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银魂同人)土方家恋爱候群症银土+番外 作者:廊子

字体:[ ]

 
 
 
 
☆、第 1 章
 
?  还没等到冬天气温便整个降了下来,当我套上秋裤觉得不太保险又准备换成毛裤的时候,还露着两条腿的十四子充满鄙视地看了我一眼。啊,说一下,我叫土方十四郎,离成年只差一步的十七岁,目前正处于高三狗的苦逼阶段。面前这个仿佛全世界只有我欠她几百万的妹子是和我共用一个娘胎的双胞胎......那什么,到底谁比较大到现在我们还不清楚,官方消息是我妈怕我们俩吵来吵去才不告诉我们,其实我觉得那个女人纯属觉得耍我们很好玩。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是哥哥,嗯,虽然十四子跳了一级如今已经上了大一。
  不是说我不努力,就像长相一样,话说今年以前从没人觉得我们是双胞胎,即使我们俩的头发一样长。十四子曾经是个胖子来着,就是那种一个吨位下来能坐死十个我的那种。不过为了我们班主任,这妮子拼命减肥努力学习,硬是把自己整成了“呵呵,姐不喜欢你,快滚”的高岭之花和那种“哎呀人家只是高考玩玩没想考上了重点算了去上吧”的学霸。但是她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班主任是个高中老师,又不是学长可以和你报考一个学校的言情小白脸,你提前上大学有毛用啊。最后听说这货在毕业那天去表白了,肯定没成功,不然也不会在当天无聊到去嘲笑高考失败的复习狗们,弄得现在还有人随随便便把我堵巷子里。只不过那天到底啥情况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只知道这妮子报志愿的时候直接报考了女子学院,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后来我舅安慰我,她没直奔尼姑庵就不错了。
  刚进家门,便见一脸萌样的小舅舅挥着两只小手扑了过来,我当下一个没站稳坐到了地上。身后把所有东西都让我拿的罪魁祸首十四子勾着嘴角从我的头顶跨了过去,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其实我们家的辈分一直挺混乱的,我大舅舅大我好几岁现在已经是个社会人了,我叫他舅舅我认栽,可关键是他亲弟弟现在还是个刚上一年级的小鬼,这句舅舅叫的简直心塞。可不知道是谁教的,除非我叫他舅舅他理都不理我。还有土方家现今的家主同时也是这栋房子的户主以及我们几个现今的饲主,可能还要加上个暂时的监护人,鬼知道那位的辈分排到哪里去了,所以我们统一口径干脆叫了老祖宗。十四子曾经无聊的时候和我认真排了一下,从那以后每句老祖宗都叫的心甘情愿。原因是对着一个正值壮年还挺帅的男人叫类似于七舅姥爷这种称呼,我们怕遭白眼。
  别看小舅舅一脸天真无邪的萌样,其实他内心绝对继承了土方家一贯的高冷和难搞属性,除了舅舅和老祖宗谁的话都不咋听。这么小就懂得了摸清阶级属性,前途简直不可估量。而如今职业是朝九晚五还时不时加个班的警察的舅舅正在朝九晚五不知道今天会不会加个班的惯例没回来中,向来作息超不规律有好几个住所只是习惯性的来露个脸看我们饿死没的老祖宗也正在掉线中,所以今晚的晚饭估计会很难办。
  其实按照往常,对于基本都是蛋黄控的土方家一群妖孽,只要有蛋黄酱就可以活好几天。但这基本并不包括一吃蛋黄酱就会发胖所以从去年就开始节食的十四子和味觉喜好还没有分化被舅舅举着枪要挟了要营养均衡的小舅舅。而基于以上所有最悲剧的一点就是:今天轮到我做饭了。
  在做完十四子的反正我是不会吃的水果蔬菜沙拉和热完小舅舅的一定会被偷偷倒掉的牛奶,在我正准备胡乱吃几口蛋黄酱垫肚子的时候,厨房的窗户正掐着点地响了起来。一张戴着墨镜的脸紧紧贴着玻璃,加上窗外黑漆漆的夜色和忽明忽暗貌似最近坏了的路灯,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怕鬼一向是土方家的优良传统,但我并没有尖叫起来或是去寻找什么舅舅骗小舅舅说的蛋黄酱星的入口,而是当机立断的一把拉上了窗帘。然后?那敲窗户的声音持续响了起来,最烦人的不是声音有多大,而是一下轻一下重一下绵延的节拍。翻译过来就是“我好饿,我好饿”。别问我怎么听出来的,因为外面那个正是跟我有着同一个姓并有着深远血缘关系但我真的很不想承认的叔叔。其实一开始他是真真唱出来的,但那太难听经过舅舅几次殴打后就改成了纯节拍。在他演化成开始敲小白菜前,我一把推开窗户把人拽了进来。每当我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都会在心里默念:我是土方家最后的良心,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同族爱。
  其实我早就该想到的,在老祖宗和舅舅都不在没有人能打他的时候,这货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来蹭饭。总的来说我叔叔就是个作死的二货加死宅,曾经也是这栋房子里的住户中的一员。对,曾经,在他趁我们不在的时候把房子里的每个角落都贴上美少女战士的海报后,老祖宗果断把他踢了出去让他自生自灭。而原本属于小叔叔的那个房间,被老祖宗当成了储存室并放了好几个泡菜坛和沙丁鱼罐头,打开的。从那时我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狠。幸亏小叔叔生存能力挺好也够耐揍,至今还活蹦乱跳的喊着“代表月亮消灭你”继续作死。只是每当我问他现在是什么职业时,他都会一脸娇羞的回答我:“哎呀~人家是正经的用身体来生存的职业人员。”弄得我根本不想再问下去,免得打开什么奇怪的大门被碾碎了三观。
  看着眼前狼吞虎咽毫无吃相的男人,十四子已经很淡定的坐到了餐桌的另一头,她没有回房吃留下我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一切我确实被感动到了。而小舅舅没有半分不自然的把原本是他的牛奶放到了小叔叔旁边,并抬起一张无辜脸对我道:“我要吃布丁。”熊孩子,果然我进门前私藏的布丁被你看到了,我说你怎么没理由的抱过来示好来着。看着这一切,我真的默默头疼再找个什么理由冲老祖宗解释用的这么快的生活费。
  ?
 
☆、第 2 章
 
?  第二天早上起来,昨晚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舅舅正把最后一份煎蛋端上桌。一身围裙外加防热手套,整一居家好男人的形象,要多贤惠有多贤惠。如果排除他嘴上叼着的那根烟的话,的确是挺有欺骗性的。哦,那根烟其实没点燃,因为有小孩子的缘故,我们家一直是禁烟来着。但舅舅和老祖宗永远是那种不叼些什么就会死的强迫症。
  我默默地看了舅舅一会儿,还没开口便听他道:“放心,我没怎么他。我回来的时候他刚好从你房间窗户爬出来。”说完还颇为同情地看了我一眼:“昨晚没睡好吧?”
  我叔叔睡相差已经是有目共睹邻里皆知了,他是不敢睡其他人的屋子,所以每次都来欺负我。今早从地上醒来看见床上没人,我还真希望昨天是场噩梦或者某人已经被注水泥沉海了。所以说谁关心他了,我只是想说:舅舅你什么时候把那围裙脱下来?和你的气场很不符好吗!
  虽说我舅舅是个警察,但那身气场却更像黑道。一双眼睛随时都是瞳孔大张的模样,小时候第一次见他我就很没出息的被吓哭了。相传这人一直被叫做“鬼之副长”,不管是谁,一旦被他抓住都是往死里整。我对他绝对是畏大于敬,而十四子却与我相反。一直把舅舅当成榜样一样崇拜着,她那一拳掀翻一个人的女汉子技能就是师承舅舅。而她这种没由来的崇拜之情据说从我第一次被吓哭时就有了。
  只要舅舅一回来,熊孩子和女汉子的早饭问题就很好解决了。不管舅舅做的有多难吃,这俩都会面带微笑的吃下去。可能小舅舅因为年龄的问题,还会在做个乖弟弟和顺从自己心意之间纠结一下,十四子的演技则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那享受的表情,绝对没有一点不自然。唉~虚伪的大人世界。
  其实作为一个高中生,我本来是应该住校的。结果舅舅以培养亲情为由往我们班主任办公室溜了那么一圈,我果断的就被从宿舍楼里踢了出来。真是够了,他明明就是怕我走了没人给他带孩子,要不然他咋不让老祖宗整天往家赶给他培养亲情啊?!至于十四子,那妮子的宿舍查的那叫一个松,不开心了回来压榨压榨我,开心了还回来压榨压榨我。心情就那样了或者那天轮到她做饭,就窝到寝室不回来了。作为食物链最底层的我简直心塞。
  一大早就往要学校赶,掐着点奔到教学楼底下。只是无意间转了一下头,就看见隔着教学楼的寝室楼上,一头乱毛还穿着睡衣的桂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子冲我挥着手打招呼。说到我与桂的相识,也算是一段不忍回首的黑历史。说到这段黑历史就不得不提,我,土方十四郎,一个纯种得不能再纯的爷们儿,如今还留着长头发。这可不是我的什么怪癖,都怪十四子说什么“哎呀,我们既然是双胞胎,衣服不穿一样的就算了,发型怎么能不一样呢?!我可是个女孩儿唉,你忍心让我留短发吗?”鬼才信她这种理由,我看她完全就是为了让我顶黑锅,顺便还能在下水道被头发堵了的时候一脸无辜的指向我。最后?心疼妹妹的我当然不忍心拒绝答应了,绝对不是屈服于什么暴力之下。而因此,我从小没少被人嘲笑欺负,并与同样留了长头发的桂达成了深厚的革命友情。不过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桂只是被人揪头发和起外号,我反而会被人扒裤子。
  看着完全还一副状况外的桂,我使劲的给他打手势。马上就要上课了这二货竟然才刚睡醒。可惜我拼命挥舞着手臂,对方就是一点都看不懂。然后在我反应过来时上课铃就已经响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我明明可以在打铃前走进教室的!
  “呦,多串君,你竟然迟到了呢。”
  一个懒散的声音插了过来,我僵硬的转头。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万年迟到的班主任今天会这么准点的到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班主任——坂田银八,距今已经教了我第二个年头。没错,这个一脸懒散嘴里万年叼着棒棒糖的颓废大叔就是十四子喜欢的那个混蛋。真不明白这种连我的名字都没叫对过的家伙,凭什么会让十四子喜欢上。不过这货还是有一点让我佩服的,就是能让十四子死心。土方家的人,都是些倔脾气,一旦认定了些事绝不会那么轻易放弃。想当初我偷偷出去剪了一次头发,十四子就在我途径的每个地方都摆上了增发剂,一连坚持了半个月,就差往我的蛋黄酱里加增发剂了。然而这货就仅仅用了一个告白的时间,鬼知道他说了什么就让十四子心甘情愿的上学走了。
  我看了他一眼,正想着是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呢,还是留给他一个冷酷的背影,银八老师就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道:“这次就算了,赶快去上课。”
  还是留给他一个平常的背影好了。我一把拍开他的手,转身就往教室窜。其实这个人除了不正经点不知所云点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可是我总是要护自家人的不是。就把那点讨厌归结为双胞胎的心理感应算了。至于远处巡视的教导主任,自保都不容易了,我管迟到后的桂是煎是炸是死是活嘞。
  
  吃午饭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一脸残念的桂直直冲了过来,一拍桌子冲我大吼一声:“不公平!明明你也迟到了,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惊得我一个手抖蛋黄酱挤了他一脸,啊,好浪费的。
  “拜托,即使是迟到我们也有根本上的不同好吧?再说了你以为是谁害我迟到的啊?”
  桂愣了一下,一边擦着脸上的蛋黄酱一边道:“谁害你迟到的啊?”
  “你说呢?”面对这样的单蠢我有些想扶额。
  “不对啊,谁害你迟到和我有什么关系?”看着桂一脸别想耍我的表情我无力的扶上了额头。
  “说实话,你有没有觉得银八老师对你特别好?”桂一屁股坐了下来,顺手就抢了我碗里的排骨来吃。
  “如果每次叫错我名字还总是在提问时耍我叫对我好的话。”我飞快的把剩下的肉菜都挤上了蛋黄酱。
  “啧,不能这么说啊。全班就你叫家长的次数少了。”
  “那是因为你们都是一群没事找事的奇葩,就我一个比较乖。”
  “土方十四郎,你还要脸吗?”桂打了鸡血似的一把抓住我的肩:“上一次的家访他就没去你家!”
  他去了我家估计会心脏病爆发。我抬眼看了桂一眼,这一眼估计起到了我预计中的犀利效果,桂果然把手收了回去:“说吧,这次又和谁打了赌?”
  “啊,还是高杉和坂本。”
  “这次你们又赌了什么?”我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上次这货赌我妹的告白会遭拒绝赢了一大笔来着。
  “赌银八老师拒绝你妹是不是因为喜欢你。”
  我为什么会和这货成为朋友,我一头撞上桌面,那边厢桂还在吐沫横飞的说着:“我赌的是他喜欢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