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生阿不思·邓布利多(hp)(GGAD) 作者:解愁杯莫停

字体:[ ]

 
 
  重生阿不思·邓布利多(hp)(GGAD)
  作者:解愁杯莫停
 
    【文案】
    文笔渣·烂尾结局仅放了大纲·勿点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不思·邓布利多;盖勒特·格林德沃 ┃ 配角:梅林;HP众人 ┃ 其它:邓布利多;重生;幸福;hp;spn
 
  第一章 死亡(修)
 
  第一章死亡
  “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在哀求,高高的塔楼外狂吼的风鼓起他绣着金色星辰的巫师袍,在黑暗中翻飞起舞,他艰难的靠着墙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斯内普没有说话。他大步走上前,粗暴地把小马尔福推到一边。三个食死徒一言不发地闪到了他后面,就连狼人似乎也被他吓住了。
  斯内普深深的凝视了邓布利多片刻,他脸上粗犷的线条里刻着深深的厌恶和仇恨。
  “西弗勒斯……我请求你……”
  邓布利多恳切的哀求着。
  斯内普毫不犹豫的举起魔杖,直指邓布利多。
  “阿瓦达索命!”
  斯内普的魔杖尖上射出一道不详的绿光,不偏不倚地击中了邓布利多的脸膛。
  邓布利多被击到空中,他似乎在那个黑魔标记下停留了一秒钟,然后像一个残破的大娃娃一样仰面倒了下去。
  斯内普快步上前,站在高高的垛口前,黝黑的眼睛注视着老人无力落下塔楼的身影。他感觉到风依旧狂暴的吹着,卷起了自己的头发和衣袍,可是却丧失了声音。小马尔福张开嘴似乎在尖叫,却没有声音传出来,整个空间似乎都瞬间寂静了下来,仿佛知道这位伟大的为了正义奉献了一生的老人,永远都没有办法再发出声音了,似乎知道他——再无路可退。
  “我们离开这里,马上!”
  他转回身,义无反顾地带领着食死徒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要立刻回到伏地魔的身边,跪下来亲吻他的袍角,他要博得他的信任,他要——让这个老人的牺牲变得有意义。
  对不起,西弗勒斯……
  风中,是谁在呢喃?
  出乎意料的是,死亡却并没有让邓布利多的灵魂脱离自己的身体,没有死神、没有帷幔、没有彼岸——没有他曾经幻想过的一切,他似乎被困在了自己的身体里,无法离开,他依旧能看到、听到。
  他看到了自己栽下来时飞速升高的天文塔楼。
  他看到了霍格沃茨上空闪烁的亮绿色的骷髅头。
  他看到福克斯落在他的身边,滴滴泪水落在他的脸上,徒劳的试图拯救自己的主人。
  他听到了孩子们惊慌失措的叫喊,听到了福克斯在无法唤醒自己的主人后,冲天而起时绝望的悲鸣。
  可是这一切都与他再无关系了,他只能安静的躺在霍格沃茨松软的草坪上,仰望着天空。
  有多久了呢?死亡似乎让他的思维变慢了,他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有仰望过自己最爱的星空了。
  最后的一次,还是和盖勒特在一起的时候吧?在戈德里克山谷?
  不,那并不是。
  最后的一次,是在他终于不得不直接面对盖勒特,在与盖勒特决斗的前一天晚上,他躺在他们曾经最喜欢待的那棵大榕树旁的草地上,盯着那夜空,怔怔的看了一个夜晚,什么都没想。
  那晚的星空,与今天的一样美。
  ……
  邓布利多听到人们发出的不可置信的惊叫声和议论声,渐渐向自己涌来,许多魔杖亮起了白色的光芒,将周围的一切照的纤毫毕现,却没有人敢上前,似乎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死亡。
  然后一个人跪在了自己的面前——是哈利。
  哈利伸手扶正了他的眼镜,用袖子擦了一下他嘴角,或许是自己的血迹?然后低头凝视着自己。
  他想向这个勇敢、善良的男孩微笑,就像以前一样,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是了,他早已死去。
  哈利捡起了挂坠盒,看着这个挂坠盒,他已经猜测到自己的失败,这并不是鲍勃·奥格登的记忆中的那个挂坠盒。
  哈利打开挂坠盒,机械地、不假思索地取出那片羊皮纸,借着身后许多魔杖上的光,打开来读道:
  致黑魔王
  在你读到这之前,我早就死了。
  但我要让你知道,是我发现了你的秘密。
  我偷走了真正的魂器,并打算尽快销毁它。
  我甘愿一死,是希望你在遇到对手时能被杀死。
  -------R.A.B.
  R.A.B.!
  巨大的悲伤席卷了邓布利多的灵魂,因为他知道这位英雄是谁——雷古勒斯·阿克图鲁斯·布莱克,小天狼星·布莱克失踪的弟弟。尤记得在小天狼星去世前,他还曾开玩笑似的向自己提起过自己的弟弟,他坐在布莱克老宅长长地家谱面前,指着他弟弟灰色的名字没心没肺的嬉笑,嘲笑他的弟弟效忠于伏地魔,却换来尸骨无存的下场。然而他再灿烂的笑容都无法掩盖住眼眸中浓重的哀伤。
  哈利,希望你能发现,不要让这个英雄的名字不为世人所知。
  哈利,请不要让他的尸体沉睡在冰冷的水中,沦为伏地魔的阴尸大军,死后也不得解脱。
  哈利,有很多的真实正等待着你去发现,或许那些真实足以颠覆你的认知。
  哈利,还有很多事情正等待着你去完成,也只有你能完成。
  哈利,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样愚蠢、贪婪。
  哈利,请你一定要记住自己的信念。
  哈利,请你一定要勇敢、坚强。
  哈利,请你学会理解、宽容。
  哈利,请你原谅我。
  ……
  人鱼们婉转歌唱:
  “每个人都要轮到去登上千古长存的受难的高岗。
  每个人都要遇到千古不灭的痛苦,抱着没有希望的希望。
  每个人都要追随着抗拒过死,否认过死,而终于不得不死的人。
  亲爱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我们在黑湖注视着你,
  看着你从稚嫩的孩童成长为聪敏的青年,
  看着你从沉稳的青年成长为苦难的中年,
  看着你从坚强的中年成长为仁慈的老者,
  亲爱的阿不思·邓布利多,
  我们在黑湖中注视着你,
  我们不了解你的丰功伟绩,
  我们亲身感受着你的伟大,
  在你的带领下,
  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在你的带领下,
  ……
  当你的身影从格兰芬多的塔楼落下,
  当你湛蓝的双眸再也不能流露出伟大的博爱,
  当你半月的眼镜再也不在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千古长存的霍格沃茨啊,
  你将何去何从,
  千古长存的霍格沃茨啊,
  我们将何去何从,
  ……”
  海格把邓布利多抱了起来,高大的半巨人在无声地哭泣,脸上挂满亮晶晶的泪水。
  海格把邓布利多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邓布利多听到海格在离开时,使劲擤着鼻子,发出吹喇叭般的响声,这让他突然有些想笑。
  人鱼们的歌声停了下来。
  魔法部部长、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还有许许多多的人站在邓布利多的面前念着哀悼文,夸赞着自己的丰功伟绩,他静静地听着,觉得如果自己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他一定脸红了,他从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做下了如此多的事情。
  呵,这下自己可真的成为伟人了,邓布利多想,他的巧克力蛙卡片应该不会被取消?希望不要有人整理出来邓布利多一生所犯的过错,那一定可以出厚厚的一本书了。
  随着最后一位炼金魔法协会会长的追悼完成,人们举起魔杖低头肃穆祈祷。
  邓布利多“看见”莹莹的白色光点从人们的身上散发出来,还有数不尽的光点从虚空中出现向着自己汇聚而来,这些光点进入邓布利多的灵魂,让他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语的愉悦之感,当最后一个白色的光点进入他的灵魂,耀眼的白色火焰从他灵魂中燃烧起来,这种火焰托着他的灵魂脱离身体升向蓝天。
  他在天空中最后环视了一下人群,哈利、凤凰社成员们、孩子们、朋友们……还有站在角落里的弟弟阿卜福思,
  愿你们终将取得胜利!
 
  第二章 继承(修)
 
  第二章成神
  邓布利多进入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他一直在沉睡,突然有一天,他醒了,聆听着一片寂静。
  他完全是一个人。他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见到自己的父母、阿莉安娜、许许多多的老朋友们,可是并没有,周围没有别人。他甚至不能十分肯定自己现在到底是处于何种状态。
  过了很长时间,也许根本没有时间,他意识到自己肯定存在,肯定不只是脱离了肉体的灵魂,因为他躺在,绝对是躺在什么东西的表面。因此他是有触觉的,而他身下的那个东西也是存在的。
  刚得出这个结论,邓布利多瞬间便明白了许多事,好多事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了,他睁开了眼,打量自己身处的世界。
  他躺在明亮的薄雾里,但跟他以前见过的雾不一样。不是周围的景物都笼罩在云雾般的蒸气中,而是这些云雾般的蒸气还没有形成周围的景物。他所躺的地面似乎是白色的,不热也不冷,只是一种存在,一种平平的、空荡荡的东西。
  这里是生与死交接的充满了虚无的世界。
  他站起身,身上出现了一袭飘逸的深蓝色长袍,他笔直的朝某个方向走去,他知道是什么唤醒了他,又是谁,正需要着他。
  随着他的走近,有一种声音,从周围未成形的虚无中传到了他的耳朵里:某个东西不断拍打、摆动和挣扎发出的细小的撞击声。这声音令人心生怜悯,同时又有些猥琐。
  他锐利的目光透过周围的虚无,看到了茫然站在前方看着那个发出声音的东西的哈利。
  “你帮不了它。”邓布利多说。
  哈利猛地转过身,邓布利多朝他走去。
  “哈利!”他张开怀抱,大力地拥抱了一下哈利,“你这个出色的孩子。你这个勇敢的、勇敢的男子汉。我们走吧。”
  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要告诉这个伟大的男孩所有的事情,即使那会让他抬不起头、让他被人厌恶,可是这个男孩应该知道,他有那个资格。
  ……
  在哈利离开后,邓布利多在这个世界游荡了许久试图找到自己的家人,可是他失败了,偶尔会有灵魂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他们看不见他,并且很快就消失了,通过各种各样心中所想的方式离开了这里,似乎只有他被困住了,找不到向前的路。
  邓布利多疲惫的坐在了一把椅子上。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邓布利多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就仿佛那个人本就应该坐在他的身边。这也是一位老者,有着和邓布利多一样长的白胡子和白头发。
  “阿不思,为什么人世间总要充满了各种不幸呢?”那位老人问。
  邓布利多没有回答。
  “为什么,我们却要为如此不公平的对待我们的世界,努力奋斗呢?”
  邓布利多依旧没有回答。
  “为什么回去的是那个小男孩,而不是你呢?”似乎被邓布利多的沉默所恼怒,老人的话中带上了一丝恶意。“你瞧,如果回去的是你,你将拥有那个男孩的身体,谁都不会知道,你将变得更年轻,拥有更大的名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