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吸血鬼骑士]Stories[李缕] 作者:温柔的暴力猪

字体:[ ]

 
文案
前一世追逐的一直没有得到
没想到连他这种人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那些自以为重要的、想要追逐的
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了
回想前世的种种
连死去都无人哀悼
然而,唯有一人……
 
总结:这就是小攻重生追向正确小受的故事。
 
内容标签:重生 血族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玖兰李土,锥生一缕 ┃ 配角:锥生零,玖兰枢,吸血鬼骑士众 ┃ 其它:吸血鬼骑士,纯血种,重生
 
 
  【NO.001】雪夜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一位刚刚成为母亲的年轻女子抱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一手一个的哄着孩子睡觉,不多时,门响了一下,孩子父亲回来了,年轻的父亲从妻子手中接过其中一个孩子,帮妻子分担了哄孩子睡觉的重任。
  “今天孩子怎么样?”年轻父亲哄着手中的孩子问道,他手中的这个孩子跟妻子怀中的那个比起来,情况不是很好,明显能看出孩子很孱弱,不像妻子怀中那个睁大了眼睛好奇的打量世界。
  妻子露出温柔的笑容:“今天一缕情况很好哦,医生也来看过了,说孩子今天状态不错,以后要都这样的话,还是有希望顺利成年的。”
  任何一对父母都不希望听到自己孩子早夭的消息,这对双胞胎生下来当天,幼子就险些夭折,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身体却比哥哥孱弱太多,医生断言孩子活不过5岁,让这对小夫妻更加小心的照顾他,如今听说孩子有希望活到成年,夫妻俩立刻觉得眼前一片光明。
  “真的么?太好了,就算是这样也好。”年轻父亲忍不住轻轻摸摸孩子细嫩的小脸儿,那个叫一缕的孩子微微动了动,没有被惊醒,继续睡的香甜。
  妻子怀中的那个孩子明显很有精神,看起来是半点困意都没有,似乎是觉得有人来了,立马扭头咿咿呀呀的伸出小手,年轻父亲握着儿子的小手捏了捏,肉呼呼的,不禁笑道:“零今天还乖么?”
  妻子忍不住笑了:“零很乖哦,还会帮忙照顾弟弟呢。”
  父亲看起来很惊讶:“是吗?”
  妻子点点头,说起今天一缕不舒服,睡不好,零就伸小手帮忙拍拍弟弟摸摸弟弟,简直就跟有心电感应似的,听得父亲诧异不已,果然这孩子生来就很敏锐。
  孩子的问题解决了,妻子起身将那个健康的孩子暂时放下:“你还没吃饭吧?我去帮你热一点。”
  “恩,辛苦了。”
  小两口的晚饭总是暧昧温馨,吃过晚饭,两个孩子也睡下了,夫妻俩终于偷了会儿闲。
  正当此时,门外出现了一个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风雪中看不大清楚眉眼,然而那个人站在那里却丝毫没有受到风雪的影响,正欲抬手敲门,门就率先打开了,小夫妻手持武器站在门口,满脸的防备:“玖兰始祖,不知有何贵干?”
  门外站着的棕红头发酒红双瞳的人正是玖兰家的始祖,2000年前不明原因的复活、断言自己的妻子将会出生在猎人世家、这2000年间始终保持着少年模样未见衰老的玖兰枢。
  玖兰枢抬起头,透过那扇门,他可以敏锐的感觉到屋内两个小小的气息,不禁露出些微笑意:“我是来接我的妻子的。”
  夫妻俩愣了一下,随后才想到那个流传了2000多年的传闻——玖兰枢的妻子将会诞生在一个猎人世家。
  这2000年间始终没见玖兰枢有何行动,猎人们多少也就忘记了这个说法了,或者说,紧张的多半是生了女孩子的家庭,当双胞胎出生的时候,夫妻俩真的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开什么玩笑,我的确是有新生儿不假,但是那是一对男孩儿,没有你想要的妻子!”年轻父亲有些激动。
  玖兰枢倒淡定得很:“我们吸血鬼在各种方面都是没有挑剔的,不论是进食的性别,还是选择伴侣的性别,锥生先生,我今天来本想给你们带点东西来,但是想来任何东西都换不走你的孩子,这样吧,我听说锥生家的双子之一身体很孱弱,我会帮你们把那个孩子的身体调理到健康的状态,以此为交换,你们……就将零给我吧。”
  玖兰始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要了双子中那个健康的孩子,还给两人开了个空头支票,说要帮忙调养孱弱孩子的身体?
  锥生爸爸的愤怒已经克制不住,然而玖兰枢的一个动作令他停下了动作,他看到玖兰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小水晶瓶。
  那水晶瓶的尺寸估摸是最小的,细小的水晶瓶里面隐约可见暗红色的液体,因为天黑所以看不大清楚,玖兰枢盖上盖子:“这是我的保证,锥生先生,我们可以进去谈么?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不大适合在外面谈话。”
  锥生爸爸还是有些不能接受,然而锥生妈妈却做出了让步:“那么,进来谈吧。”
  这锥生爸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这是要接受吸血鬼的条件么?
  锥生妈妈看起来也有些犹豫,但对于孩子身体的担忧占据了多半:“我不想早早失去他。”
  锥生爸爸沉默了,他何尝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健康长大?但是要跟吸血鬼谈判,还用自己的儿子做筹码,他依旧是有些接受不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什么都不说,冷着脸进了屋。
  锥生妈妈勉强露出客气的笑容:“请进吧,玖兰始祖。”
  客厅里面的气氛有些僵硬,两个孩子都好好的在楼上的房间睡觉,锥生爸爸上楼看了眼自己的两个孩子,确认他们都安全的在睡觉才重新下了楼,想着这2000年间流传的传闻,他脸色就越来越难看,怎么会是自己的孩子?
  客厅里面的气氛是僵硬的,楼上本以为安全的婴儿房却也弥漫起危险的气息。
  两个孩子都已经睡着,其中一个面色红润的将那个面色不大好的孱弱婴孩搂在怀中,虽然睡得吐泡泡,但是小手搭在另外那个孩子身上,那种保护的姿态未变过。
  婴儿床边突然出现一缕黑雾,黑雾越来越浓,聚集成一个人形,待黑雾散尽,一个样貌邪魅、异色双瞳的男人出现在床边,看着婴儿床上的两个婴孩,打量了一番,似乎确认了自己的目标,无视掉那个健康孩子的保护,将那个脸色没那么好看的孱弱婴孩一手抱了起来。
  臂弯中的温软没有了,健康的婴孩小小的皱了皱眉,还没醒过来的孩子本能的动动小胳膊。
  身体孱弱的婴孩则半点反应都没有,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被人抱了起来,邪魅的男人摸了摸孩子温软的小脸,低低的开口:“这算是给你的小小补偿吧……一缕。”
  男人咬破了手指,掰开孩子的小嘴将指尖那滴血喂进去,这个动作弄得孩子有些不舒服,砸吧砸吧小嘴觉得口中的不是母乳的那种味道,很是不舒服的睁开眼,一对幽紫的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发出细小的咿呀声。
  男人安抚的摸摸孩子的脸,将孩子放回婴儿床,那滴血对于一个婴孩来说刺激性太强,弄得小婴儿非常难受,忍不住小小的啜泣起来,这动静就惊动了身边那个健康的孩子,小孩子睁开眼,下意识的伸手将弟弟搂在怀里,大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男人。
  此时,正哭着的婴孩一边哭一边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就见男人俯下身来,笑着看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嘘……乖孩子不哭哦。”
  “一缕!”
  突然的声音将锥生一缕吵醒了,锥生一缕揉着眼睛起来,手揉了揉脖子,趴在桌子上睡觉就是这点不好,睡着不舒服啊……
  锥生一缕目前在学校上学,看起来跟普通的孩子一样,每天背着书包上课,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并非普通的孩子,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吸血鬼猎人,平日为了工作,总是四处奔波,很少能在同一个地方待很久,搬家成了常事,转学更是日常。
  锥生一缕小时候身体很糟糕,医生一度认定他活不过5岁,然而状况偶尔有好转,医生又说一直这么好的话有望活到成年,最后,锥生一缕的哥哥锥生零被玖兰家的始祖抱走当童养媳了,相对的,锥生一缕得到了玖兰始祖的血调养身体。
  小婴儿大概是经受不住那么强烈的血液的,所以在头一天晚上用过血液结果让锥生一缕哭了半夜之后,父母就不敢用了,一直等到他2岁的时候才重新用血调养,奇怪的是,这2年间,锥生一缕的情况没有好转却也没有再恶化,让人不得不相信那个是始祖血液的力量。2岁开始用始祖血液之后,没多久他身体就有了明显的起色,这样调理了两年,到锥生一缕4岁的时候,他第一次在冬天走到室外,堆了第一个雪人。
  这样小剂量规律的使用血液的日子开始转变,一开始是半月一次,后来是一月一次,4岁之后情况好转,就变成了半年一次——始祖血液蕴含的力量也需要消化时间的,身体状况好转了,就不能频繁使用了。
  如今锥生一缕15岁,正是上初中的年纪,5岁那年他就断了始祖血的调养,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成普通孩子的状态,而且体内蕴含着来自始祖的力量,这些也是需要他慢慢消化的。经过师父夜刈十牙的训练,锥生一缕已经成长为优秀的少年猎人了,前天晚上刚跟父母一起出了一次简单的任务,熬了两天终于猎到了那个LVE,他实在很累,就趁下课时间趴桌上睡一会儿,没成想被同学吵醒了。
  话说回来,锥生一缕从记事起就时不时的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面他似乎还是很小很小的孩子,梦中的场景应该是夜晚,他还能看到他婴儿房屋顶上粘着带荧光的小星星。而后,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那男人的样貌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记得那男人是异色双瞳,将他抱起来做了些什么,具体做了什么他也记不清楚,只记得最后,那个男人将修长匀称的手指放在唇边,对他道:“嘘……乖孩子不哭哦。”
  那个男人是谁,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锥生一缕完全没有印象,他曾经怀疑那男人是不是玖兰始祖,因为他记得自己就是用始祖的血液顺利长大的,可他后来见到了玖兰始祖,否认了自己的猜想。
  这十多年里,他一次都没正面遇到过那个男人,要不是时不时还会做这样的梦,他几乎就忘记这个事情了。
  “喂,一缕!”刚刚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打断了锥生一缕的思绪,对方揽着锥生一缕的肩就晃悠两下,“怎么了这是,又没睡够啊?你最近怎么那么能睡?”
  锥生一缕无奈的拿掉那人放在自己肩上的手:“我可是很忙的,哪像你那么闲,当然有工夫睡觉了。”
  那男生不甘心的又凑过来,胳膊肘捅捅对方肋下:“忙着谈朋友?”
  锥生一缕没好气的拿本子呼在了对方脑门上:“那是你吧!”
  托了被收为童养媳的哥哥的福,锥生一缕原本就不错的家境完全可以用“富豪”来形容,吃穿用度都是别的小孩子羡慕的对象,他吃的永远是应季的新鲜食材,有些甚至是从地球另一端保鲜空运来的,穿的用的都走在最前沿,低调奢华,搞得他对环境的适应方式永远都是女孩子的情书。
  也不是没有男生对他抱有敌意,但人不可貌相,锥生一缕长了张比哥哥柔和几分的脸,又长了一副纤细的骨架子,身形消瘦,看起来很有欺骗性,谁知道一旦出手那些男生没一个是他对手,之后,他的转学生涯里就多了不少莫名其妙的小弟、跟班……锥生一缕是很无奈的,不过也放任这群孩子去了,反正,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再度转学,在意这些也没意义。
  来勾搭他的正是前两天还找他打架的家伙,因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喜欢一缕,觉得一缕太有威胁性就跑去打架,结果完败,得知对方不打算跟他抢女朋友,又立马对锥生一缕表示膜拜,非要给人家当跟班,平日如果有人找,或者有人送东西,他就是那个帮锥生一缕把关的。
  想想其实也挺方便的,有这么个家伙在的话。
  平日这家伙都冲在最前沿,锥生一缕贴身的“跟班”还是他另安排的,他自己跑过来插科打诨,别是真有什么事儿……虽然可能仅仅是某个女生又死缠烂打的送情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