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综]吃货报‘恩’ 作者:直白人家(下)

字体:[ ]

 
 
 
☆、第64章 夹心金发现大家都爱装逼
 
雾岛董香完全没理打算试图用语言来使她住手的金木研,招招式式都奔着夺命而去,专注于杀死对方的她却注意到,金木研正在把她引到看不见雾岛绚都的位置。
    按照往常经验,以理智和优秀大局观著称的第二执政官阁下是不会上这个当的,但这架不住金木研了解她,即使换了个世界,他仍了解董香沉不住气的本质。
    虽然这么说挺不要脸,但金木研可知道,这张脸对董香的影响比对皇帝还大,那个他放弃了过去的一切成为帝国皇帝,连面容都在rc细胞的影响下越发妖冶冷漠,即使挂着温和的笑容也只会令熟悉的人感觉到寒意,他可不同,原汁原味的脸蛋,当年就凭借这份纯纯无辜的气场让暴躁不好惹的董香主动出手,还把食物分享给他,可见,董香内里是萌这口的。
    金木研仗着自己绝对不会被打死的优势,逐步掌握了董香的攻击节奏,虽然代价是身上正在快速愈合的青青紫紫,折断的骨头几乎在三秒内就能恢复健康,所以他压力全无,不知是不是董香也注意到这一点,双手握拳发力,双眼亮起残酷的红芒,背后仿佛凤凰羽翼的单只羽赫像是炮弹般炸开,倏然轰向金木研。
    没想到对方动手这么快,金木研毫无防备,但王这种属性真的非常作弊,因为董香不是王,达摩克利斯之剑自带的命运之力就把攻击屏蔽了,没错,就好像电脑前面的人为了防止游戏中的角色受到伤害一样。
    炸响的庞大爆炸力轰裂了整栋走廊,也打断了六道骸的幻术,趁机恢复意识的雾岛绚都几乎是立刻跳到与六道骸距离很远的位置,冷汗正从头上不停滑落,神情忌惮而透出恐惧。
    从滚滚浓烟中出现的金木研一面低声咳嗽,一面摆手。
    “董香能停下吗?我并不想和你动手。”
    他对面的少女一言不发,看到毫发无伤的金木研眼神闪了闪,但手上却已经摆好攻击姿势。
    叹了口气,金木研最不喜欢和董香动手了。
    “看着你就让我想起过去的时候,我才刚刚成为食尸鬼,看到人就仿佛看到以前吃的食物,看着以前吃的食物却一口也吃不下去,正走投无路,让我遇到你,也是你令我萌发了想要改变世界的想法,”金木研抬起头,灰眸清澈纯粹,一望就知的真诚,“你问我,蛋糕是什么味道的,那么说的你狼狈,暴躁,却让我感觉到悲伤……”
    “说这些有什么意思?”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战斗中的董香说话了,她秀气的面部轮廓如今紧紧绷起,两眼不放过金木研的任何松懈。
    “我想让你能看到那个世界,这就是我这么说的意思。”金木研不曾隐瞒过自己的想法,而且他也得知了这个世界的董香和他的关系是未曾重生之前的走向,因为在他重生后的世界里,董香和他并不熟悉,甚至不知道他是喰种。
    “……我已经……看到了。”董香冷漠的声线低沉下来,她再度攻了上去。
    “是吗……”金木研垂下目光,拳头带起的风声几乎刺破眼球的时候,赫子终于形成进化后该有的姿态,左手宛若圆形马枪,右手如同盾牌,他身上的关键部位有鲜红近黑的铠甲保护,圆盾上七颗不明规律的红点如同眼睛般被浅红色红线连起,就像是化身蜈蚣时背后伸展出双翅的地方。
    这样的表现,是董香对这个世界的我的失望,真是……对不起……
    金木研像是在为这个世界的自己道歉,也像是在为自己接下来的行为表达歉意。
    枪身崩裂,伸出像是舌头一样的细小花絮,而这些花絮在空中迅速生长,变成十几米的长带,眨眼时间柔软却韧性十足的长带灵活的束缚住董香拳头,在距离金木研喉咙只有1cm距离的地方停住。
    董香首次变化了表情,无数条长带把她像是礼物一样束缚出身体曲线,眼睛泛红,却不是赫眼,而是气的。
    这是金木研第一次使用升级后的rc细胞引动食尸鬼的能力,而现在看到董香的这副模样,他很想说自己傻眼了。
    “姐!”雾岛绚都看到董香的样子,立刻喊了声,神情焦急,望着他的模样宛若变态。
    听到绚都的喊声,董香反倒冷静下来,“绚都,任务失败,你快撤退!”
    “姐!”
    “走的了吗?”
    六道骸妖娆的声音响起,空间崩溃的黑暗顿时席卷了雾岛绚都,他还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幻觉在不知不觉中催眠了他的大脑。
    “看来轮不到我出场了。”一直躲在屋外茂密的树冠中的十代目探出头,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但在望向库洛姆的时候却止不住的自豪。
    “boss……”库洛姆踏前几步,轻声唤道,六道骸却一把拦住她,讽刺道:“kufufufu……彭格列,让我的小库洛姆身处危险之中,你做好下地狱的觉悟了吗?”
    “诶呀,即使是幻觉,骸也这么不好糊弄。”沢田纲吉苦笑的坐在办公室里,他这次机会白走一趟,还被六道骸揍了顿。
    金木研耸肩笑着,“这次你做的确实不地道。”
    沢田纲吉摇头,一副你们不懂我的寂寞样儿,身边传来轻巧的脚步声,他看过去,库洛姆拿着擦伤的药酒和ok绷站在那里,“boss……谢谢你。”低着头的少女这么多年也没有磨去她的腼腆和羞涩,但在心灵上,她无疑是个合格的守护者。
    知道库洛姆是在感谢他的信任,沢田纲吉也冲着他露出他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笑容,“是库洛姆很厉害。”无论是仿若真实的假死,还是最后的幻觉实体化。
    沢田纲吉赶到的时候,正好是库洛姆被提在空中,掉了满地内脏的时候,不得不说,那个场景够恶趣味,但沢田纲吉却没当真,内部人都知道,库洛姆早年出了车祸,内脏都是幻觉处理出来的,这满地肾脏什么的,一看就是假的,所以他也只能感叹,纯净如同小绵羊的库洛姆也在这群黑·手党手底下熏陶的扭曲了。
    金木研端着咖啡喝了口,视线转了一圈,“里包恩和风呢?”
    沢田纲吉一面上药一面回道:“风去通知他在中国的家族注意白兰和监视就建立在日本的新世纪帝国,里包恩的话,我就不知道他想什么了。”
    “很奇怪,不想从我这里知道更多信息,反而选择离开,”金木研道:“你这位老师还真是不好揣测。”
    “同意。”沢田纲吉心有戚戚。
    从地牢中猛然惊醒的雾岛绚都头疼欲裂,压根不知道彭格列雾守到底给他下了什么咒,昏迷期间,他小时候那些痛苦记忆一直在脑子里徘徊,折腾的他即使清醒过来也满脸苍白。
    看看四周,他姐没在这里,诡异的却是本来应该死了的神代利世却完好无损的躺在一边儿,仿佛那个死无全尸的场景是个幻觉。
    “那是骸的幻觉。”
    突然亮起的灯光刺的雾岛绚都眯起双眼,他面前的男人一头短发,日本口语,肌肉走向则是偏向武力,再看向双手骨骼的形状,看来是剑士,而这点在看到他腰间的日本刀时得到确认,脑中回忆起彭格列的资料,剑士,日本人,那就是继承时雨苍燕流的雨之守护者。
    心中有了计较,他抬眼与山本武相对,冷静的双眼让他震了下,本来以为他姐那样的眼神已经算的上冷静了,但对方的双眼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雨水,静默下了灵魂,不愧是宛若镇魂歌的雨,人类之中存在这样的人,他被交到这个人手上,恐怕不会好过。
    雾岛绚都咽咽口水,长时间的噩梦让他精力不济,更何况是这审问般的刺目灯光,“你说那个骸是幻觉?”这怎么可能?那么精湛的幻术,让他现在还脑仁疼痛,即使喰种精神力不好,心灵脆弱的更多,但这不代表身为执政官的他心灵也脆弱的令人发指好不好?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山本武摸摸下巴,很好心的告诉他,“库洛姆擅长的是幻觉实体化,在这点上她甚至比骸更有天赋,她创造出来的事物已经具备‘活着’这样的概念,虽然是幻觉,你把那个骸当做真的骸也无所谓,雾属性的真假虚实,对于骸来说是让人在脑中分不出真假,引发心灵崩溃,那库洛姆就是把虚假引入现实,利用现实让人死去。”
    “库洛姆可是优秀的幻术师,不要看她不擅长精神幻术就小看她,不管怎么说,谎言才是幻术师力量的基础,”说到这里,山本武爽朗的笑了,“不过那孩子确实很容易让人失去警惕心,所以作为幻术师她是得天独厚的。”
    “……竟然是这样,明明是……傀儡……”雾岛绚都张张嘴,不敢置信,他又看向那边的神代利世,“那她呢?也是假的?”
    山本武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神代利世文静的睡颜异常美好,他摇头,“她是真的活着。”
    “可是……”
    “库洛姆早就把骸实体化了,在你们跳进窗户那时,幻觉就已经开始。”
    山本武越是说着也越觉得骸和库洛姆的厉害,同时在看到被玩的很惨的雾岛绚都的时候,发自内心的拍拍他的肩膀,本来他是想拉他手来着,谁叫对方全身都被铁链子绑着,喰种的身体能力不得不防啊!
    想到这里,山本武露出爽朗的表情,“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也不要小气,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即使是这么和气的口吻,但身侧站着的刑讯人员却一点也不温柔。
    “就先说说,关于皇帝的目的这方面,我们很想知道”
 
☆、第65章 皇帝终于更名为皇帝了
 
新世纪帝国,如名字所言,这是一个帝国,不亚于现在统治地球的任何一个国家,它的大体建筑仿照欧洲都市,封闭式的大门设计把它的神秘都藏了起来,如同喰种给人的危险印象,帝国是建立在日本这个国家毁灭的基础上成立的。
    不是说杀死了所有日本人,而是彻底毁灭了日本,那个不大的岛屿现在隶属喰种统治的帝国,所有日本人以帝国居民的名义入住其中,少数抱有大和民族思想的人,不是抓对时机移了民,就是在帝国建立时变成土地下埋藏的尸骸,其中就有ccg这个专门针对食尸鬼的部门。
    那一天,无知的人民一如既往的对外界的危险视而不见,奋斗在人类权利第一线的ccg人员在拥有首领的喰种猛攻下不堪一击,那一日鲜血和尸体堆满ccg雪白的大厅,而可笑的是,那次时间后,备受食尸鬼统治的两脚羊们把这起事件形容成人权主义的争斗,是反社会反思想的极端人民。
    多么可笑,付出生命保护的人类结果却是最顺服的叛徒,他们不在乎是谁统治他们,只要自己没事就好,像是完全不知道他们之中有多少人被各种借口杀死,然后成为统治他们的生物的盘中餐。
    铃屋什造来到墓地前方,白色的铃兰花随风摇曳,他把花束放到一个墓碑前,这地下躺着的是他的父亲,不是亲生的,却教诲了他许多东西。
    “皇帝快到极限了,我们现在都不把他叫做金木研,而是陛下什么的,个别的倒是喜欢喊他金木君,金木哥哥什么的,但在我看来,他那点人性也要被消耗光了,他快疯了。”
    “你后悔吗?站出来阻止皇帝的侵略,明明你都已经失去意识变成了植物人,只要好好躺着,我就能保证你一直活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