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凉念同人)继承者之争+番外 作者:腐界喵王

字体:[ ]

 
 
 
☆、美好的少年
 
?  山田凉介讨厌知念侑李,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开始讨厌。知念侑李什么都比他好,学习、礼仪、性格……还有脸蛋,不管是长辈还是同龄孩子,都很喜欢他。与他在一起时,成绩差、脾气坏的凉介常常被训斥。如果只是被训也就罢了,反正在知念出现前,他也是常被训的;但是知念来到这后,父母日渐冷落凉介,孩子也是有嫉妒心的,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山田才开始讨厌知念的吧,又或许是更早前就开始讨厌了……
  山田集团是全国著名的大企业,他们经营多种事业,小到食品,大到房地产,山田家的每一代传人都是卓越超群、年轻有为,山田集团才能日渐强大,经久不衰。然而,山田集团的神话似乎就要终结在山田凉介这一代了。因为相比前代,山田凉介真的太差了。山田凉介都一年级了还背不出九九乘法表,要知道,山田家历代都是在幼儿园就背出来了;山田凉介都二年级了还不能用英语说出完整的句子,要知道,山田家历代都是在一年级就能流利的用英语对话了;山田凉介都三年级了钢琴还是只会弹《小星星》,要知道,山田家历代都是在二年级就会弹奏五首以上的简单曲目了……
  大概是对凉介过于失望,山田爸爸在凉介六年级的时候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被称为天才儿童的少年——知念侑李。知念侑李与山田凉介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在孤儿院这个条件缺乏的地方,他完全靠着借图书馆里的书自学,竟在三年级的时候就学完了初中的数学,在四年级的时候就能够制作最简单的机器人,在五年级的时候掌握了俄语、法语、德语的日常用语。听说了知念的事情后,山田爸爸立刻派人调查了知念,了解他的性格后,毫不犹豫的领养了他。
  那天,凉介放学回到家,就被爸爸叫去了书房,在那里,他第一次见到了知念侑李。
  凉介推开书房的门,爸爸背对着凉介坐在那张松软的皮沙发上,一个可爱的孩子站在沙发旁。那孩子看见凉介进来,立刻露出两颗松鼠牙,笑着发出黏糊糊的甜音:“哥哥好~”凉介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会有外人在——爸爸从来不让外人进书房。
  “凉介,过来。”爸爸背对着凉介说,声音低沉毫无感情,让凉介担心起来,他一边战战兢兢地走过去,一边努力的回想自己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凉介在爸爸面前站定,低着头不敢与爸爸直视。“抬起头来!”命令的口吻。凉介忐忑不安的抬头,不可避免的对上了爸爸的眼睛。爸爸的眼里没有怒火,表情却无比严肃。
  沉默了一会儿,爸爸才开口说:“你自己也应该知道吧?你的能力实在让我失望!”凉介感到又羞又愧,脸上红了一片,旁边还有外人在呢!无视凉介的反应,爸爸继续说:“我真为你的未来担心!所以我帮你选好了未来的秘书,以后你有什么不会的就让他帮你做吧。”爸爸边说边指向站在一旁的那个陌生孩子,继续说:“这孩子叫知念侑李,他可聪明了,你学习生活上有什么不会的,都可以请教他。”
  这个消息对凉介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什么叫秘书?明明就是实权掌握者!表面上自己是老板,实际上在操作的却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那么自己和傀儡有什么区别?!
  “你好,我是知念侑李!”那孩子笑着朝凉介伸出手。凉介只感到愤怒,他后退一步,双手抱在胸前,昂起脸,鼻子里轻哼一声:“哼,男女授受不亲!”“哎?”知念月牙般的笑眼一下睁得圆溜溜的,惊讶的回答,“可是……我是男生啊!”
  什么?眼前的可人儿居然是个男孩子,他明明有着白如玉脂的皮肤,有着粉润小巧的樱唇,有着澄澈似水的眼眸,有着长而上翘的睫毛,虽然留着一头清爽的短发,但怎么看都是偏像女生些啊!果然……知念侑李就是一个讨厌的家伙!比起女生的知念侑李,男生的他更加令人讨厌!
  美好的少年,一旦被安排进入成人的世界,再美好也是枉然。?
 
☆、被抢走的好友
 
?  “凉介~”不用回头就知道是那个跟屁虫知念侑李。真是越来越让人讨厌了,明明不是很熟,叫“哥哥”就够让凉介反感的了,居然还敢直呼本大爷的名字!
  这么想着就赶紧加快了脚步。但这也徒劳,之前就说过了——知念什么都比凉介强,体育也是。凉介没走出几步,就被知念一个猛扑,差点被推倒在地,好在知念在触到他的同时,收紧了双臂,狠狠的勒住了摇晃的山田。“啧,这个怪力正太!”凉介心里暗骂。
  “凉介~你要去哪里?”一面嗲嗲的发问,一面用他的小脑袋在凉介的背上一阵乱蹭。惹得凉介起了一身鸡皮。
  凉介用力掰开知念的手,转身瞪了他一眼,用警告的口吻说:“知念侑李,你别老跟着我,我去哪里关你屁事!”知念脸上仍挂着暖暖的微笑,不愠不恼。这也是凉介讨厌他的地方之一,他脸上为什么老是挂着好看的笑容,而且从来不生气?其实心里是愤怒的,却故意隐藏起来吧?最讨厌这种虚伪的人了!
  “山酱~”远处,一个高个子正跑过来。
  凉介不禁皱眉:裕翔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啊?真不想让他看见这个讨厌的家伙!
  中岛裕翔老远就看到了凉介身边的小个子,好奇的中岛是一路盯着知念跑过来的。还没站定,他就开口问:“这孩子是谁?”
  山田瞥一眼知念,不屑地回答:“不重要,暂时住在我们家而已,不用在意他。我们还要去骑马,快走吧!”
  “才不是呢!”没想到知念居然会反驳,凉介大脑瞬间短路。知念摆出一副快哭的表情,嗫嚅着说:“我是凉介的弟弟,虽然……虽然是领养的……但是,我一直一直在努力,为了让凉介接受我……”
  这小子居然会露出这种表情?!这让凉介震惊得呆在原地。中岛连忙慌张的走过去哄知念:“不是的,不是的!山酱只是嘴巴说话难听而已,他心里一定是接受你的!”
  什么?!中岛在做什么啊!山田凉介快被气得炸毛了!他才不会接受知念侑李呢,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永远都不会接受!
  听中岛那么一说,知念又扬起了笑容。看到知念天使般的笑容,中岛忽然有种想把他拥入怀中的冲动,抑制住自己躁动的心情,接着追问:“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知念侑李!啊,对了……”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是个男孩子哟~!”
  “哎~!”中岛夸张的张大嘴巴,让他本来就很长的马脸变得更加长了。“知念是男孩子吗?但是知念长得真可爱呢……对了,知念要和我们一起去骑马吗?”“我可以去吗?好啊,好开心!”
  “不行!”凉介怒瞪中岛一眼,然后面向知念,一脸轻蔑的说:“你从来没骑过马,会受伤的,到时候我们可不会管你……”话还没说完,中岛就抢过话茬:“没关系,我教你!”
  中岛完全无视凉介冒火的眼神,牵起知念的手就走了,凉介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跟在他们身后。
  一下午过去了,凉介才意识到,从中岛牵起知念的手开始,他们就没再与凉介交流过,这意味着中岛的心已经被知念俘获了。“呵……”凉介心里冷笑,“好友……被抢走了呢……”
  被抢走的好友,再也不可能夺回来了,如果真的是至交,又怎么可能会被抢走??
 
☆、笑脸中的寒意
 
?  “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让他代替我去参加?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啊,他只是个外人!”山田凉介怒气冲冲的撞开了书房的门,朝坐在软皮沙发上看报纸的爸爸吼到。
  一个一直居住在英国的社会名流家族归日,正确的说是一个热爱着祖国的新家主,不顾家人的劝说毅然归日。他回国后邀请了日本内各大企业开宴会,目的是寻找长期合作对象,并对其投资。
  这么好的机会,各个企业自然不会错过。那些董事长们不但自己本人到场了,他们还耍起了些小心思,带上了得力助手或是妖艳的女郎。
  而山田集团只有两人出席了这场盛宴,一个是山田集团的老总即山田凉介的爸爸,而另一个却是知念侑李。
  山田凉介是在宴会结束的第二天才从报纸上看到的,报纸上的标题“冈本先生选中的合作人——知念侑李”刺痛了凉介的眼。
  爸爸缓缓地放下手中的报纸,冷静的看着凉介发飙,面无表情,他的反应令凉介心寒。
  “为什么……”凉介咆哮累了,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哑着嗓子喃喃道,似在自语,又似在问话。
  爸爸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凉介。平淡的开口:“我本来打算让你和知念都去的,但你那天不是要去参加学校组织的足球赛吗?我知道你很喜欢足球,所以想让你玩一天。反正……只是个小小的宴会罢了!”冷漠,爸爸的话里透着冷漠。
  山田凉介抬起头来,眼眶发红,他恨恨地盯着爸爸看,嘴角扯起一个难看的笑容:“小小的宴会?爸爸是这么认为的吗?”他站起来,视线与爸爸的视线齐平。“那还是我的错了?好……好啊……好吧!”他抬起头看天花板,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竟然是爸爸选择的人,那么……”凉介低下头,一步一步往后退,伸手抓住门把手,然后抬起头来,苦笑:“我就拭目以待吧!”说完,重重的把门带上了。
  “咚咚咚!”刚洗完澡的侑李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他急忙披上浴衣跑去开门。
  门一打开,知念还没来得及看清来者何人,就被对方一把推倒了。好在知念的床正对着门,他踉跄着退了几步,倒在了床上,闯入者反手甩门,然后一步跨(总感觉这里有点工口呢)坐在知念身上。这时,知念才看清了来人——果然是山田凉介。
  山田指着知念的鼻子,恶狠狠的说:“贱人,你给我记住了,就算你再有本事,你名分上也只是个秘书!而我,才是山田集团真正的继承人!”
  然而知念没有像想象中那样露出害怕的表情,出人意料的是,他笑了,笑得很甜美。
  “凉介真可爱。”他说。“哈?”凉介有些摸不着头脑。“咯咯咯……”他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声音却很碜得慌,“凉介不知道吗?我是养子,不是义子,所以说,我也是继承人之一。连那么重要的宴会爸爸都没让凉介去,凉介你也应该明白些什么了吧?”
  山田觉得心口上有什么东西堵着一般,怪难受的,他慢慢从知念身上下来,表情呆滞的望着知念,知念坐起身,一面拉起滑落到手肘的浴衣,一面笑眯眯地对凉介说:“什么都不懂的凉介……还真是可爱呢!”
  看着知念的笑脸,让凉介感到一阵恶寒,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快速的跑出了知念的房间。满脑子都是知念鬼魅的笑脸以及他的那句“凉介真可爱”,心里不断呐喊着:“好可怕,好可怕……知念好可怕!”
  笑脸中的寒意,比面无表情时更寒冷彻骨,笑得越美越是冻人心。?
 
☆、挚友的拳脚
 
?  一推开房间门,便看到大亲友有冈大贵早早的就侯在里面了。
  每次,凉介遇到不开心的事,他就会去Tyrant——大贵的私人会所,和大贵一起喝酒、谈心。这地方不是谁都能进出的,只有收到邀请函的贵客才能来此,还有就是山田凉介——大贵唯一的挚友。
  大贵见凉介进了门,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到吧台前开始调酒。不一会儿,酒就调好了,大贵把调制好的鸡尾酒推过去。凉介也没有开口,接过酒杯,仰脸一饮而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