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同人)古剑之琴音重奏+番外 作者:浅凌

字体:[ ]

 
 
☆、第一章 蓦然回首
 
?  火焰如同繁花一般开在少恭的身上,汲取着少恭仅剩的生命力来绽放自己,妖艳自己。花开得极好,好到人间天上都难以再次见到。
  少恭眸色平静的看着自己的躯体在火焰之花中慢慢的变为焦土,变为尘埃,心中不悲不喜甚至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好似在看最平常不过的日升日落一般。
  少恭也看见了巽芳随他一起化为尘埃,看见了尹千觞的去而复返,更看见了百里屠苏因他之死的悲痛,看见早已化身为应龙的樫臾知晓自己就错人后悔恨。
  但不论看见什么,少恭都始终的平淡无波的,因为那些和他没有丝毫的关系。从欧阳少恭的躯壳毁灭的那一瞬间,那些形形□□的人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你不后悔吗?”飘渺而又威严的声音传来。
  “后悔?至死不悔。”少恭轻声回答道,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悠闲与从容,似乎并不因为眼下这般莫名其妙的事情困扰一般。
  “好个不悔!本座倒是要看看你如何不悔!”那飘渺的声音似乎极怒。
  恍惚间,少恭便感觉心口出突然塞进了什么东西,灼烧的灵魂痛不欲生,之后便失了神智,重归黑暗。
  空灵之中一身着紫衣的女子和一身着玄色衣衫的男子显现了身影,观之形态美极、气质美极,一举一动皆是无限的风华,自有一种谪仙风范在其中。
  “哥哥何必如此恶言恶语?您本意不是想救长琴的吗?”女娲看着伏羲皱眉说到,话语之中是明显的不赞同。
  “救他?本座没那个闲心!”伏羲挥袖而去,神色状似恼羞成怒。
  女娲见此不由苦笑,连大地之心都给了出去,还说不想救长琴?也罢,有大地之心的温养,长琴的灵魂定是能补完的,只是从此之后长琴和百里屠苏再无联系,也不知是好是坏?毕竟在天道之中长琴和百里屠苏是……
  ——————————————————————
  灵魂痛不欲生,神智也不甚清晰,少恭想或许这便是最后了吧!但却没料到,心口的疼痛在慢慢的减弱,灵魂的痛楚也在慢慢的减弱,甚至心好似在温水里面润过了一般,温暖舒适。
  少恭忽然感到了光,有些迟疑的睁开了双眼,竟第一眼便看见了尸横遍地之景。少恭黑若鸦羽的睫毛有些不安的抖动着,色若淡樱的唇轻抿,面容之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这应该是乌灵蒙谷!少恭在仔细打量后在心下下了一个定论,还未等少恭仔细思索本该成为荒魂的自己为何会再有躯体,再次回到当初时,便看见一道耀眼的紫光划过天际,直往乌灵蒙谷这边来。
  想必应该是紫胤,少恭想到,眸色清浅不知道又有了什么思量。
  少恭神色平静的看着紫胤救了百里屠苏,不应该是韩云溪,看着紫胤动作潇洒的拿起了焚寂,准备带着韩云溪离开。
  就在这时,紫胤似有所感的转了个头,便看见一身白衣的少年,正凝望自己。
  少恭见紫胤竟然回过头来,有些诧异但还是轻勾嘴角,绽放了一个温暖的笑意,和当年所做的没有任何的差别。
  玉色的肌肤在阳光的映射下带着淡淡的橙色,淡樱的唇扬起的弧度好似花开一般,动人心魄。眼眸幽深、温和如同小溪清澈见底。 
  阳光太好,笑容太美,少年又太过孱弱,让紫胤很难生出怀疑之心。
  ?
 
☆、第二章 雾里看花
 
?  “你为何在此?”话虽是疑问句,但是紫胤的语气却暗含温和,几乎有种小心翼翼之感,似乎怕太过生?硬?的语气会惊到孱弱的少年。
  少恭自然听的出来紫胤话中的温和,心下诧异万分,但还是不动声色的说到:“在下的父母因误食极乐果而不言不语,不行不思。故而在下想要前往幽都求药,途经此地,却未想到遇见这般惨状。”
  少恭最后一句话说的时候,眼脸轻垂遮住了眸色之中的薄凉,只剩黑若鸦羽的睫毛轻颤,一副心痛不安的样子,看起来分外的悲悯。
  “生死自由天定,”你不必挂怀,紫胤生硬的说到,似是想要安慰,但那一句话却在唇齿间绕了一下便吞了下去。
  场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余清风吹动了洁白的衣角与衣衫,显得少年更加瘦弱。
  “在下或许,一辈子都不会看开吧!”少恭叹息一般的说到,眸色分外复杂,只是不知少恭看不开的到底是生死呢?还是天定呢?
  紫胤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未等紫胤开口,少恭便一脸期待的看着紫胤说到:“不知仙长可否助在下,一同将他们安葬了,哪怕不知道姓名,入土为安也是好的。”
  紫胤点了点头,之后在弹指间浸入了鲜血的沙土便将残骸掩盖,看不出一点痕迹了。
  “多谢仙长!”少恭嘴角带笑后说到,“在下就不打扰仙长和小兄弟了”。
  少恭说完之后,拱手行礼准备离开,幽都之行不过是虚词。
  “我送你!”紫胤见少恭要走,几乎不经思索的说到。
  少恭明显的颇为诧异的望了紫胤一眼后说:“不必了,仙长还是快带小兄弟治疗吧!他看起来不好。”
  话罢,少恭也不管紫胤作何反应了,直接朝着幽都的方向离开了。少恭现在没心思和紫胤虚以为蛇 ,他要赶紧闹明白自己身上的事,特别是自己灵魂之时,说话的到底是谁?
  紫胤克制住了心中的不舍,闭眼凝神,满含疑惑的目送少恭离开,心下是满满的疑问,为何自己会对第一次见面的少年这般上心?为何会不舍?他身上……
  或许,只是太久没见到这般澄澈,悲悯的人了!
  紫胤想着,带着韩云溪回天墉城。
  ?
 
☆、第三章 雾里看花
 
?  屠绝鬼气,苏醒人间,以父亲的百里为姓。从此之后乌灵蒙谷的韩云溪只是过往,有的只是天墉城的百里屠苏。
  少恭离开了紫胤的神识范围,立马运起腾越之术,几乎在瞬间便到达了青云坛。少恭无视了青云坛中向他问好的众人,面容虽然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步履却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
  少恭在青云坛的藏书阁前停了一下,手势繁杂的打开了位于藏书阁最深处的书房,里面皆是颇有历史的千年孤本,几乎记载了从有书籍以来所有仙灵之事,虽然其中大多数是青玉坛掠夺他人的来的。
  少恭微微调整了一下步伐,缓慢的走了进去。白皙、纤长的手指划过书籍有些老旧,残破的书籍终于找到了一本记载了所有远古时期的传说。
  里面记载了有关可以温养任何事物的大地之心的传说 ,以及有关天道的传说,还有三皇五帝的传说。
  少恭神色不明的看着手中的古籍,心中不知在想什么。这本书,少恭是凭着直觉选的,他有种预感,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一定和这本书上面的内容有关。
  但大地之心这种根本找不到的东西,又怎么会在自己身旁现身呢?还有天道,天道…… 
  “少恭!你回来了。”雷严从外面进来,看着少恭笑的温柔的说到,原本有些粗犷的面容因为这笑容变得柔和了许多。
  “嗯。”少恭应道,面容淡淡的不带丝毫的笑意。
  雷严看着神色清淡的少恭,有些愧疚的说:“这次是我办事不利,下次一定不会了。”
  “嗯,下不为例。”少恭看了一眼雷严后说到,语气是一如既往的命令口吻的。
  “好!”见少恭这么回答自己,雷严不但没有不开心,反而还心情很好。
  雷严几乎贪婪的望着少恭,他总觉得少恭此次变了很多,以前的少恭像是带刺的玫瑰,而现在却像是朦胧中的罂粟,更惹人亲近了,但是似乎也更危险了。
  但无论怎样,少恭都是少恭不是吗?
  雷严几近温柔的想到,柔和的眉眼看着少恭问:“少恭,我备了你爱吃的菜,一同用吧!”
  少恭正视了雷严片刻,突然笑了,笑容如早晨的晨曦温暖而迷人 ,但眼眸之中却是满满的冰冷。
  “好。”
  “好!”雷严粗狂的面容几乎都兴奋的扭曲了,能和少恭亲近,他求之不得! 
  ?
 
☆、第四章 雾里看花
 
?  细丝山药、蜜汁藕片、葱烧海参、白灼虾以及清炒玉兰片皆都盛放在色泽细腻的白瓷碟中,看起来色泽诱人,闻起来香味扑鼻,引得人不由得食指大动。
  少恭素白的手指执着象牙筷,颇为闲适的夹着盘中精致的菜肴,眉目之间满是漫不尽心。
  “可是今日的菜色不合少恭的心意吗?”雷严皱着眉有些担忧看着几乎没怎么减少的菜肴问道,“怎么用的这般少。”
  少恭闻言,放下手中的象牙筷,拿起一旁的帕子细细的擦了擦唇和手说:“没什么胃口,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有便离开,这是少恭未尽之语,但想必雷严一定是明白的。
  雷严闻弦而知雅意立马赶紧说道:“在乌灵蒙谷外发现受了重伤的巫贤:风广陌,原本想一剑斩杀的,但又有新他是否对少恭有用,所以便带了回来。不知少恭想要如何处置?”
  “风广陌吗?”少恭沉吟,忽而想起了当年的尹千觞,想起了当年此人转身的决绝,心中是毫无来由的烦闷,上挑的凤眼立马凌厉了许多,但却又想起此人当年的去而复返,一时之间倒是心绪杂然。
  “少恭?”
  “给他服用皆空散,救好他,之后领到我跟前来。”少恭浅笑着说道,笑容浅淡、优美,心中却是满满的恶意,这辈子自己用了可以洗去所有记忆与常识的皆空散,这巫贤大人又该如何想起呢?尹千觞、风广陌当真有趣!
  “好,少恭在青玉坛多待几日吧!”雷严有些忐忑的看着少恭问道,话语之中满是期待。
  少恭看了一眼颇为小心翼翼的雷严,心中不屑但还是浅笑的说:“这是自然。”毕竟少恭还有很多的书没有看完,多留几日本就是应当。
  话虽如此,可少恭在青玉坛也不过待了三日便离去了,少恭要去琴川一趟,见一见寂桐,不应该是巽芳。
  对于巽芳,少恭觉得十分的复杂,有爱意有失望更有一种看开之后的释然感,总之在少恭心中巽芳无人替代,但是若再回到当年,他却是做不到了。
  晚风轻扬起少恭杏色的衣角,颇为顽皮的逗弄着少恭的发,少恭嘴角含笑的走在林间小道,心中不悲不喜。少恭的笑意是少恭永不褪去的面具,永远温润而迷人。
  迷人的笑意能迷人,自然也是能迷得了妖怪的,比如说一只修炼了百年的蜘蛛精。
  蜘蛛精自以为谨慎的织网动作全都落入了少恭的眼中,少恭心中不屑而又嘲讽的看着蜘蛛精的动作,素白的手指已经拈成法决,准备在蜘蛛精织网完成后给予致命一击。
  就在此时一道蓝色剑气划过,瞬间蜘蛛精连同它的网皆一分为二,断的干干净净。
  少恭见此心下有些惋惜,毕竟他还想把这只敢于觊觎自己的蜘蛛精好生折磨一番呢!但少恭却未将心思表露分毫,反而在脸上扬起感激的微笑看着迎面而来的蓝衣少侠。
  月色温润如洗,皎洁的光映着少恭如玉的面容反倒有几丝不真实,却也衬得少恭越发白皙,精致,黑眸在月色下仿佛汇聚了所有的星辰,美得令人叹息。而那嘴角的弧度又过于优美,让蓝衣少侠一时竟忘了言语,只呆愣的看着。
  “在下凌越!让你受惊了!”凌越低着头抱剑说到,语气有些飘忽,似乎十分懊恼自己刚才的失神。
  “没事,毕竟少侠救了我不是吗?”少恭看着凌越有些诧异,但还是笑的温和的说到。刚开始少恭并未认出是凌越,只以为是普通的修道之人罢了,毕竟依他的记忆,此时凌越应该在天墉城见百里屠苏,怎么会在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