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教]谁人物语 作者:冥空VI

字体:[ ]

 
 
文案
虽然说是一篇同人,但本文的原创性较强。前期基本没有和原著剧情接轨,都是原创,而且剧情围绕主角展开,当然原著中的人物还是会有出现!但是也不乏原创人物,而且原创人物还很重要……
 
 
因为不想死,所以他选择了活。
 
即使作为代价他被剥夺了姓名、身份乃至外貌。
 
因为别无他法,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已经决定了不后悔,那么就不要回头。
 
“看着吧……我会活着,绝对会活下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中太郎 ┃ 配角:家教众 ┃ 其它:世界的绝对规则
 
 
 
 
  第1章 序、选择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接受我的咒术,改头换面地活下去。”戴着假面的男子伸出手,“第二,永远的消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少年倔强的看着男子,“为什么必须这样做?我不要……”
  “因为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要怪就怪让你出生的人,还有你那不好的运气。”带着面具的男子冷酷的说道。
  “我……并不想……”少年抿着唇,“我不要……”
  “你必须按我说的去做。”男子的声音冷酷而平静,“你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这个世界,我不能再放任下去……如果你坚持,我只能将你抹杀。逃跑也没有用,之前的事……你还想在经历一次吗?”
  少年的身体颤动了一下,他紧握着拳头。
  假面男子微微颔首,再次开口:“来,告诉我你的选择吧。”
  然后,少年选择了继续活在这世上。
  但是,他不再是他。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隔日更,新文开坑三章!
等到一个月放假之后,可能会日更?
 
  第2章 夏日祭
 
  
  草壁抱着一箱甜瓜,看着正在忙碌的中年妇女,他迟疑着:“妈……”
  “啊呀,你这孩子怎么还在这里?不是叫你给隔壁的邻居送去吗?”中年妇女嗔怪,“怎么拖拖拉拉的,这不像你啊!”
  “不,我是想问……隔壁的田中爷爷是一个人住吧,这么多甜瓜他吃得完吗?”
  中年妇女双手叉腰,一脸莫名:“哎呀,你不知道吗?有一个人经常进出田中爷爷的家里哦,他的养子……”
  “哎?老爷爷什么时候收了个养子?”草壁十分吃惊,要知道他们一家和田中老人已经成为邻居十几年了,知道田中老人的妻子几年前去世,他们除了有一个早逝的儿子以外并没有其他孩子了。
  “真是的,你自从上了中学后就找出晚归,连小时候那么疼爱你的田中爷爷的事都不关心……”中年妇女托着脸作伤心状,无奈地说明,“是两年前的事情啊!那个孩子由于车祸失去了亲人,所以田中老人决定收养他直到他成年。好像在读中学吧?前阵子听田中老人说他考上了高中,不过似乎现在没有去上学。虽然最近他没有住在那里,但是几乎每天都会去孝敬田中老人,还有认真去打工,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呢!”
  “哈……”草壁草草地应了一声,正准备走人,没料到他妈妈又开始说话了。
  “阿哲,你也要向那孩子学习好好孝敬父母啊,你最近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虽然是在为并盛做贡献,但偶尔也在家里待着嘛。像那个孩子……对了,好像是叫田中太郎来着的……向他习……”
  草壁语塞,他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这个名字。
  眼见母亲又要在说些什么,草壁决定先行动为快。
  “我、我先送东西过去了。”草壁跑出家门,他怎么感觉老妈比以前更加啰嗦了……是不是到更年期了?
  草壁按响田中家的门铃,站在门口静静等待。院子里的小狗从狗窝中探出头来,冲他摇着尾巴。
  很快草壁就听到脚步声,来应门的是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再看见草壁的时候明显愣住了。
  他该不是被我的飞机头吓到了吧?草壁猜测到。
  “你好,我是隔壁的草壁。”草壁用温和的语气说,“我妈妈让我送来一些甜瓜……这些是乡下的婶婶拿来的,太多了我们吃不完,所以就……”
  “我可以收下吗?”少年问道。
  “当然。”草壁点点头,他打量着这个少年。这是个相貌平凡的少年,他的皮肤十分白皙,除去乌黑的头发有些过长。
  少年圆圆的脸蛋上露出一个带着点羞涩的笑容,他接过纸箱,开口道:“谢谢,爷爷很喜欢甜瓜……啊,我也很喜欢。”
  草壁看得出来少年很高兴,似乎并不只是因为收到了自己喜欢的食物。
  少年盯着草壁,他眼睛一转,开口道:“草壁君就住在隔壁?是哪个浅红色屋顶的房子吗?我……第一次、嗯……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你呢。”
  “哈哈,平时我都很忙。”草壁笑了两声,“说起来,你是太郎吧?还在上学吗?”
  少年就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瞬间炸毛:“不要叫我太郎!”
  “呃,抱歉……”草壁没想到只是叫个名字而已少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啊拉,这不是阿哲吗?好久不见哦~”这时一个老人从屋内慢吞吞的走了出来,“‘太郎’这个名字……果然太过时了吗?”
  “不是过时……反正不要叫我太郎。”少年撅起嘴,他对草壁说,“叫我田中就可以了,田中。”
  草壁笑了笑,又和田中老人寒暄了几句就准备告辞,走之前草壁注意到那个少年一直盯着他看,于是他问道:“那个,我的脸上沾着什么东西吗?”
  “不,没有!”少年慌忙否认,他慌张地回答,“那个,我、我只是好奇今天你嘴里的那根草跑哪去了……”
  草壁干笑,他匆匆告别田中子孙。回到自己家里他才觉得奇怪,今天他是第一次和田中见面……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叼着根草的习惯?回头得好好问问他,草壁想道。
  田中虽然不和田中老人住在一起,但他经常在打工开始前或结束后去田中老人的家里和他吃个饭聊个天什么的。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田中老人收养了他,赋予他姓名,和他一起吃饭,给了他一个家的感觉,对此田中很是感激。
  “太郎,你是一个很奇特的孩子。”那一天田中老人这样对他说道,“你为什么要舍弃自己的名字呢?一个人舍弃了自己的名字,就等同于失去了十分重要的东西。就算是想要重新开始,但我看得出来……你对现在的名字缺乏认同感。你其实还是怀念过去的吧?那么为什么……”
  田中老人说的很对,他没有反驳,他那时是怎么回答的?对了……他只说了一句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 ※ ※
  田中看着手中的传单,夏日祭啊……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吗?
  “汪汪!”脚边的狗儿叫出声,田中蹲下身抚摸它的毛发,狗儿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田中轻笑,他拍了一下狗儿的背,“阿布,一边玩去。”
  狗儿舔了一下少年的手心,屁颠屁颠的跑开了。
  “夏日祭啊,太郎打算去吗?”田中老人看见了少年手中的传单,他便问道。
  “嗯,会有烟火大会哦,很漂亮的。”少年点点头。
  “呵呵,看烟火的话去并盛神社最好哦。”田中老人笑道,“对了,你跟我来一下,给你看个好东西。”
  “什么?”田中跟过去一看,只见老人从柜子里拿出一件花纹简单的深色浴衣。
  “这时我儿子以前祭奠时穿的衣服,可惜那孩子年纪轻轻就去世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穿上这个去参加夏日祭吧。”田中老人说道,“我给你洗一洗,那天就可以穿了。”
  田中拿起衣服看了又看,他很喜欢,但是……
  “这……我穿真的可以吗?”田中小心地问道,“这可是你的儿子的……”
  田中老人用折扇在少年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我可是把你当成是我的孙子……再说了,我很想看看自己的孩子穿着浴衣跑到祭奠上去玩……带着狐狸面具抓了金鱼回来,吃了很多好吃的,一脸幸福的样子。”
  “爷爷……”田中低下头,“我明白了,那天我穿就是了。”
  于是夏日祭的那一天,少年早早的来到田中老人家中,穿上浴衣和木屐,被田中老人拉着照了半天,最后还将过长的头发用一根丝带扎起了小辫儿。
  “呵呵,要是穿上女式的和服一定很像女孩。”田中老人如此评价道。
  田中不好意思的站在门口,扭捏的抓着袖子,问道:“爷爷一起来吗?”
  “不了,我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你自个儿去吧,我四处走走就好。”老人婉拒了少年的邀请。
  狗儿阿布在少年脚边兜圈子,冲他摇着尾巴。
  “喂,阿布……过来,我带你散步。”老人招过阿布。
  少年向老人微微鞠躬:“那我走了。”
  “啊,玩的开心哦。”
  ※ ※ ※
  田中将刚刚买到的狐狸面具戴上,在一条小吃街上晃荡。
  “好热闹啊……”田中感叹道,他看见了卖章鱼丸子的铺子,便上去买了一份,边走边吃。
  射击铺子前有一对父女,那个父亲正拿着枪严阵以待,小女孩在一边喊着加油。
  “还有三发子弹……听好了,打完这三发如果还没打中芭比娃娃的话就算了吧……到时候爸爸再给你买。”
  “诶~可是人家现在就想要!”小女孩抱着爸爸的大腿撒娇道,“爸爸一定能打中的!”
  “好,看我的!”那位父亲全神贯注,扣下扳机,他发出惨叫,“啊!又没中!”
  小女孩泪汪汪地看着那个装着芭比娃娃的盒子,看来她已经对自己的父亲不抱希望了。
  这时一直站一边看着这对父女的田中上前,对那位父亲说:“那个,能让我试试吗?我是说……打到芭比娃娃。”
  “啊?”小女孩的父亲有些莫名。
  “我对这个挺在行的,可以帮你打到芭比娃娃哦。”田中耐心的解释到。
  “真的吗,哥哥?”小女孩的眼睛亮晶晶的。
  “嗯,真的。”田中对小女孩微笑。
  小女孩的父亲让出了位置,田中将狐狸面具挂在头上,一只眼睛盯着芭比娃娃,瞄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