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盗墓同人(瓶邪/all邪)泣血刀 作者:末世博弈

字体:[ ]

 
十年之约已到,当吴邪千辛万苦的见到了张起灵,阴差阳错的一掌,把他打回了十三年前。
“张起灵,欠你的命,我还了,可你为什么还要来到我面前?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不需要!!”
从天而降以为红衣女子,神秘莫测,“小小张起灵,我怎么不会知道他在哪里,你答应我一件事,当我干爹,我带你见他。”
笑里藏刀的熟悉男子,鸠占鹊巢,“邪兄弟,你管不住起灵的,站在他身边的,只有我一人,也只会是我!”
万年不变的淡漠双眼,绝情绝义,“自己送上来,与我何干,你早说过,再无瓜葛。”
当所有人因为一把泣血刀穿越而来,最初的相遇与最终的结局,是否改变…
内容标签:强强 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吴知灵,齐羽,小花,胖子,黑眼镜 ┃ 其它:“世界上最痛苦的,是看着你身后的位置给了别人”——吴邪
 
 
 
☆、世事难料  红衣女子
 
?  吴邪警惕的睁开双眼,入目是一片木色屋顶,隐约听到外面的雨声,猛烈地打在屋顶上,有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他皱了皱眉,努力回忆了一番,十年之约已到,他依照约定去长白山找张起灵,却不慎踩空一头栽入山下。吴邪仿佛想到了什么,手伸到胸口摸了摸,还好,鬼玺还在,只要它在,就可以再见到小哥!想到这里,冰封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温柔。“哈哈,没想到我知灵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吴三爷这般少女情怀啊。”一抹红色跃入吴邪眼帘,吴邪起身,皱了皱眉,一般责怪自己大意,一边习惯性的绷起右脚跟,做好防御姿态。那名叫知灵的女子却不以为然,只是面色复杂的看着吴邪,“唉,要不是张起灵执意要守大门,从前的天真无邪也不会变的心狠手辣,到处设防了吧……亏你还这样找他,可是他却……”少女再没有说话,任由吴邪打量。吴邪只觉得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是千年之前,融入骨血的感情。又一看这名叫做知灵的少女,身穿一件红色风衣,托着一碗热腾腾的粥,面容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竟有几分自己的模样,吴邪吃惊不小,却放松下来,他直觉这个女子不会害他。“叫我知灵就行。”知灵放下粥,“吧……咳咳,吴三爷,保养得真好,和十年前无二啊,是不是怕张起灵见到你认不出来??”语气中淡淡的戏谑,让吴邪很不舒服,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吴邪手顿了顿,依旧面无表情,声音却冷了八度,“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对张起灵评头论足?”知灵冷笑,“亏你心心念念,天天小哥小哥的,你倒是不知道小哥和齐羽……”眼下已经出现一把匕首,“和谁,说!”知灵一愣,眼中流露出几点悲伤,但口中依旧轻快,“你不会动我的,吧……”最后一个字拖得太长,要不是吴邪还未娶妻,说不定把她当做女儿了。知灵俏皮的眨眨眼,流露出几许得意,看着吴邪垂下的手,也不卖关子“和一个男人,好像叫齐羽的,和你长得……”很像两个字还没说完,就被吴邪焦急的声音打断,“说重点,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呵呵,他啊……”知灵故意顿了顿,看着吴邪的表情,心中觉得悲哀,“他和那个齐羽在过小日子呢,早就出了青铜门……我劝你也别去了,去了也是个第三者,不如在这里陪我吧,”见吴邪双目一凛,又到,“小小张起灵,我怎么不会知道他在哪里,你答应我一件事,当我干爹,我带你见他。”“好。”吴邪一口答应,利落的让人以为他早就知道知灵要说的话一样,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底的阴云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喝下了知灵的粥,才后知后觉,这个女子和他非亲非故,怎么这么不设防?“现在就走。”吴邪心烦意乱,甩手走出了门。身后的知灵没了甜笑,只一脸阴沉,爸爸,你这世等了张起灵十年,十年啊,十年未娶。没想到,却落了个被心爱之人打死的下场,我不惜毁灭灵魂穿越回来,我吴知灵发誓,我一定要张起灵追你一生,让他尝尝,你尝过的痛!!!
  理了理衣服,走出了木屋。看见吴邪负手而立,怔怔的看着长白山顶,又仿佛透过山顶,看着那个巍峨的青铜门。吴邪正在沉思,忽然觉得背后一股推力,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推下了山崖,“爸,别担心,我在。”正当吴邪暗自懊恼时,知灵也从山崖跳下,飘过来一句话,清清淡淡,却无比自负,无比心安。
  知灵比吴邪先落下,竟也完好无损的接下了吴邪。不等吴邪发作,指了指不远处的木屋子,“做好心理准备,别到时候看了伤心。我劝你看的时候,靠着大树吧。”这样一句玩笑话却一本正经的从知灵口中说出,让吴邪心里漏了一拍,觉得自己将要失去了什么,居然一步也走不过去。“知灵,”吴邪踌躇了一下,“谢谢你……”知灵挥了挥手,示意吴邪不用说了,“现在你是我父亲,是世界上我惟一的亲人,不帮你,帮谁啊。”吴邪伸手摸了摸知灵的头,又一怔,这个动作是那样熟悉,仿佛千年之前就是这样自然。知灵看到吴邪正欲说话,回手推了他一把,“快点啦,小哥在就那里,去去去。”吴邪背过身,向着小屋走去,却没有看到知灵那似怀念,似眷恋的眼神。
  吴邪渐渐走近,连自己都没觉得自己的脚步越来越快。远远看见那熟悉的背影在擦着那把黑金古刀,奔跑时摔了一下也没感觉。这时有一只手伸出来想要阻止吴邪向前,吴邪看都没看一眼那人,左手拉住那人的手腕,右向着那人的腹部砍去,一下把人砍倒在地上。只见眼前黑影一闪,猝不及防被打了一掌在胸口,阵痛之余看见了他最不想看见的事情——张起灵面无表情的扶起那个刚刚拦住他的男子,依旧面无表情,可是眼中分明有一种叫做温柔的情愫在闪烁,把那人拦在身后,单手握着黑金古刀横在胸前,波澜不惊的看着地上呕血的人,直到看见了那人的正脸,才惊倒:“吴邪!”
  吴邪找青铜门时摔下山,折了两根肋骨。刚才的一摔,再加上现在胸口的一掌,使肋骨直入心肺,吴邪只觉得头晕目眩,惟一值得‘欣慰’的是张起灵看见自己还可以叫上名字。看着眼前相依的两人,只觉得越来越刺眼,触及之地——片冰凉……
  肋骨刺入心肺,命不久矣,吴邪狠道“张起灵,追了你十年,是我不要脸;千辛万苦来寻你,是我不要命,你救了我那么多次,也是你亲手送我一程。从此,我吴邪与你张起灵,互不相欠,如有来生,再不相遇。”说罢,垂下了头,这个称霸黑白两道,手段雷霆的吴三爷,永远,睡下了……
  如何让你遇见我,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可你,不惜也就罢了,还硬生生一掌打断它……?
 
☆、泣血涅槃
 
?  张起灵,如果我们从未相见,我也不必受那么多的苦,可惜啊,没有如果……
  当吴邪闭眼之前,不舍的,反而是他刚认的女儿,“知灵,对不起了……”知灵无力的靠在树上,嘴角邪笑,却泪水涟涟。手掌紧握,指甲刺入皮肤浑然不觉,她的血,沿着指缝留下,那个颜色,居然是深粉色!“没事的,爸爸,你睡一觉吧,一觉之后,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是知灵,对不起你啊……
  “他,怎么样了?”淡淡的声音此时浮现出一种慌乱,又仿佛在期待什么。“没救了,肋骨刺穿心肺,干净利落。”齐羽站起来,一句话决绝的送过去,在背对张起灵的眼中升上一丝得意,待转过头时,又是一副惋惜和复杂。看着张起灵丢了魂的样子,又喜又怒。喜的是张起灵唯一在乎的人死了,自己可以取而代之,怒的是张起灵刚才竟然要挽刀自杀,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契约,以张起灵的速度,自己是绝对拦不住的。“起灵?起灵你没事吧,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
  “别一副惋惜的神情,装的好像啊。”不知从哪里出来一个女子,头戴银狐面具,一身火红的风衣,在空气中猎猎作响。手持一柄长刀,没了对吴邪的温柔,只余无限冷厉,气势竟然不输张起灵分毫。“张起灵,如果不是你,吴邪怎么会死。他等了你整整十年,最终得到的是你送入黄泉的一掌,不值啊,我都替他不值。”如愿的看到张起灵眼中的更深的懊悔,提起手中的长刀,“泣血刀,听过吗?”张起灵一震,眼中的不可思议显而易见,而更多的,是狂喜。
  泣血刀,传说是上古女娲补天是留下的最高时间神器,因为是女娲用心血创造,所以并没有很多人知晓这件东西。有了它,时间,只不过是一个玩偶而已,可以说,泣血刀就是时间之主,操控驾驭一切的时间。
  知灵用刀尖指着张起灵,“这是一次机会,泣血刀是时间神器,你可以回到十三年前,你们相遇的地方,向他道歉,亦或是,避开他,不要再见。”齐羽看着张起灵拿起了泣血刀,扯了扯他的袖子,“起灵,不要……”“哪里轮到你说话了。”一股寒气直逼齐羽,让人不禁后退。“羽,别说了,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欠他的。”轻轻举起了刀。“不要啊,我们才在一起,怎么又出来一个吴邪呢,你救了他好多次,他的命是你的啊,为什么……”“贱人,你说什么?”红衣女子紧紧握着拳,忽然右手五指成爪,向齐羽的方向凌空一挥,齐羽仿佛是被什么抓了一下,向左边倒去,右边的脸上多出了五道血痕。看着张起灵的身体慢慢消失,向着齐羽逼去,刚要按向他的要害,却发现齐羽也渐渐消失。红衣女子垂下头,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收了手,对着空无一人的眼前,喃喃道,“你,居然把他也带去了,好,好,好……”随后一挥手,整个人消失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只有地上吴邪和齐羽的血,昭示着这一切。良久,空中隐约飘来一句话,“起灵,不管你在哪里,我们的契约还在。”“自然……”
  “老板,醒醒啊,有人找你。”王盟拍着门,那门摇摇欲坠,破败的好像马上倒下了。吴邪蒙起头,外面却越拍越响,没有丝毫停下的趋势。好吵……吴邪猛地坐了起来,两个关键词在脑海中出现:西泠印社,王盟。吴邪脸色苍白,西泠印社,在小哥进入青铜门之后的三年就毁了,王盟也早就——死、了……吴邪一笑,张起灵啊张起灵,你到底是把我亲手送进了天堂还是地狱呢?
  起身打开了门,看来不管在哪里,王盟都是这样大大咧咧的,王盟这样的人,会上天堂吧,哪像自己,杀孽无数,怎么会和王盟来天堂呢?王盟拍的太快,所以们开了之后,还没反应过来就向上拍去。那一瞬,王盟悲催的想,完了,免不了扣工资了……
  门一开,吴邪就看见王盟的手向自己面门扑来,抓住了他的手,侧身躲过,却同时让两人一惊。王盟惊的是吴邪的身手敏捷,而吴邪惊的是王盟的手是温热的。吴邪一眯眼,慵懒的笑了出来,“我吴邪居然有今天!老天,你终于睁眼了。”呵呵,王盟的手是温热的,只说明了一个问题——王盟还活着,他吴邪,回到了王盟活着的时候。拉起正在惊讶中的王盟,“今年我几岁,几几年?”看王盟还没回神,一股威压向他袭去。王盟浑身一抖,“老板今年二十五,现在是……”“可以了,”吴邪笑着向楼下走去。今天,是二十五岁的一个转折呢,吴邪走到了镜子前,不禁感叹,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却有二十多岁的皮囊,真是讽刺,张起灵,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谢你让我返老还童。。。
  “老板,你三叔找你。”王盟这才想起来找吴邪的目的。吴邪潇洒的回头,“嗯。”“等等,”王盟从后面叫住了他,“老板,你没事吧,怎么一觉起来……”“嗯?”一个眼刀甩向王盟。王盟立刻立正,“变的厉害了!”听多了虚情假意的恭维,王盟的话才多了一些人情味,吴邪满意的笑笑,扬袂而离。
  吴邪向着西泠印社的门走去,身影逆着光,仿佛向着命运走去。他吴邪,因为阴差阳错的一掌,死后回到了十三年前,他二十五岁的一天。也是今天,命运改变,初遇抢了他龙脊背的张起灵哑巴张,从此两人纠缠不休,一个走,一个追就这样,整整十年。不相见,不相恋;不相知,不相思。这世上,果真有如果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