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终结的炽天使同人)明花+番外 作者:北里岚

字体:[ ]

 
 
  ☆、始.三千院北岚
 
  “恋爱天堂” ——由巴洛克公司首次推出的一款高难度乙女向恋爱游戏,还未推出,就获得了许多宅男们的热爱。于是巴洛克公司趁热打铁,往这个游戏上推出了全国性的比赛,于是四月的东京立即沸腾了。
  游戏大赛始发于四月一日,而而经过重重赛事,终于在五月十五号迎来了决赛。入围者一共五人,他们将在启明星广场一决胜负。
  “米娜桑,今日就是恋爱天堂最后的总决赛了,你们开不开心!” 
  “开心!” 
  女主持人的话语很有感染力,不一会儿,观众席上便变得异常热闹。
  “那么接下来就要请出我们的选手了,你们第一个想见到谁呢?” 
  “尺魄!” 一大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嘴里喊着尺魄这个略汉化的名称。不过不仅仅那一个声音。
  “是萨卡斯sama!萨卡斯Sama!” 
  一个女观众看见从入场口走出的那个金发碧眸的美男子,竟然高兴地昏了过去。
  “我亲爱的羊羔们,你们还好吗?” 萨卡斯操着一幅别扭的日本口音,向台上支持他的女观众们打了个招呼。
  “啊,我好幸福(*?︶?*).?.:*?” 被抛到媚眼的那个女孩子双手捂着脸,满是一副沉醉的样子。
  接下来,从入口又走进两个人来,一个叫井上X郎,一个叫井上Y郎。
  好吧,因为作者是个取名废,就这样过吧。
  就算是你们进了总决赛岚桑也不会给你们取名的。死心吧,井上X郎,井上Y郎!
  好了,比赛开始。(?ò ? ó?)岚桑是不是漏掉了什么?
  这时,当四人走进中央赛场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入口轻轻地慢步而来,看上去懒洋洋的。
  来人是个少年,黑发黑眸,长得很秀气。
  早已等待的观众马上惊呼出声:“是三千院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响起了一阵尖叫声。主持人捡起了被声音震掉的耳麦,将自己的职业操守摆正了,一脸敬业,向大家介绍各位参赛者的身份,但是,
  萨卡斯大人真的好帅啊!(//?//)
  #论职业道德已经被碾成渣的主持人应该怎样让她把余下不多的节操捡起来#
  主持人清了清嗓子,又说起话来:“想必大家都认识参赛者了,我也不再详细介绍了。因为我知道,你们等待的接下来的压轴戏是不是!”
  “是!” 观众们兴奋异常,脸色绯红地好像是吃了辣椒一样。
  主持人也不卖关子了,她拿起一张卡,将上面的内容快速地念了出来,“本赛事由美〖哔〗智能空调、基友酒店、山田财团友情赞助Balabala……”
  等主持人念完那一长串的赞助,观众们也等不及了,于是,主持人立马宣布“游戏开始”
  北岚坐上游戏座椅,带上了游戏头盔。
  恋爱天堂比赛时采用的是虚拟投射显示屏,也就是说,他所做出的一切选项将会原原本本地显示在众人面前。
  其他几人也进入了游戏仓,外面传来主持人的获胜要求。
  “此赛事最后将会抉择出前三名,前三名的标准是打出He结局多的一方获胜,然后再次……不过请选手注意,游戏时间只有半小时,请注意,游戏时间只有半小时。” 
  北岚闭上眼,稍作休息了一会儿。当别人已经攻略出第一个He的时候,他才慢慢睁开眼。
  那冰冷的眸光简直不像个人类。他讲眼睛与游戏屏幕保持20厘米宽度,然后,游戏真正开始。
  屏幕上变换出一些粉色的花纹,然后渐渐映上游戏的名字“恋爱天堂”
  二十多分钟后,萨卡斯看了一下时间,离比赛结束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了,他的脸上挂起得意的笑容。
  这次比赛,他赢定了。
  萨卡斯为什么会如此自信,完全是因为外面人的叫声。玻璃仓不隔音,所以他能很清楚地听见外面的声音。
  排斥掉许多无用信息后,萨卡斯终于听见了自己想要的:
  尺魄十八个,上井X郎和上井Y郎分别是十九个,而三千院则是十三个,再瞄了一下自己的He个数,已经达到二十四个,。所以说,他赢定了。
  一想到接下来主持人宣布他是冠军的时候,萨卡斯就兴奋地浑身颤抖。似乎是认为没有人能够打败他了,他一下子放松下来,整个人像软骨头一样的靠在座椅上。
  “比赛结束!” 终于结束了,萨卡斯伸了个懒腰,走出游戏仓,一副自信的样子让许多女人为他而着迷。
  “游戏已经结束了,请稍等几分钟,让主机进行计算。” 不消半刻,结果已经出来了,主持人一副神秘的样子,来揭开最后的结果。
  “尺魄,共计He十九个。
  上井兄弟,共计He十九个,由于三位选手成绩相同,所以组委会绝对这次比赛只决出前两名。”
  主持人卖了个关子,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以一种引诱的态度说道:“大家认为谁会是冠军,是毫无败绩的萨卡斯,还是黑马三千院,大家可要做好准备呦!”
  主持人慢吞吞地念着,但这样的速度也未免太折磨人的内心了。
  “萨卡斯选手,共计He二十四个,这真是个好成绩,要知道“恋爱天堂”可是以高难度著称哦。面对这么好的成绩,请问三千院选手有没有什么感想?”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了身旁的清秀少年。
  北岚拿到话筒,嘴角勾起一个放肆的笑容,“凡人只需在我的脚下匍匐,如果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我必将踩着你的尸体而上。” 当北岚说出这番话时,全场猛地寂静了。
  主持人有些尴尬,笑着打哈哈,“三千院选手真是自信啊,那就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成绩吧。” 
  主持人点开屏幕,突然,全场再一次寂静了。
  50,整整50个He!
  “这不可能!” 萨卡斯一脸震惊,“你一定作弊,这不可能!” 
  北岚转过身,脸上带着肆意而矜骄的笑容,他像是施舍般对萨卡斯吐出一句话,“你根本只是把它当做游戏,真正的玩家,会将自己融入于整个环境当中。而你,不合格。” 北岚举起手,用手指指向萨卡斯,“所以我才能在八分钟内打出所有的He结局。” 
  “不对,明明23分时你才打出十几个!” 萨卡斯矫正道,他绝对不相信面前的少年能打出所有的Happy End。
  “那是因为后面几个结局太难了,前面的十三个结局我只用了半分钟。” 
  “所以,这就是你与我的差距。”
  当北岚说出这句话时,他感觉面前的空气扭曲了一下,然后,他便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赛场了,而是在一头看不到尽头的走廊里。。
  “日安,三千院。” 在这条奇异深处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
  北岚皱了皱眉,显然非常不喜欢这种不出面的主人。于是,他向前走去。可是,当他第三次回到自己出现的地点时,他放弃了。他很干脆地坐在真皮的沙发上,拿起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
  不要问我为什么他未成年就会喝酒,岚桑不造啊。
  “三千院,我想请你帮个忙。” 
  “失败了会发生什么?” 
  “你会死。”
  “好啊。” 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北岚脸上仿佛出现了名为高兴的神色。
  “三千院,为什么你会高兴?根据我观察人类得来的,你应该很怕死才对。” 
  北岚很狂地笑了一下,“因为世界就是个垃圾游戏,简直让人提不起兴趣活下去。” 
  还不如,死了算了。
  神之物语:
  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很奇怪的人类,他一点也不怕死。
  我觉得他很有趣。
  他叫三千院,很好听的名字。
  我突然不想让他去攻略别人了。
  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是不会犹豫的。
  可我现在犹豫了。
  好奇怪。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综漫」男神,滚过来暖床》已开,多多捧场
 
  ☆、你的新生
 
  【我需要你去攻略你一个人。】。
  【我之所以挑选你是因为你能比任何人都快速地融入环境当中。所以我选择了你,三千院。】
  【我希望你能够达成这个目标,我会给予你助力,但相对的,我会对你定下制约。】
  【祝你好运,三千院。】
  ——神之序语
  夜中漆黑,而属于夜晚的生物会在黑夜中飞速,我们永远也不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新野町是个繁华的城市,只少相对大多数城市而言,这是个巨大的城市。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这里总是熙熙攘攘的,灯火辉煌。
  “下雪了啊。” 一个穿着厚重冬装的女人看着这初下的雪,不禁呢喃道。她呼出的气体被阻挡在口罩上,沾上了一层绵湿。此时,路上的一些行人也在打量这个女人,特别是男人。他们看着那女人,尽管穿得如此严实可还是可以看到她那半张秀美的脸庞。
  在这片扬雪中,是极为美丽之物。
  已经察觉到了其他人的注视,天音凉子显得有些焦虑。不知是为何,她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了汗珠。
  明明天气这么冷。
  天音凉子不经意地暼了瞥四周,发现那些男人还是没有一点要离开的迹象。明明她已经将自己包裹得如此严实,可为什么,还是逃脱不掉这些丑陋的目光呢?
  虽然好想离开这里,但是还不行。
  天音凉子望着那药店的大门,目光焦灼得几乎要将大门烧开。在将近十多分钟的等待后,店员终于骑着单车姗姗来迟。
  大概是没见过这么早来的客人,店员微微诧异了下,但并没有什么好去追问的。
  顾客是上帝,这是所有行业信奉的真理,他还巴不得这样的顾客多一些呢,说不定老板还会给他加工资呢。
  正在店员胡思乱想之际,天音凉子已经走到了药柜前。
  年轻的店员坐在柜台后面,看见那个女性顾客非常熟悉地走到一个药柜前,上面的标签是——镇定剂,以及安眠药。
  她那熟悉的挑选动作,就好像她已经来买过许多次药了。
  没过几分钟后,天音凉子已经选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到柜台前打算去付账了。
  年轻的店员熟练地计算、找零,正当他为天音凉子装袋子的时候,他莫名说了一句。
  “用太多的话对身体不好。”
  天音凉子的身体稍微颤抖了下,虽然幅度不是很明显,但那个时候,她的确有些不是滋味。
  就像甘苦的药汁从你的心口上流过,那种感觉,简直滋味难明。
  “不,是……” 天音凉子嗫嚅着,说出的声音根本就不像是说给别人听的。
  音量实在是太小了。
  你在害怕些什么呢?
  这一点,并没有人知道。
  天音凉子马上付了账,在店员奇怪的眼神中匆匆走出了药店。
  “真奇怪。” 年轻的店员看着那个离去的女人,嘴里嘟囔着一些细微的话语。
  雪花落得有些大了,纷纷扬扬地如同鹅毛般落满了整片大街。雪花落在衣服上,很快就消融了。不得不,天音凉子撑起了一把蜜合色的小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