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武侠]一切为了好感度+番外 作者:陌上洛离(下)

字体:[ ]

 
 
  
  第65章 卷二 无花你好
  
  “你、南宫灵!快停下!”
  尽管已经力不从心了,但是白流依旧在徒劳的挣扎着,这件事说白了都是他的错,要不是一时的意乱情迷和不舍、事情就不会发展成这样,这会儿挣扎虽然显得有些矫情,但是…也总比打破罐子摔倒底强一些。如果他对这种情况无动于衷,那接下来南宫灵肯定会更加得寸进尺!
  压抑的喘息声伴随着吞吐声,气氛暧昧的一塌糊涂。
  南宫灵的理智被烧的一塌糊涂,含着东西仰头看着白流迷离的眼睛,他忍不住闷笑了一声。瞧,明明很舒服却还是要坚持反抗,他家哥哥这口是心非的模样啊…
  吞吐的动作起伏更大起来,良久,白流极力压抑在喉咙的呻吟声终于破碎的溢了出来,下巴下意识扬了起来,脖颈成扬起一道漂亮的弧度,腿一软,向下滑倒。
  眼疾手快的揽住白流的身体,南宫灵缓缓站起身来。
  舔着嘴角没来的吞下的东西,看着神情羞恼的白流,南宫灵色气满满的当着白流的面,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将嘴里的液体咽了下去,成功的让白流的脸一片涨红。
  “哥,舒服吗?”
  手指轻轻的在发泄过后疲软下来的物件上弹了弹,南宫灵笑问道。
  白流眼皮一跳,愤愤的用手肘撞了一下南宫灵的腰腹部,在对方吃痛退后些许的时候,迅速弯腰将裤子提了起来,然后强忍着羞恼似笑非笑的扫了对方的某处一眼。
  毫无羞耻心的耸耸肩头,南宫灵嘿笑一声,再次凑到白流的面前,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哥,我难受~帮帮我好不好?用手就可以了…嗷!疼疼疼疼疼!”
  某处措不及防的被踢了一下,南宫灵疼的弓起了腰,捂着下边痛呼起来。
  收回腿,白流面无表情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闪身走人。
  下手还真不轻!揉着生疼的地方,南宫灵龇了龇牙,在心里为自己默哀了三两秒,然后赶紧朝着白流离去的身影追了过去——
  “哥!等等我啊~别走得那么快嘛~”
  等两兄弟‘亲亲热热’的回到院子时,任慈和秋灵素正在谈话。
  任慈在南宫灵掳走白流后没多久就赶了回来,他本来是不放心南宫灵的状态的,不过听说两兄弟在一起后就松了口气。这会儿见南宫灵神色无异,才彻底放心了。
  任慈笑道:“看样子是没事了,你们两个啊…”
  白流强忍着想要甩开南宫灵的念头,表情尽量自然的笑了笑。
  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南宫灵趁着白流这会儿不会翻脸的时机,厚着脸皮黏在白流的身上,笑嘻嘻的冲任慈和秋灵素点了点头,“让爹娘担心了,灵儿已经没事了!”
  恩,有哥刚才的‘安抚’,他这会儿心情可是相当的不错~“你这臭小子,从小到大就只听你哥的话!”
  任慈摇了摇头,笑骂了南宫灵一句,然后伸手按到白流的肩膀上拍了拍,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下来,“流儿…唉,别的话爹也不多啰嗦了,记住万事都要小心,保护好自己。”
  白流眼神柔和的点了点头,“爹你放心吧。”
  “你爹不啰嗦,娘可是要啰嗦几句的。流儿,娘知道你从小到大都很有自己的想法,这件事瞒着娘也是为娘好,但是可不许再有下次了知道吗?唉,出门在外的,千万要保护好自己,事情要是不成就不可逞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知道吗?”
  推开一脸欣慰的任慈,秋灵素表情很严肃的叮嘱了起来。
  刚才任慈已经把这件事告诉她了。
  她一开始是反对的,但是丈夫的一席话却让她不得不放下反对。但是不管怎么样,心头的担忧却是无法压下的,她是个妇道人家,丈夫和两个孩子是她最在乎的一切,比什么都重要!
  哼,实在不行就让自家儿子直接开溜。
  武林上那么多英雄豪杰,凭什么让她儿子去孤身犯险?到时候要是有谁敢指责一句,她绝对第一个站出来不客气,为母则强,丈夫要顾全大义、她可不用不在乎那些东西!
  父子三人顿时被秋灵素这番话弄的忍俊不禁,一起笑了起来。
  三日后,白流动身离开了江南。
  其实他原本定的是一周后再离开,可是这几天,南宫灵实在是太…咳咳。
  果然如同白流预测的一般,南宫灵这家伙越发的得寸进尺了起来,仗着在任慈和秋灵素的眼皮子底下、白流不敢暴露出来,就每天晚上各种放肆的占便宜,弄的白流差点儿被攻城陷地!
  要是再不走,白流觉得自己最后的那道防线都会不保了。
  白流走的时候,南宫灵那叫一个依依不舍啊,愣是追着白流送到了城外。
  最后要不是任慈看不下去了,把小儿子给揪了回去,他很可能就直接‘顺其自然’的跟白流一起上路了!为此,南宫灵被揪回去之后好几天都没给自家老爹一个笑脸。
  被弄得哭笑不得的同时,任慈心头的担忧却似乎减轻了一些。
  不过同时的,任慈隐隐又多了一些莫名的不安。南宫灵对白流的依赖…连丐帮帮主之位、以及大局和其他的,南宫灵竟然都可以为了白流置之不理…这实在是太过了。
  白流到西少林的消息,无花却是知道的有些晚。
  他还是听到了寺里其他师兄弟的谈论,才知道白流貌似已经到了不短时间了。
  “圆通师兄。”有些失态的,无花出声叫住了正在和其他僧人聊天的圆通,眼中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丝期待和紧张,“师兄,你是说…白施主他刚才来了?”
  圆通愣了一下,摸了摸脑门,傻傻的点点头。
  无花赶忙又问道:“那师兄可知道他现在何处?”
  “额,白施主好像是去拜访主持大师了,说是准备在咱这里继续呆一段时间,所以提前去打个招呼。”回过神的圆通忙回答道,心下却很是有些纳闷儿。
  他可从来没见过自己这位往日里清冷孤傲的无花师弟这般的…
  怎么说呢,感觉对方貌似有点儿小激动呢,可是看那表情似乎还是跟往常一样啊,难道是他的错觉?又或者是真的激动?他记得无花似乎和白施主关系蛮不错的,唔,有可能。
  无花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脸上赶紧恢复淡然的表情。
  礼貌的感谢了一下圆通,无花心下犹豫了片刻,还是抬脚朝着天峰大师所住的禅房走了过去。他的心情很是有些复杂,白流的到来让他略感惊喜,但是又感觉有些不对劲。
  按理来说,白流这个时间是不会离开江南的吧?
  那南宫灵刚刚担任代帮主之位没多久,白流身为辅助者,任慈和南宫灵都不会放白流离开的,更别说还要在西少林‘待一段时间’了,这怎么看怎么不合理啊。
  禅房内,天峰大师正在和白流…喝茶。
  在白流来之前,任慈已经和天峰大师‘交流’过了,天峰大师自然是很清楚白流的身份和来意的。所以于情于理,他身为无花的师父,都该认真的招待一番白流。
  之前白流在少林的时候,他只是远远的见过对方一面。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白流的身份,只当对方是单纯来寺里借宿的客人,所以也没怎么注意,只是隐隐记得对方是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身手很不错,和无花似乎关系挺融洽的。
  现在看到一身白衣、容貌俊美异常,气度不凡的白流,天峰大师也不由的赞上一声好了,“百闻不如一见,施主果然是人中龙凤,仪表堂堂啊,任老帮主养了个好儿子!”
  白流谦虚的笑道:“大师过奖了,小子年幼,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呢。”
  天峰大师慈祥一笑,“施主谦虚了,你父亲与我乃多年好友,以他的品性,能说出‘我儿子绝对是当代武林少年一辈中的第一人’这种话,可见施主绝对是优异非常的。”
  老脸一红,白流摸了摸鼻子,表情有些尴尬。
  他可没想到自家老爹那么不客气,夸起自己来可真是一点儿都不谦虚啊,连什么第一人都说出来了,搞的他这般厚脸皮都有些小心虚了…不过话说,被夸奖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v=
  见白流这番模样,天峰大师眼中的笑意更甚。
  正在两人一片和谐的喝茶聊天时,禅房的门却是忽然被敲响了起来。
  门外,无花清冷的声音响起,“弟子无花拜见师父。”
  天峰大师愣了一下,和白流对视了一眼,默契的达成了某些共识后,朗声将门外的无花招了进来。看着一步步走进来的弟子,天峰的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了一丝慈爱和无奈。
  “无花大师,又见面了。”白流面上一片自然的招呼道。
  隐蔽的打量了一番两人的神色,眼神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顿了顿,无花几乎立刻就认出了桌子上的茶——那是天峰大师最珍爱的孤品好茶,平日里可是甚少端上客桌的。心下虽然有些讶异和疑惑,但是无花面上却依旧是淡然的笑容,微笑着对白流点了点头,无花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天峰大师行了一礼,“贸然打扰,无花失礼了。”
  天峰大师轻轻颔首,示意无花无须多礼。
  “你来得正好,白施主准备在寺里借宿一段时间,听说上次白施主就住在你院里,那这次,就让白施主继续住在你那里吧。”
  
  第66章 卷二
  
  是夜。
  隔着一面墙壁,比邻而住的白流和无花都久久不能入睡。
  白流已经在西少林好几日了,表面上看来,他这次的‘借住’和上次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平静而无趣的,和无花之间的关系也没什么明显的变化…
  他没有贸然去试探接近无花,无花也没有接近他。
  两人都保持着看似平常的状态,没有人去贸然打破那种诡异的‘平衡’,知道今晚——晚饭后,一场再寻常不过的‘对饮’之后,无花终于有了举动。他问白流,为什么这个时候离开江南。白流原本准备好的措辞是‘自己留在丐帮抢了南宫灵的风头,所以选择抽身逃离是非’,但是白流最终却没有这样说。
  无花是聪明人,这个理由说出去,后边想要圆谎就难了。
  他和南宫灵的关系有多‘亲近’,丐帮的任何人都清楚,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两个会发生什么不和。就算白流真的抢了南宫灵的风头,也不需要这样远离家门去‘躲避’。
  所以白流最后的回答,是很没意义的‘没事干出来散心’。
  “南宫灵太依赖我,有我在,他永远不能真正成长起来,所以我需要离开他、让他自己去独立面对那些事情。这样一来,我呆在江南就没事儿干了啊。”所以离开江南。
  至于为什么来西少林…
  “没地方去啊,别的地方我也不熟,这辈子,我除了江南之外就来过这里了。更何况,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这里好歹还有你能陪着一起喝喝酒聊聊天,所以我就来这里了。”
  这样一来,白流的举动就盖上了‘一切为了弟弟好’的标签。
  可不是嘛,在南宫灵刚担任代帮主、根基不稳的时候,白流是对方身边的辅助者,帮助南宫灵立威建信;现在稳定了,白流就自己身退让南宫灵能更好的掌控丐帮,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关系爱护弟弟的好哥哥模范!
  白流对南宫灵这么好,绝对不是无花想要看到的。
  他要认弟弟,最主要的原因是想要谋得丐帮大权啊。
  白流和南宫灵关系这么好,相认之后肯定不会配合完成这个计划的,甚至还很有可能来个反水!只要白流向南宫灵通风报信,他和石观音的计划就会被全盘曝光。
  所以无花只得搁浅了这个认弟弟的计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