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倒带(双重生,接沙海,微黑花) 作者:洛洛Netty

字体:[ ]

 
 
文案 
十年一瞬如沧海,吴邪仍在,不见天真。十年等待换来一副枯骨,重来一次,他会如何抉择。
小虐怡情主甜发糖~接沙海小三爷不傻不天真,小哥吴邪双重生!齐羽出没雷者慎,此文没有绝对的反派,没有绝对的反派。
内容标签:盗墓 重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解雨臣,黑瞎子,齐羽,陈辉 ┃ 其它:盗墓笔记,瓶邪,黑花,沙海
 
 
【壹】青铜门后 
 
 
  我也有过青葱的年代,晨曦中朗朗书声伴随着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在书卷气中昏昏欲睡迎接老班的粉笔头,有时看着窗外发呆,放空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想,或是神游天外想一些有的没得,想着下一秒自己多了什么超能力有人来请求自己拯救世界。
  
  后来,我备战高考,大学也多少懂了点事儿不再游手好闲,毕业接受了杭州的古董店,虽说没什么生意,我也是当了老板的人,自然不像王盟那样不靠谱,装着老成也不想这些有的没的。
  
  再往后事情就开始了,我跟着三叔去“旅游”, 被卷入这场阴谋,或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身处阴谋,没有人能懂,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发现自己从出生就是被人设计好的局,这种无法掌控自己像是蜘蛛网上已被捕的猎物那种恐惧,我再没有机会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我做的每一件无意义的事都单纯为了混淆他人的视线,我有我的目的,我没有时间,没有时间了。
  
  十年之约到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张起灵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躺在门后,皮包骨已经撑不起他常穿的那件藏蓝色连帽衫,他的眼睛凹陷下去浑浊的眼球已经看不到眼白,他是否还能称之为人,这已经毋庸置疑,因为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禁婆香。
  
  我几乎颤抖着双手脱下自己的冲锋衣披到他身上,这时候我反而哭不出来了,我也不怕他蹦起来突然咬我一口,我坐在他旁边艰难的从口袋中摸出盒中华,活动活动僵硬的手指抻出根点上,门后不似门外的风雪肆虐,点燃香烟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尼古丁的味道使自己清醒了一点,我开始打量四周,总有一种说不出违和感,引以为傲缜密的思维在这里派不上任何用处,我觉得我的脑子也被长白的寒冷给冻住了,无法思考无法判断。
  
  如果每个进来守门的人结局都只能是死,强大如张家的人也不能例外,那九门后人没有遵从约定也能够被理解了,虽说干这行的都是脑袋别裤腰带上不是贪生怕死的,但做这种损阴德的活儿谁不想拼了命赚的票子多享受几天,更何况九门这种有地位有名声的大家族子女可不急着去阎王老那报道。
  
  终极是什么,我也大概有了方向,只不过还不能确定,我尽力使冻住的脑子重新运转起来,分析分析从开始到现在究竟是哪一环出了错误,张起灵大概是知道进门后的结局的,他毫不犹豫替自己赴死却又叫自己十年后来接替他。
  
  接替他什么?为他收尸?
  
  我按灭烟屁股,决定照着小哥的意愿(我以为的)带着他的尸体出去,虽然不确定自己带着一具成年人的尸体还能不能在暴风雪中回到人类文明世界,带不回去他,我也不用回去了,要是能走出去,就把小哥葬在杭州,自己是说什么也不能让小哥被带到张家古楼剁手。
  
  拍拍屁股起身试图抱起地下的干尸版张小哥,刚弯下腰,我看到一滴血滴落在小哥的胳膊上,我顿时警惕起来屈臂左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弯刀上准备随时□□,并且聚起精神感受四周,自己的后面并没有人,这滴血只能来自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摸向脸,我的眼眶和鼻子都在流血,喉咙里也渐渐开始有血腥味,这一刻我担心的竟然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小哥被自己的血刺激到会不会起尸,粽子小哥还能不能认出自己,要是小哥起尸攻击自己,实力差距也没什么可挣扎的了,躺平任操吧。
  
  乱想的同时我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我准备先起身擦擦自己这一脸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一直擦一直擦,血一直流一直流,我开始怀疑是不是在做不切实际的噩梦,我立刻就暴躁起来,这他妈都什么玩意儿,耍老子玩呢?
  
  我一拳砸向旁边的石壁,手上都是血,不知道是从脸上抹下来的还是把手砸破了流出来的,手上传来的痛感告诉自己这一切不是做梦,冷气冻得我一哆嗦,我看看躺在小哥尸体上的冲锋衣,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傻逼的样子,果然,一见到张起灵自己就总是在丢人,不管活的还
  是死的。
                            
                            
 
【贰】再见老狐狸 
 
 
  “大侄子!大侄子——”
  
  喊喊喊喊你麻痹,知不知道医院不能大声喧哗,知道是你大侄子住院了,不知道还以为死爹死妈了。
  
  我烦躁皱起眉头闭上眼睛打算不理会这人,但我闭上眼睛又觉得不对劲儿。
  
  我好像住的单人病房。
  
  这人声音有点耳熟。
  
  他喊大侄子。
  
  ……
  
  三叔?还是解连环?
  
  他也诈尸了?看不出来最近流行这个,我倒是挺想见见潘子的——
  
  “小三爷!”
  
  我滴妈这也太准了,是不是一会阿宁就该蹦出来喊我super吴了?!!
  
  我没有急着睁眼,刚刚喊我大侄子的人几步跨到病床边声音里含着几分怒气。
  
  “混小子别装睡了,我刚刚看见你睁眼了。”
  
  还是骗不过这个老狐狸。
  
  我懒洋洋的睁开眼,冷着目光看着眼前的人,打算听听他的解释,自己可不是十年前的自己了,不是他几句话能蒙过去的。
  
  “瞪什么瞪,自己作死还不服?”谁知道这老狐狸也不顾我是伤员一巴掌打过来,我慌忙躲开,看来他一开始也没真打算打到我身上,只是吓唬吓唬我,不过这反应,不太对。
  
  这么一躲,我又感觉不太对,哪里不对呢——
  
  触感,我的头皮并没有与枕套接触,抬手摸了摸脑壳,我的天,我长出头发了!!
  
  再看看周围,我心下一凉,偏头看看刚刚自己拿起来看点的手机,这分明是我2003年用的那部诺基亚。
  
  “哎哟三叔我错了!三叔……!别打别打!”
  
  我赶快收起刚刚的眼神秒秒钟入戏,虽然到不了影帝张的水准随便拿个奥斯卡还是没压力的。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什么去了!”面前这个三叔一瞪眼,看着还是一副生气的样子,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一般他这么说了,也就是消气了。
  
  “在杭州待多少年了没事儿看什么雷峰塔,你还能从雷峰塔上掉下来?!!”
  
  哦,原来我躺医院是因为从雷峰塔上掉下来了。
  
  真他妈蠢!爆!了!
  
  “三叔——你也知道,就我那铺子,一百年不见个陌生人影,要不就是不懂行的游客来看个热闹,王盟脑袋摘摘都能煲蘑菇汤了,我这不也闲的,您舍得您英俊潇洒的大侄子堕落成王盟那宅男样儿吗。”
  
  “你这口京油子调儿跟谁学的?少给我油嘴滑舌,再来这么一次你骨头硬没事儿大哥大嫂的心脏可受不了。”
  
  “知道,我知道。”
  
  我一边打哈哈妄图蒙混过关一边心下骂胖子,看看小爷我没认识你之前是多么良好的形象。
  
  吴三省和潘子走了,病房里只剩我一个,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我还没来及反应各种事情接踵而至,不受自己掌控计划之外的情况在我从墨脱回来后已经很少见了,思考时没有香烟的陪伴,这让我很不习惯。
  
  说到底是我自己乱了阵脚,以至于那么大的bug我都没看见。
  
  当初小哥去长白山并没有带上那件蓝色帽衫,他是穿着黑色冲锋衣进去的,包裹里的御寒衣物给了当时傻逼的自己,那件帽衫一直躺在杭州和黑瞎子给我找回来的黑金古刀一起。
  
  那具尸体不是小哥。
  
  终极也许就是每个人心里最不愿意面对的,或是梦想,亦或是——
  
  重生。
  
  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让吴邪很快冷静下来,照现在的形势看,无非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自己的行程还是被泄露了,有人暗算自己,真实到这个地步的也只有六角青铜铃的幻境效果,自己对这玩意儿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不是有点段位的原装正版张家人绝对控制不了自己,这个可能性显然是要被pass的,如果真的有这能耐的张家人在不会允许自己控制局到那个地步,张海客没理由算计自己。
  
  另一种情况,就是一切真的倒带重来,自己回到了一切开始之前。
  
  意外的我没有很高兴,如果真的是第二种情况,最多说有利有弊,利在自己有了通关秘籍和曾经的记忆不像当初被蒙在鼓里,弊在自己一旦利用预知的未来去篡改事情发展的轨迹,就会失去这唯一的优势,因为自己不能确定被篡改轨迹后事情的发展会变成什么样,自己的过分精
  明会不会引起“它”的注意。
  
  况且,自己早不像当初那么天真,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那么好的事儿。
  
  没有。
  
  不管怎么说,走一步算一步,我一向擅长把事情往好处想,对恐惧的事情轻描淡写,好像就能不害怕面对。
  
  想到这里,吴邪长呼出一口气重新闭上眼睛准备先去会会周公养精蓄锐,腿上打着石膏手上缠着绷带浑身跟散架似的难受,还有自己这典型大学生缺乏锻炼无力的肌肉令人槽心的体能,别说和两家子变态斗智斗勇,怕是连小满哥都打不过,不——是连驴蛋蛋都打不过。
  
  闭上眼睛,我又想起了一个人。
  
  我又想起那个人出尘的背影,我一直追逐的背影,好像淡漠出尘又身在尘世,追不上,抓不住,又可以感受到他的体温,真实又飘渺。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那不是出尘,而是孤独,一个人的背影,孤独又寥落。
  
  不知道小哥怎么样了,当初自己和胖子用那么多生生死死才和小哥拉近关系,这次又要重来,想到闷油瓶那副你sei的表情冷漠的眼神就开始头疼,相比胖子虽然好交流,交心却比与小哥更难,他们这种京油子总是很难放下戒心,不知道不再天真的自己还能不能拥有他们,不管自已后悔过什么厌恶过什么,这两个生死相交的兄弟都是我最为重视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