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同人)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 作者:叶临寒渊

字体:[ ]

 
 
  重要设定
 
  之前就有很人问我设定的问题,我知道我的设定肯定有一部分人不喜欢,所以点进来的妹子们我还是在这里集中解释一下,之后不再会回答设定的有关问题。小凛本人也不希望因为这个闹得不愉快,而且文已经写了蛮多的了,设定也不可能再改了。不喜欢的直接点X没关系,请不要人身攻击,O(∩_∩)O谢谢。
  首先,重点强调一下,小凛写每篇文的时候都会在第一章列出基础设定和提醒,要说设定的问题的话请先认真看一下再来跟我说这种问题,我已经说过看完设定如果你雷的话请点X,而不是来和我掐设定的问题,小凛本人写文也是很辛苦的,写文的时候动画和原著都是放在旁边来写的,而且我几乎每个语句都要思考过才打出了,这样文章用语才能好听,也许我的描写没有一些大神那样写的那么好,但请相信每个词我都是有认真思考过的,也出现过很多词找不到好的词句描写的灵感的事情,这也是我正在努力的做的更好的o(*////▽////*)q。
  然后,小凛本人拥有着庞大复杂而精密的时空架构,涉及方方面面,我所有的文都是基于这个时空的世界架构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想法可能和普通人不太一样,解释完后,我来解释一下我主要更的两篇文的设定问题。
  1.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
  这篇文的设定运用时空架构比较复杂,我因为怕麻烦所以没有解释清楚,现在我还是重点说一下吧。首先是小邪的问题,所谓重生只是相当于小邪本人而言的,其实更确切的来说这是轮回。魂魄本身是没有区别的,因为在轮回前我们都是空白的,所谓性格,是由你所处的环境和你所经历的事情所决定的。在身体刚形成之时,通过六道轮回的魂魄会随机地附在身体上,而一个身体是不可能同时承载两个灵魂的,而命运是拥有无数种可能的,小凛只是写出了小邪只是在死后轮回的时候恰巧被投放进这个身体的可能性,所以不存在原来那个人到哪里去了的问题,你所认识到的只是另一个灵魂在这个身体中的可能性。
  我们是不可能拥有在轮回时候的记忆的,小邪只是在二响环的保护下保留了前世的记忆。而小邪的性格在之前就已经定型了,环境对性格的影响自然就会被削弱,当然不可能形成其他的性格,自然就和你所认识的人不同了,小凛本人是支持平行世界观的,不同的选择和不同的因素会形成不同的命运,小凛只是写出了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发生的命运而已,我们所认为的原著也是众多平行世界中的其中一种可能性罢了,而我所写的是另一种可能性*^_^*。所以不要在问安岩去哪了这种问题,我写设定的时候明明已经说过了_(:зゝ∠)_至于为什么我大部分都用的是吴邪这个名字,那是因为这篇文是以小邪的经历来写的,为了和原动画片安岩的性格区分开,(划掉)而且也更好听更有气质(划掉)(/▽╲)。邪帝是我男神,就是更偏爱小邪,不服单挑∑(っ °Д °;)っ。
  2.最后,我想说看文的妹子们请认真看完我的设定和文再来和我合理讨论设定的问题,我写的是黑暗系正剧风,不是卖萌小白文,虽然偶尔放松卖卖萌,但为了给妹子们看更多的原创的部分,我的文都是以主角的视角来写的,有很多的之外的剧情我都没有照搬上来,所以看我的文的妹子最好看过原著。每一章我都有很认真去推敲,我不但写了感情互动,甚至文章的主线、伏笔、重要设定和解密、性格发展过程等都包括在内,所以请认真体会,不要单纯因为小凛写的段落比较长而随意跳过,有些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的,我不希望我写文写到后期有很多妹子疑惑这章到底在讲什么怎么那么突兀冒出很多设定之类的,我的文里所有的事情的发展都是有原因有过程的,是在这些或主观或客观因素下共同造成的结果。
  今天啰嗦了很多,还占了Taget,如果有看到最后的妹子,小凛在这里说一声谢谢了,谢谢你们愿意来看小凛的文,并且喜欢这篇文,我会不断努力把文章写得更好的(づ ̄3 ̄)づ╭~
 
  第一章:序章
 
  2015年,杭州。
  此时正值8月,盛夏时节,炎热的天气使得街上的行人神色越发的匆匆,王盟正趴在桌上,将电风扇对着自己猛吹,因为此时是中午,就算是在西湖边,来往的行人也十分稀少,大家都忙着躲避炙热的阳光,王盟也不担心会突然有客人上门。店里不是没有空调,只是自从吴邪从沙海回来以后,店里就再没有开过,王盟知道自己老板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即使是在杭州温度高达40度的时候,也只是将风扇的功率开到最大罢了。
  古董店的后堂,吴邪背靠在太师椅上,下意识地将自己藏在阴影里,即使是在盛夏,他也穿着丝绸制的长袖衬衫和长裤,脸色是病态的苍白,陪着漆黑的发丝和宛如深潭的黑眸,却越发凸显出俊逸的五官,虽然身体虚弱,却依然带着长期身处高位的强大气场,整个人越发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但其实,吴邪只是在单纯的发呆罢了,只是近几年的经历所带来的改变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消弭于无形的。吴邪的眼神涣散没有焦点,左手轻轻地摩挲着手中的玉杯,手指修长白皙,指腹和虎口处却带着厚厚的茧子,但与天青色的杯子相映衬,依旧可以展现出儒雅清逸的美。
  突然,吴邪左手的动作猛地一顿,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发出抑制不住的咳嗽,吴邪迅速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嘴,但仍是从指腹间逸出剧烈喘息的气声。待暂时平复后,吴邪冷静地将右手放开,手上果然是红中带黑的血迹,吴邪低垂着眼眸,神色莫名,却只是平静地用手帕将右手擦干净,把沾染上血迹的手帕用打火机烧掉。在确定毁尸灭迹后,吴邪有些疲累地靠在椅背之上,眸光深沉,良久发出一声略显无奈和释然的叹息。
  从墨脱回来后,他将自己关在屋里倾尽自己所有的心血设计出天衣无缝的庞大计划,自那时起他就发现自己年轻时候留下的暗伤似乎是有复发的迹象,为了防止计划失误,他将一部分的机会透露给了小花,就是希望他能在关键时刻帮自己把漏洞补上。
  但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从这个计划制订出的那刻起,就注定只能吴邪独自一人完成,哪怕需要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但老九门三代所受的所有控制和折磨,必须要在自己这里终结。幸而最终这个他费尽所有心力制订出的计划成功了,他还把张起灵从青铜门里成功打晕拖了出来呢,只是张起灵在终极里实在是呆了太久,刚出来就被送进了医院,看情况,最近就可以出院了,之后,他就可以过上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了。
  也许是因为他所执着的一切都拥有了圆满的结果,长期以来支撑着这个虚弱的身体的支柱突然消失了,伴随着精神上的轻松随之而来的是身体所受到的伤害全面的爆发,毕竟他曾经受过许多次异常严重的伤势,甚至一度差点就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呼吸系统所受到的伤害和长期的胃病,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吃什么吐什么,把小花紧张得天天跟在他身边看着他,就怕他什么时候去见自家三叔了。
  不过,吴邪勾起一个温柔的微笑,依稀是当年天真无邪还未经历过那么多的痛苦和绝望的模样,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小花也可以去实现他喜欢唱戏的爱好了。吴邪眨眨眼,有些怕冷地微微蜷缩着,胖子在巴乃也生活的很好,还和自己老丈人照了一张相片寄给他。
  他给闷油瓶弄的身份证还在抽屉里,当初填名字的时候,他真的很想直接填外号的,可惜那一看就不是人名,只好勉为其难地把张起灵写上去了。恩,他把三叔的盘口也交给了二叔,古董店也改在了王盟的名下,就连苏万和黎簇也找好了大学,潘子和三叔也去看过了。
  吴邪静静地闭上眼,这几年来,他真的过得很累很累,几乎都没有睡好过,一闭眼就总是看到很久以前的记忆,现在,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说不定还能见到好久没见的三叔他们呢。
  吴邪的呼吸清浅,直至微不可闻,一旁桌子上用紫檀木雕刻而成的小盒子发出微弱的银色光芒,光芒随着吴邪的呼吸明灭直至消失……
 
  第二章:重生
 
  二十几年前,长沙,吴家老宅。
  主屋,吴老狗坐在上首,右手牵着时年还只有5岁的吴邪,幼小的孩子穿着白色带银边的唐装,乖巧地站在自己爷爷身边,即使年纪尚小,在吴老狗的精心教导下,也已显示出日后单纯温柔的性格。此时的小吴邪正好奇地看向坐在吴老狗对面的张启山,与吴老狗儒雅温和不同,作为九门之首的张大佛爷即使温和的笑着,也掩盖不住凌厉锋锐的气场。
  吴老狗笑着将身旁的吴邪领到张启山跟前,话语声中带着满满的宠爱和自豪,“大哥,这是我的乖孙子,叫吴邪。来,小邪,叫大爷爷。”小吴邪眨巴着圆滚滚的猫儿眼,糯糯地开口喊人,即使是面对着声名在外的张启山,眼里也没有丝毫的惧怕,相反却笑得乖巧的十分讨人喜欢。
  显然,张大佛爷同样中招了,温柔地摸摸小吴邪的头,“小邪是吧,真是个乖孩子。”因为抬手,张启山手上的二响环暴露在了小吴邪的眼前,意外地小小的吴邪伸手想摸向玉镯,但因为吴老狗的教导,伸到一半的手缩了回去,但眼睛却盯着张启山手上的二响环不放,脸上流露出渴望的神情,但又乖乖地不说话。
  张启山见状,直接摘下二响环递给了小吴邪,“小邪喜欢这个吗?大爷爷送给小邪好不好?”小吴邪眼睛一亮,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吴老狗,转头又看看镯子,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吴老狗也有些为难,二响环是张启山十分喜爱的一个物件,遗憾的是这个镯子应该还有一个,只是张启山找了多年也没有找到,虽然他一直很宠吴邪,但这总归不太好。
  张启山见状摆摆手,打断了吴老狗的拒绝的话,“这只不过是一个镯子罢了,找了那么多年也没凑齐,我也早都放弃了,既然无法凑成完整的,小邪也喜欢,送给他也无妨,正好前几年有事没赶上小邪的满月酒,就当是我送给小邪的礼物吧。”张启山说着低下头,喜爱地捏捏吴邪的脸,忍不住就像逗逗他,“小邪,收了这个镯子,以后就是我张家的人了。”
  一脸天真单纯的吴邪欢喜地接过镯子,清脆地应了声,“好。”
  吴老狗:“……”卧槽,他家乖巧可爱的小孙孙就这么被拐走了,就一个镯子就把自己卖了,还张家的,小邪必须是我吴家的,就算嫁那也是入赘!!
  因为吴邪当时年龄还小,二响环就一直保存在吴老狗那里,一直到二十几年后,才被从墨脱回吴家老宅的吴邪发现,此后那个装着玉镯的盒子就一直呆在了吴邪的身边,之后吴邪从张起灵留给他的‘遗产’中发现了另外一个二响环,张大佛爷多年的念想,终究还是在吴小佛爷这里得到了终结。
  --------------------------分割线---------------------------
  现在,原名吴邪现名安岩的小三爷神色凝重地盯着已经在自己手腕上呆了二十三年的玉镯,“……话说,这真的不是张家的诅咒么。”
  前世因伤而死的吴邪却莫名地带着记忆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小鬼,虽然很感谢给了他安稳生活的现在的父母,但他终究还是记挂着吴家,内心深处他还是吴家的当家族长,是那个一开始天真无邪的小奸商,是那个在后来经历了无数绝望和痛苦手段狠毒残酷的吴小佛爷,是闷油瓶与世界唯一的联系,是那个铁三角里最重要的吴邪,即使之后的经历再黑暗,他也是那个曾有许多人为了他而付出一切的吴邪。
  而且作为安家的老二,上有会说好话的闹心哥哥,下有会撒娇的可爱妹妹,安父安母自然就对过分冷静理智完全不用人担心的吴邪关注少了,关系也就只能说是不好不坏。
  不过比起这个,吴邪对手上的二响环倒是关注更多,五岁那年他前世用来装二响环的盒子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本来只是想听听传说中的三连响的吴邪却莫名其妙的把手镯卡在了自己双手上,诡异的是随着吴邪年龄的增加,二响环始终保持着比手腕只大出一点点的状态,既然弄不下来,吴邪索性就不管它了。
  说实话,二响环的确不愧为张大佛爷最喜爱的藏品之一,玉镯分为内外两层,外层用镂空的技艺雕刻出麒麟踏火的形象,可谓是巧夺天工,玉质则是极品羊脂白玉,泛着温润的光泽,即使是男人带着,也没有丝毫变扭感。不过吴邪严重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玉,作为一个男人,他不可能像女性那样去仔细地爱护一个手镯,磕磕碰碰是无法避免的,可事情的重点在于,不管手镯被多大的力道撞击,镯子上连丝毫裂痕都没有,硬度简直堪比金刚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