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鷇梦]非典型性“重生” 作者:晦弦

字体:[ ]

 
无梦生和鷇音子是精神科医师 无梦生认为自己是医治鷇音子的 其实是鷇音子在医治无梦生 无梦生有分离性身份障碍(类似多重人格,但不是精神分裂,其实人们常说的精分其实是只另一种比较麻烦的状态,个人感觉比起分离性身份障碍要危险多了……) 分裂出了天踦爵和四智武童两个人格(表面上是这样) 在医治别人的过程中 鷇音子一直在想方设法治疗无梦生
扫扫炉子 炼炼丹药
 
内容标签:霹雳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鷇音子,无梦生 ┃ 配角:天踦爵,四智武童,素还真 ┃ 其它:鷇梦,素鷇,踦梦
 
 
 
☆、之一 早安,未婚妻
 
?  重,可以念作“崇”,也可以念作“众”。
  不过意思显然是不一样。
  前一种读音用作动词表示重复,比如重生;用作量词意为层,比如重叠。
  所以说,单就“重生”一词来讲,可以说是复活,也可以理解为某种“叠加”存在的形式咯?
  虽然有点故意曲解的嫌疑,但汉语言还真是博大精深啊。
  这么想着,人呆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这个庞然大物一般的立体“重”字正用最底下那一横作腿脚使,虽是显得僵硬笨拙,但随着咚咚的脚步声和越来越强烈的地震晃动感,这东西竟是就这么一歪一扭地挪到了面前。
  说起来,这后一种读音的字意通常来说就是指重量——
  比如此刻这个魁梧高大的“重”字正不偏不倚地砸到他身上,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狠狠地压迫着他的胸腔,严重阻碍膈肌收放自如才能产生的正常生理活动——呼吸。
  这压迫还没严重到会憋死人。那一丝一缕拼了命要挤进肺部的丁点空气经过鼻腔时,他竟能依稀分辨出一种属于蔷薇科植物特有的浓郁香气。
  若不是还有这一点意识在,鷇音子还以为自己正在经历传说中的“鬼压床”。
  眼睛睁开一条缝,视物不清的视野中有红艳的一团色块。耳边有熟悉的愉快声音道:
  “早安,亲爱的鷇音子先生,请问您已经准备要嫁给我了吗?”
  “一定、确定以及肯定——不准备。”带了点起床气的鷇音子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纹丝未动的人,心中暗自奇怪。
  这人格倒是一般不会在早上这个时候冒出来的。
  “耶?我记得上次有说过,当桌上的红玫瑰谢了,就表明你答应了我的求婚哦?”
  对了,大概半年前,这个自称齐烟九点天踦爵的人格突然跑出来向他求婚,声称要娶他,不过用天踦爵的话说——
  ——“我可是很民主的耶,看到桌上我买的那束玫瑰了吗,如果有一天它们谢了,就表示你答应我了,所以你要不想答应我,就自己想办法让它们一直保持盛开状态就好嘛。”
  民主个鬼。
  花落花开,自然常态,只有假花才能永远不凋谢的好嘛?
  哦,对了,还有假花——
  ——“哎呀,没香味的花太没情调了,如果用假花来欺骗我——”天踦爵说着从躺椅上爬起来,压着鷇音子双肩弯腰凑到他耳边吐着气,用危险的声音咬着他耳朵道,“后果自负。”
  那一瞬间,只觉浑身汗毛一颤,然后根根直立表示抗议。若不是这家伙长了一张跟无梦生一模一样的脸,鷇音子当时真的差点就要摸出白大褂衣兜里的镇定剂给他扎上一针以自保。
  所以这半年间,鷇音子虽然觉得那种红艳实在不符合他的审美,但也都有记得及时去更换客厅花瓶里的那束玫瑰。
  只是昨天实在太忙,就给忘记了。至于为什么忙……
  对了!今天有会诊!
  鷇音子猛然起身,直接导致还没醒过神来的天踦爵被掀翻在地,好在地上铺着的是房东上周才搬进来的一张白色羊羔绒毯,柔软得很。
  “呜——!”但见天踦爵揉着被摔疼的屁股,手里还不忘抓着表白用的玫瑰,而痛得龇牙咧嘴的夸张表情入了鷇音子的眼,却顶多只有一分的真实度可言,“喂?!就算内在不一样,但这好歹也是无梦生的身体,你能轻点么?”
  “大清早跑出来,就是为了提醒这种小事?”鷇音子瞥了那边神气活现的天踦爵,同时不忘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这哪里是小事?这可是大事耶?终生大事,不是大事么?”天踦爵一屁股坐在鷇音子床边,冲着鷇音子晃了晃手中玫瑰,调整了表情微笑着道,“顺便,以后就叫你未婚妻咯。”
  “你这么做,有考虑过他么?”在衬衫外套上一件藏蓝毛衣,鷇音子停下动作,仔细打量面前好整以暇的天踦爵。
  “无梦生?嗯,他还在睡,昨天大半夜都没休息,一直在翻案例。”天踦爵摆了摆手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确实是无梦生的身体没错,至于内在,也并非完全不一样,至少这跟无梦生性格迥然相异的人格,居然在某种程度上保有了无梦生的全部社会功能。
  比如,精神科医师这一方面。
  而且由于天踦爵性格较之无梦生更为胆大,反而不时会有出人意外的超长发挥。
  “所以,你有论断?”见这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鷇音子暂且放弃了追讨称呼错误这件事情,只是挑了挑眉等他答话。
  “兴许跟我的状况差不多呢。”天踦爵悠哉地放下手中的玫瑰,转而把穿戴整齐的鷇音子推进卧室内的浴间,递了挤好牙膏的牙刷塞到他手中,然后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地站在一边看他洗漱。
  吃完早饭出门,直接开车到了郊外一处山地。
  这里离市中心的距离绝对不算近,至少上午出门开车过来,到达目的地也已经是该吃午饭的时间了。
  “就是这里。”前面引路的轿车停下,一身宝蓝色西装的司机下了车,过来叩了叩鷇音子这边的车窗说道。
  鷇音子和天踦爵对看了一眼,便也都下了车来。
  这里位于一个悬崖岸边,而眼前是一整个欧风庄园一样的小建筑群。白墙红瓦,黑色铁艺的围栏,园内本应是种了不少的植物,只可惜正值初春,有颜色的不是常青植物就是才刚抽芽的嫩黄小苗。
  然后这震耳欲聋的一片汪星人叫声此起彼伏,让这本来还欠一点人烟之感的庭院瞬间生气爆表。那些大小不一、品种各异、颜色不同的狗见到有生人过来,不是扒在栅栏上狂吠摇尾以示友好,就是保持一段距离炸毛低吼表示威胁。
  “其实狗也是有各种性格的,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狗的心理学啊。”天踦爵摸了摸鼻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场景呐出了声。
  “当然有。”
  闻声,两人抬头,见洋房别墅中走出一个手甩毛绒白尾的人来,但那人还戴着毛绒狗头帽,看不清容颜。尽管如此,这些狗显然是认出了主人,刚还在门前形态各异的狗们此刻瞬间转了方向,纷纷撒欢了似的向那人飞奔而去。
  “这就是……”鷇音子压低了声音问旁边的人。
  “老板的儿子,最光阴,呃——”司机一顿,纠正了道,“也许该说,以前是。”
  ?
 
☆、之二
 
?  之二
  当鷇音子在床边椅子上落座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无梦生仅是瞄了他一眼,随即便把目光往别处一转,闷了声道,“开始吧。”
  一副大义凛然英勇就义的模样。
  看得出来无梦生很紧张,而头一次给人催眠的鷇音子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总之研究生宿舍两人一间,所以这万事都有头一槽的契机对象自然而然就落在了无梦生身上。
  于是鷇音子抿了一下唇,将搓热的手掌轻轻按抚在无梦生头顶,停了片刻问道,“现在有一股暖流,缓缓地向你颅内流动,感觉到了吗?”
  无梦生不得不承认鷇音子的声音的确很好听,低沉中有着流水般的质感,沉静而缓慢地流入脑海,让人顺从地跟着他的指示走。
  但依旧有些紧张的无梦生只是眨了下眼睛,表示确认,然后又听鷇音子不疾不徐地继续说道,“头顶部的暖流继续想颅内流入,你感觉到头部很温暖,面部也感到发热了,感受一下。”
  仿佛是应着这句话,无梦生只觉得面上确实有些热,而且还不是一点点。这感觉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只是这种全然让鷇音子操弄于鼓掌的滋味实在不爽,私心咬定这反应绝对不全是鷇音子暗示的功劳,但既然答应做鷇音子的实验对象,尽力而为还是要做到的。
  “嗯。”应了一声表示感受到了,无梦生摒除杂念,很自觉地等待继续接受鷇音子的暗示。
  “很好,”鷇音子看着那双略显迷茫的眸子,温和地道,“现在你感觉你的眼皮很沉很沉,沉得不想睁开,也不能睁不开了……”
  话音未落,就见无梦生已然听话地乖乖闭了双眸,呼吸似乎也慢了下去。
  “现在这股暖流向颈部流去,颈部也感觉到开始发热了……暖流继续流向肩部、胸部和上肢,手心也已经开始发热了……”
  等接下来一连串的暗示做完,确定无梦生已经进入了深度催眠状态。觉得有些精疲力竭的鷇音子喘了口气,正准备做一些简单的、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心理暗示就叫人起来的时候,却见那原本应是闭着的一双暗红眸子霍然睁开,并且带着一抹他从未见过的神色。
  准确来说,是从未在无梦生脸上见过的神色。
  阳光、活泼,外显的机灵,这是鷇音子对这个“无梦生”的第一印象。
  压下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你是谁?”这种很蠢的问题,鷇音子兀自镇定了一下心绪,貌似沉着地看着“无梦生”从床铺上坐起来,招呼也没跟鷇音子打一个就径直走向鷇音子书桌,拿了鷇音子书桌上晚餐时从留学生食堂买来当夜宵的巧克力蛋糕,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口。
  这种事情,换做是以前那个一向很懂礼貌的无梦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就算退一万步讲,无梦生要是想吃掉鷇音子的夜宵,也是一定会先征求鷇音子的同意的。
  所以眼前的这位“无梦生”,一定不是无梦生。
  这个结论让鷇音子脑中警铃大作,脑海中瞬间飘过几种可能造成人有不同人格的精神疾患,但不管哪一种,贸然对这类人做催眠显然都不是一种恰当的做法。
  更何况还是自己这种初出茅庐头一回给别人做催眠,新手到不能再新的新手。
  “你在想,你的催眠是不是会对无梦生造成不好的影响,”解决掉大半个巧克力蛋糕的“无梦生”只扫了他一眼,就看穿了他想法似的摇了摇头道,“答案是,不会。”
  “哦?”事到如今,除了坦然面对这个事实之外,鷇音子也别无他法,索性稳定了心神,背在身后的手摸到早先放在一旁的录音笔,悄无声息地摁下了录音开关。
  “你很有天分啊,第一次催眠就能把无梦生带到梦行状态,也不知是无梦生对你太没戒心,还是因为答应给你做实验对象所以尽心尽力,”把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天踦爵笑眯眯地望着面无表情的鷇音子道,“你猜是前者还是后者?”
  催眠有一种四阶段划分法,轻度催眠状态,做梦催眠状态,催眠梦行状态和催眠麻木状态。排除最后一个特例,前三个均有相继关系,而所谓的梦行状态,一般也只有那些熟练的催眠师才能诱发。
  看着那个堂而皇之把自己夜宵吃掉的家伙,鷇音子有些哭笑不得,如果可能,他倒是真不希望自己第一次就能达到如此水平,“你觉得呢?”
  尽量不表态,且提供开放性问题也是精神科谈晤技巧之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