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同人)逆转结局 作者:星火函烟/专业网骗

字体:[ ]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com--- 书香门第【sabbaty】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综快穿]逆转结局
  作者:星火函烟
 
 
 
  平凡与抉择
 
  自己怎么会落到这种境地的呢?修一环顾四周,内心一片茫然。人死后,竟是如此景象,吗?
  不错,修一清清楚楚地记得自己早已死了。一场车祸,平淡无奇。
  他的一生都是平凡无奇的。自呱呱坠地,便得了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修一。并非父母不爱他这等八点档电视剧的剧情,相反,身为家中次子,得名“一”,取独一无二,一往无前之意。
  可一往无前,却与他的人生搭不上半点关系。他并不蠢笨,人生这条道路也无大起大落,但就是不求上进,成天只在自己屋里把玩些小说动漫之类。时间久了,身边的人也就习惯了他的不着调。
  独一无二么,也算不上。长兄沉稳可靠,弟弟则是被宠坏了的性子,都被家人细心呵护。他则正正卡在了这两人之间,可靠但总做不出什么大事,也不靠他人扶持。
  父母却是切实很疼爱他的,但上有长兄,下有幼弟,他也就不甚起眼,心安理得地当起了他的小透明。
  从小到大,无论是学习、生活,他都习惯于料理好自己的一切,不让他人操心。朋友曾调侃他深谙中庸之道。什么都是中游。
  长相并非天怒人怨,甚至称不上帅气,但是清秀柔和,也还能入眼。却偏要带副平光的黑框眼镜,生生拉低了外貌分。不爱竞赛类的运动,只是偶尔去健身房,以保持健康。
  习惯说话温吞,从不胡乱发火,也不挑事。礼仪简直是完美到了无可挑剔的程度,却只是为了不犯错,也没什么优雅贵气可言。
  至于学业,全班有四十余人,每次考试他便徘徊于二十上下。上课只是笔直地坐在那里,却从不发表意见。偶逢被点名,便规规矩矩地上台解题。
  做什么都是随大流,将自己隐藏在人流中间。男生的房间总要偏乱些,故而他每次整理完房间,便故意留些杂物不予清扫。
  并非天性如此,他其实比许多同学都聪明得多,可显得惫懒。为了不显得突兀,不找来麻烦,他可谓费尽心思。不会错的,永远是平凡,日复一日,他是这么告诫自己的。
  高二那年,许多男生偷偷向心仪的女孩表白,在老师眼皮底下玩起了游击战。他心里虽没什么感觉,却也精心给校花准备了几封情书,当然是没能得手。不过他也不在意,不显得突出就好。
  就是这样的性子,怕极了麻烦,宁可隐藏自己,也不愿引人注目。唯一的梦想是毕业找份稍上得了台面的工作,感情方面根本就没有头绪。
  他的人生本也是按照这写好了的剧本一步步发展的,进了排名普通的高中,一切仍然平平无奇。
  唯一突出的爱好,就是各种小说漫画影视了。房里摆满了打工赚钱买回来的手办。他实在是无法抗拒那一个个虚拟世界带来的新奇体验,将自己代入那些角色,试想若自己是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又会造成怎样不同的结局。
  他不止一次幻想,若是世上真有辟谷这种说法的话,他一定会整日整夜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只有在游戏里,你才会那么认真吧,”死党曾这样抱怨,“如果你肯分一半的智商在学业上,哪能就这么被埋没呢?”
  他只是笑着摇头,随手删除了那竞技场排行前列的账号。平凡就好,他谨记在心。
  怎么也没想到,这样闲适的日子,会断送得这么快。
  平常的一天,在分秒不差的时间起床,洗漱,穿上中规中矩的校服,叼着面包就出了门。骑着半旧的自行车,不急不缓地赶往学校。
  低头看了眼手表,应该能在平时差不多的时间到达学校,也就放松下来。正值上班高峰,忽然听到前方十字路口一阵嘈杂,夹着惊呼。
  眼睁睁看着那辆失去控制的轿车迎面而来,无法躲闪,心底翻不起多少波澜。每日因车祸死亡的人数不胜数,这也算是个平庸的结局了吧?只是不知家人会如何……
  身体在车辆的猛力撞击下被高高抛起,剧痛席卷全身,能感觉到血液从创口不断流失。勉力睁眼,最后见到的,不过是蓝天白云。
  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嘛,只是又一个平凡的人逝去。世界,还是照样运行。自嘲地笑笑,甘于平凡,归于平凡,难道不好吗?
  再接下来,浑身一轻,跌入了这纯黑的幻境。即便是个无神论者,修一也仍有些好奇死后的世界会是怎样。十殿阎罗?天堂地狱?
  答案是否定的了,他叹口气,伸出手,细细打量。手指上似乎覆盖着一层微薄白光,即便是在这绝对黑暗中也能轻易辨识。心念一动,身体便凌空漂浮起来。
  但在这无边黑暗之中,漂浮与否其实并无差别。颇感兴趣地打量自己全身,灵魂一说,也不是全无道理吧。
  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可看到的永远是一片虚空。在这里时间与空间都失去了意义。过了几天,过了几年,飘过多远,又有什么区别?眼中的永远只是那黑暗罢了。
  第一次知道,孤独可以这样伤人。就像是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在啃噬心脏一般,从麻痒到疼痛,最后麻木不仁。所有的死者都是这样的吗?他时常这么想,却不得其解。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徘徊着,无望地游荡着,直到一道机械合成的女声打破了死寂:
  [宿主No.17绑定完成,系统A23号竭诚为您服务。]
  修一一惊,这声音像是直接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中,无法追根溯源。心念一转,不由突发奇想:难道这就是死者都会有的经历?
  那么“宿主“又是何意?每日死亡案例何其之多,自己如何也算不上17号。且听那女声这样说法,她是系统?绑定,又有什么功效?
  [规章001条,为宿主解释系统的存在及目的。]那女声仍在继续[系统选取死者中最普通的为宿主,记录并储存其意识,对种族生存能力进行测试。]
  [那么,我就是那个最普通的,所以被选中了吗?为什么你们不选最出色的进行这个所谓的实验?]修一满腹疑惑,尝试着在心中问出自己的问题。
  生存能力测试?既然都已经是死者,如何测试;这系统背后的势力又是什么,竟然有能力进行这样的实验?
  莫非是外星生物?这么一想,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修一从来都坚信人类不会是偌大宇宙中唯一的生命体。比起浩瀚星空,人类也只不过是个平庸的种族罢了。
  [系统致力于测验人类生存的平均能力,各项指标表明宿主是最适宜的人选。]
  修一叹了口气,梦想就是平庸过完一生的他竟被会因此被选中,真是莫大的讽刺。试探着再次提问,[那这个生存测试,我需要做些什么?]
  [系统将根据宿主记忆传送宿主进入各个子世界,任务只有一个,生存。]
  [子世界?]修一有些困惑。何谓子世界?难道平行空间竟是真实存在的么?而且读取记忆……一种隐私被窥探的不自在感油然而生。
  [检索,定义子世界:所有根据人类想象所产生的世界,统称子世界。宿主关注的作品也都成各自的子世界。]
  是么。心里倒是没多大波动。这十几年来自己早就将这些当成了生命的一部分,若果是真实的,也没什么不好。[那么解释任务目标,以及有无规定!]
  越是简洁的指示,越是让他不安。既然是生存任务,就断不可能那么简单。这系统所说,多半是实话,但却诱导人将这任务往简单里想。面上神情严肃起来,真正正视了这次不是是福是祸的际遇。
  [系统会为宿主选择身份与时间点开始任务。唯一目标,存活至指定时间点,无附加规定。]仍是毫无起伏的声线。
  直觉这任务绝不会如此简单,修一静默半晌,继续发问:[如果我不同意参加这测试,会如何?任务失败,又会如何?]
  [不参加测试,数据作废,抹杀宿主意识。在子世界中,任务完成前死亡,抹杀意识。]一如从前的机械声,不带丝毫感情,此话内容却足以令听者脊背发寒。
  反正自己早已是个死人,多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又有何不可?经历过这不知多长时间的孤独,他早已不在乎死亡,答应下来多半是为了摆脱这无尽的单调黑暗。
  况且,自己不是一直都很想去看看那些小说漫画的世界吗?曾经就幻想过自己身为其中角色会做何决定,现在现成的机会送到眼前,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轻笑一声,仿佛是为了坚定决心一般,张口,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同意了。”
  [协议达成,在十秒内进入随机世界。十,九,八,七,六,五,四,三……]
 
  初至与算计
 
  [……二,一!]
  脑中冰冷的机械音还未消散,修一便觉天旋地转,下一刻已脚踏实地。许久不曾拥有身体行动,这下反而一个趔趄,几欲跌倒。
  压抑着获得身体的狂喜,他微偏头,不敢有过大的动作,悄悄打量四周情况。只怕露出些什么破绽。可他僵住了。
  这是怎样的人间地狱啊?偌大的房间里全是血迹,堆满了尸体的碎块,甚至还有孩童。墙上的镣铐叮当作响,屋子一角堆满了各种刑具。鼻尖萦绕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自己是被人绑架到这里准备杀害?脑海中浮现出的可能性让他脊背发寒,可他马上反应过来,这不是事实。
  虽然浑身血迹,却一点伤口也没有,行动自如,甚至手边就有小刀。这不像是被害者应有的待遇,反而更像是……
  想到最坏的可能性,他不由心头一滞。[这是什么世界?]他强压下不适,颇为谨慎地问道。
  [子世界坐标已确定,Fate Zero世界,宿主身份为御主·雨生龙之介。]系统机械的声音却奇迹般让他安定下来,没错,这只是个测试,生存下去就好。
  [判定进入时间,召唤caster吉尔斯·德·莱斯后,主线已开始]
  不妙。现在的情况对自己极为不利。修一很快回想起了原作剧情,微微皱眉。若是早来一步,自己大可选择不召唤caster,离开冬木。可现在说什么也不能逆转先前发生过的事情。
  总算习惯了这“工坊”中的腐朽气息,他试探着喊了声“青须”,却没有回应。松了口气,总算不用现在就去应付那疯子了。
  放下心来,也不在意满地血腥,拉过把椅子坐下,决心先弄清目前状况再作打算。[系统,现在剧情进行到哪一步了?]
  [剧情定点,caster造访爱因兹贝伦城堡,saber以及lancer与其正面交锋。]
  默默回想着剧情,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么?真的是很棘手了。此时几乎每对主从都想要杀死自己这杀人组,无论是为了伸张正义,还是得到奖励的令咒。叹了口气,[要求任务说明。]
  [主线任务:存活至远坂时臣死亡。奖励:无,失败惩罚:抹杀。支线任务:参加三王狂宴。奖励:带螺湮城教本离开本世界的机会,失败惩罚:无。]
  支线任务?这里还有支线任务么?听起来奖励十分诱人。螺湮城教本是caster的宝具,用人皮装订而成魔导书。能够召唤并使役深海中的怪物。这本书具备作为魔力炉心的能力,能够无视术者本身的魔力自行发动大魔术·礼仪咒法级别的魔术。
  但是这所谓“带螺湮城教本离开本世界的机会”又是怎么回事?[陈述带教本离开的条件。]
  [主线任务完成前接触教本。]
  那么现在基本上理出些头绪了,有些烦躁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注意到指尖染上的血色眉头更是紧锁。虽说答应了这系统进行测试,却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的任务就会如此困难。
  这支线任务听起来不做白不做,奖励也是以后世界可能会用到的宝具,但实际上仔细想来,风险甚至比主线任务还大得多。参加王宴,何其困难?自己并不是王,如何会被邀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