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此生可待 作者:张小哥的猫

字体:[ ]

 
文案 
瓶子是无所不能的,他腹黑,无情,武力值极高,极其强势的一个人。
吴邪,天真无邪,所有复杂的阴谋在他面前都会简单化,他善良单纯,总喜欢将人往好的方面想。他就是如三叔所说,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但是他又极其不普通。我相信没有哪一个普通人会为了另一个人成天往惊险里跑,为了一个人把命都豁出去,死活追着上长白山,从山崖上摔下来也终不悔。
吴邪执着,执着而坚强。他看上去孱弱,也如普通人一样会害怕会犹豫,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是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其实非常勇敢,坚定。而他的执着是最刚硬的,连瓶子都无法逆他。却也正是他的执着他的坚持才最终影响了闷油瓶。
 
而我心目中的瓶邪,就是相濡以沫相伴江湖。瓶子武力值高,刚硬坚定,果决狠厉。吴邪善良体贴,执着坚强。最重要的是,他们相遇了,相知了,最终为了彼此而付出一生。
 
你说他们的感情是什么?我想那是亲情,也是友情,也是爱情,这三者其实并不分高下。
内容标签:原著向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闷油瓶,吴邪 ┃ 配角:黑眼镜,阿宁,小花 ┃ 其它:盗墓笔记,瓶邪,原著风
 
 
第一卷:古墓
 
一 故人来(一) 
 
 
  从长白山回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提不起精神。我没想到最后闷油瓶还是走了。不过也好,我总算不用再四处打听他的消息,毕竟他会一直在青铜门后。这一点让我稍稍有些许安慰。我不知道我安慰些什么,可能是不用再担心他是否遇到什么危险现在在哪里等等诸如此类乱七八糟的问题吧。
  我将三叔的生意接了过来,二叔原本不想让我参与,但是我想如果十年后我还需要去接闷油瓶,那我就需要更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仅仅靠我的那个小古董铺子显然是无法撑起来的。最开始很难,但是二叔终于还是松了口,也让人帮着我,我渐渐地上手。毕竟经过了那么多的生死,很多事情,就算我不想,还是必须改变。
  
  闷油瓶走了后,我就经常做梦,梦里总是见到他,对着我说,“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梦里他的声音轻而低,眼神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这样的表情和声音总让我梦醒后疑幻疑真,后来想那一定不是真的,闷油瓶怎会有这样人情味的表情?该不会我在梦中给他添油加醋,将他的面瘫描绘得生动多姿?
  
  又过了一年,我迈进了必剩客的大关。家里开始着急起来,连二叔看到我也难得地劝我几句。但是我不以为然,毕竟做我们这一行的,能不祸害别人就别祸害了,总不能让人家好好的姑娘跟着我担惊受怕。
  我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上胖子。自从他在巴乃住下之后,手机就停了机,我打阿贵家的电话,最开始还能和胖子通上几次电话,再过不久,胖子留下“胖爷要去浪迹天涯”的口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点让我很不爽,毕竟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他连个招呼也不打就浪迹天涯实在不够意思。后来等我再见到胖子时,他挨了我好一顿胖揍,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他的离开是迫不得已。但是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和陆晴晴碰面纯属意外,在我第N次拒绝了家里的相亲后,纯粹被骗了过去。当踏入楼外楼的雅间,偌大的包厢就只有一个女子时,我就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总不能转身就走。就算我再不情愿,也不能不给人女孩面子。
  陆晴晴实在是个漂亮的姑娘,眼睛很大,温柔大方。如果在三年前,我一定会喜欢她。不过现在我也只是和她吃了个饭就找了借口离去。陆晴晴很聪明,她笑着说,“听说你是有家古董铺子,能不能到你的铺子看看?”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我想孤男寡女在一个古董铺子里有什么好看的。万一一个不小心,人家还以为我要怎样,说出去可多难听。我正想拒绝,陆晴晴却笑着眼睛弯弯的,“小三爷,可是有人让我给你送信呢。”
  
  我吃了一惊,自从我接手了三叔的产业,几乎没有人再这么叫我小三爷,道上开始称呼我吴爷,这个称呼其实让我很不习惯,如果可以我宁可还是被人叫做小三爷,似乎这么叫着,身上的责任和重担也会轻不少。
  
  如果是以前的吴邪,可能会立时追问眼前的姑娘怎么回事,可是经了这几年的磨练,尤其是闷油瓶走了之后的这一年,我渐渐地变得沉稳,轻易不显露神色。只是我确实想不到陆晴晴会说这样的话,毕竟是家里给安排的相亲对象,我老爹二叔恨不得我能脱离这个圈子,给我找的相亲对象自然不可能是在圈内,可陆晴晴竟然知道我原先在道上的称呼,分明是知道些什么。
  我立时钳制住她,将她顶在包厢壁上,“你是谁?”这样的人肯定不是陆晴晴,恐怕真正的陆晴晴已经落在他们的手里。
  谁料她身手不凡,膝盖顶到我的要害,反手劈向我的颈项,迫使我不得不后退避开。这一年我确实学了不少,但是有些东西是需要天赋的,在武力这方面,我确实很难做到很好。我遗憾地想如果是闷油瓶的话,刚才就绝不会被这个陆晴晴给挣脱。
  
  陆晴晴趁势上前,一个扫腿就攻我的下盘,紧着矮身欺近,修长白皙的手上执着明晃晃的利刃,直接架在我的颈上。真是个难缠的,我的那两下花拳绣腿应付一下还可以,但是如果是真的会家子,那就完全不够人吃的。这一年长沙局面复杂,三叔突然失踪,各方势力都在明争暗斗,我也遇到不少的暗杀,幸好有二叔的人明里暗里给我挡着,要不恐怕我也不会这么轻易活下来。但是谁家庭聚会还会带着保镖?
  我虽然武力值不行,但是好在不再像三年前一样,被人拿匕首架着脖子腿就发软。我扫了眼陆晴晴,淡淡道,“要杀就杀,小爷要是皱一下眉头也算不得好汉。”我算准了陆晴晴必然不会对我下手。她若真的想杀我,早一百年前就有机会了。但是这种场面话自然是要说的。
  
  陆晴晴噗哧笑了出来,声音又娇又媚,和方才那个温柔大方的完全不是一个调调。我暗想,果然是假装的,亏小爷对她还有些好感。陆晴晴收回匕首,一双大眼钉在我脸上,仿佛要在我脸上钉出朵花来。虽然我生得还算是不错,但是被一个姑娘这样直愣愣地盯着,也有些不好意思。哪怕刚才她还差点取了我的性命。
  我呐呐地说,“你想和我说什么?”
  
  陆晴晴却是妩媚一笑,轻轻道,“吴邪,你真的忘了我了吗?”
                            
                            
 
二 故人来(二)
 
 
  这声音当真是风情万种,我这一年也见过不少世面,不过拥有这样风情声音的还真是很少碰到,我的脑里陡然闪过一个人,但是这绝不可能,当年我亲眼看着她死去,甚至还看到她的尸体,她怎么可能活生生地又在这里?我摇了摇头,陆晴晴却是又笑出来,似乎笑我的狼狈。我有些尴尬,咳了一声,道,“你究竟是谁?”
  
  陆晴晴笑了笑,正想说话,突然一阵劲风,一个黑影扑到陆晴晴的身上,就听哎哟一声,那黑影站在陆晴晴的一旁一脸坏笑,他手里还拿着一块皮,我认得那是□□,再仔细看,由不得叫了出来。
  灯光下,那个陆晴晴微侧着脸,但我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她竟然是阿宁!
  而那个拿着□□的黑衣男,戴着个墨色眼镜,他虽然面对着阿宁,却笑嘻嘻看着我。竟然是黑眼镜!
  
  自从蛇沼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黑眼镜。一下子出来了两个熟人,其中一个还曾在我面前死去!这简直颠覆我的三观。这个时候唯有大话西游吴孟达说,“娘子,快出来看上帝”能深刻表达我的心情。
  
  阿宁看到我的样子,笑得愈发风情万种,走到我面前推了我一下,“怎么,傻了?”不傻才怪吧!一个在你面前被蛇咬死还给拖走的女人突然冒出来,是人是鬼也不知道,我没有吓得趴下去已经很够意思了行不!
  阿宁秋波一转,却是看向黑眼镜,声音陡然变冷,“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黑眼镜却没有理她,眼神越过她落在我的身上,笑道,“小三爷,好久不见。”
  
  真是好久了,最后一次见他还是在蛇沼,当时我还埋怨黑眼镜不肯进入陨洞找闷油瓶。黑眼镜和拖把一起走了,从蛇沼出来后也没有见到他们。我还有点为他们担心,不过胖子说黑眼镜的身价在道上仅次于闷油瓶,与其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自个。我那时揪心闷油瓶的失忆,哪里还能再找黑眼镜他们,只好先离去。
  那次蛇沼我们和裘德考的人都损失惨重,陈文锦失踪,三叔失踪,阿宁死亡,闷油瓶失忆,还有很多人将命都丢在那里。能再见到黑眼镜也算是不错的消息。
  
  我道,“这他娘的究竟是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个究竟是不是阿宁?!
  黑眼镜又恢复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情,插着手走了过来,“小三爷,阿宁被裘德考派的另一队人给救了。”
  娘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知道裘德考这只老狐狸不可能就出一个招,他肯定有很多后备方案。只是阿宁明明已经死了。我联想起闷油瓶说裘德考所求的是死亡。心中一动,莫非这个老头已经找到了什么起死回生药不成?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那些死的都可以活了?那倒斗还怕什么粽子呀,死了直接复活就得了呗。不知道那起死回生药能不能让粽子也变成大活人,那这样就不用打了,以后下斗直接先放几粒药就得了。大家没准还真能坐在一起锄大D开茶话会什么的。
  
  阿宁横了黑眼镜一眼,似乎在警告他不要多说。转头看我时,又是笑得千娇百媚,道,“反正我没死不就好吗?你总不会希望我真的死了吧?”我心想,活人我不怕,死了也不怕,怕就怕你是死而不僵的活死粽。
  
  一下来了两个故人,我心里不知是欢喜还是惊讶,我突然想到陆晴晴,忙问,“真正的陆晴晴呢?你没将她怎样吧?”阿宁的心狠手辣我是见识过的,如果这个真的陆晴晴因为我受伤,我怎么也过意不去。阿宁眉一扬,道,“你刚才不是对她没有兴趣吗?”我道,“与这个没关系。”阿宁笑道,“放心,我只是将她打晕了,放在她的车里。你的小美人一点事都没有。”我脸一红,想这阿宁怎么回来后说话怪声怪调的,以前也不见她这个样子。
  
  黑眼镜笑嘻嘻地插嘴道,“小三爷,你这么招人喜欢,瞎子岂不是没有机会了?”美女也就算了,连黑眼镜也来打趣我,我大声说,“少说废话,你们究竟有什么事情?”我才不相信这两人会没事登登三宝殿。黑眼镜是倒斗高手,神出鬼没,阿宁更不用说,她原先是裘德考的人,现在裘德考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又是哪边势力的?两个都不是好惹的!尤其是阿宁,来找我就找我呗,何必还装成陆晴晴的样子呢?
  阿宁抿了抿嘴,笑而不语。还是黑眼镜凑了近前,“小三爷,今时不同往日,想见你一面哪有那么容易。”我心想少来,拿你的名号递上来,我还能不见?黑眼镜似乎看破我的想法,笑道,“我们现在不能明着来见你,不然恐怕会有很多麻烦。”我心中一凛,暗想莫非又有什么事情不成?就听黑眼镜说,“小三爷,道上传言你一直在找哑巴。不过这一年却完全对哑巴不闻不问。难道小三爷移情别恋了不成?”
  
  我自然知道哑巴就是闷油瓶,这一年我已经尽量不去想这个名字,但是陡然被人提起,还是难免心里难受,冷冷道,“关你什么事。”黑眼镜笑道“小三爷若是不在乎哑巴,那就当是我们自作多情,白走了这一趟。”我冷哼一声,只拿眼看他,却不多话。黑眼镜完全不受我的影响,反倒是阿宁在旁边冷冷道,“黑瞎子,你别胡说八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