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琅琊榜同人)初心+番外 作者:旷野回音

字体:[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书名:初心(琅琊榜同人)
作者:旷野回音
 
文章一开始景琰就知道苏苏是林殊了
靖王智商上线,宗主偶尔卖萌,阁主经常作死。
生子,靖王攻宗主受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萧景琰 ┃ 配角:蔺晨,静妃,苏宅众人 ┃ 其它:靖苏,生子,琅琊榜,HE
 
 
☆、第 1 章
 
?  窗外白雪似柳絮轻飞,靖王临窗而立,望着那掉落的雪花目光深沉。
  “殿下,您在想什么?”列战英问道。靖王与蒙大统领一起从苏宅回来以后,就一言不发,在这窗前一站就是许久。
  靖王好似惊醒一般,转回头来定定的看着列战英,直把沙场驰骋也不胆寒的列将军看的发憷。正当列战英低下头暗悔自己不该莽撞叨扰殿下深思的时候,靖王开口了:“我怀疑,梅长苏就是……”
  等不到下文,列战英忍不住抬头看去,不禁大吃一惊:素来波澜不惊的殿下抓着胸口,眼中充满了挣扎和痛苦,嘴唇紧抿,好像接下来的话是他心口一个铁蒺藜,一旦说出口,便是扎破心脏,刺破喉咙,带出血肉,痛不欲生。
  列战英不由得屏住呼吸。
  “……是小殊……”
  晴天霹雳。
  列战英过了好久才从震惊中恢复,忙去扶看似已经要倒地的靖王殿下。倒了一杯水给靖王,列战英只觉得满脑混乱,林少帅不是已经……?为何殿下会觉得那个弱质彬彬的苏哲是他?
  靖王便将今日与蒙挚在密室里听到飞流所说“水牛”一事缓缓道来。说到苏哲解释此乃郡主告之以后,列战英道:“郡主与苏先生来往密切,言谈之中聊起童年趣事也确有可能。”
  靖王道:“你有所不知,我当时只说了一句‘我们在说水牛的事情’,他就……他就立刻知道这是指当年小殊给我起的外号,让我怎能不生疑!如果换做不知道这个外号的人,定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列战英迟疑道:“如果是我,就肯定反应不过来。但若先生果真从郡主那里听来,还曾与飞流私下里拿来说笑,也是有可能立刻反应过来的。”
  靖王苦笑:“以苏哲的性情,既已认主,又岂会拿主上的外号来与侍卫胡闹说笑着玩。如果是小殊,才真的有可能。若他真的是小殊,那过去的所有不合理就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他堂堂一名麒麟才子为何要支持我这个默默无闻的皇子,他为何对庭生另眼相加,霓凰为什么会那般维护他,连一向只效忠陛下的蒙挚也和他密切还向我投诚。对了,他和小殊一样爱在思考的时候轻捻衣角。他的言谈也不知为何总让我想起小殊。明明是千差万别的两个人,我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想到一起才对啊。“
  列战英道:“殿下为何不追问?” 
  靖王长叹一声:“我不敢,我也说不清自己怕他是还是怕他不是。再者,他若有意瞒我,我说不过他的。”说罢顿了顿,嘴角微微扬起,“我从小就说不过他。”
  少顷,他转过身来看着列战英说:“我虽然怕他不是小殊,但是也要去证实一下,否则心绪难宁。如果不是,死了这条心便是。”
  “如果他真的是林少帅,殿下接下来有何打算?”
  靖王双眉微蹙,目光坚定:“接下来,当然换我来守护他。我已经想明白了,如果他真是小殊,他不愿意让我知道的原因,必然是为了让我心志坚定不因担心他而受影响。可是他该明白,若是为了他,我有什么做不到的,为了他,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更何况只是压抑一下自己的性情,不再那么冒失,不再那么让他担心。”
  列战英拱手道:“殿下其实并非冒失,只是冤情在心,难以释怀,加上性格刚毅,不肯屈就,如果林少帅回到殿下身边,殿下才是真的心安,才是真的心志坚定。”
  靖王颔首:“心回来了,自然安稳。”
  苏宅里,梅长苏斜倚床榻挑着灯芯,跳动的烛火映的他脸色苍白如雪,今天着实危险,还是自己大意疏忽了,往日情怀无可寄托,只能与飞流偶尔诉说一二,还好先糊弄了过去,不知道蒙大哥能否将书索回,想到这里不禁扶额:虽说景琰是呆了点好糊弄,只怕比那位大统领还是要机灵些。
  烛光忽闪,梅长苏眼前一花,面前已然站着那位又在半夜翻墙过来,比景琰还要呆的大统领。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大统领此刻搓着大手,心虚的低头,时不时瞟他一眼,支吾了半晌,终于讷讷出声:“靖王说母妃宫中闲居,把书拿给静妃娘娘看了。”
  梅长苏眉间一跳,沉默不语,蒙大统领也顾不上害怕了,赶紧劝慰道娘娘不一定会发现。梅长苏不语,心里却明白自己熟悉的静妃心细如发,与母亲何等关系,怎会无察。可是事已至此,多想无益,只能先按下不提。
  次日正值中秋,靖王进宫拜见母妃,便开口提出要回苏先生的书。静妃面色微变,慢慢走近内室,靖王心中一动,悄悄跟在母亲身后,只见她摩挲着书面,眼神中似有千万情感流露,待看到母亲转身见到自己时慌乱的表情,靖王的心更沉了沉,却故作不知的问母亲是否很喜欢这本书。
  静妃忍不住问起苏先生,又反复叮咛靖王一定要多听苏先生的话,言语间流露出的信任让靖王心酸:向来谨慎的母亲什么时候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未曾谋面的人。
  离开宫殿的靖王决定今晚一定要好好拜读一下这本让苏哲犹豫,让蒙挚记挂,让母妃反常的游记。?
 
☆、第 2 章
 
?  封亲王的圣旨下来了,靖王府里一片喜气洋洋,只有靖王自己闷闷不乐,他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却为这些繁缛礼节所累。奔走了一日,晚上回府终于是能好好检查一下那本《翔地记》了。列战英推开房门时,就见殿下在案前全神贯注的用功读书,时不时还提笔抄阅。凑上前一看,原来是在读苏先生那本游记。
  “殿下,可曾发现端倪?”
  “没有……”靖王有些沮丧,放下笔动了动发酸的脖子。
  列战英看着书上的批注,忍不住赞道:“苏先生的字真好看,不过……”话未出口靖王接道:“字迹不一样是吗?若是字迹一样,我早就会发现了。”
  列战英拿起书来称是:“字迹的确说明不了什么。不过苏先生才情可嘉,竟然也会写错字。”
  靖王一愣,伸手去拿书:“哪里写错了?”
  “殿下您看,这‘溱潆’二字,不是各少了一个笔画吗?”
  靖王猛地抬起头,吓了列战英一跳:“殿下怎么了?”
  “这二字笔画繁多我竟没有注意到。溱潆、溱潆,这不是……”靖王激动的站起身,“这是我姑姑晋阳长公主的闺名啊!”
  “殿下是说,林少帅的母亲,晋阳长公主?”
  “正是!我跟小殊、郡主年幼时曾去宗正寺玩捉迷藏,我躲的那一层,正有父皇一辈的皇室宗室名册,因为这两个字不认得,后来还去问了皇长兄,他告诉我的。”靖王难掩激动,不停的来回踱步,“这么说,他果然就是小殊!这也不是写错,而是为了避讳特意删减笔画,难怪那日他借书于我时犹豫不决,想必是怕我会发现这一处。”
  “林少帅知道殿下也知晓晋阳长公主的闺名吗?”
  “他应该不知道。”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列战英喃喃道:“殿下,那岂不就能确定苏先生就是……?!”
  靖王脚步一顿:“我还要再去问一个人。”
  “谁?”
  “蒙大统领。”
  被靖王惦记的蒙大统领此时正窝在苏宅蹭吃蹭喝。靖王已经是五珠亲王,他们离成功又近了一步,这几日小殊的气色都好了许多,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他在院子里和飞流玩闹,飞流开心的向苏哥哥扔着雪球,梅长苏轻轻接住,再扔回去,两个孩子。蒙挚捧着一盒点心吃的正欢,嘴上却不忘叮咛长苏:“小殊啊,入冬以来你身体变差了,再不进来晏大夫就要教训你了。”
  梅长苏眉眼弯弯,不去理会他,一边又特意把雪球扔的很高,再看着飞流像箭一样飞去接的矫健身影,回头对蒙大统领笑道:“吃你的吧,这都堵不上你的嘴。”
  话音未落,走廊处传来一位老者不悦的咳咳声,梅长苏一僵,瞄了晏大夫一眼,乖乖的挪近了屋子里,瞪了幸灾乐祸的蒙大哥一眼,不悦的赶人:“快回去吧,成天往我这里跑,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无辜的蒙大哥被扫地出门了,不过这没有影响他的好心情,只要看到小殊开朗一些,他被多骂两句也开心。一路哼着小曲儿飞回家的蒙大统领进门以后差点摔倒,门口站着侍卫,而那大厅里坐着的,正是靖王。
  蒙挚赶紧行礼,列战英站在靖王身后也还了一礼,靖王却一动不动,只是盯着蒙大统领看,看的他额头都要冒汗的时候,突然开口:“蒙挚,本王接下来问你的话,希望你能如实回答。”饶是反应迟钝的蒙挚此刻也察觉出了不寻常,忍不住偷瞄了列战英一眼,发现他居然深锁眉头,带着些期许的望着自己。
  蒙挚赶忙拱手:“殿下有什么话尽管问好了。”
  “我问你,你和梅宗主是怎么认识的?”
  蒙挚心下大乱,果然是发现了吗?忙答道:“郡主比武招亲时苏先生才冠满朝,多次为郡主解围,殿下不也是那时候认识苏先生的,何来此问啊?”
  靖王抬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站起身缓步走到蒙挚身边:“大统领何必顾左右而言他,赤焰一案后,我在这朝堂之上也没有什么结交了,唯独对大统领敬重如昔。大统领可知为何?”
  蒙挚忙拱手道:“蒙挚也一样敬佩殿下……”
  靖王打断他:“因为我敬重大统领的为人,刚正不阿,不屑于蝇营苟且,因此本王每思及大统领,总生惺惺相惜之感。”蒙挚不敢接话,只得又行了一礼。
  靖王接着说:“当初梅宗主来找我认主,我若不是为了替小殊洗刷冤情,又怎么会答应他玩弄权术,梅宗主果真了得,我竟然已是亲王了。所以我想,虽然他是个谋士,但或许真与其他谋士不同,连一向不屑文臣、鄙视心机的大统领也对他亲睐有加,不就是个证据?”
  蒙挚大汗淋漓,讷讷着不说话。
  靖王定定的看着他,英武神勇的大统领此刻眼神飘忽,额头沁汗,时不时还偷偷擦擦手汗。靖王微微一笑,开口道:“我对这权谋之术始终心存芥蒂,对于这亲王的加封也觉得烫手,总觉得以后没有面目去见小殊,没有面目告诉他我也玩起了权术,所以只好亲自来问大统领,这梅长苏,果真是可以信任之人吗?”
  蒙挚一愣,原来还是在怀疑小殊,小殊为了他殚精竭虑,却要被看做心思阴沉的谋士,忍不住护犊心切的激动起来:“难道殿下时至今日还在怀疑苏先生?他当然值得信任。他真的是一心一意为殿下着想啊,他的身体都那么差了,还在思考着如何为殿下铺路搭桥,殿下如今仍这般疑虑,难道就是大丈夫的做派了?”
  靖王沉默良久,忽而一笑,向蒙挚又靠近了一些:“大统领与我是同时认识这位苏先生,为何这么信任他呢?”
  蒙挚一愣,眼神再度飘开,正思索着靖王到底想干嘛时,靖王冷不防来了一句:“莫非他就是小殊?”
  蒙挚迅速的回答:“他不是……”看着靖王的眼神,从锋利变的埋怨,又从埋怨变的寂寞,再从寂寞变的痛苦:“蒙大统领的反应真快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