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不要崩坏 作者:唁九卿(下)

字体:[ ]

 
    第51章 不死生物爱上人类少女
    
    常晏在听闻福克斯中学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的时候就知道剧情来了,在看到被送到医院里来的人时,他就知道自己刚刚感受到的那种异样是来自哪里——原定的这起事故只会牵涉到贝拉和那个倒霉男生,外加一个英雄救美后的爱德华。
    ——可是现在却多了一个同样毫发无伤的坎蒂丝·布朗。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会那么巧的和贝拉站在一起,又刚好碰上这起意外?要说她是故意的那倒是不可能,十之八|九是巧合,毕竟她也说了自己只是正好在那个时间点来到学校,也恰巧从贝拉身边经过而已,对她而言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他看着坎蒂丝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坐在床上,浑身上下除了衣服上多了些泥水和污垢,连块破皮的地方都没有,这完好无损的健康状况和隔壁直接被拉进手术室的另一个当事者形成了鲜明对比,和隔壁病床上的贝拉倒是待遇相同。
    “常医生,我应该可以马上就出院吧?反正我也没受伤,健康得不得了。”坎蒂丝脸色很不好的说道,另一边的贝拉也跟着看过来,眼神中带着认同,显然是很赞同她的提议。
    常晏低头看了眼她的病历本,惯例问了问:“有感觉头晕吗?会不会有恶心想吐的感觉?”
    坎蒂丝嘟着嘴无奈道:“唉,常医生,我很确定自己没有撞到头,自然是不可能脑震荡的啦!”
    常晏合上本子,看向这两个被强制性躺在床上的女孩,松了口:“其实并不是我不愿意让你们回去,主要是作为家长,他并不放心。”他意有所指的看了另一张床上的贝拉一眼,然后又话音一转道:“当然,坎蒂丝你是可以现在就回去了,唔,雅各布很快就来接你,你在这里稍等一下子。”
    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贝拉的脸色开始变红,因为她明白常晏说的显然就是她的父亲查理,不过等到后面,她就开始羡慕起同病相怜的坎蒂丝了,并且也为常晏说的话感到吃惊——
    “你也认识雅各布?”她问道。
    “——他怎么会来这里?”与此同时坎蒂丝也发出了疑问。
    常晏耸了耸肩,不在意道:“估计是哪位医务人员看到你的手机通讯录上有他的电话,所以叫他过来了吧。”
    “天——”坎蒂丝忍不住扶额,她可一点也不想在贝拉面前表现出自己和雅各布这个男二号的交情,确切说来,是让贝拉知道自己和雅各布认识的事情,看女主角那好奇疑惑的神情就知道了,对方肯定会问个清楚的……
    果然,贝拉在问出第一个问题没人回答后,又忍不住再问了坎蒂丝一遍:“你也认识雅各布吗?你是他的朋友?”
    坎蒂丝这下子也不好装作没听到了,只好扯着笑说:“啊……对啊,刚好认识。”除了这个简洁的答案外,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贝拉笑着说道:“哇哦——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刚好遇到这样不愉快的事情,又刚好认识同一个人,我是贝拉·斯旺,刚转学到这里来,你呢?”她有了想要认识这个女生的冲动,毕竟对方看来既不喜欢胡乱八卦,对她也不怎么阴阳怪气的,难得让她有了想接近的好感——而且更主要的,是对方正好和她一起遭遇了今天这起莫名其妙又惊险万分的意外,让她不由有种患难与共的认同感。
    坎蒂丝向来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面对贝拉的示好,她自然是不会像对当初的雅各布一样毫不留情,准确说来,她对女主角这个人观感还是蛮好的,前提是她别把吸血鬼带到她面前就好。
    因此在快速思索了一番后,她最终还是决定接受贝拉抛过来的橄榄枝,她扬起笑脸,“我是坎蒂丝·布朗,去年转学到福克斯中学,和你一样是非本地人,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了,贝拉。”
    贝拉听到最后一句,马上受不了的皱起了脸,抱怨道:“拜托,请不要再提及这件事了,我可从来没期待过这种待遇——相信我,我对此一点也不习惯。”她十分认真地对上坎蒂丝的眼睛。
    棕色的瞳孔和浅褐色的眼睛两两对视,片刻后,两人不约而同笑了出来。
    贝拉率先伸出手,伸向隔壁床上的坎蒂丝,“很高兴认识你。”
    坎蒂丝握上她的手,晃了晃,“我也是。”
    当雅各布马不停蹄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女生笑作一团的情景,原因不明。
    不过之前也说了,坎蒂丝愿意接受贝拉的示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对方不要把和吸血鬼有关的事情牵扯到她……其实老实说,她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因为她早就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也早就明白贝拉将遭遇什么样的命运,如果身为她的朋友,有两个选择——要不就是对她所有的秘密一无所知,要不就是和她一起被卷入其中。
    只是她可没有贝拉那样的主角气运,身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比其他人唯一多的就是前一世的记忆,所以她能做的,最大程度保护自己的方法就是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看。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在被牵扯进危险丛生的未知世界时保全自己……
    而且,她安慰自己——贝拉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女主角,就算经历的事再怎么惊险万分,最后也能够化险为夷的,毕竟她可是有一家子吸血鬼和一群狼人帮忙,实在是用不着她这个人轻言微的小人物插上一脚。
    所以哪怕知道贝拉即将迎来十分艰难可怕的未来,但她也仍然没有兴起想提醒对方的心思,她想着,也许是她生性太过冷漠,所以即使给自己找了光明正大且合情合理的理由让自己远离接下来的是非,但是她潜意识里知道,这不过是她给自己的自私找的借口,归根结底,她就是惜命而已。
    在又一次打发了兴冲冲找过来的贝拉后,她看着贝拉失落不满的身影,眼神里的冷然并没有减弱丝毫。
    过了半个小时,雅各布经过她家门前,他奇怪地看着站在门口发呆的坎蒂丝,问她:“嘿,你怎么了?”
    坎蒂丝没头没脑的突然问了句:“你说,雅各布,如果我明知道某件事情是危险的,那我主动避开它应该是正确的做法吧?”
    雅各布眨了眨眼,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唔——如果知道有危险,自然就是应该远着点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
    “那如果我知道有人会因为这件事陷入危险却不管她呢?因为一旦我干涉了,那么我也会受到生命安全的威胁,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置身事外比较合适?”坎蒂丝接着问。
    “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古里古怪的——”雅各布蹙起眉头,很是不解,不过在对上坎蒂丝冷寂的目光时他突然就觉得心里一顿,然后不由自主说道:“最重要的当然是自己了,如果是力所能及的事,能帮得上忙的帮一点也没关系……吧?”说到后面他的话音不禁带上了点迟疑,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在看到坎蒂丝那副神情时,他就有种想说对方想听的话出来的感觉,他就是莫名有种……如果自己说错了话,对方就会很伤心的感觉。
    坎蒂丝低低笑了声,沉默了半晌没说话,在雅各布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她却突然又来了句:“如果我见死不救的对象是贝拉呢?你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雅各布?”
    “什么?”雅各布瞬间睁大了眼睛,“贝拉怎么了?”
    坎蒂丝看他这反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累,然后她摆摆手轻声说道:“没什么,我随便说说的,不用在意。”
    在雅各布连连追问“诶你说清楚啊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坎蒂丝却是什么都没说的关上了他眼前的门,任他怎么拍打也没反应,只是在她关上门的前一秒,他隐约看到了对方从未表露在他面前的冷漠眼神,这让他在拍了两下门后就没有了继续叫人的打算。
    只是心里却一直有个问题在盘旋不去——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这个问题在一段时间后就有了解释——
    在得知贝拉最近和爱德华这个冷血生物走得很近的时候,他才陡然明白过来前些日子坎蒂丝所说的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困惑和激动跑去找坎蒂丝的时候,当事人却窝在了常晏的房子里。
    “所以说,你跑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常晏盯着眼前这个不请自来,还抱着抱枕缩着脚窝在他家沙发上的家伙,语气不耐。
    “……唉,在你这里雅各布的情绪才不会那么激动,我是为了避免无谓的争执才来的,常医生。”坎蒂丝把下巴抵在抱枕上,软乎乎的枕头陷下去了一块。
    常晏微微扬眉,“你和他怎么了?”在坎蒂丝和雅各布的矛盾中,不是一向都是雅各布先投降示弱的吗?
    坎蒂丝撇过了视线,嘴角也往下耷拉着,“唔……反正就是两人意见不统一,各执己见,无法调和的矛盾啦。”
    “看来是解决不了了。”常晏说这话的同时往门口看去,刚好那个他们正在讨论的对象也出现在了这里,他站起身,“或许我应该给你们留出一个空间?”
    “不用不用!”坎蒂丝连连摇头,“没什么好说的,你在这里也没关系啦。”
    “没什么好说的?!”雅各布边走进来边开口,语气里带上了几分火气,他瞪向坐在沙发上一副什么都不在乎样子的坎蒂丝,“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你之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明明就知道那个爱德华·卡伦、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你却不提醒贝拉?还任由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那个卡伦的花言巧语欺骗!”
    常晏眯起眼看他们,心里对这矛盾的来由有了几分猜测。
    坎蒂丝哼了声,“我可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不知道,你可不要在这里给我乱扣帽子,至于贝拉和爱德华的事情,我也没有插手的余地,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立场去干预他们两个?”她斜眼看身材高大的雅各布,眼里写着嘲讽,“我看你只是看不惯他们两个郎情妾意,所以吃醋嫉妒了吧?也用不着借机找我不痛快,雅各布。”
    “你!”雅各布抿紧了唇,双眼里怒火旺盛,他扬声道:“我只是在就事论事,和个人感情没关系,那个卡伦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贝拉和他走得那么近一定会有危险的,你既然身为贝拉的朋友,不是应该要劝她才对吗?”
    坎蒂丝这下子也忍不住抬头看他了,她浅褐色的瞳孔此时亮得惊人,像是有两簇火苗在燃烧,让雅各布在对上的一瞬间都有些不自在。
    她可没有退缩的意味,直接一字一句都冷酷到底:“哈!你敢说自己没有嫉妒爱德华的意思吗?少自欺欺人拿贝拉的安危当借口了!贝拉有自己的意志,你真的以为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以为我去说去阻止就会有用吗?你不是也去尝试了吗——结果呢?结果就是你只能站在这里抱怨,向我发泄不满!根本就不是贝拉不听劝,只是我们现在已经都没有爱德华那么重要了,和爱德华相比,她根本就不在乎我们——”
    “够了闭嘴!”雅各布忍无可忍的张嘴大喊一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