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一日方至+番外 作者:清夜流影

字体:[ ]

 
文案:
当火影世界遭遇俩不知剧情的奇葩穿越者,事态发展竟向着诡异的道路撒腿狂奔了……
穿越者一号:三观微妙实际情商捉急(并不)无比的吃货金乌
穿越者二号: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古今哲学思想发扬光大的大忽悠蛇精病
……
火影众:还能不能愉快地BE了!!
综上所述,这就是一个穿越者各种意义上扭转原著剧情的喜大普奔的故事!
众人:……该撒花么?
注意:
本文的火影是同人世界,所以一切皆有可能
1.不是嫖文,主角无cp
2.主角 召唤兽属性、背景板属性、外挂属性get√
3.副cp鸣宁,副cp鸣宁,副cp鸣宁(重要的事说三遍),不接受掐cp
4.可能会有斑柱番外
 
内容标签:火影 洪荒 少年漫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玖 ┃ 配角:原未央,青木(宇智波)离火,绯村禁,朝仓尤美 ┃ 其它:火影,鸣宁,三足金乌
 
☆、楔子
 
?  ——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木叶48年。
  无月之夜,葱郁的密林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是这时这本该静谧的地方却忽然响起了沙沙踩在草地上的脚步声,而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不论是立在树上用翅膀遮住脑袋的、还是在温暖的巢里安眠的飞禽都探出了头,没有被惊飞,也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就好像整个密林依旧陷在沉眠之中一样。只是尚未入眠的走兽,与无思无觉的各种植物却同样轻轻的律动着。
  静静的看着一个方向微微伏下,似臣服也似朝拜。
  随着脚步声渐近,密林中竟微微亮了起来,正缓步从容走来的却是一个身穿黑色金绣线浴衣的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五官精致却已显现了男子的俊朗,一头黑色的长及腰的发却柔顺的垂下。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肤色和纤细过头的身子看来似乎有些病态,然而少年沉静漠然的眉宇却不见丝毫久病缠身的情绪。
  浅金色的光辉不知从何而起,轻轻浅浅的环绕在少年的身边,温暖却不刺眼。
  “这种力量……”少年、也就是陆玖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向了从日落之时起就一直隐隐传来一阵阵与所谓“忍者”的力量似是相同,又有些不同的奇异力量的方向,“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陆玖的话音刚落原本安安静静的群鸟中就传来了“唧唧咕咕”的声音。
  ——很多年没出现,邪恶,可怕,狐狸?
  “九条尾巴的狐狸?!”陆玖听到这里终于起了几分兴趣,不自觉的露出一个笑容,二话不说的向着他感应到的力量爆发的地方赶去。就算在这极为茂密的深林中,他身上宽大的袖摆和衣袂也不没有成为阻碍,原本沙沙的脚步声亦随着他这乍然提升的速度而消失不见,细细看去,方能发现他竟脚不沾地,像是自由翱翔的飞鸟。
  来到这个世界十二年,三岁养父母死后离群独居,之后九年他也会外出接几个杀人赚钱的任务,却还是第一次听闻仿若与他同为“妖”的存在出现。
  就算和青丘的那群白毛狐狸没有关系,应该也算是妖族的一员?
  这么想着,陆玖不由得再次加快了速度,只是或许是情绪略激动起来了的原因,他衣摆前后竟隐隐浮现出了时隐时现的明亮的金色火光。
  陆玖远远的就看见一群穿着绿色马甲的人对着那头巨大的九尾狐狸宁死不退的战局,只是这狐狸虽然是赤色九尾,但却和陆玖印象中的那种完全不同……百年红、千年白、万年黑,区区百年九尾又怎可能达到“动其尾则山崩落海啸起”这一境界?最重要的是……为什么明明是狐狸形态,后足和前爪却那么像人类?!
  这么想着,陆玖只觉有些扫兴,刚想离开,却见一个单以体型而言并不比那九尾狐小多少的巨大□□忽然从天而降。吸引了陆玖注意的却不是那只大蛤/蟆,而是站在蛤/蟆头顶的那个人。
  强者。
  当之无愧的强者,比他九年来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强,只是……此时他的气息却显得有些虚弱。
  陆玖偏着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站在蛤/蟆头顶身着御神袍的金发男子,但在九尾妖狐又一次狰狞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后才缓缓垂下眼睑,不再看那边已知结局的争斗。
  陆玖忽然伸手向前空抓了一把,明明指缝间只有微风流过的触感,陆玖却变了脸色:“他居然在这里……木叶?”就算已经九年不见,但这种气息,力量的特质,他却仍旧记得清清楚楚。
  ……
  “哈哈……小玖看哥哥是不是很厉害?”
  原未央指使着风将小小的孩童漂浮在半空中,轻柔的摇晃着。
  “未央,不是说过不要用这种力量么!”
  养母总是被未央哥哥擅用那份力量而忧心。
  “未央一直以来就是太懂事了,难得他这么喜欢小玖,一起玩玩不会有什么事的,别太担心了。”
  养父一贯温和。
  “可是……”
  “不过小玖毕竟太小了,未央作为哥哥要照顾好他哦。”
  待他们这群被收养的孤儿和亲子未央一样好。
  “嗯!我最喜欢小玖啦!”
  “咦——怎么这样!千明很喜欢未央哥哥,未央哥哥不喜欢千明吗?”
  “还有千岛,千岛明明也很喜欢未央哥哥的呀!”
  “呃……怎么会呢,千明和千岛也很可爱。”
  ……
  “原未央……”陆玖缓缓的将自血脉觉醒后愈发清晰的记忆中那人的名字一字一顿的念了出来。下意识的向前迈了一步,但看到那边渐渐静下来的战局,最终还是退回了深林的阴影之中。
  算了,虽然知道了他在这里,但也不必急着动手。好歹……这些年来,他也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谋定而后动”。太过贸然的话应该算是……傻了点?
  陆玖有些不确定的想道。
  ?
 
☆、第1章
 
?  猿飞日斩看着跪坐在对面的十四岁少年,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角,第三次忍界大战尚没有落幕的趋势,战局僵持,偏又遇上九尾袭村一事,四代火影波风水门、九尾人柱力漩涡玖辛奈,还有不少忍者和村民因此而丧命,这让他不得不再次担起火影的责任,偏偏他的三个徒弟又在此时接连出走……
  好不容易暂且有了个喘息的机会,又想起九尾袭村后没多久眼前这名少年就递交的想要见他一面的申请。
  这少年猿飞日斩只是听说过而已,并不曾见过,也无所谓熟识。
  猿飞日斩记得这少年是九年前二次忍界大战之后,三次忍界大战尚未见端倪的那段安稳时期被被带回木叶的,个性沉默,但为人颇为和善,资质一般,六岁入学,十二岁毕业,才晋级中忍不久在忍术、体术和医疗忍术等方面均有涉猎……只是比起被战争催生出的天才们还是显得泯然众人了。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却在这样敏感的时候提出要见自己一面……这却让猿飞日斩不得不在意。
  “三代大人,我……”刚一开口,原未央就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心情,就算之前已经反反复复想的很清楚了,不论是什么后果也无非承担而已,可事到临头却还是忍不住有些退缩,但是……也只是有些而已,“关于九尾袭村那一夜……我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说出来比较好。”
  猿飞日斩一惊,探寻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原未央,不仅如此,就连周围隐藏的暗部们也提起了警惕与防范之心。原未央对此却恍若未觉,见三代火影没有阻止他的意思,便缓缓开口说出了那天晚上他“看”到的抽离九尾、与四代对峙的面具人。
  “……以上就是我所看到的全部。”原未央低下头,尽可能的让声音平缓的不带个人情绪,“当时对方的情绪似乎有些过于激动了,所以我才能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看到,然而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之后的交战我无法旁观。”
  “竟然是这样的原因……”听了原未央的话,猿飞日斩才算是明白了当时水门为何会来的那么晚,而又为什么没办法全力与九尾对战,而只能选择……
  不过……
  猿飞日斩忽的目光炯炯的盯向原未央,眼中精光让他显得并不像一个年近六十的老人:“若我没记错的话,九尾袭村一夜你负责守卫避难所,而在此之间并未擅离。”
  原未央对此并不惊讶,早在九年前开始,他就该清楚这世界不是仅仅是“他以为”就可以了的。就算是穿越者又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他对这个世界根本一无所知,很多事情都还是因为自出生就记事,一点一点从父母口中拼凑出来的,可笑他那时还看不清楚自己根本还不如一个原住民,如果是原住民的话,或许就不会……
  想到此处原未央不由的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好一会才稳住了纷乱心绪,说道:“三代大人应该听说过荻原一族吧。我的母亲……应该就是最后一位荻原了。”
  荻原一族?
  猿飞日斩自然听过,那是山之国阳炎忍村中早年作为支柱一般的一个家族,不过十八年前阳炎忍村被泷忍村所灭,那之后本就没落了的荻原一族便没了消息,原来还有族人幸存吗?
  原未央显然看出了三代的意思,不由得苦笑道:“家母并没有觉醒血继,因此当年阴差阳错之下逃过了一劫。不曾想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却将这份力量暴露在了泷忍村的忍者眼下。”
  撑在地上的手紧握成拳,原未央却只自虐一般的强迫自己尽可能平静的说下去:“三代大人既然知道荻原一族,那么应该也对这种血继力量有所了解……对于情报方面,哪怕身上只有一半的荻原血脉,我相信也没有多少人能比得过。”
  猿飞日斩神色复杂的看着原未央:“对于你带来的情报我会派人核实。不过……你既然隐瞒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又要忽然说出来?”
  “三代大人不必太过担心。阳炎忍村被灭一事已经过去十八年了,而我毕竟不姓荻原,并不会给木叶带来什么麻烦的。”说到这里,原未央直起身子对着猿飞日斩恭敬的行了一礼,“我心中有过的犹豫或许直到现在也并没有消失,对此我并不否认,但是木叶是个很温暖的地方,我……希望它能一直好好的。”
  “木叶是也是你的家。”猿飞日斩看着原未央情绪缓缓的柔和了下来。
  原未央直起了身子,却并没有抬头,可听到猿飞日斩的话之后却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我的家已经被我自己毁掉了,我的罪无法被原谅。”
  可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失去的经历,才希望这个能让他感到温暖的地方的人能好好的吧。
  纵然在木叶的九年让他发现木叶并不像其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光明,难免也有阴影的存在,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力啊。
  猿飞日斩这才发现,一直以来对队友而言沉稳可靠的原未央竟然也有着这么大的问题!
  这让原本就因疲惫而有些糟心的猿飞日斩更是头疼了起来,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抓着之前的话题去试图劝服对方,只是忽然道:“……如今的局面比之前更糟糕了,你既然有这样的能力,那就先加入暗部吧。”
  就像当初四代对旗木卡卡西的安排一样,加入暗部反而是种保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