正常人要白皙很多。此时乌黑湿润的长发贴在他白皙的脸侧,高挺的鼻,长而浓密的睫毛勾勒出完美的轮廓。小惜进来时看见莫雨的侧脸,禁不住恍了神。半晌后,莫雨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才惊觉自己看着少爷发了不短时间的呆,面上不觉绯红一片。
  “请少爷沐浴。”小惜默默吞了一口口水,心说自家少爷真的长得太好了,不知会有多少姑娘想要以身相许,紧接着,头上便挨了一记爆栗。
  “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莫雨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小惜,就是什么都写在脸上,单纯可爱的紧。
  她发出一声痛呼,刚想抬眼瞪他家少爷,目光上抬时恰好对上了少年形状较好的腹肌,不由又愣了一下。虽然伺候少爷时日也不长了,可是……少爷当真是……
  她这么想着,头上又挨了一下。
  “哎呦哟我的少爷,您再敲下去就没人伺候您了。”她终于回过神来了,不满的瞪了莫雨一眼,迎上前去服侍莫雨沐浴。
  “小惜……”莫雨浸在水里,闭着眼问着身后在打理他长发的少女,“你有多久没出过谷了?”
  “出谷?诶,小惜从三岁起被谷主所救,到如今从未想过要出谷。”少女一面顺着莫雨的头发一面说道:“所有要珍惜的人都在这谷里了,小惜觉得很开心。”
  莫雨闻言,并没有说话,唯有那微微颤动的长睫透露出他心底些许的震动。
  珍惜的人……
  他最最珍惜的那个人,不知是否还挂念着他……?
 
☆、第 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修改完毕!                        
  【第二章】
  恶人谷正殿内,十恶聚齐。
  王遗风斜靠在椅子上,听着下面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在王遗风的右手边,一名男子负手而立。
  男子齐腰的长发并未束起,俊美的面容上没有表情,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霸气天成。
  男子便是莫雨,人前喜怒无常的少谷主。
  “少谷主,您犯不着亲自去啊。那些个狗屁的正派人士摆明了的栽赃,我们又何必费口舌跟他们扯淡!”
  “也不能这么说。话是要说清楚的,咱不能平白无故给别人背黑锅……”
  “行了。”王遗风揉了揉有些疼的头,最终说道:“既然少谷主心意已决,你们也不用再说了。明日我与莫雨便动身去洛阳,都散了吧。”
  话已至此,下面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说了些一路小心之类的话便都走了。
  莫雨看了看有些疲惫的王遗风,径自走到他身后,伸出双手开始按摩他的太阳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王遗风露出疲态,他便会默默地站在他身后帮他按摩。要说王遗风对莫雨来说代表什么,莫雨自己也说不清楚。说是师父,王遗风从未把他当做徒弟看待,莫雨也只唤他谷主。说是上属于下级之间的关系,却又不单纯是命令和服从的关系,王遗风带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莫雨这一生,若不是因为王遗风,断活不到现在。这种关系,或许用亲人来形容更为合适。
  那么那个人呢,他把那个人又当成是什么呢?
  按摩着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王遗风闭上的眼因为这个停顿微微张来来,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王遗风止住了他在按摩的手,把他拉到面前看着他道:“其实,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就算拼了命也值得。最后呢?逝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他缓缓的说着,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自嘲般笑了笑,“我只是希望你不再重蹈我的覆辙,说起来倒是自私得很。”
  他知道莫雨这些年来心里一直在惦念什么。这些天外面传出消息说那人有难,他知道莫雨一定回借这次出谷的机会做些什么。
  莫雨微微垂着头,安静的立在王遗风面前,没有说话。垂在身侧的手,在谷主看不见的地方握得死紧。
  虽然他和那人早已殊途,虽然他知道他们再回不到当初,但他就是……割舍不下……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悸动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只是听到他有难的消息便无法克制。
  次日清晨,王遗风便携着莫雨出了谷,往洛阳的方向驶去。
  驾车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名唤莫杀。莫雨进谷后一直颇受他的照顾,于是便趁他为“莫叔”。
  宽敞的马车里,王遗风坐在右侧,手中握着一本卷轴在思考着什么。而莫雨斜倚在左侧,清风拂过,乌黑的长发四散开来,白皙修长的手托着腮望着车窗外,想起昨日小惜求了她一整晚,他都未尝应允带小惜出来。临行前那孩子扁着嘴一句话都没说,却是细细地替他打理了整整半个时辰的衣装。这么可爱的姑娘,必定是要找个好人家嫁了才好。
  一行人行至洛阳,在一间客栈安顿下来。
  客栈内庭被建成四合院一般,院子正中种着一棵老枫树,时值初秋,火红的枫叶在枝桠上铺展开来,艳丽非常。
  倚在门口的栅栏上,往着红枫静静的出神。
  记得那年红枫飞舞间,那人就在他面前纵深跳下了山崖,自此形同殊途,再不会有人跟在他身后,扯着他的头发叫他小雨哥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