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同人)旧梦如画 作者:陌碎

字体:[ ]

 
文案
 
这是关于大师兄重生后决定好好对待师弟最后却被师弟干抹净的故事
这是关于一个面瘫霸道攻x禁欲师兄受的故事
这是一个师兄最后被自己一手养大的师弟吃的渣都不剩的悲惨故事
 
陵越一梦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多年前的天墉城,那时候,百里屠苏刚入师门
那时候,他不曾对这个师弟刮目相看
但再次面对,陵越却开始不自觉的偏爱这个师弟
 
 
本文极大可能颠覆游戏的背景以及结局,想群体HE的酷爱点收藏吧!
 
此文狗血有,剧情有,可能小白,可能走形
吾辈从不写杯具,必须1v1,大家可放心跳坑
 
内容标签:游戏网游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陵越;百里屠苏 ┃ 配角:古剑众人 ┃ 其它:
 
==================
 
☆、第1章 时光回流
 
陵越总是会梦到多年前的前尘往事,那时候百里屠苏还不曾拜入紫胤真人门下。而作为紫胤真人门下唯一的入室弟子,陵越还是感到很自豪的。
    直到后来,师尊带回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年纪小小却惜墨如金。然后师尊告诉他,这是他的师弟,百里屠苏。
    那时也曾经不解师尊为何独独教授他剑术,更加不解为何后来百里屠苏私自下山也能得到向来严谨的师尊原谅。后来,只道百里屠苏幼年便遭逢巨变。然而个中缘由,直到陵越与百里屠苏最后诀别之时也未得到解答。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陵越才会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对这个师弟的了解还不够多。以及深深感觉到他这个师兄真的很不称职,他把毕生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了天墉城各个方面,却忘了他还有个师弟。
    霎时睁开眸子,陵越坐起身来,一边揉着还有些生疼的太阳穴一边讶异着自己竟然沉溺在往事的梦境里醒不过来。等到清醒过来时陵越终于想起今天似乎答应了芙蕖要去给刚入门的弟子演示剑法,想着便准备下床梳洗。
    等等……就在抬起手的一瞬间陵越似乎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房间并不是他的掌门房间,而是多年前住过的弟子房。由于执剑长老亲传的弟子一直都只有他,所以一直是一人独住。
    陵越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自己一身衣服之后错愕不已,他现在这模样分明只有十岁左右的样子!被这个认知惊出了一声冷汗的陵越开始冷静的分析目前状况,莫不是自己被妖怪迷惑了,进入了妖怪设下的环境?
    当真是荒谬至极,他身为天墉城的掌门又身处天墉城这般清气源源之地,怎可能任由妖怪侵入而丝毫不觉!
    想来想去也似乎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自己回到了过去?!就在陵越苦思冥想的时候,只听见有人敲了敲门。
    一个比他辈分要小的弟子拱着手站在门口恭敬的说道,“师兄,执剑长老让您去一趟。”
    此时陵越的思绪还处于一片混乱当中,他抚了抚额然后挥了挥手让那弟子离开。一想到师尊,陵越的心情多少沉重了些许,自继任掌门之后师尊便卸了执剑长老之职在昆仑山的某个地方隐居着,多年来也甚少再见到师尊。
    陵越不知道这样回到过去算是上天的眷顾还是上天在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若说是眷顾,倒也没错,这漫长的人生里只有这些年的日子是最充实的,年少时的烦恼只能算是小小的磨练。尔后的人生历练才让人抱憾终身。
    陵越苦笑,难道又要再次重演曾经的悲剧么?
    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回到过去,那他必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悲剧就此发生。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他并不清楚,但是如今回到过去,今生便不愿再留遗憾。
    想着师尊找他过去,陵越这才把脑中千丝万缕的情绪撇开,把着装稍稍整理了一番,整齐的一丝不苟这才出了门。
    见到师尊才知道,陵越这才知道今天竟是百里屠苏第一天拜入师门的日子。若是如此,此时的陵越不过十岁,而百里屠苏亦才七岁。
    当年紫胤真人把百里屠苏带回去的时候不曾向陵越说明他的身世,只说这孩子与常人不同,因而由他亲自教授,且不允许他与其他弟子一同练剑。
    再次见到师尊和百里屠苏,陵越的心情很是复杂,眼里也不自觉流出伤感之情,只得低头拱手把自己的情绪隐藏到了最深处。
    “师尊。”
    紫胤真人转过身,轻轻点头。紫胤真人依旧是一头华发及腰,紫色的束腰道服穿在身上颇有仙风道骨之感。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把一直微微低头沉默着没有说话的百里屠苏轻轻往前一推。
    “越儿,这是百里屠苏,以后他便是你的师弟。不过屠苏的体质与常人不同,故而由为师亲自教授。而平常处事,你作为师兄要多加照拂。”
    “是。”陵越依旧恭恭敬敬。余光扫了一眼百里屠苏,只见他低着头面无表情,从前倒不觉得他这模样有什么问题。但是如今的陵越却想很知道,究竟百里屠苏受了多少折磨才变得这般沉默寡言。
    也是从今天开始,陵越才知道百里屠苏是有多努力的练剑。这个一天到晚都面无表情外加沉默寡言的孩子比一般人对剑术都执念得多,但是为何而执着,陵越却是不得而知。
    百里屠苏每天的日子都十分规律,早晨起来练剑然后吃午饭然后再练剑直到黄昏。有时候深夜了,陵越都还能看到他这个师弟在苦心练剑。
    每天重复着一个单调的动作,寻常弟子不到几天就会在私底下抱怨,而百里屠苏却不会。师尊对于他的要求本就比普通弟子要高,一个动作稍稍有所偏差便要把这个动作重复几百次,但是从不见他有所怨言。
    某个晚上,陵越路过百里屠苏的房门前,只见他一张小脸眉头紧皱着在挥舞同一个动作。陵越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动作寻常弟子还没学习到,而屠苏却已经可以熟练的把一整套招式舞练下来。
    “可是有哪个招式不能理解?”陵越走上前轻声问道。
    听到他的声音,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之后收起了手中的剑,敛着眉叫了声“师兄”。但是对于陵越的话他既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或者摇头,只是依旧沉默着。
    陵越也没计较,只是微微勾起一抹浅笑,然后走上前拿过他手中剑向后走了两步在空地里把刚刚屠苏舞过的招式又重新舞了一遍。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以及在月光的沐浴下剑身随着这流畅的动作而挥舞带出的流光都让一旁的百里屠苏看得眼睛都不舍得眨。
    “看清楚了?”结束之后,陵越走过来把剑递过去。屠苏这才愣愣的回过神,难得看他这副模样,陵越轻笑,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发顶。
    “练剑固然重要,但是好好休息也是必要的,练好了便早些歇息吧。”说完陵越就走了,只留下了一个温柔大师兄的背影印在百里屠苏小小的眸子里。
    此时陵越大概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百里屠苏那向来不起波澜的内心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波澜。他原本以为这个师兄是冷冰冰的,就像天墉城的其他人一般,看不起他能得到师尊的亲自教导。
    小孩子对一个人的印象其实是很容易因为一些细节而改变,尤其是百里屠苏这种恰逢巨变的孩子。
 
☆、第2章 更深意暖
 
时日见长,陵越发现百里屠苏这孩子就算被欺负了也依旧沉默不语,从前倒不曾感觉这孩子是这般倔强。也不是不知道百里屠苏从小便遭人嫉妒,但是也是现在才开始注意到他在天墉城的日子确实很难过。
    比如屠苏之所以由师尊亲自教导的原因是担心屠苏身上的煞气会影响其他弟子,但是不知情的人总会各种上门挑事。刚入门之时尚不严重,直到后来几个月百里屠苏的剑术修为超过了一干弟子成为众多同时进门的师兄之后挑事的人便更多了,嫉妒的人也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找他麻烦。
    但是百里屠苏从来不吭声,他不会向师尊或者陵越告状,那更不要指望这个小小的面瘫会向他们撒娇。
    自那晚给百里屠苏舞剑之后,陵越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在意这个小师弟,所以晚上忙完天墉城事情的之后他总会去屠苏住处看一看。每每都是看到屠苏独自一人在房门前练剑,小小年纪却异常认真。
    只是今晚却没见到百里屠苏那小小的身影,房间的烛火也并未点亮,难道是睡了?只是这个时辰入睡也未免有些过早了,敲了敲门也无人应答。陵越疑惑着打算去寻一寻师弟的踪影,刚转身,他就看到百里屠苏远远的走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揣着什么东西。
    看见自家大师兄在自己的房门驻足,百里屠苏一瞬间慌的把手背在了身后,然后撇过头叫了声‘师兄’。
    百里屠苏那明显做贼心虚的样子显然没逃过陵越的法眼,陵越皱了皱眉,轻声训斥道,“这么晚了不在自己房间好好待着,上哪胡闹去了!”
    陵越虽然只比百里屠苏年长三岁,但是向来早熟的他以及现在身体里的灵魂亦不是当初的灵魂,此时负手站在百里屠苏面前的陵越说话亦颇有威严,隐隐可看出未来大师兄的架势。
    “只是出去走一走而已。”看着气势汹汹的的师兄,小屠苏多少有些慌张,然后低着头。
    陵越也不管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比较在意的是屠苏手里拿的东西。这大半夜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还神神秘秘的藏着东西,陵越也不得不多留个心眼。怕只怕屠苏做了什么违反门规之事,若真如此也可趁着发现得早,及时补救。
    “你身后藏了什么,拿出来给我看看。”说着陵越就想上前去拉屠苏的手,但是屠苏却向后退了两步。陵越皱了皱眉直接动手去抢,屠苏又怎么可能抢得过师兄,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兄把那包裹的东西打了开来。
    只不过看着手中的东西,陵越当真是哭笑不得。一张皱皱的黄油纸包着一个已经被手抓得变形了的馒头,而且还是冰冷冰冷的。
    陵越看着百里屠苏,只见他小小的一张脸染上了淡淡的绯红,耳朵尖更是红彤彤一片,煞是可爱。
    “饿了?”陵越试探性的问道。
    百里屠苏犹豫着刚想摇头,可惜肚子却很不争气的叫了出来,于是只能满脸通红的点点头。
    “晚饭没吃饱?”
    对于陵越的问题,百里屠苏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绷着一副小小的身体站在原地。看得陵越都觉得是自己在欺负人了,这种认知真是让他一阵无奈。
    叹了叹气,陵越觉得自己对这个小小的问题儿童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拍了拍他的后脑勺,陵越走到他面前,轻轻的说了句,“走吧……”
    百里屠苏猛地抬起头,一张小脸满是疑惑和警惕的看着陵越。
    陵越好笑的看着他的反应,好歹自己也是他的师兄,可以不要用这么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么?
    “不是饿了么?这馒头已经冷了,师兄带你吃点热的东西。”
    百里屠苏愣了愣,然后才如梦初醒般追上了陵越的脚步。亦步亦趋的跟在陵越身后,屠苏的看着陵越高大的背影忽然觉得一阵安心,一种很安稳的感觉油然而生。
    把屠苏领到厨房里之后,陵越就让他坐到椅上上自己去找能吃的东西。找来找去,食材不多加上陵越的能力也十分有限,倒腾了好一会儿,一碗面热腾腾的面出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