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犬】君恩薄 作者:夜归舟

字体:[ ]

 
 
 
☆、归来
 
?  西国边境叛乱,当朝君主杀生丸派镇守边疆同父异母的兄弟恪亲王犬夜叉平息叛乱,历经八月,闹得沸沸扬扬的边境叛乱就此告一段落,征战沙场、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犬夜叉也就此机会回皇城看望自己近有三年未见的皇兄。
  杀生丸登上高楼俯视帝都的一片繁华,终于,那个三年未见的人终于要回京了。三年前父王驾崩,犬夜叉因一时受不了这过于沉重的消息,新帝即位第二日便向自己提出了镇守边疆的请求,当时权当是自己年轻热血的弟弟一时任性提出的要求,却不料整整三年都再未见到他。这次回京,他再不会有如此任性的机会了。低下头来,便忍不住勾起唇角,这个从三年前便已经设下的计划,现在终于可以实施了。
  犬夜叉刚进城,便被扑面而来的喜悦气氛给感染了,不仅浅笑,原本打算过了庆功宴便回边疆的,现在看来京城变化许多,还得留些时日,多观察观察这个变化许多的京城了。
  犬夜叉向来体恤部下,进城见过皇上,便让他们回家去看望自己多年未见的亲人。自己便留下与多年未见的哥哥谈谈这几年的所见所闻。
  当杀生丸看到那人时,不禁有些惊讶,那些年在皇城中养得娇生惯养的弟弟,现早已换上军人的豪气,原本白白嫩嫩的皮肤被晒成了小麦色,人虽看起来瘦,但是十分有力量,那淡金色的眼眸充满了生气。原本自己还担心他在边疆会受苦,现在看来只是让这人变得更顽皮无礼了,却也是更加有种阳光的味道,这样很好,这让他……更加渴求了。
  原本杀生丸备的是酒壶,现在是大抵不用了,直接换上了一瓮一瓮的酒坛,自己是一旁一口一口泯着酒,这家伙倒好,直接往嘴里倒。
  “皇兄,看来你这三年没什么变化啊,除了就是给人感觉更冷漠更遥远了,我说你也不要总是不苟言笑,长着一张绝代风化的脸,笑起来不要太好看,多笑笑,也让后宫的娘娘多高兴高兴。”犬夜叉边喝着酒,边对着他的皇兄指指点点,全无一副臣子的样子,却还是如当年的兄弟间般亲密无间。“
  杀生丸听后,不禁抿起嘴来苦笑一下,便问道:“你这三年变化倒挺大的,看来在边疆过得很好。”
  听闻杀生丸的话,犬夜叉又仰起头喝了一大口酒,点头道:“那是,在边疆兄弟之间亲密无间,一起喝酒,一起洗澡,晚上一起裹了草席倒在一起睡,那叫一个快活。”
  听犬夜叉说到此处,杀生丸的脸色不禁暗了暗,袖子里的拳头也捏紧了,可脸上却还是全无神色,刚欲说话,便又听到犬夜叉说道:“听说皇兄你最近大兴土木,在皇宫的西角造了几座高楼,这万万不可啊,最近战争刚刚结束,军粮吃紧,百姓们也不好过,切不可如此兴师动众啊!”
  犬夜叉这么一讲,杀生丸脸上却是露出了几分笑容,心中暗暗想到:我的好弟弟啊,这楼便是为你修建的,你还有心思担心别人,担心自己都来不及了吧。
  “这已修建的我便不管了,可是这未来……”犬夜叉还欲说下去,可是脑子却有些混沌,手上也渐渐没了气力,手里的酒瓮也扔到一边,视线渐渐感到模糊,喃喃道:“皇兄,皇兄……”
  杀生丸赶紧去扶他,道:“这几日连夜赶回京城一定十分劳累吧,赶紧去歇歇吧。”
  犬夜叉听到此处,眼前便一片漆黑,直接倒下了。?
 
☆、真相
 
?  犬夜叉刚醒来,觉得脑子还稍有些模糊,感觉身下一片柔软,身上的铠甲早已去除,穿着一件薄薄的红色单衣。清醒之后,往四周望去,一片金碧辉煌,金灿灿的很是刺人眼,便发觉自己早已不在远处,可是这是哪里,他从来不记得皇宫之中有这样的布置,是自己三年未归变化太大了?
  提神想运气,却发现手上完全使不上劲,气运丹田,却发现自己只有几股游丝般的气在经脉之中运行,再使劲,却是连一丝气都没有了,怎么回事!?再使劲,却是满头大汗,却也感受不到任何,丹田空空。经脉运转不起来,身无起来,丹田空空,这些症状完全像是武功全废的情况啊!这怎么可能?他记得是与杀生丸在喝酒,接下来就,接下来!
  犬夜叉瞬间觉得自己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杀生丸,这一切一定与杀生丸有关!
  便立即下了床,却是直接跌了下来,却也顾不上这些,大声朝着门口喊道:“杀生丸!杀生丸!!”全然不管自己的哥哥早已是一国之君,气得满脸通红。
  说曹操,曹操便到。这时,便见大门推开,一长身而立的人,却是比女人还要漂亮,全身一股冷锐强霸之气,除了杀生丸,还能是谁?
  进门便见犬夜叉跌坐在地上,全然不顾他的反抗,将他扶起抱到床上。刚坐到床上,犬夜叉便直接毫不留情地拍开杀生丸的手,道:“这是怎么回事?”
  “朕废了你的武功。”他一脸神情淡然,语气与平时一样冷漠,就像在说什么平常不过的事。犬夜叉猛地瞪大双眼,质问道:“为什么?!”“我喜欢你。”他用的是“我”,不是“朕”。
  “不要再开玩笑了,你要是要兵权,你可以直接跟我说,我随时可以奉还,你何必如此狠辣地废了我的武功!”“我不要兵权,我要的是你。”犬夜叉盯着杀生丸的脸看,希望从上面看到任何神情,可是这张英俊冷淡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神情,与他任何时候的神情都没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这次杀生丸的语气平静了些。“朕说了:‘朕喜欢你。’”
  “什么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犬夜叉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很愤怒,他快气炸了!自己一直敬畏、仰慕的哥哥居然对自己抱有那种情感,那种让自己难以启齿的情感!
  “你六岁那年,在錦阑园玩雪时,朕记得那时候一片红梅之中,你戴着猩红的斗篷……”“不要再说了!杀生丸低头看下去,可以看到犬夜叉眼中的熊熊怒火,是恨、无奈、害怕,有太多的情绪在里面,他想去抚抚他的背,手刚伸出来,便直接被犬夜叉拍掉:“到时候我回边疆,你要怎么办?”“朕早已安排好人伪装你,那日出城……”,“没用的,我的士兵会认出来的,。”“呵!”他听到杀生丸轻笑一声,抬头看去,那人笑起来果然好看,美得惊心动魄,无法用言语形容。“自然不会用你的兵出城了。”顿时,犬夜叉便明白了,他那随他回京的几千士兵,估计是见了自己亲人的最后一面吧。
  眼泪瞬间浸满整个眼眶,那些士兵可都是为了自己出生入死的啊,他们可是为了国家平息叛乱的啊,他怎么以!犬夜叉直接起身,准备往杀生丸那张俊脸上来个一拳:“你这个疯子!魔鬼!”杀生丸毫不费力力气地接下了犬夜叉这一拳,之间把他揽进怀里,在他耳边轻轻道:“朕为了你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不过是区区几千人的性命罢了。”区区几千人?犬夜叉顿时觉得脑子“嗡”地一片空白。“朕可是整整等了你三年啊!你真的不感到感动吗?”他紧紧拥着犬夜叉,用力吸取他身上的味道,这种鲜活的生命力,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我是你的弟弟!你的亲弟弟!你怎么可以?!”犬夜叉猛地挣开杀生丸的怀抱,血管突突地跳着,脸色通红,眼眶里的泪,已经有些泛出来。杀生丸撩起犬夜叉的银发,轻轻在脸上蹭蹭,道:“有什么不可以?就是因为是亲兄弟,所以更加密切,所以应该比所有人关系更加深刻。”不要再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他一把推开杀生丸,猛朝外面跑,台阶很高,过了一座阁,还有一座厅,永远没有尽头,被费了武功的他,很快被杀生丸追上,直接被抱在怀里,他在他地耳边温柔道:“不要再逃了,没用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能逃到哪里去呢?”如此温柔的声音,在犬夜叉听来,确如地狱的魔鬼,他看着那门缝外面的世界,再也回不去了,自己的自由,那种东西,没想到有一日竟会变成自己最奢望的东西。
  三日之后,恪亲王犬夜叉因平息叛乱有功,封为镇南大将军,带着浩浩荡荡的兵马,出城而去,扬鞭千里,再未有归途路。
  而当今皇帝在皇宫西角修的那群美丽的楼阁,听说住了一位美人,却有人说是犯人,从未有人见过罢,究竟怎么样,沸沸扬扬传的,听说是美若天仙,却究竟是怎么样,从未有人知道。
  ?
 
☆、计划、
 
?  第二日,犬夜叉起来时,依旧是前日的装束,穿着红色的单衣。昨日的吵闹仍让他头疼,在醒来之前他还希望这是一个梦,现在看看周围的富丽堂皇,大概是不可能了。他仍然不觉得不真实,毕竟自己哥哥不苟言笑,冷起来十里冰封,怒起来杀气腾腾的哥哥居然喜欢自己,还是觉得很不真实。
  他昨日闹腾了一番后,今日且算安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留着现在一条命在,终有一日能逃离他哥的魔抓,就看他怎么计划了。当他还在思考自己的逃离大业时,却听到窗帘外柔柔地一声:“奴婢珊瑚服侍殿下早起了。”他拉开床帘看到床边站着一个曼妙的女子,穿着江南的轻纱,好不绮丽。她手里捧着一件大红的衣裳,阳光照射下,反射着淡淡的光辉。“这是我的?”犬夜叉扯起衣服一角,闻道。女子轻轻点头。犬夜叉直接将衣服一甩道:“不穿了,这里又是地龙又是暖炉烘的,我都快热死了,谁还穿这么热的衣服?”说完便径直往门外去:“拿走!拿走!”珊瑚急忙追上去:“可是出了屋子会冷的!”“我倒是想出这屋子,可是杀生丸他让吗?”珊瑚一听犬夜叉直呼皇帝的名讳,吓得直跌地上:“殿下你怎可直呼皇上的名讳?”“我不仅要直叫他的大名,我还要骂他呢!”
  犬夜叉直接“哐”地一下打开面前的大门,站在高楼上大吼道:“杀生丸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兄弟□□的变态,你乱了纲常,伦理不容!”整座皇宫里,就犬夜叉所居这座楼最高,所以声音传的响彻透远,整个皇城外都可以听到!犬夜叉直骂得气喘吁吁才肯罢休,瞬间觉得神清气爽,转身道:“你服侍我洗漱吧!”却发现珊瑚早已吓得脸色发白,嘴唇都咬得青紫色了。犬夜叉反倒觉得好笑,道:“你怕什么?就算我现在拉出去斩了头,也不会要你殉葬,真是的。”说着便要扶珊瑚起来,却见珊瑚缩了缩身子,颤颤巍巍道:“殿下还是不要了,奴婢自己起来就行了。”
  待到洗漱完毕,上了早饭,却发现除了一碗白粥外,还有许多其他全国各地早上食用的风味小吃,汉中的热面皮,沪地的糯米团,杭州小笼蒸包……看了不禁觉得厌腻,道:“这些以后都不用上了,只上一份白粥,加上酱香黄瓜就可以了。”“可是皇上吩咐……”“整天皇上皇上的,是他吃还是我吃?听我的,全撤了!”待到酒足饭饱时,犬夜叉仍忍不住嘟囔道:“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宫廷任务整天吃得大鱼大肉的,想想边境的百姓,温饱都是问题呢!”
  刚吃完早餐,犬夜叉便问到:“你们总共有几个人?”珊瑚还在那里收拾碗筷,却听到犬夜叉问她,立即抬头道:“是指服侍殿下的侍女吗?”犬夜叉微微点头,等着下文。“就在这屋里近身服侍的是四个人,除了我,还有菖蒲,翠子,玲珑。他们现在都在偏殿,各有自己的职务,除此之外,便是在殿外服务的,他们都是通报搞搞杂物的,更多便没有了。”“你们一个月例银是多少,我是五两,菖蒲他们是四两半,外面的那几个都是二两半。”“哦!”说罢便直接一翘脚,直接倒在床上,继续问道:“那其他宫的呢?”“我知道岚贵妃哪里跟我同一职务的是三两银,和菖蒲一样的,是二两银!”什么?犬夜叉听了直接跳起来,至少多了二两银,杀生丸这个混蛋还真是费劲心机,他原本还想贿赂呢,现在屈居他人屋檐下,哪来这么多钱?这屋子里的,没一样是他的,也送不出去啊,看来贿赂这个计划算是泡汤了。犬夜叉还欲想下去,却听到珊瑚轻轻的笑声:“皇上现在还没用皇后,说不定是想……”说着便看了犬夜叉一眼,羞得两颊红云翻飞。“你……你别多想啊,我和杀生丸是亲兄弟,何况我还是男的,别多想啊,别多想!”说着说着,便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杀生丸还没有皇后,这很危险,相当危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