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策马同游 作者:VC

字体:[ ]

 
【藏剑X天策】策马同游  BY: VC
 
1
天策是个万年傲血。
傲血的经脉,傲血的镇派,傲血的装备。
但他新泡的五毒妹子明天就要毕业了。妹子下线前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策哥哥明天带我英雄五小哦!”
策哥哥热血沸腾:“那必须的!”
妹子接着高兴地说:“我们有T有奶,直接喊随便来就够了!有策哥哥真好~~我先下啦策哥哥明天见!”
“……等一下!”
天策风中凌乱地尔康状伸手,但妹子动作神速,早已芳踪难觅。
“……”
[门派]天策:如果妹子让你带本但是你不能T,怎么办?
[门派]A:LS不是男人。
[门派]B:技术性下线。
[门派]C:不是男人+10086
[门派]D:对着BOSS自绝经脉吧骚年。
天策泪流满面。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经常打蘑菇的铁牢们早就解放完荻花和龙渊泽健康作息去了。还活跃在门派的,都是跟天策一样寂寞无比的黑龙沼常住民,很多连铁牢镇派怎么点都不知道。找他们问T技巧简直就是……想不开欠喷。
天策一边唾弃自己的自寻耻路,一边翻好友栏看谁能陪他去副本练手。天策平时仗义豪爽,朋友交得满过好几次。很快,他的队伍就组了起来,一朵花,一只羊,一条鲸鱼,都是战场里打出来的交情。
万花一进队看这阵容,就问:“剑纯你T?”
纯阳摇头。
“难道唐门T?不过今天日常简单,寂灭厅而已。赶紧的走起走起,打完我还要去黑龙调戏个小军爷。”
天策深感受伤:“我在这呢我这么闪亮一个MT!”
“哦,你T啊。那我换DPS了,暴力输出过,大家都给力点啊。”
“……”
“……”
“……”
万花站在主城门口,斜眼看着蹲在墙角的天策:“你切过铁牢吗?”
“……”
“破风要叠5层知道吗?”
“……”
“掠如火加穿群拉小怪试过吗?”
“……”天策感到人生灰暗。
万花看他这表现,一锤定音:“就你这尿性,拿阵也拉不住仇恨。哥是治疗,哥说你T不了你就是T不了。等着,我洗个花间。”
“……我要练铁牢嗷嗷嗷嗷嗷嗷!”
于是长安的民众听到了一声响彻夜空的狼嚎,其声惨烈,绕梁三日不绝。第二天大唐驿报上就头版头条:“长安惊现狼化天策  工圣称或因望月大潮”,这是后话。
就在天策与万花僵持不下的时候,纯阳有点不忍地说:“等一下,不就是仇恨不稳吗,我喊个藏剑朋友来帮忙,无缝探梅总没事了吧。”
天策热泪盈眶:“阿咩还是你对我好。”屁股上立刻被扎了一针。
“……我只是不想陪你在这里被围观而已。”
纯阳看起来简直一句话也不想多说,直接神行离开了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包围起他们的热情群众。万花哼了一声,却也没有真的掏出洗髓丹。天策神行读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入队申请跳了出来。他看也没有看就点了确定,然后进到副本里……
“我靠怎么是你!?”
藏剑看了看天策,扭头问纯阳:“你说的带新手就是带这个?”
纯阳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新手,纯的,一直打DPS,以前从来没切过铁牢。”
“哦,怪不得。镇派点得乱七八糟。”
“……”
天策心头默默滴血。
“你以为还是打架啊26比7?”藏剑摸着下巴看他,“装备……傲血,不过是军装也就算了,勉强算抗打。走吧开怪。”
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天策的屁股。
“……你搞毛!这么多人看着!”
“……”
“……我刚才卡了一下什么都没听见。”唐门说。
“……似乎听到了不得了的发言。”纯阳说。
“……我看错你了。”万花最后总结道。
藏剑脸不红心不跳:“给你上探梅,别多想。多想不如多做。”
……副本里怎么就不能开仇杀,尼玛。
 
2
天策跟藏剑的仇恨简直源远流长。如果要在天策心里给藏剑开个声望阶,那么就连敌视都无法尽表他的怨气。
就在70年代,天策某次巡山,风骚地把一票追兵搞死搞残以后,更风骚地上马嗑逍遥散跑路了。结果狭路相逢一个藏剑少年,端的是形貌昳丽眉目动人,看得天策心旌荡漾正待踩翻带走,那少年眨了眨眼,也没看清什么动作,等天策从晕眩中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地上。
藏剑端坐在他的胸口笑眯眯:“好一只俊俏的东都大灰狼,从了本少吧?”
“……你妹。”
天策想暴起反击,但藏剑的苍崖破风雷就插在地里,跟断头铡一样横过他的脖子上方。形式造英雄,但天策这时候小命捏在人家手里,也只能当一回狗熊了。
见天策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头,藏剑笑得更开心了,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来,按个手印。”
“……啊?”
“愣什么愣。”藏剑看天策呆在原地,啧了一声,自己把天策的手拉起来,扯下颈上围巾擦了擦,直接咬了上去。
“——嗷!”
“乱叫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痛都受不了。”藏剑嫌弃地说,抓住天策的手指沾着血就在那文书上按了个手印。
“——等一下那是什么!”
藏剑满不在乎地说:“卖身契。”
“……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子灭了你!”
天策头脑一热,差点不顾脖子上的剑就跳了起来。幸好剑锋割破皮肤时的刺痛让他回了神,才没有落得个身首分离的下场。倒是藏剑看他这激烈反应,笑了一声,抽回重剑往身后巨石上一插——
天策看着深入岩石过半的巨剑,咽了下口水。
“你给本少记着。”
少年清俊的面容,这时看起来竟然有些迫人的感觉。藏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天策,轻声说:
“本少的东西,容不得谁弄坏一点。”
“……”
天策说不出话。
他正心想自己一开始怎么还会动了心思要把这藏剑弄回去,真是瞎了狗眼这分明不是温柔小猫啊这是只凶兽,此时一阵呼喝声由远及近,离他们藏身的巨石背后已经不远。天策分神一听,正是刚才的手下败将,立刻脸色一白。藏剑看他表情变化,突然手下一用力,把他提着领子拎了起来。
“……唔!”
毫不温柔的进攻,灵活而有力的舌长驱直入迅速侵占了天策的口腔。藏剑一边把挣扎不已的天策按进了石背的阴影中,一边伸手把天策的发冠摘了下来,打散发髻,头发虽短,竟然也堪堪遮住了天策正在冒火的眼睛。茂盛纤长的苇草在他们身后轻轻摇摆,虽然只有半人高,却也能够迷惑视线。
“别动。”
激烈的亲吻和抵抗让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天策挣动间大腿擦过藏剑的下身,整个人立刻都僵住了。
“……你疯了!”
藏剑深呼吸几次,声音也变得微微暗哑:“你不想死,就别乱动。否则,他们不搞死你,本少也要搞死你。”
“就你?你行吗你?你现在赶紧放开我,我还能跑掉!”
“哈。我行不行,你一会……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话,藏剑的手也没闲着,动作利索地把天策的铠甲卸下来往石缝里一塞,长枪也胡乱埋在了草丛里,回来就扯开了天策的衣襟。
“……放手!”
天策额上微微沁出了汗,短发沾湿了附在脸颊上,看得藏剑的眼神越来越深邃。还没等天策反应过来,藏剑的吻就再一次压了下去,如暴雨一般落在了天策的额头,眼角,鼻尖,耳侧,然后……叼住天策的喉结,以犬牙细细碾磨。
天策不禁捂住了嘴。
“是这里吗?”藏剑低低笑着,灵活的舌尖轻轻舔了一下,然后飞快抽离,如此这般几次,天策感到自己快要疯掉了。外面的追兵马蹄声渐近,他却在这里被一个小他不知道多少的少年压在地上,衣襟大开,命门全数受制,没准等那群人过来时还会看到他这样的不堪景象。
最糟糕的是,他的身体里涌起了……奇妙的快感。
天策不是个童子鸡,他自打进了恶人谷,身边就没缺过女人。最放荡的名妓也见识过,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这藏剑少年一样迅速地唤起他的欲望。
“好像是那匹马!”
“过去看看!”
天策今天骑的不是恶人谷军马,还是感到自己的背都绷紧了,冷汗直下,心跳如擂鼓,但藏剑充耳不闻地继续在他身上四处点火。这种马上就要被发现的紧张,反而让他的身体十二分的敏感起来,藏剑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让他战栗不已。
“你分心了。”
藏剑惩罚般覆上一个几乎窒息的长吻,然后半抬起身,舔了舔唇角,背光的脸上表情复杂难名。晶亮的长丝从两人微微红肿的唇上牵出,在晚霞中闪动着惑人的光。
……完了。
天策惊恐地发现,光是看着藏剑的这个小动作,他就无法克制地硬了起来。藏剑也注意到这一点,在天策挣扎前就拉开了他的腰带,修长手指轻柔潜入,准确地握住了——
“这里有人!”
迫在眉睫的快感和危险交织起来,让天策差一点立刻缴械投降。他只来得及死死咬住牙,才没有丢脸地叫出声。藏剑这时却松了自己的腰带,撩起下摆,分开天策双腿一挺身直接攻入。
“……啊!”
快感和剧痛在体内争斗,让天策的神志都有些迷糊起来。在混乱中,他不自觉地抱住了藏剑的腰背,用力之大几乎要把那袭锦袍扯裂。藏剑轻轻舔了一下天策通红的眼角,直起身将他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掀开外袍裹住,抽出轻剑就往外一掷。
“滚。”
来的人一片哗然,过了一会才有人小心翼翼道:“这剑上的铭文……藏剑山庄,‘荧惑剑’叶明魂?”
“算你识相。”藏剑冷冷地道,身下的挞伐力度却是一阵狠过一阵,直把天策逼得发出了破碎的低喊。但他被压在藏剑怀里,声音从鼻腔断断续续逸出,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媚意。
“本少办事的时候,不喜欢给人看戏。”
外面的人这下都明白了,打着哈哈赶紧重新顺着大路追了出去。藏剑听着马蹄声消失了,才扯开外袍,露出了天策被闷得通红的脸。
“本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要怎么谢本少好呢?”
天策正在勉力抵抗身下的痛楚,藏剑却又重新握住了他的分身套弄起来。前后方同时传来的冲击在他的脑海里两军交战,直接击垮了他的最后一点理智。他被动地摇晃着,身体却自发地摆动起来调整着配合藏剑的动作以减轻疼痛。但是在撕裂的痛中,又有点什么,难以名状的快感,忽近忽远,随着那炽热凶器的贯穿与撤离,一点一点潮水一般涌起来。
“混账……你……轻点!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