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星同人)平妖记+番外 作者:紫叶四时歌

字体:[ ]

 
 
 
文案
一个是隐居千年不谙世事的天师;
一个是混迹人间八面玲珑的阎浮提捕头;
都说姻缘有份,我希望永远能够守护着你。
 
一句话——老油条猫头鹰精喵和不谙世事天师汪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苗阜,王声 ┃ 配角:青曲一众,神仙鬼怪 ┃ 其它:AU,天作之合,勿扰真人
 
 
  ☆、一  初下山·小山师来信  王声声下山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来sai了~
前言:又是AU衍生,大概中篇清水轻松正剧向(简称傻白甜),若干因剧情新出场的人物,其实就是各种神怪综合,保证你会看到眼熟的哟!请大家吃的开心,也请不要吝啬自己的批评建议,接受不了也请喷完之后右上XX~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谝完闲传,不介意就请继续看下去吧。
  “吾弟平安见信如晤,
  快点让我徒弟媳妇下山!再不来苗阜小命不保!端午前必须赶到!
  兄小山”
  平安师看着这十万火急驴唇不对马嘴的信,确实是兄长小山师的风格。可是这徒弟媳妇是怎么回事?他就一个徒弟,这么些年就没有下过山,何时许了亲事?再说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讲究一个缘字,寻找配偶和搭档,也必是命中有这个缘分,你说我找一个我就能找一个么?这苗阜又是哪根葱?配得上我徒弟?他小命关我何事!
  苗阜……苗,平安师回忆了回忆,猛地一拍大腿!原来是他!那就没问题了,赶紧让蠪蚳把自家徒弟叫来。
  王声推开门看到的就是平安师忙前忙后收拾行李的背影,他倒是习惯了,把蠪蚳抱在怀里看他师父收拾东西,“师父要下山?”
  “不是为师,是你。”平安师回头打量打量他,“日常用的和衣服我装了几件,别的让苗阜给你买去!”
  手一松,胖乎乎的蠪蚳滚到地上,不满的拿角顶了王声一下,王声一脚把它踢到一旁,“我下山?去哪儿?还有那苗阜是哪个?”
  平安师摸摸他的头:“为师知道你第一次下山,舍不得师父……”
  王声叹气:“师父,回答问题。”自家师父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平安师情绪上来了,一把抱住他:“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
  “嫁?!师父,哎呀我昨天才换的衣服!”
  被推开的平安师一副受伤的表情,“我还不如你一件衣服?”话锋一转换上一脸正义,“作为一名除魔卫道的天师,声儿,你该下山匡扶正义了!”
  王声明显不信他:“明明说的是嫁,不就是占着山头不在天册的仙人,什么天师!”
  “哎呀!你师伯门下有个当阎浮提捕快的徒弟叫苗阜,身边缺一个能干的搭档,师父掐指算过,你俩是天作之合,世间少有天上绝无,三生石上旧盟约……”
  “咳咳!”越说越没边儿了,“搭档?一搭一档紧密合作而已。”
  “对啊!你要知道,找个好搭档可比找好对象都难啊!再说了,成与不成这选择权在你手里,你要是说不行,开了他!虽然是你师伯哭着喊着让你赶紧过去,咱不用理他,看不上,开了他!我徒弟最大!”
  “不就是下山辅佐一个捕快么,不至于!”王声拿着手里的书看起来,“又不是真嫁人。”
  平安师放心地拍拍他的肩,“记住啊,莫管人间是非长短,你虽修行千年,但天理有道,哪儿有什么事情也有该管之人去管,也不是你一个小小天师能强出头的,而且还是一个刚下山的人能碰的。”
  “师父不是让徒儿去斩妖除魔么?若是跟妖魔有关,徒儿管是不管?”
  平安师气结,“什么是天师?斩该斩之妖,护应护之人。为师只是让你别陷进人间是非,你自己把握去!以后闯了祸别说是我徒弟!”
  王声忙端上茶水恭恭敬敬地送过去安抚他:“哪儿能呢,师父只管宽心就是!”
  瞪了他一眼,平安师又细细叮嘱:“下了山就直奔终南山你师伯那,找你苗师哥,他遍历三界六合,由他带着,你多学学。”
  “是是是,徒儿好好学着呢。我大师兄宏伟不是也在师伯那呢,师父放一万个心!”
  平安师点点头,“行,等你俩成了,师父也就了了一桩心事,要是不成,回到山上,好好陪师父,师父再给你挑!”
  “师父,什么叫成了?是成为真正的天师么?”
  “看你怎么理解了,”平安师颇有深意的笑笑,“我看看,赤铜棍在你手腕上,龙纹甲,恩,护身的我看你还是穿在身上比较方便,你最重要的还是你的书,唉,如果没有这装书的玉圭你可怎么活啊……”平安师无奈的看着装着无数书籍的法宝玉圭,“行了,别看了,自己不收拾行李让师父给你收拾!看清楚路,让你好好学驾云你不学!也不知道现在还用不用这种钱币了,你也别带了,反正以后有苗阜照顾你……”
  把包袱在身上绑好,王声摸摸依依不舍的蠪蚳,嫌弃地看着还在那嘟嘟囔囔的平安师:“师父,你唠叨完了么?我还走不走了?”
  “你个没良心的!这么快就不要师父了!哼,反正我也时常下山,为师会去找你们的!”
  “师父保重!师父再见!”捏着诀一个土遁消失在昆吾山脚。
  若要知道王声初次下山遇到什么让他无可奈何却欣然接受,请看下回!
  遁地到终南时人遇流氓
 
  ☆、一 初下山·遁地到终南 时人遇流氓
 
  “嘭!”
  “哎哟!”王声揉揉脑袋从土里钻出来,撞得地方好像是一处山石,抬眼望去,千峰叠嶂,景色幽美,再看前路,地形险阻,道路崎岖,脚下一条幽雅小径,石阶盘道,蜿蜒而上隐在林中,两旁青翠挺拔,又有清风拂面,王声忘了疼痛,恨不得多生两双眼,都看不够这美景。他那昆吾山,漫山皆是劲利的山草木石,火光点点,炎热少风,连泉水也是炽热无比,完全无法和这终南山相比,不过有一点好处,没有这护山的结界,把他撞得生疼。
  王声踏上石阶,缓步前行,他只在师父大师兄口中听过,书中看过终南山美景,也曾心向往之。如今身临其境,比所见所闻都要美上万分,让他对自己的下山之行,感到身心愉悦。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待,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上了千万要躲开!走过了一村又一寨……”
  王声抬头,一人身着褐色短打,外面罩着一件灰棕色的长衫,勾着一条腿坐在山前树上,嬉皮笑脸的冲着王声唱歌。王声没理他,只管埋头走路,唱歌那人愣了愣,三两步跳到王声头前拦住他:“来者何人?”
  王声绕过他,继续往前走,后头又响起了“小和尚下山”,那人声音有些沙哑,可听起来却怪好听的,王声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道:“我不是和尚!你唱的什么歌?”
  唱歌那人赶上王声:“小和尚,你是王声不?从昆吾山来的?”
  “都说了我不是和尚……”王声瞪着他,“我是王声。”
  “哟,火气这么大,声声,我是苗阜啊!”热情地上前拉着王声的手,苗阜两只眼都激动的放光了。
  这就是苗阜?王声往后退一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那人还十分配合的张开双手转一圈让他看个仔细,王声拱手施礼:“苗师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声声,哪是初次啊,你不记得我了?”苗阜一副受伤的表情,幽怨的看著他。
  “不要叫得那么亲热,我十分肯定我第一次碰见像你这么热情的人……妖类,”王声看看他的脸,“作为妖类,法力越深厚的外表不该是越好看么?你长得普普通通略微难看,下嘴唇够长的啊?”
  苗阜摸摸脸:“我是捕快,又不是头牌,要那么好看干嘛?咱俩有你一个长得好看的就够了,我们声声长得真好看!”
  这要是个正常的人类,估计早一巴掌呼到苗阜脸上去了,可惜王声是个刚从深山老林来的什么也不懂的人,被占了便宜也听不出来,而且怎么说呢,眼前这个人,可能是以后都要在一起的,亲密点也是正常,王声觉得,这个苗阜看着挺顺眼,他说不是初次,自己记忆力挺好的啊,可就是想不出来这么号人。不过,从心里王声对苗阜还是很亲近的,而且这亲近跟师傅大师兄他们还不一样,这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为什么。
  “声声你怎么过来的?我在这望了一天一夜了,也没看到你的云。”
  “我不会驾云,土遁过来的,你们终南山的结界太厚了,撞得我头疼。”语气是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撒娇,王声只是觉得他跟苗阜说什么都无所顾忌。
  苗阜停下脚步,紧张的看着他的头:“疼不疼?我看看。”
  王声比苗阜略微高一些,依言低下头:“现在不疼了。”
  “有点红,没事,我给你抹点药就好了,”抹完药苗阜还给他吹吹,“好点没?”
  “凉凉的,挺舒服,谢谢!”
  苗阜拉过他脑门吧嗒就是一口,“咱俩之间用不着说谢谢。”
  王声被亲懵了,自己是不是该干点什么?
  他是山上一千年没下过山,但平时来找平安师的仙人并不少,也有带着和他年岁相当的仙童侍女来山上的,先不说没遇见过和苗阜这样大胆的,那些俊美的仙人碰碰自己他都很不舒服。和师父熟悉的人都知道平安师家的小徒弟不喜欢身体接触,仙长们喜欢他摸摸他的头都不许。
  可是,可是,可是他不讨厌这个苗阜的碰触啊!被他紧张,被他关心,自己心中十分受用啊!他的手厚厚实实还有茧子,拉着自己时候也不想甩开啊!王声的内心十分的抓狂。
  “声声?”苗阜拿手在他眼前晃晃,“难道撞傻了?”
  “你才撞傻了!”
  苗阜笑笑:“我又没撞气墙上。走吧,饿了没?咱们上山。”他看见王声手里的包袱,“我给你拿吧,怪累的,我们声声的手都酸了。”
  王声斜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弱不禁风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小孩子,你不要跟哄小孩一样行不行?你这种无赖行为,让我想起一个词儿,我可不可以称你这种浮浪子弟,轻薄少年为流氓?”
  “嘿嘿嘿嘿,”苗阜乐了,“可是我也只轻薄你一个人啊?”
  王声无奈了,看着他刚想嘲讽两句,却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灿如星光,如深潭一般的瞳仁里只有一个自己,就好像在昆吾山上,蠪蚳呵护它心爱花草的神情一样——苗费的笑里透着痴迷,眼神里也透着痴迷,王声觉得要陷进去了。一向不喜欢碰触的他,鬼使神差似的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苗阜自然的接过包袱,握着他的手,还趁王声不注意在他脸上啄了一口,王声嫌弃的擦擦口水坦然受了,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向山上走去。
  “你尝尝这泉水,甜不甜?”
  王声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好喝,我还要。”
  苗阜摘下一片叶子给他变了一个水囊灌满,“这是上善池的水,山上仰天池的比这还好喝,先给你解解渴,别喝太多,我让再驰做好了饭等你呢。一会儿……”
  话还未说完,苗阜拉着王声躲在上善池旁边的大树后,一脸无语:“他怎么又来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