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猫鼠同人)猫鼠日常趣事系列+番外 作者:koala

字体:[ ]

 
  《猫鼠日常趣事系列》koala
番外《庞喜自述》《盗御酒》
 
  1 回家啦
  卢老大的50岁大寿临近,不仅忙坏了陷空岛上下,连远在开封的白老鼠也是人仰马翻。半年没回去了,不仅为酷爱古董的正宗寿星大哥准备了价值连城的夏朝的小铜鼎,外加一双轻便结实、透气合适、冬暖夏凉的乌金快靴(方便钻天),还给其它三鼠准备了礼物:二鼠一付不怕刀砍斧剁、柔软耐用金丝手套(方便挖地),三鼠一支天蚕丝做绳的百练飞抓(方便爬山),四鼠一身不占水的鳄鱼皮水靠(方便潜水),大嫂一支镶着夜明珠的玉钗(别小看这件礼物,关键时可当匕首用,宝刀宝剑都削它不动)。另外,还精心为与自己一起长大4岁时就与自己并称陷空双煞后来却因自己常住开封被四鼠熏陶得少年老成但自己只要一回家马上故态复萌在陷空双双大闹天宫的小自己8岁的10岁的小侄子卢珍(好长,喘不过气来啦>_<)准备了礼物:一把削铁如泥的白龙剑、两身时下开封最流行的大阿福童装、三斤开封最知名的品香阁香甜可口酥皮点心、四斤酱肉王甜咸不腻入口即化的酱肘子酱猪蹄、五个唐老太糖糊芦个个不同馅、六个面具分扮鬼王、八戒、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七付牛皮筋弹弓大小不同号、八支陀螺各有千秋、九个滕球色彩不同、十种口哨可发狼、虎等十类猛兽嚎叫之声。东西全部备齐,打了大(卢珍的)小(四鼠加大嫂的)两只包袱。
  到了启程之日,展昭早早起来把该带的东西又查了一遍,确认没少什么。回头看看睡得昏天黑地丝毫没有起来意思的白老鼠,宠爱地笑了笑。真舍不得他走,虽说只有几天,可还是舍不得。再说,老鼠归洞后,那四只爱弟成狂的大老鼠外加鼠大嫂才不会那么容易放人哩。自己又忙得无法与之同行,唉。叹口气,坐到床边,亲亲睡得红朴朴的老鼠脸,轻轻抱起来晃晃,然后怀中的老鼠就迷迷糊糊地睁开两只黑宝石般的大眼睛,不明所以地四处看看。“猫儿?”老鼠很奇怪地看看猫猫,怎么回事啊?展昭总是任自己睡个够,从来不会打扰自己甜梦的。
  “干嘛啊,臭猫。”捏捏鼠鼻子,“干嘛?再不动身就赶不上大哥的寿宴啦。”哦?!宝石双眸蓦然放出五光十色的光彩,老鼠彻底清醒,呼地一下窜出被窝,施展出绝顶轻功奔向水房洗漱。开玩笑,行程已经一拖再拖,要是赶不上寿宴,那大嫂还不扒了他的鼠皮?
  梳洗完毕,吃了展昭端上来的爱心早点后,吻了猫一下,就提着包袱穿出窗子。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唉?怎么……展昭无奈摇摇头,赶快沏了壶茶。在把一杯茶吹得热度正合适时,不出所料地看到一束白光从窗外穿入,一手拎宝剑一手拎一大包袱的小白出现在眼前。递上茶水,再替老鼠搽搽汗,顺便亲亲鼠额头,把先前忘在桌上的小包袱递过去。老鼠拎着东西再次穿窗而出。收回恋恋不舍的目光,猫猫回头,咦,这……倒一杯茶,吹得正合适,一手拎宝剑一手拎一小包袱老鼠穿窗而回。递水,搽汗,亲鼠头,收回目光,这……倒水,吹凉,一手拎宝剑一手拎一大包袱的小白出现在眼前。递水,搽汗,亲鼠头,收回目光,这……终于,一壶茶水告罄,展昭心疼地扶着第十次穿窗回来气喘吁吁的老鼠坐下,把大包袱寄在老鼠背上,小包袱挂在老鼠一支胳膊上。这下行了,顺过气来的老鼠再次窜出。
  该去巡街了,有点儿晚了呢。展昭目光落回桌上,定格……下决心了,展昭抬脚刚要出门,却见张龙跑过来。“对不起,我晚了。”展昭歉然一笑,“不过,我今天不去巡街了,要向包大人告个假,陪玉堂回陷空岛。”张龙笑了:“展大哥,我就是来告诉你包大人放你几天假,让你和白少侠一起去给卢大侠祝寿。”???看到展昭疑惑的目光,张龙大笑起来。原来,今天开封众人和展昭一样,一直看着白老鼠进进出出,手里包袱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只不过众人看得是老鼠跳墙,而昭昭看的是耗子穿窗而已。笑了一通,张龙突然发现展昭一手拿着巨阙,一手拿着……画影??????哦,嘴张的大大的,笑声再次爆出……
  “笑什么呢?”清脆悦耳但有点气急的声音忽然响起。“啊,没没,没什么。我走了啊。”张龙撒腿跑了。展昭扶住湿呼呼(被汗浸透了)的老鼠,柔声说:“歇歇吧,我和你一起回家。”
  2 蜗居
  虽然包公很qing 廉,但开封府其实挺气派的。因为开封府是guan衙,按品级由国库出钱兴建,不论清官tan官,只要是开封府尹就要住在里面。府内好几进院落,由公孙先生安排种树种花,风景各异。
  展昭住在西边跨院一间只有十平米的小屋里。倒不是开封府里的人欺侮展昭老实,实在是展猫猫自己坚持就要住这间屋子。展猫猫主要是看中这个院子清静,再加上院里的主要植物是竹子,更中猫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院子里只有一间小屋子,当时是设计给园丁住的,但包黑黑qing廉,府中没有太多仆役,且每一个都身兼数职,所以府内没有专职园丁,平时是公孙先生在侍弄,别的人帮忙浇水(不只是仆役哦,四大校卫、展昭甚至某只白老鼠都会做的。开封府可是和睦大家庭,上下级或者身份什么的没那么严格。即便是开封府的威严家长包青天,如果敢熬夜工作不睡觉,也会被厨娘李大妈念叨,并被强迫吃下大妈专门准备的宵夜)。昭昭身无长物,一床一桌一凳足已,住这间小屋倒也合适。但自从某只白老鼠住进来之后,屋子就显得拥挤了。首先床加大了不止一号。原先的小床挤着睡两个大男人太不实际啦,就算勉强睡着,醒来后也是腰酸腿痛,起不到解乏的作用;其次是增加了一个大衣箱。猫猫本来就那么几件衣服,不穿时挂着就行,但某老鼠衣服多,还为猫猫不停添置行头,春夏秋冬一应俱全,所以这件也是绝对必须的;还多一个书架子,书倒没有几本,开封府有书库,想看书去书库,没必要用书来侵占本就不多的地盘。这个架子上全是精巧的装饰品,陶器、瓷器、金器、银器、铜器,造型各异,但主角都是一只猫和一只鼠,这是某老鼠为小屋增加情趣而设的。屋角还多一个三层小架子,这个却是某猫专为某只馋嘴老鼠准备的放置零食的专用工具。某猫每日里巡街时,看到好吃的就给买回来喂老鼠。再加上原来屋中的一桌一椅(表奇怪,真的只有一椅,实在放不下了。什么?两只平时怎么坐?笨啊,不是还有一张床吗?)所以你算算,十平米的屋子还剩多大地方?估计也就能站两只脚了。
  府里的人都建议两只换个屋子,但被拒绝了。放着大屋不住,偏挤小房,奇怪吧?呵呵呵,其实两只是想拥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想找两只聊天说事怎么办?院子里有桌椅嘛,傍着竹子,轻风吹着,多惬意,谁耐烦挤小屋啊。这就是两只的小心思。
  话说有天一清早,展昭还未开始例行的巡街活动,某只七天前因猫猫走不开而自告奋勇赴别县捉某汪江大盗的老鼠将大盗交给开封大牢狱卒后,顶两熊猫眼回到小屋。某猫心疼了,将老鼠安置睡下后才出门,巡街也巡得心不在焉。好在今天太平得狠,作jiān犯科的都知趣地没有出现,从而避免了被惦记某老鼠而些心焦的温文尔雅的展猫猫扁成猪头的恶运。回来时特意跑到一品阁买来新出炉的糯米香糕准备回家喂耗子。向包大人报告完上午的工作,某猫兴冲冲地回到小屋一看……
  ???
  耗子呢?床上只剩下了凌乱的被褥,而本该躺在上面的某只白色生物消失了。猫猫呆站着,脑子却在飞快运动:某耗子七天没得好好睡了(看那两熊猫眼),以某只的睡功,现在应该和周公下棋正酣,怎么跑了呢?更可疑的是,虽然某耗子不擅做家务,但天生爱洁,所以起来后这被褥却是一定要叠的。难道去方便了?某猫放下点心跑进茅厕,空的。再想:饿了去找吃的?有可能哦。要知道因某耗子七天不在,猫猫没往食物架上放吃的。跑到饭堂,空的。问了所有在家的人,都说没看到白某人。出去吃了?可能。反正某生物总是翻墙而出,没人看到不奇怪。跑遍开封某耗子最爱去的酒楼,没有。某猫冒汗了,不是累的(没那功夫),是吓的:某耗子被人掳走了?要是那样,来人武功高得可怕。要知道就算累得狠了,在江湖上混大的老鼠也是相当警觉,这世上恐怕只有自己走近时睡着的老鼠才不会醒。现在想来,床上虽然凌乱,却无打斗的痕迹,就是说,某耗子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抓了(汗,猫猫,表那么肯定嘛,老鼠不在窝里,不代表就是被抓了啊。)冷静,某猫告诫自己。好,先回案发现场(=
  =)。脸色煞白的某猫以光速赶回小屋,冲到床边,正待细细查看,忽觉床下有异。俯身!*&^%$#@!*&^某只害自己跑遍开封的罪魁祸首和周公撕杀正浓,连被自己从床下拖出来后都没有醒来的意思(某K:那个老鼠啊,对猫猫也太没诫心啦。小白睁眼:什么人?某K:|||||||b这不是挺警觉得吗?偶的心里话都能吵醒耗子,为虾米被猫抓反而没反应?!)。展昭把睡的昏天黑地的小白鼠放到床上,再狠狠抱进怀里。小耗子被憋醒,迷迷糊糊得不知今夕是何年。半梦半醒的老鼠无辜至极的可爱样子就像徐徐清风吹散猫猫心上的阴狸,只觉得一腔急火瞬间熄灭,只剩下满满的幸福。
  诸位可能明白发生什么了吧?其实很简单,某只睡相不好的耗子睡着睡着掉到了地上,然后又滚进了床底下。而某猫关心则乱,加之房间太小,在门口就一目了然,也没走近床前细看,因此发生了御猫变成无头苍蝇的惨剧(猫迷举棍追杀,某K飞逃)。
  从那时起,猫鼠小窝里又多了件“家具”,一只红色锦缎做成的长一米宽半尺的似类枕头的东西,上面的图案依然是猫和老鼠。作什么用的?自己看嘛。什么时候看?当然是猫猫出去而鼠鼠睡觉的时候。看到了?对,就是横放在床边把鼠鼠档在床里的那件。
  3 勤俭持家
  陷空岛经营水陆两处生意,家资雄厚,是大宋首富,比当今皇帝还有钱。其五员外,也就是五鼠排行最小的锦毛鼠白玉堂,年少风流,往往一掷千金,不知节约为何物,甚至入住开封,成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之后,也依然如此。
  四品护卫的俸禄其实还不低,月银60两,交公孙先生10两伙食费,还余50两。而白玉堂这50两银子往往不到一天就花得精光。四只鼠哥哥疼爱幼弟,恐他委屈,每月初都会着人送2000两银子任白大少挥霍。
  但展昭觉得这样太铺张浪费了,决定要与耗子谈一谈(每月2050两?这可是普通人家10年的花销啊),让其节俭一些。白玉堂很奇怪:“猫儿,家里又不是没钱,为什么为省呢?”展昭笑了,耐心地教育不知稼穑艰辛的小耗子:“家里虽然有钱,但也是兄长们辛苦赚回来的。虽不必太委屈自己,但尽量省一些也是对兄长们体贴。遇到灾年,我们捐些财物,帮助那些连饭也吃不上的灾民,不好吗?而且,再过两个月卢大哥过生日,我们要买礼物。虽然陷空岛的财产有你一份,但你从未参与过家里的生意,严格说起来一个铜板都不是你挣的。如果你用自己挣的俸禄为大哥买一份礼物,物虽薄,那意义是不同的。”“对哦,”小耗子从善如流,“我从来没想过。就这样,我不再乱花钱,用俸禄为大哥买礼物。”“好。”展昭高兴极了,还与某耗子击掌为誓。
  开封府挺大的,巡街时,展昭带王朝、马汉巡南面,而白玉堂带张龙赵虎巡北面,最后在开封府前面的大街汇合。白玉堂巡街总是看到什么买什么,零食啊,小玩物啊,还时不时去一品楼买50两一大坛的女儿红与开封府众人分享,或买20两一小坛的与展昭晚上在屋顶上赏月看星星。但今天,白玉堂目不斜视,对那些东西看也不看。白大侠说话算话,说省钱就省钱……嗯,那个糖葫芦看样子好好吃哦,不知是不是豆沙馅的?……不行,赶快捂紧荷包,白玉堂飞快地向前走。
  两队人马汇合时,白玉堂一见展昭就走上前去,邀功似地说:“猫儿,我一个桐板也没花。”展昭笑了,变戏法一样摸出一支糖葫芦递过来,小耗子高兴极了,一口咬下,哇,是豆沙馅的耶。
  回到屋里,展昭又摸出一个小包袱,在白玉堂好奇地注视下打开,露出一件银制的工艺品——老鼠偷蛋,样子精巧漂亮:一只老鼠揪着另一只老鼠的尾巴,摆着用力向前拖的架式,被揪的老鼠仰躺,四只小爪托着一只大鸡蛋。最下面是个方型的小银箱。白玉堂一见就爱上了,伸手取过来,这才发展原来是个储钱罐。上面的鸡蛋可放铜板,下面的小箱放银子和银票。白玉堂把玩不休,展昭在旁微笑注视。这个东西可不便宜,花去10两银子呢。本来展昭只想买个小木箱子,却发现了这件物品,那两只银耗子淘气可爱的神态颇似自己家里的那一只,虽然贵了些,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