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楚留香]穿越之人生赢家是这货 作者:钧后有天

字体:[ ]

 
 
  壹
 
  薛琴是被亲生爹娘给扔掉的。
  那时的他刚刚穿越,尚在襁褓的小婴儿面临人生第一大困境,只能咬着皱巴巴的小拳头,瞪大眼睛,细细听着便宜爹娘商量着把他摔哪儿,思考自救的可能性。
  介于人太过渺小,薛琴终是阻止不了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催命运。
  只能扭动着身躯,泪流满面地做垂死挣扎。
  啊呸!
  呸呸呸!
  谁缺德地将擦脚布裹他身上!
  呕……
  两眼一翻,薛琴险些厥倒。
  在这种法制不太健全的年代,没有全民体系的医疗保障制度,没有少儿社会公共保障体系,没有少儿大病互助基金……
  扔个娃儿算什么!
  没有计划生育,生再多的娃儿也不罚款。
  看着坑上半死不活瘦不拉几吐舌头翻白眼的煤球,这对狠心的爹娘一致嫌弃地移开眼。
  [孩子他爹,改明儿再生一个吧。]
  [孩子他娘,改明儿再生一个吧。]
  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纷纷读取到对方溢于言表的阴暗心思。
  粗鄙村妇的嗓门一般是洪亮且具有穿透力的,所以没有刻意压低的大嗓门向附近的居民路人诉说着“家穷养不起娃”的残酷现实。
  恰巧,有一身怀琴艺芳龄十七的青衣少女回乡探亲。
  来到去一次一辈子都不想再去的薛家村。
  俩铜板便把薛琴打包带走。
  带到了香粉扑鼻客流满座的地方。
  身上擦脚布已被柔软暖和的包被替换,空气新鲜,生活质量有所保障,薛琴摇头晃脑,好奇地四处张望。无奈眼前一片高斯模糊,眨了眨眼,他缩回脑袋,窝在少女怀中侧耳倾听。
  大爷……公子……大侠……
  丽娘……绿袖……珠儿……
  嗯~讨厌~奴家不要啦~
  来~香一个~蛤蛤蛤蛤~
  薛琴:= = ︴
  日哟!
  这到底甚么见鬼的地方。
  薛琴内心惴惴不安,尤当看到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伸出芊芊素手,准备对他进行捏脸调戏,顿时明悟少女买下他的目的。
  逼!良!为!娼!
  简直太邪恶太狠毒太伤天害理!
  这个时候,薛琴早已忘记自己被便宜爹娘扔掉的唯二原因,也无视掉仿若看到洪水猛兽猛然缩回的一双双纤手。他的大脑思维活跃异常,仍旧处于少女看出他未来英俊潇洒之姿,打小栽培他这只潜力股,坐等数钱的邪恶念头。
  事实证明,薛琴真的想多了。
  花楼颜妈妈一见他,好奇道:“打哪儿来的小猴子?”
  少女:“←←”
  薛琴:“→→”
  你丫才是猴子!
  你个猴屁股脸的老女人!
  物种不分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
  薛琴小爪握拳,不停挥舞以示抗议。
  少女无甚表情的脸有了细微变化,嘴角微微抽搐,坚定道:“他是人。”
  虽然长得丑,毋庸置疑的确是人。
  颜妈妈惊呼出声,拿帕子掩住涂得血红的嘴巴,盯着薛琴看了老半天,眼神惊奇地仿佛看到一只小怪兽。啧啧两声,摇了摇头,嫌弃道:“没见过这么丑的孩子。”
  顿了下,犹豫道:“你确定他真的不是小猴子?”
  少女:“……”
  薛琴:“……”
  “也许……”少女迟疑道:“没长开?”
  颜妈妈仰面朝天,嗤之以鼻:“长开也是只小猩猩。”
  少女垂眸瞧向被窝半晌,竟无言以对。
  薛琴:“……”
  花楼香气浓郁,薛琴那只活似遭遇踩踏事故而被碾平的鼻子吸气就痒,“啊嘁啊嘁”喷嚏打个不停。加之精神上遭受重创,一时眼泪横飞,鼻涕直流,呼吸不畅,两眼一翻,厥死过去。
  再次醒来,薛琴发现自己并没有蒙主恩召。身体腾空升天什么的也只是被新上任的姐姐从被窝抱起来,在大脑极度缺氧的情况下所产生的幻觉。
  亏得他感动上帝太温柔,又是给他擦脸又是抚背,温声细语哄他喝药,对待亲儿子也不过如此,自己这是要踹翻米迦勒当上天使长的节奏蛙!
  特么的果然白日做梦,浪费感情。
  岁月如梭,转瞬即逝。
  来到这个充满诱惑、刺激而又暗含危机的地方已有半月之久,薛琴充分转动发育尚不完善的大小脑,结合从身边人群八卦来的信息,绞尽脑汁脑洞大开艰辛万苦地拼凑出少女的身份来。
  好心将薛琴买下的少女是一名琴师,名叫薛湘君。
  因为性别女,小时候被重男轻女同样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的爹娘狠心卖掉。
  待看到薛琴,不免同病相怜。
  一时心软,捡回薛琴小命一条。
  从此,薛琴成为“游走在花楼的琴师”——薛湘君的弟弟。
  小名:薛小猴子。
  该昵称颜妈妈友情提供,花楼全体员工共享【薛琴当场气的痛哭流涕,一天没吃下饭。】。
  薛琴这胎投投错的离谱,一出生又瘦又小又黑。毛发却如同荒地野草,长势旺盛,生命力之顽强,真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再观脸,丑得活该夭寿还不算,健康状况着实令人甚忧。吹个风都能咳上好多天,一看就是先天营养不足在妈肚皮里遭了罪,后天得用人参燕窝吊着的命。
  若是出生在富贵人家也就罢了,关键薛琴上辈子好事没做足这辈子才投生在穷苦家庭。
  虽然好运地被琴师姐捡回家养,但对方一个月工钱堪堪达到小康水准,人参燕窝这种高级货一年吃上个三两回就该烧高香,哪有闲钱天天吃。
  况且,还要省着点钱给薛琴治病,生活怎能不拮据困难。
  颜妈妈好心相劝,劝薛湘君把薛琴打哪儿来扔哪儿去。
  这熊孩子长得丑也就罢了,还一身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养大。
  就算养大,也不知道能不能娶到媳妇。
  就算好运地娶到媳妇有了娃儿,娃儿跟着丑……
  多心酸的一家子啊!
  还不如早死早超生,指不定下辈子还能投个好胎。
  也就薛丫头心善,把谁瞧谁嫌弃,巴不得立马从窗口扔出去的猴子当宝。
  这才多久啊,攒了十多年的积蓄全砸在药罐子身上。
  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心疼不心疼!
  薛湘君心疼不心疼暂且不提,颜妈妈可算替对方心疼坏了。
  照她看来,回趟老家捡个药罐子来养如此操蛋的事不是人干事。
  姑娘醒醒!
  颜妈妈苦口婆心,劝说薛湘君赶快醒悟,勿要执迷不悟,抓紧时间物色个好男人嫁了多生几个漂亮崽儿溜着玩。
  要知道,有儿有女傍身,女人一生无忧。
  说到买薛琴花费的俩铜板,情绪更是激动。
  眼角高挑,凶光毕露,令人背脊生寒,望而生畏。
  颜妈妈恶狠狠地瞪向薛琴,务必让薛湘君把俩铜板钱拿回来。
  如此小怪兽,哪值俩铜板。
  就这颜值,一个铜板买一沓,完全不成问题。
  至于花出去的医药费,尼玛还用说!
  一想到整箱白银首饰换了药全被床上那只小怪兽吞进肚,颜妈妈便心痛地不能自已。嘴巴巴拉巴拉动个不停,不停地出谋划策。言语之狠辣歹毒,令人瞠目结舌。
  二丫啊,听妈妈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你心地善良,不忍抛弃小怪兽。
  好办!
  点头、转身。
  妈妈助你一臂之力。
  颜妈妈两脚开立,已摆好将包被里操蛋的东西从窗户口扔飞的姿势。
  只等薛湘君点头。扔!
  听到颜妈妈一番劝词,薛琴在襁褓中猛翻白眼,短腿猛蹬,恨不得一双臭脚踹老妖婆脸上。
  可怜薛琴腿脚不够长,离浓妆艳抹的那张脸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只能照着对方“呸呸”吐口水,发泄心头愤懑。
  颜妈妈余光一扫。
  只见床上那只小怪兽四肢抽搐,翻白眼、流口水,活脱脱患了小儿痴呆症的在发羊癫疯,丑的那叫一个天怒人怨,险些没把她吓岔气。
  抚了抚胸口,颜妈妈翘着兰花指匆匆离去。
  照颜妈妈吐口水,奈何攻击全被自己照单接收的薛琴气到不行。冷静下来才意识到自己一脸口水,立即被恶心坏了。
  艰难地用胳膊蹭脸,眼中钉肉中刺头号公敌颜妈妈,永久性被薛琴拉入黑名单。
  我是个丑逼。再丑,也有人权。
  任何侮辱我的人,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踩在脚底。
  BY:搁下狠话の薛琴
 
  贰
 
  据说小孩子小时候要起个贱名,才好养活。
  看到小脸烧的通红却不哭不闹的弟弟,薛湘君红了眼圈。
  “姐姐小时候也经常生病,爹娘便我起了个贱名,后来身体倒是慢慢壮实了。”
  这么说着,薛湘君依葫芦画瓢地给薛琴起了个贱名。
  小贱。
  还别说,效果立竿见影。
  当天晚上,薛琴烧也退了,风寒也好了,小嘴砸吧砸吧,灌了一肚子米汤。
  薛湘君给弟弟擦了擦嘴,总算松了口气。
  襁褓中,喝饱吃足脑子恢复正常运转的薛琴可算是缓过神来。
  小贱?
  啥鸟号!Σ( ° △ °|||)︴
  扁着张小嘴,薛琴那颗幼小的心灵经过新名字的洗礼瞬间碎成片。
  可惜,只会“咿咿呀呀”的他尚不能和琴师姐正常沟通,只能含着两泡眼泪,被迫接受新鸟号。
  让他无比欣慰的是,这辈子名字改了,姓氏好歹没变。
  若叫甄小贱、吾小贱,那可真真欲哭无泪。
  身怀贱名,身体倍棒。
  ↑
  虽然有传销嫌疑,但是薛小贱确实摆脱了疾病的折磨,再也不用往病西施的路子上越走越远。
  日子一天天过去,薛小贱学会爬行的日子悄然来临,而他做的第一件事:上演宝贝计划。
  悄悄爬到花魁姐的房间,爬上梳妆台,对着铜镜照真颜。
  这是一面制作精美,纹饰华丽,价值可观的花型铜镜。
  镜面光滑洁净,光鉴可人。
  照出的人影却极其抽象、扭曲。
  薛小贱悚然,怎么也想不到这铜镜竟是面照妖镜。
  吃力地仰起脑袋,观镜中尖嘴猴腮脸,薛小贱思考自己祖上与至尊宝是否具有不可说的秘密。
  可能。
  非常有可能。
  自己祖上一定有没落的远古血脉,血脉越纯正长相越丑陋。
  丑的对世界绝望的祖辈们为了美好世界的和谐发展,狠心封印力量,成为一界凡人。
  从此驾着豪华马车,迎娶俏娇娘,一代接一代,为社会主义繁荣昌盛奋发图强,抛头颅,洒热血,绘蓝图,赶潮流,走前端,幸福又安康……
  总之结局绝对美美哒!
  没错!
  就是如此。
  自己不正是觉醒了远古血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