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ABO)阳澄湖帝王 作者:superpanda

字体:[ ]

 
文案:
某天,阳澄湖感染了ABO病毒,一只只有二两五、200块钱能买8只的被其他螃蟹看不起的公蟹一夜之间成了最抢手的Omega蟹,被人拿去让足足有八两的阳澄湖第一蟹标记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阳澄湖帝王
  (上)
  
  我是一只只有二两多的公螃蟹。
  
  小伙伴告诉我,像我这种三两不到的公蟹,是阳澄湖的耻辱,200块钱八只,纯粹是浪费阳澄湖资源,是会被大家看不起的。稍微正常一点的蟹,都有三两五左右,300块八只。
  
  说实话,我心里挺难过的。既然都是要被吃的,我也想风风光光地死啊,在被捞出的一瞬间享受一声惊叹:“嗬!好家伙!真能长!是今年的螃蟹里数一数二有价值的呢!”
  
  在这片湖区里,最被蟹羡慕的,就是那只足足有八两的公蟹了,肉很鲜嫩饱满,性腺发达,蟹膏厚实肥美,成熟、强壮,绝对非常、非常好吃,所有螃蟹都尊敬他。没办法,我们的职业就是长出更多能吃的东西,那只八两的公蟹作为佼佼者,自然是会得到更多的惊叹的。传说中,他一只就能卖1000块,顶40个我了。
  
  我也……一直在默默关注他。但我知道,我是没有资格接近他的,就连当小弟都不够格。
  
  ……
  
  ——一天晚上,我们所有螃蟹全都觉得身体不适,往常可以轻易挥舞的钳子如同有千斤重。
  
  “我们是怎么了?”有螃蟹这样问。
  
  “好像有流行病……”其他一些螃蟹蔫蔫地回答着。
  
  ……
  
  第二天是农历8月初8,阳澄湖开湖捕蟹了。这一天是巴王的祭拜日,蟹农们为求平安顺利,在开捕前举行了传统的巴王祭祀。渔家女摆上贡品,祭司敬酒敬蟹,念祷文。有乐器声相伴,还有舞龙的和划龙舟的,人类全都高高兴兴的。
  
  哎……我在水里瞎划拉着,想:要被吃了。最可气的是,死前还会听到一句很遗憾的“好小啊……”
  
  正在想着,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手持鱼叉的影子——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彪形大汉,但却眼疾手快、十分灵巧。鱼叉“chua(一声)”地一下茶进我蟹脚的缝隙里,我只觉得脑袋一晕,就被捞了起来,“咚”地一声被摔进了船里。
  
  有人弯下了腰仔细看我:“好小啊……”
  
  我的心里非常受挫。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他们要吃我了,还嫌我的个小。
  
  然而,紧接着,蟹农就发生了兴奋的声音:“一定是一只顶级的Omega!”
  
  ……噶?!
  
  一群人围了上来,好几双眼睛盯着我:“真的哎……百年难得一遇的Omega公蟹……”
  
  从他们的对话中,我知道一种叫做“ABO病毒”的病毒正广泛传播,前几天也感染了阳澄湖,所以,今年的捕捞与往年不同。被感染后,公蟹和母蟹都各自衍生出了三种子性别——Alpha,Beta和Omega。在公蟹里,Beta最多;Alpha最为高大强壮,是天生的领导者;Omega最为娇小柔弱,有很强的与Alpha结合并繁殖后代的能力。目前,蟹农们认为,公蟹中三两五到四两五的,还有母蟹中二两五到三两五的,基本都是Beta,可以直接用保温箱送进冷链车再拿给人类吃。至于Alpha和Omega,尤其是非常非常稀少的Omega蟹,是一定要留下的,用以繁殖后代,不然明年的阳澄湖可能就没有最好的大螃蟹可以吃了。
  
  这时,另外一位蟹农说道:“这样的Omega蟹……真是太难找了,能不能交给我?我把它和那只八两的Alpha蟹在适合交-配的水域里放生,只要这Omega发情释放信息素,Alpha蟹一定控制不住欲-望,会紧紧地抱住它的,这样就能生下很多好螃蟹了。”
  
  “可是……”捕我上来的蟹农道,“我好不容易才捉到一只Omega公蟹啊。”
  
  要带走我的蟹农给了他很多很多钱,然后弯下身子对我说道:“发情时用钳子往八两的Alpha那边挥挥,让信息素更浓才好。”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我我……我也值这么多钱了!!!
  
  第二个反应时:要勾引那只蟹吗……?螃蟹在交-配时,一个会紧紧地抱住另一个,通过拥抱证实自己力量,让对方自愿同意交-配并放弃挣扎。一想到被抱住和被插入shēng.殖肢,我就有点扭捏。过去,我从没想到能突然变异接近最顶尖的阳澄湖“帝王”。
  
  (中)
  
  捕蟹人将我带到了较浅的一片水域,然后,他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小瓶子,放在我的身旁让我闻了一闻。那个味道十分呛人,我只吸了一下就觉得触角都要被熏得不好用了。可是,奇怪的是,与此同时,我却感到身体内部无比空虚,有什么地方痒痒的需要被挠上一挠。
  
  “去吧!”捕蟹人“嗖”地一下把我丢进了水里,“去交-配吧!”
  
  “……呃!”我的八条腿都在空中乱蹬着,却一点用都没有,一头就栽进了清澈的湖水中。
  
  刚一掉进水里,我就觉得周围的气氛不太对。抬头一看,大概有二十只五两以上的Alpha大闸蟹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对于公蟹来说,一般五两以上的都是Alpha蟹,三两以下的都是Omega蟹,四两五到三两五的是Beta,而五两到四两五这个区间内的蟹既可能是Alpha也可能是Beta,三两五到三两也同样。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群Alpha蟹就都向我游了过来!一边游一边打,打得十分激烈,水中飘满了螃蟹的断腿,可是他们毫不在意,还是奋力地向我游来。
  
  我被这场景吓得呆掉了,心里在喊着快来救救我。
  
  ——忽然,他们的身后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也就是蟹农口中所说过的“顶级Alpha的威压感”。一时之间,绝大多数的Alpha蟹都被震住了不能动弹,只有五只不怕死的大闸蟹依然做着靠近我的美梦。可是,他们每只都只来得及向我移动了一寸,钳子就被后面来的那只Alpha蟹“咔”地一声夹成了两半!我惊讶得说不出来,只是一下就能夹断五两蟹的钳子,这得是怎么样的锋利?!
  
  “滚。”
  
  这个声音我认得的,就是我每天偷偷望着的阳澄湖“帝王”。
  
  接着,我就看见了他。他从来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仔细观察过他。我知道他高大,可是没有想到这样高大。他的副性腺很发达,蟹膏多得将蟹壳都顶得鼓了出来,简直是我最想成为的样子,完美得挑不出一丁点缺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一看见他,我浑身更加燥热了,连动都不能动。
  
  “……”他看着我,松软的羽状腮片剧烈起伏着,显示他此刻正经历着急促的呼吸。
  
  我有一点害怕,但更多的好像还是期待。
  
  “你啊。”八两的Alpha蟹说,“怎么能在这种地方随便发情?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是醋味的么?而且,还带着点姜末的香。配上你螃蟹肉的味道,根本就没有生物能抵挡。”
  
  “我我我……”我慌乱地解释着,“是蟹农给我嗅了什么东西,然后把我丢了下来,并不是我自己可以掌控的。”
  
  “原来如此——”八两的Alpha蟹道,“幸亏有蟹农刚刚捕走了很多Alpha蟹,否则我未必赶得上救你。现在,迫于压力,他们连Alpha也捕了。能吃得起Alpha蟹的人,有谁会甘心只吃Beta蟹呢,自然会请求要更大的蟹。”
  
  “嗯,多亏如此……”我顿了顿,片刻之后又有一些难以启齿地问,“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现在浑身好难受……”
  
  对方沉默了下,问:“你有想要与之交-配的螃蟹么?”
  
  “……”我呆呆地看着他。
  
  他忽然变得暴躁了起来:“没有是吧?那么我可以帮你度过发情期。快点决定,我就快要受不了了。”
  
  然而,还没等我决定,他就伸出钳子一把将我扯了过去,然后用它的爪子和腿死死地抱住了我:“同意的话……就脱壳吧。”
  
  “……”我知道自己没出息,乖乖地脱掉了壳,掀起三角部位,露出了软软的蟹肉。
  
  他的拥抱变得更紧。在传教士的传统体位下,他将shēng.殖肢插入了我的小口内。
  
  “啊!”我发出了一声叫喊,“好大……太大了……嘤嘤……”八两的蟹,身体每个部分都比我大得多,包括shēng.殖肢,看起来根本就不是相匹配的。
  
  “乖了……”他问,“痛么?”
  
  “现在还好……嗯……嗯……变舒服了。”
  
  “那就好。”他在我的体内动作,我的意识开始涣散,随着对方摇摇晃晃,不断攀上新的巅峰。
  
  我们俩折腾了足足有好几天,最后,当我们的神志开始变清明时,他问我:“我可以永久标记你么?”
  
  “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从今以后,你只能和我一个蟹交-尾。”
  
  “……可是,我们之前都不认识。”
  
  “我早就知道你。”他的腮毛让我觉得痒痒的,“每天拼命地吃鱼虾还有藻类,想让自己长大一点,然而还是基本只有二两五多。”
  
  “喂!”
  
  “可是,我还是想当你的Alpha。”
  
  “……”这一句话,让我心脏扑通扑通地跳。
  
  我觉得自己根本还没有想好呢,他就低低地笑了一声:“你的shēng.殖腔开了。”然后,我就感觉体内的东西又变大了,他的shēng.殖肢好像出了一个结。
  
  片刻之后,他将最后一次留在了我体内最深处。
  
  “好了……”他还是抱着我,“你还没有长出壳子,我会一直守着你的。当时,你长出了壳子之后,我依然在你的身边。虽然我是觉得,每次都要脱壳很烦,一直不长也挺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