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霹雳同人)一花盛开一世界+番外 作者:肜华

字体:[ ]

 
 
☆、序章:梵莲
 
?  幽静的天魔池,阴阴寒冷,圣洁而强大的光芒由远而近,竟使晦暗的魔界空间仿若镀上了一层暖暖柔情。
  “神州的希望,纯洁的梵莲,吾怎忍心你就此凋零。”划破手心,神之圣血滴入魔池之中。瞬间池水翻涌,魔气冲散,竟隐隐掩住了神之圣光。
  “冷静点,吾之神子,莫要惊扰了鬼魅”温柔的低喃,安抚着诞生初始的生命,天魔池渐趋平静。轻盈的水波缓缓荡开,小心翼翼的诉说着自己的存在。“乖孩子,你的生命苏醒在即,你的灵魂还未形成,你需要安静的休息与等待”随即缓缓抬起右手,清圣的光芒散发而出,荧光笼罩着整个天魔池。池水涟漪盛起,勾起的嘴角满是温情。终是蹲下身子,收起圣光,略带无奈的叹息,轻抚着池水,一颗黑色的光源由水中缓缓升起,飘至手中。刹那间魔光大作,使整个异度魔界竟为之震颤,魔灵纷飞,相聚而至。伴随着惨烈的哀嚎被魔源吸收殆尽。双手托起逐渐变大的魔之光源,此时竟不知该喜该忧?
  “停止吧!”轻柔的止隐着一丝哀伤,却使贪婪的吸收着魔灵生命的魔源受惊一般瞬间消散了光芒落于手中。随之圣光骤起包围着整个异度魔界。将聚于此地的魔邪鬼怪阻挡在外。  “唉,吾非责备于你”充满柔情的吻随之落下“吾之爱”荧光重新铺满天魔池,异象再现,一朵白色梵莲由池水之中渐渐伸出、绽放。却是圣洁不在、魔气缠身。魔源被轻放入梵莲莲心,吸收而入。魔气亦随之向莲心方向流转。“虽是魔气孕生,却亦是梵莲碎片与吾之圣血,祈愿莫成为这人世间有一个恶魔!”荧光散尽、梵莲凋零。
  缓闭双目,再次睁眼,圣洁的光芒瞬间转化为黑暗魔气。纯白的身影亦已消逝,换来的是这异度魔界的□□之神--弃天帝
  弃天帝张开右手,看着手心的伤痕,被抽取圣血的伤痕不易恢复,渗着点点血珠。视线移向天魔池“恩~梵莲、素还真,哈、神啊、着污浊的人间怎值得你如此怜悯,纵使救得了素还真,亦救不了愚昧的人类与这罪恶的人间”抬起双手魔气环绕周身。结界碎裂,玄色身影随之隐没。聚集在魔界外的所有生命之灵被强大的力量吸收进入天魔池中一声声惨烈的哀嚎响彻天际,天魔池水翻腾不息,这恐怖的氛围、绝望的景象。孕育着的是天使?还是恶魔!?
 
☆、莲开千叶
 
?  魔神罪罚、弃天之乱终是了结,弃天帝败战回天!神亦输给了人类,输给了人类的坚韧、智慧与希望之力。
  心中微微的刺痛,身处神殿中的弃天帝盛展黑色羽翼,身后太阳神光笼罩环宇,“神,你在担忧什么遗留在人间的天使天魔之道还未结束,万物理念终将归一,以证天之道魔之道,太阳神!”
  魔神之力无法继续维持,异度魔界空间即将崩溃,失去强大魔力的束缚,梵莲应运而生,菩提佛修得道者净琉璃菩萨适时摘取梵莲,以重塑中原领导人素还真之躯体,再造重生之机。
  “不要.....丢下我....”伴随着散入虚空中的低声请求,天魔池异象再现,一朵黑色莲花竟由天魔池中缓缓生出,这朵新生的生命,静静的再夜中等待。似被整个世界所忽略、遗忘。
  “恩~果然在此,吾族的希望、吾族的救星”沉稳的神态,难掩内心的激动,池水也似是受到感应翻腾汹涌。
  “日神垂怜,赐夜族太阳之子赐夜族再度站在光明之下的机会”默念咒语,玄色莲花似是等到了他生命的归所?
  “太阳之子啊!请您聆听夜族的呼唤而来到这个世界吧”被放入血祭池中的黑莲逐渐绽放,池水荡漾,却无人可看到黑莲那不完整的灵魂是如何不安。
  [时机未到,不可提前盛开啊,魔莲灵识尚未孕化完整,怎可强行化形入世?厄~~他需要我的灵识维持方可降生,该如何是好?]另一个灵魂又未尝安宁
  “怎会如此?”莲池染血,池水翻涌梵莲灵识即将散尽。
  相对的黑莲周身圣光闪烁,“啊~~好痛苦救我....”黑莲竟逐渐盛开。
  “灵识将被全数吸走,唉、真是劫数啊”净琉璃菩萨立即施术护持梵莲灵识,随即与黑莲力量相冲,竟使黑莲生命迹象反冲而散,再次回归沉静。
  “太阳之子灵识减弱,怎会如此,怎会如此?”不安的自问,却不知时机未至。
  终至万事俱备,麒麟玉神奇妙法已修补黑莲残缺之灵,血祭池再次聚集所有夜族族民,日盲族传承之圣女双膝落地许下最诚挚的祝愿。
  瞬时,血染云霄、千里掩映、天地昏红。血祭圣池刹那间惊爆而起四条擎天水柱,支撑天地,划分空间。黑莲盛华绽放,渐渐化形而出。俊眉朗目、气宇轩昂,睁开双眸,终是脱世而出。圣魔双气纠缠融合,回冲入体,擎天水柱亦瞬时崩塌、散离而去。一声轻舒,吐出莲华圣气,遍照天地。千里之内,魔神震荡、众邪僻易,百鬼夜哭、天降血雨。
  “吾手指天、足沾地,不在三界之内而生,不灭六道之外,天地人神,无有资格为吾取名,吾生于莲中,创万古之奇,自名千叶传奇!”
  傲视而立,藐视众生。神赐之灵,圣赐之躯。夜族的希望,日神之子,降临!
  千叶轻步缓缓踏出圣池,带着茫然与冷漠。“是你创造了吾?”“你是神之子,是太阳之子,大祭司只是接引者,接引你前来拯救日盲族”夜族之众纷纷叩拜神圣之主。千叶看向对他万分崇敬的夜族之首。果然如此,那早已感触不到的最初的温情,混乱的记忆、懵懂无知的心情面对这陌生的人世间,心的最深处初尝到的是那没有尽头的无法表述的不安与无措,无人能懂包括着自己。这完美而残缺的生命啊何其可悲!
  “日盲族?恩...”无法理解啊,可是生于此间的宿命吗?转身映入眼中的是屹立于圣池中的雕像,熟悉的感觉,是千叶传奇来到人世间唯一感到熟悉的气息,降生之前的记忆。“那是?”“是素还真的雕像,也是日盲族最为尊敬推崇的人物”轻弹指间,雕像霎时崩碎!
  [素还真,原来你名为素还真]看着成为碎片的雕像,微微皱眉,对于此番举动千叶自己亦是全然莫名。
  “太阳之子!?”“你们的神只有一个”“是!”
  安静的书阁中烛火轻摇,“恩?仇恨?可以使人迷失的情感,人情世故当是复杂”
  “参见太阳之子”大祭司不多时前来书阁本欲敬请他们从出生起便从未休息过的太阳之子回房歇息,尚未开口千叶淡然清冷的声音便已传来“吾族史第五十三卷,记载着一件事情,大祭司应该知晓”“那件事情....当是铭刻于心!”惨烈的夜族日刑!!
  “铭刻于心?那真是麻烦了,人有了仇恨,就容易被仇恨迷惘,这实在非是好事。仇恨不过自己心中的痛苦与煎熬,影响的了别人的心情吗?只能在余下的人生中迷失了自己,折磨着自己。如果忘却不了,那便简单的记着,或选择无谓的原谅或强大到斩断根源。休做那没用的记恨于无能的怨念!”合理的分析,理智的冰冷,当真无情却无从反驳!“是!”
  [方城子吗?呵、人类的感情啊最是坚韧,同时却也最是脆弱]“你不怕死,那就大声说出‘杀了我’这三个字,吾一定应允你之请求”日盲族幽暗的牢狱夜族罪人方城子之好友,慕非白。千叶传奇此刻在平和的与之交谈,简单的情利分析,几番威胁慕非白虽不想出卖朋友,但是却更不想死,“你不想死,那就好谈了,如果他真正顾念与你之交情,就能体谅你为了保命而出卖他,如果他不能你又何必为他赔上性命?”世间的情感哪有如果论,明知是谬论偏偏不愿反驳,这是多么完美的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啊!自私与无情者永远不懂背叛之痛。方城子是、慕非白是、千叶传奇更是。理所当然的掌控者人心的脆弱,完美的厉害分析。在千叶传奇的世界观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值得执着!
  ?
 
☆、盛世莲华
 
?  千叶传奇出生至今已足十日,作为此间人类,千叶传奇可谓真正的奇迹,生具智慧,聪慧绝然,过目不忘,不过十日便阅万卷藏书甚至可加以理解。现今江湖局势,武林走向,亦早已清明于心。
  朱翼皇朝、学海无涯、灭境邪灵、中原正道,台面上的势力形成了四方制衡之势。彼此冲突亦联系。相处倒是意外的平和。“恩,弃天帝之乱后的武林竟是这般..啧、和谐啊,太平静了呢,却显无聊了”
  不过日盲族昼不能视的病症与曾经的仇恨是千叶传奇作为太阳之子此时应首要处理的事情。[方城子,朱翼皇朝现任军事玉阳君吗?哈,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你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来人,将这封信送往碧玄草堂”“是”总是那自行高傲的容姿,总是毫不掩饰的盛气凌人,却全然不显得突兀,倒是生来本该如此!
  明日西下,此时的夜族只能在月神的抚慰之下生存。曲怀觞第二次踏入阿虚夜殿。
  帷幔轻飘、琴音绝响。曲怀觞受邀请见夜族太阳之子千叶传奇。
  “啊,曲中有风,曲中有雨,好琴、好乐”“风在哪里?雨在哪里?”“风在松林,雨在稀微”
  “咦,有刀、有剑,危矣,险矣”“刀在哪里?剑在哪里?”“刀在眉间,剑藏胸怀”
  “先生真知音也”“在下北窗伏龙,受邀一访太阳之子”
  帷幔打开,眼前之人气宇宣扬,俊雅潇洒,,竟是曾经最为熟悉的面容,曲怀觞微微惊疑,却道“你,你不是素还真”
  “素还真吗哈”素还真的至交好友北窗伏龙曲怀觞啊,但愿合作愉快!“请,莲开千叶,传奇万古,吾名千叶传奇”对于曲怀觞的惊疑,千叶内心早已料定,心情却是莫名的好。无论何时,从他人口中听到素还真这三个字,总会使他不禁怀着一丝想念“这壶茶差了,吾请先生来此是为告知一件事”“哦?”
  一次实验,再成绝品,当是至纯至澄之人方能做到的事。出生不过十日,真真是一件不平凡的故事。完美的茶艺,完美的琴曲,完美的人。这场会面,让曲怀觞留下至深印象的不是事,竟是人。
  “......因为他经历了太多,背负了太多,所以他的茶反映了他的人生,甘甜苦涩、百般滋味点滴在心。饮他的茶就如同品味各种人生,没饮下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杯茶....”人生一片空白的千叶传奇,面对这明明很直白的一番话,却是他分外迷茫,甘甜苦涩?繁复的人生?那会是以什么滋味?什么感受呢?[哈,千叶纵使喝到了,怕也品不出个中滋味吧]
  “说得好,千叶传奇受教了”
  在此期间,将方城子的真实身份表明,与中原正道的恩怨亦理了清楚,顺利说服了曲怀觞去做截杀方城子的杀手,,倒是由不得曲怀觞不答应了。聪明如曲怀觞自是明白千叶传奇此举目的,倒是对方的理由说得完美在理,这坑人的本事与素还真可谓如出一辙啊。
  送走曲怀觞,夜幕已然降临,千叶走出半壁山河,此刻亦夜月当空,银月微光温柔的抚慰着世间万物,被日神遗弃的人们,接受月神的眷顾,虽是微冷,却更加圣洁,更加柔情。
  作为夜族千年期待的希望,作为夜族最为崇高的神,千叶传奇义无返顾的背负起了这份责任,却毫无归属感。太阳之子,傲然孤寂!
  黑色的长发披散着,一身纯白,是来到这个世间最初的装束,静静地立于银月之下,尽显落寞与孤独。千叶明白日盲族将是他的宿命,是他的责任,是他的归所,但绝非是他的归属。
  虽能够阅书万卷,知晓万事,然终归不过降生十日时长,能将这繁杂的人间看透几分?在这混乱的武林中又能将夜族带领至何方?连千叶传奇自己也不慎清楚。
  “素还真,也许你可以告诉我,千叶的方向在哪里”
  月华正盛到朦胧消散,望着虚空的人,仍是不动分毫,仿若要伴随着这月华一同消逝。
  “太阳之子”“恩?夜族守关者鹰无眼”“您站了一夜”“啊....对了,他也该是时候招回来”“他?”“是的,对他你的评价呢?”“夜族的刀剑传说,当之无愧!”“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