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同人)唤醒沉睡的记忆+番外 作者:飞渔

字体:[ ]

 
  
    序
    「鸣人,我……」黑瞳露出哀伤的眼神,欲言又止的语气被滴在脸上的雨打断。
    缓缓,雨飘下,淅沥淅沥的声音由小转大,他抬起脸,迎著落下的雨,滴落的雨珠打在脸上很痛,痛到他说不出任何话。
    酸涩的雨水混进眼眶後,慢慢流下脸庞,阒黑眸子转移视线,望向躺在地上的金发少年,虚弱的昏睡模样,瞅著他的眼神顿时不忍又难过。
    唇颤了颤,他知道自己做了不可挽回的事,他打伤这辈子最重要的人,甚至还意图杀死……
    忽然,肩膀剧痛,浓浓的腥甜味从喉头呛出,他喀出血红的液体,虚脱跪倒在他身旁。
    近在咫尺的脸离得他很近很近,他不敢触碰,深怕手一伸出去,下定的决心,便会被自己的内心喝止住。
    爱怜的视线盯著眼前的脸庞不放,深深的,似乎要将对方的一切烙进眼底,放进内心。
    鸣人,我会回来的,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像是将对方的影像紧紧锁进内心後,视线缓缓冷静,绽著极度冷漠的光芒。
    在我杀了鼬後,一定会回到你身旁。
    站起身後,将一直牵挂在心的人抛下,留给不断阻止他去音忍的木叶忍者带回木叶,但他不晓得,在银发上忍来之前,已经有人抢先一步,将倒在地上的人带走。
    之後,鸣人彷佛从人间蒸发,不见了两年半,而这段曰子,他都在音忍为了报仇,毫不知情。
    直到他遇上他……他才知道自己犯下错,但一切的懊悔已经无法追回,只能唤醒对方的记忆,将他重新带回身边。
    ====
    佐助:「……鸣人在哪?」
    飞渔:「现在你还好意思问我啊!你以为丢在路上的值钱物品没人会捡吗?我没义务告诉你鸣人去哪里!」
    鸣人:「我在哪里?」
    飞渔:「乖~你去一个没有这个负心汉的地方,过著平和的生活。」
    佐助:「虽然我早知道你偏心,可是说话态度用不著差这麽多吧!」
    飞渔:「有吗!?我有偏心吗?我说话态度有差很多吗?我自己怎麽没察觉到?各位大大,我有偏心吗?」
    大大们异口同声:「没有。」
    飞渔:「话说现在是民主社会的时代,讲究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可是你连一个少数票都没有,要我怎麽尊重你,你真的让我很为难欸!」
    佐助:「你真是恶劣!」
    飞渔:「你尽量骂吧!趁你还有心情的时候,因为我忘了告诉你,这篇长文是虐你,把你的心狠狠挖出来虐,剖开後,支解,再对切,斩得不成形状後,在缝合,我想你这段期间,会过得蛮愉快的。」
    佐助:「……虐我?虐心?」
    飞渔:「当然是虐你的心,虐你的身,我一点也不想写,不过该有的甜头还是有,我这个人是很民主的人,我给你一分钟,考虑看看,要不要让我虐?」
    佐助:「要,既然你都写了,没道理要你不写。」
    鸣人暗自松气:「呼~终於换别人了。」
    飞渔内心O.S:「别高兴太早,虐心是另一只,你该有的遭遇还是会有啊,可怜的鸣人,始终是受。」
    1记忆全失
    缓缓张开眼,见到眼前是宽敞的天花板,蓝眸有些迟钝,似乎在搜寻自己在什麽地方,可是脑子是一片空白,他不记得这里是哪里,以及自己是谁。
    他到底是……谁?
    「你醒了。」一道淡漠的嗓音从旁响起。
    他转过头,望著对方,对方坐在椅子上阖目,漆黑发丝下的冷俊脸孔透著不容人靠近的气息。
    见到对方的脸,缓缓,心中刺痛,彷佛有根针钻进内心,微皱著眉,不晓得自己为何心痛。
    「你是谁?还有……我又是谁?」他坐起身,茫然对上让内心不断抽痛的脸。「我似乎全都不记得了。」
    为何对方的脸,让他的心刺痛?
    他是他认识的人吗?
    「鸣人,漩涡鸣人。」阖目的双眼缓缓张开,宛如黑潭的深邃眼瞳透著冷然光芒。「你是位忍者。」
    「忍者?那是什麽?」眨了眨眼,歪著头,疑惑瞅著对方,弄不懂忍者是什麽。
    鼬不答话,将桌上的护额丢向对方。
    鸣人伸手接住绑著铁片的布条,铁片上有著如同叶子形状的刻痕,刻痕上面有一道横划的痕迹。「这又是什麽?」
    注意对方额头上也绑著相似的物品,不晓得这有什麽用意和意义存在。
    漆黑的眼瞳在他问起护额时,闪过一道快速的莫名光芒。「忍者的护额,将它绑在头上。」
    鸣人望著手上的护额後,双手快速俐落绑上,一气呵成,彷佛他常这麽做,立时,愣愣望著自己的双手,似乎有点相信对方的话。
    大拇指碰碰护额上的图案。「那这个图案是什麽?」
    「那是木叶村的标志,至於横划的痕迹,代表你背叛了木叶,是木叶的叛忍。」
    「我是叛忍?我为何要背叛他们?」满是疑惑的问出口,但对方似乎考虑了一下,才说出口。
    「不知道,发现你时,你已经倒在木叶的边界,护额上有叛忍的标志。」
    「……喔。」也不是不满意对方的回答,但总觉得对方似乎避重就轻,回避一些重点,弄得他是迷迷糊糊,不晓得是真是假。
    「为什麽我都不记得了?」
    「不晓得。」
    鸣人微楞一下,有些皱眉。
    这个人到底可不可靠啊?
    怎麽不知道的东西一大堆,除了自己的名字和来历外,他要怎麽知道自己是谁,是什麽样的人。
    「还有问题吗?」
    「有,我们是什麽关系?我总觉得你跟我有点关系。」不晓得为什麽,他对对方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似乎认识很久的感觉。
    黑瞳在对方问起时,闪过一丝错愕,随後平复。「只是同一村的叛忍,我们之前并未见过面。」
    不可能的,他的记忆应该被首领封住,不可能忆起任何事。
    「这样啊,总觉得你的脸,我好像很熟悉,似乎天天都在看。」那种熟悉的感觉一直缠绕在胸口未止,甚至有些泛酸。
    「是吗?」语气淡淡的,似乎不想再提及这个话题。「走吧,首领等著见你。」
    见对方离去,急忙下床,蹦蹦跳跳套上鞋,跟在对方身後,「喂,我还没问你叫什麽名字?」
    毫不停滞的脚步踏离房间。「鼬,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
    轻快的脚步立即停下,有些沈重,他摸著恍如被人灌入铅块的双腿,内心疑惑加剧。
    听到宇智波这三个字,内心似乎被冲击到,有种既熟悉又哀伤的感觉,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
    对方都说是初识,为何他的内心一直都平复不了?
    2遇见佐助
    二年半後,一高一矮穿著黑衣绣有红云的人走在波之国的路上,十分低调的沉静赶路。
    似乎习惯隔壁人的寡言,鸣人也不怎麽说话,只是透过黑纱,望著人来人往的热闹街景,心中雀跃。
    关了那麽久,终於能出来透透气了。
    忽然,一个迎面而来的少年,远远地,像是会吸引人的目光,引他瞟向注视,才一见著与身旁人极为相像的脸庞,心猛然抽痛,反手紧抓胸口。
    注意到鸣人的不对劲,鼬立即扶住他,小声问道:「怎麽了?」
    鸣人对上黑瞳难见的关怀视线,颤著唇,「……鼬,胸口好痛。」
    对上越来越接近他们的黑发少年,黑瞳沈了沈,旋即将他带离街道。
    被大蛇丸派来出任务的佐助见到两名身穿晓服装的人,一见著他就离去的怪异行径,立即跟上。
    将金发少年扶在树下躺著,黑发男子取下他的罩帽,露出稚气的脸蛋。
    「鼬,真抱歉,要不是我突然胸口痛,我们早离开波之国了。」蓝眸露出浓浓的歉意。
    他真的不知道一向头好壮壮的他,一见著鼬的脸,胸口就会泛酸,但能酸痛到捂住胸口,这还是第一次。
    那名少年真的跟鼬长得好像、好像。
    「不差这点时间。」鼬坐靠在树上,望向远方。
    凉风徐徐抚过,通体舒畅,让人昏昏欲睡,鸣人强撑著快要掉下的眼皮。「鼬,我想睡觉。」
    「我待会叫你。」见到他想睡又硬撑著的模样,黑瞳闪过极淡的笑意。
    「要记得喔,别把我丢下不理。」鸣人昏昏欲睡,口齿不清地喃道。「……我不想被人抛下。」
    听到对方含混的话,黑瞳闪著莫名的光芒,见著金发少年酣甜睡相,像是控制不住自己,唇缓缓贴上额间的发丝。
    忽然,耳朵竖起,听到朝这儿接近的轻微脚步声,将罩帽盖在少年脸上,站起身迎向来人。
    注意对方停止不动的步伐,站在远处,像是戒备他的攻击,冷道:「出来吧,佐助。」
    「鼬,没想到我们真是冤家路窄,连出个任务都会遇上你。」跟鼬相似的黑瞳闪著杀戮的光芒。
    「你还不够强,没必要提前送死。」鼬冷冷看著他,似乎不屑他特地跑来送死的举动。
    「我够不够强,只有打了才知道。」佐助冷看远处的另名黑衣人,见他躺在地上不动的模样,口气微怒。「他是谁?」
    连起来都不起来,竟敢小看他到这种地步。
    「跟你无关。」冷淡的语气似乎说他不够资格问对方是谁。
    「确实跟我无关,只要他不插手,我也不想理他是谁。」黑瞳瞟著地上的人一眼,随即迎上鼬的视线。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三年,是否能让你自傲到敢跟我挑战。」黑瞳缓缓转成红色,眼瞳中的三个勾玉出现。
    「哼,我会让你後悔这麽说。」现出跟对方同样的眼瞳,左手的查克拉慢慢聚集,密度越来越高,亮度惊人的快速闪烁,显示对方已经今非昔比。
    「能把卡卡西教给你的千鸟,发挥到比雷切更高的境界,你确实进步不少,可惜……还不够。」极淡漠的语气,瞬间惹恼对方。
    佐助举著手中的查克拉,快速朝对方逼近,鼬往旁一挪,距离瞬间拉开,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令他更为恼怒。
    「鼬,别跑!为何不动手?」佐助望著对方站在远处,瞅他而来的冷冷视线,逼得他追去。
    鼬瞟向佐助身後的人,仍在沈沈睡觉的模样,再次拉出距离,想将对方带离。
    但对方像看出他的意图,左手快速勾起苦无,将苦无射出。
    迎面而来的苦无逼他朝旁躲去,无法後退,还未定住,对方快速冲至面前,将雷切朝脸击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