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同人)那些年穿越的祖宗们+番外 作者:冥河摆渡者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属于少年时期的戈德里克和萨拉查的故事。
【他们有一头名为阿德瑞恩的巨龙老师】
阿德瑞恩看了他几秒钟,最后目光落在他因为咒语而闪闪发光的金发上,嫌弃道:“里德,你为什么不能把头发留长?” 
“说了多少遍我的名字是戈德里克……”戈德里克抱怨道:“老师,除了我的头发你就不能关心点别的?我是头发下长出的瘤子吗?”
【他们的三观永远合不上拍】
萨拉查:“我已经为自己的宝宝买了比较容易消化的老鼠肉酱,味道超棒……你要来一罐吗?”
戈德里克:“……谢谢,我们人类的宝宝一般吃点奶粉就够了。”
【他们意外穿越到了千年后】
“请,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德拉科非常紧张。
“当然,只要你保证不会突然抱着我的腿嚎啕大哭。”萨拉查友善的说。
德拉科:“……”
【这是一个每章都在刷新三观,全员OOC,剧情与逻辑如同脱缰的哈士奇,不建议在观看过程中喝水的逗比脑洞文】
 
内容标签:HP
搜索关键字:主角:萨拉查斯莱特林,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 配角:阿不思邓布利多,哈利波特,HP众 ┃ 其它:HP,萨拉查,戈德里克
 
Chapter 1
 
  今年的霍格沃兹开学晚宴注定被载入史册。
  就在邓布利多微笑着宣布晚宴开始的时候,安静的礼堂里突兀的响起爆裂声,两个浑身是血的人突然出现在礼堂中央。他们看起来狼狈极了,金发的那个还能勉强站着,黑发的几乎瘫在他怀里。两人一出现就栽倒在地上,接着开始互相指责。
  金发少年先抱怨道:“我们说好只偷一点草药的!”
  “不是你说想要他藏宝室里的妖精长剑吗?”另一个也很不满。
  “我只是说说,再说就算要动手你也先告诉——”金发少年抬起头,突然住口。他的睫毛动了动,蔚蓝的眼睁大,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情景,以至于他的声音都变得空洞:“萨拉查……”
  “什么?”黑发少年略有些不耐的问。他低头将同伴的腿从自己腿上推开,这才抬头。
  三秒后,两人同时跳了起来。金发少年在一瞬间完成了抽剑,踏步上前与同伴背对而立,和撑起防护魔法三件事。而他的同伴站在原地没有动,一根比人都高的长法杖突然出现在他手里。谁也没看见他从哪里拿出的法杖,但是每个人都看见了他变红的双眼。离得近的小巫师甚至看见了那双血红的眸子中间是蛇一样的竖瞳,他们为此发出了包含惊吓的抽气声。
  “……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金发少年略微侧头问道。他的声音因为疑惑而放得很轻,目光却牢牢盯着教室席上站起来的几个成年巫师。
  “不可能。”黑发少年回道。他的眉头皱紧,法杖顶端溢出的黑雾化作一缕缠绕在他指尖,哪怕不知道黑雾有什么作用的人也清楚的感觉到了它的危险性。小巫师们惊慌不已,都在拼命向两边退。
  被金发少年重点关注的邓布利多从教室席后走了出来。他先为自己施加了声音扩大咒,一声“安静——”如同雷声响彻礼堂。慌乱的小巫师们一起抬头看他,邓布利多大步走下高台,在众人的无声目送中走到两个少年面前。
  “我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不知两位是?”
  “霍格沃兹……魔法学校?”金发少年重复了一遍,冰冷的表情不仅没有缓解,反而变得更加冷肃:“这是什么意思?”
  一圈金色的法阵忽然在他背后绽开,不知道黑发少年趁两人对话时做了什么,他抬起的手上环绕着一个复杂的环形法阵,细细的魔纹在法阵中心勾勒出一个不太明显的契约符文。下一秒,霍格沃兹发出一声低沉的嗡鸣声,阴云密布的天花板忽然散去,月光从礼堂上空洒下,群星自黑暗中现身,还在礼堂中的人同时感到一阵不舒服的窒息感,好像空气突然变得无比沉重,压得他们喘不过气。
  “等等……”金发少年抬起一只手制止同伴发动攻击。他的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邓布利多,语气冷硬:“我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霍格沃兹的主人。请问阁下为什么会在我的城堡里?”
  这个名字在安静的礼堂中回荡,换回一大片抽气声。就连教室席上都产生了骚动,原本戒备着的教师们猛地看向两人,就连一向最能控制自己面部表情的斯内普都露出了一脸空白。
  邓布利多也怔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想……也许两位愿意换个地方谈?毕竟……”他看了一眼还在顺着他们的衣角滴落的鲜血,做了个请的手势。
  有几秒,所有人都觉得两个突如其来的访客会发动攻击。可黑发少年忽然散去手上的魔法波动,他的法杖如同出现时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礼堂上空的星光隐去,密布的乌云遮挡住了月光。戈德里克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萨拉查,后者对他摇摇头。他眼睛一转,也安静的收起了剑。
  他们跟着邓布利多走出礼堂,在拐出大门的瞬间,萨拉查回头看了一眼礼堂。原本纷纷抻长了脖子望着他背影的小巫师们被吓得集体后仰,但他什么表示都没有,面无表情的跟着其他两人离开。
  出了礼堂,邓布利多没有带他们走密道,而是领着他们规规矩矩的沿着台阶向校长室走。挂满画像的走廊和会动的台阶让两人脚步都出现了迟疑,戈德里克好几次从窗户向外看,眼中满是疑惑。走到三楼时,他们即将迈上的台阶恰好移向别处,在等待它返回时邓布利多终于理清了自己混乱的思绪,笑着对萨拉查说道:“我想这位是斯莱特林阁下?”
  他的本意是打破现在沉凝的气氛,却没想到两人对这句话的反应十分激烈。戈德里克的手立刻按上了剑柄,本来在路上已经缓和的眼神又一次变得冰冷。邓布利多不清楚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能继续维持着友好的微笑看着他们。
  “……你知道我?”萨拉查没有像戈德里克一样显出攻击的前兆。他眨了一下眼,目光第一次落在邓布利多脸上。他的眼已经恢复原本的湖绿,看起来竟然给人一种乖巧的错觉。
  “实际上,两位的名声很大,至少……相对于这个时间。”邓布利多微笑着说。恰好楼梯移回,他第一个踏上去:“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顿了顿,一时也想不出好的形容词,只能摸了摸胡子:“……魔法的奥秘,是我们穷其一生也无法想象的。”
  戈德里克对他的说法不置可否。两人在邓布利多背后交换了一个眼神,萨拉查做了一个很不友好的动作:他竖起手指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询问的看着戈德里克。
  戈德里克:“……”
  他猛摇头,做出再等等的手势。
  在走到校长室门口时,又发生了一件意外——在他念出口令打开通往校长室的入口时,萨拉查没有走进去,而是先站在滴水怪兽面前抬头看了几秒钟,接着对戈德里克摇头,于是戈德里克也坚决的拒绝进入校长室。无奈之下,邓布利多只能暂时借用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这才能好好的坐下与两人交谈。
  “首先,我必须先告知二位一件事。”落座后,邓布利多开门见山的说道:“现在是公元一九九一年。”
  公元一九九一年。
  戈德里克反应了一会儿,才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他飞快的跑到窗边向外看了一眼,又回头看萨拉查。萨拉查的表情不比他淡定到哪里,甚至应该说非常傻。他呆呆的看着邓布利多,似乎是无措的把手指拧来拧去。看到他的暗示,戈德里克颓然做回座位,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邓布利多等待了几分钟,再次开口:“我——”
  他刚说了一个音节,戈德里克便抬起手虚压,制止了他。他认真的问道:“你说你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校长,”他最后几个字因为不熟悉的缘故说的比较生硬:“意思是,你是其他人的领导者?”
  邓布利多想了想,温和道:“也可以这么说。”
  戈德里克若有所思的点头,再次和萨拉查交换了一个眼神。
  邓布利多忽然意识到不妙。然而不等他做出反应,萨拉查突然抬起头。铺天盖地的魔压从四面八方向他压迫而去,即使是邓布利多都窒息了一瞬。戈德里克张开双手,数道白光构成的屏障将房间分割包裹,他们都没有吟唱咒语,可魔法的威力强横到连窗框都在微微颤抖。邓布利多挥动魔杖在自己身周布下层层防护魔法,急切道:“我没有——”
  他的声音淹没在无数嘶嘶的声音中。浓稠的黑雾从萨拉查指尖溢出,落地化为一条条长着翅膀的羽蛇。它们一接触地面便飞快的向他爬去,身体迎风见长,眨眼间整个房间都充斥着羽蛇幻影。它们舞动的双翼遮挡住了邓布利多的视线,他不得不发出几道攻击咒语延缓它们的接近。然而他的脚步刚一动,不知何时潜伏到他身后的黑色锁链立刻窜起,将他的双脚牢牢束缚在地面之上。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凤鸣,那是感知到主人有危险的凤凰急匆匆赶来。萨拉查神色不变,手中又出现了那根格外长的法杖,一颗巨大的骷髅头从法杖顶端飞出,它冲出窗户,张大口将凤凰吞下。邓布利多表情终于变得严肃,强横的魔力化为咒语击溃锁链与羽蛇,被黑雾笼罩的房间短暂恢复了明亮,但一圈地狱火迅速腾起,再次将老人压迫至窗口。
  邓布利多犯了一个错误,一直以来攻击的都是萨拉查,戈德里克除了一开始布下防御屏障后便消失了,以至于他忘记了自己的对手其实有两人。错误的代价是,当他被逼迫到窗边时,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他后方的戈德里克轻而易举的用束缚魔法从背后偷袭了他,等凤凰好不容易摆脱骷髅,挣扎着冲进房间时,一切已经结束,邓布利多被束缚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可怜的凤凰刚一进入房间就被萨拉查准备好的魔法抓个正着,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凤鸣,好像一只特大号火鸡般被黑雾凝成的锁链捆了个结结实实。
  “这是凤凰吗?”戈德里克迟疑的看着倒霉的凤凰。
  “嗯。”萨拉查肯定:“怎么处理?”
  “我也不知道……先找个地方扔着吧,这东西打不死又烤不熟。”戈德里克嫌弃的看了一眼凤凰。
  萨拉查哦了一声,四下看看,拉开麦格教授办公桌的抽屉把捆成一团的凤凰扔了进去,用力一合抽屉——卡住了。
  萨拉查:“……好肥。”
  倒霉被夹住了脚爪疼得眼泪都快下来的凤凰:“……”
  萨拉查面无表情的重新把抽屉拉开,伸手把凤凰往里面塞了塞,又一次用力合上抽屉——这次成功了,如果忽略掉凤凰被夹在外面的那根颤巍巍的尾羽的话。
  那根尾羽抖了抖,蔫了。
  邓布利多:“……”
  福克斯你还好吗福克斯!坚持住啊福克斯!!!
  “让我们来谈谈正事。”戈德里克开口唤回邓布利多的注意力。他的声音还算温和,右手却一直按在剑柄上时刻戒备着,或者也可以说是某种威胁:“萨拉查的身份你从哪里知道的?都告诉了什么人?”
  邓布利多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他还以为戈德里克会先质疑年份的真假。他还记得之前他叫出斯莱特林名字时两人瞬间戒备起来的表情,不由看了一眼萨拉查。
  ……然后发现他正蹲在抽屉前认真的把福克斯露在外面的尾巴叠巴叠巴硬从缝隙里塞回了抽屉。
  邓布利多:“……”
  冥冥之中似乎听见了福克斯的惨叫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