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真人同人)阳春白雪下里巴人 作者:艾瑞卡卡

字体:[ ]

 
文案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人谈论相逢的孤岛,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做一个只为自己说谎的哑巴 ——《南山南》
洛凡从大一那年拒绝了校花之后,这几年身边都没有再出现过别的女生,倒是看他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长得很像越南混血的艾克里里。他们的组合太过惊艳,于是他们的独家被人背地里称为“阳春白雪,下里巴人”。
同学们都笑称,眉清目秀,温润如玉的洛凡当之无愧是阳春白雪,而身为全校的笑话,出了名的小痞子艾克里里则是下里巴人。
他们是彼此的知己,尽管并不能被常人所理解。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克里里,洛凡 ┃ 配角:穆雅斓,吕洋子,软伯特 ┃ 其它:网红
==================
 
  ☆、阳春白雪 下里巴人(1)
 
  还在北方念大学的时候,洛凡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身为一个东北的男孩子,洛凡长得却比南方人还要俊秀。他有着北方人的浓眉大眼双眼皮高鼻梁,五官轮廓却没有那么深,嘴唇微微抿起像猫咪似的,显得秀气,白皮肤,高个子很清瘦。那个时候的他,头发剪得短短的,额上有一小片刘海温柔地覆下来,没有过眉。北方天冷,他将围巾左一层右一层地从锁骨围到下巴,还是很帅气,戴上一顶灰色的毛线帽,配上一副金丝边的复古圆眼镜,手里总是捧着一本诗集,偶尔会带着多愁善感的表情坐在叶子掉光了的树下,独自读书,再一个人走回宿舍。
  本来,洛凡可以一直当一个独来独往的文艺青年,直到他遇见艾克里里。
  艾克里里的出现,从此彻底扭曲了洛凡温柔又绅士的性格,让他在文艺青年的道路上越走越偏。
  洛凡用余光瞥见一个头发少少,穿得也单薄的小矮子一直跟着自己,有点惊讶,对方居然是个男生。自己被女生尾随过很多次,男生倒真是头一回。
  洛凡虽然性格内向,但平常除了看书和摄影也没什么其他爱好,所以他无聊的时候也喜欢恶作剧搞怪。于是他试探性地大步往前走,小矮子迈开小短腿小碎步跟上,谨慎的动作像是怕被自己发现,殊不知他已经暴露得太明显了。
  洛凡嘴角带着不自知的笑意,猛地停下,小矮子一时刹不住,重重地撞到洛凡背上。
  “痛啊!你干嘛!”小矮子理直气壮地吼出来,最后还埋怨洛凡。洛凡也被撞得不轻,后背一阵麻酥酥的疼,想着这小子是有铁头功吗?
  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生不起气来,大概是因为好久没见过这么逗趣的人了。洛凡忍笑问道:“我还要问你跟着我干嘛呢!”
  小矮子心虚地垂了垂眼睛,洛凡发现他的眼睛很有特点,细细长长,单眼皮,睫毛跟小刷子似的,整个人还蛮耐看的,长得挺可爱的男生。洛凡耐心地等他鼓起勇气与自己对视,小矮子的表情突然变得痞痞的,全然没有一丝歉意和难为情,脸皮好像突然增厚了一倍。他努力挺起胸膛,尽管这样还是矮洛凡一个头,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同学你好!我叫艾克里里。你叫什么名字?”
  洛凡觉得这人简直莫名其妙,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也不想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那干嘛跟踪自己?
  一向淡淡的、温柔如水的洛凡头一次表现出不耐,他皱起眉头没好气地回答:“洛凡!”
  “哦哦!洛凡同学呐!名字真是特别呢!姓洛的也不多……”艾克里里似乎是个自来熟交际花加上话唠,他开始滔滔不绝。
  “艾……什么里,你究竟想干嘛?”洛凡觉得艾克里里在挑战自己的耐心。
  “哦,叫我里里就好!是这样的,洛凡同学,可以让我帮你拍一张照片吗?”艾克里里笑得傻乎乎的,从相机包里掏出一部单反。
  洛凡的目光锁在单反上:这个人会摄影,而且还是最新款的单反相机?
  他迷迷糊糊答应下来,在原地占定,摆出最老套的剪刀手。
  艾克里里的相机里又多了一张美人的照片。他美滋滋地翻看着相机里拍下来的好看的人,其中还有全校闻名的校花,现在,就连校花的追求对象的照片也得到了!
  洛凡公然拒绝校花的追求是校园里的大新闻,这个给人感觉温柔浅淡的男生,刚刚接触先是冷漠的,紧接着看到艾克里里的相机愣了一下。
  艾克里里从不否认自己以貌取人,尽管他自己长得不算好看的。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如果能用这些自己不拥有的美丽面孔给自己赚取利益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有一天洛凡看见人群中艾克里里在拍卖照片,其中大多是人物,还都挺好看的。当他发现自己那张傻里傻气摆着剪刀手的照片以35元高价卖出,他简直气炸了。
  校园里的男孩女孩拿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私照,开心地离去。艾克里里在原地毫不掩饰地点钞,还在叫嚷着:“艾克里里独家私照,你值得拥有!”
  洛凡忍无可忍冲过去,一向待人温柔的他关键时刻竟不知道怎么发脾气。他只能皱着眉头愤愤地说:“你这是在侵犯我的肖像权!”
  洛凡的声线偏柔,嗓子在冷天有点哑哑的,再加上是东北人,说话有北方口音,所以艾克里里愣是没听出洛凡在生气。艾克里里摸着他头顶少少的几根毛发,若有所思:“哦,你是那天那个……洛凡对吧?怪我不好,我忘记把照片给你送过去了……”
  这不是重点!洛凡气得额上那片刘海都在发抖:“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讲话?”
  这回,一直忙着低头点钞的艾克里里终于看清了洛凡气愤的表情。他愣愣地看着脸红脖子粗的洛凡足足三秒,心想人长得好看就是好,连生气都这么帅。他最喜欢好看的人,无论男女,都要好好逗一逗才行。
  于是小痞子艾克里里装傻充愣,举起单反相机对着洛凡的俊脸就是三连拍,然后把一叠面值不等的钞票揣进怀里正打算拂袖而去。
  “等一等!”洛凡叫住了他。
  那一天正下着小雪,空气很冷,雪花碎碎的却不间断地从天空中落下,这天地都是雪白的。洛凡的面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美景而柔和了许多,他透过复古圆眼镜厚厚的镜片打量着艾克里里,一向厚脸皮的艾克里里都觉得不自在,但是目光却不自控地锁在洛凡身上,真是的,谁让他长得这么好看。可是这么好看的人怎么会盯着自己瞧呢?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强迫他配合拍照?
  洛凡一步步走近艾克里里,表情终于恢复了平常那般温柔似水,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竟是那么美,一向很自信自己见过世面的艾克里里一瞬间都失了神。
  这个一向给人的感觉淡淡的男生,竟然一下子笑得像个孩子,他激动地攀住艾克里里的肩:“你也喜欢摄影?”
  这态度转变得太快,艾克里里还没有适应过来,只能僵硬地点点头。洛凡欢呼着:“我就说嘛!从你上次找我照相我就应该反应过来的!不过,像单反这么贵的设备,你家人允许给你买吗?”
  艾克里里也笑了起来,得意地冲着洛凡挥着那一小叠钞票:“生财有道啊,哥们儿!”
  艾克里里挺能交朋友的,就是人们口中的交际花,小痞子一样的他对待感情却是一心一意的,尤其是友情。谁能成为艾克里里认定的朋友,那是绝对的幸运,因为艾克里里特别仗义,也很会照顾人,尽管他常常照顾不好他自己。
  “你呀,就是读书读傻了!我跟你说这年头儿大学生找份兼职不容易,但是多少人是靠着我这样的小本生意发家致富的?不过我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赚点零花玩玩而已,发家致富什么的,还早着呢!”艾克里里像是过来人一样,拍了拍洛凡的肩膀。
  洛凡也是个挺单纯的人,明眼人接触个几回就能把他看个剔透。他憨厚地摸了摸后脑勺,笑得傻乎乎的:“我看那么多人买你的照片,想必摄影技术能挺不错的。我是校摄影协会的,怎么没见过你?”
  艾克里里摆弄着上次那台令洛凡记忆犹新的单反相机:“我之前是那个协会的,后来发现学不到什么东西还老得交会费,就自己琢磨着学会几招就出来干这个了!等我攒够了钱,我得给单反换个新的镜头……”
  洛凡羡慕地看着艾克里里手中那台自己垂涎了好久的最新款单反,对眼前这个小矮子刮目相看,由衷地觉得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腼腆如洛凡,捧着那本不离手的诗集,干净漂亮的手指反复摩挲着书本的封面,对着又要准备离开的艾克里里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洛凡,你还有什么事吗?”艾克里里定睛看着洛凡。
  “那个……那个、我……”洛凡不好意思地摸摸脖子,终于鼓足勇气说出来:“我以后跟着你一起干吧!”好不容易说出自己的想法,脸都红到脖子根。
  艾克里里绕着洛凡看了一圈,啧啧,无可挑剔的模特,这身板,这眉眼,难怪学校里挺多女孩喜欢他的。艾克里里勾起唇角,这下自己照相就不愁模特啦! 
  艾克里里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他露出玩味的笑容,脸颊上登时抿出了一个深深的小酒窝,干脆利落地点头:“好啊,正好我缺一帮手。你就当我的助理吧!”
  一听到这个,东北小伙洛凡立刻“嘿嘿嘿”笑得憨厚,尾音都带着一股大碴子味。
作者有话要说:  本故事是以网络红人艾克里里和其娇喘助理洛凡的人物形象为蓝本,情节纯属虚构杜撰,请勿代入真人。
 
  ☆、阳春白雪 下里巴人(2)
 
  后来洛凡跟艾克里里一起在学校赚外快,他当模特,艾克里里负责拍照、卖照片。洛凡自己也很有一套,拍了一套假期旅游的风景,签上自己的名字,在小女生中竟也能卖得很好。
  艾克里里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洛凡笑着摸他的头说这不是因为有你吗?被艾克里里瞪了一眼就不敢再做声了,只能躲在矮矮小小的他身后偷偷地笑。
  他们俩合作之后,关系一直很融洽,工作以外的时间也经常能看到他们两个走在一起,几乎可以称得上形影不离了。两个人熟悉了之后,经常会在一起聊天。洛凡了解到艾克里里来自广东,是广州人,独自一人来到遥远的北方念大学。艾克里里虽然像个小痞子,其实是很懂事的,知道为家里省钱,所以从大一开始就开始打工赚点钱贴补家用或者满足一下自己的小需求,比如说摄影。
  同为摄影爱好者的洛凡特别欣赏艾克里里的白手起家,所以才会毫无怨言的跟着艾克里里干,赚来的钱两个人五五分成,公平合理。两个人都是大度的人,活谁多干一点少干一点倒无所谓。其实在工作方面,肯定是有经验的艾克里里分担管理的多一些,但在生活方面,不太会照顾自己的艾克里里几乎全指着洛凡了。
  艾克里里是个特别任性的人,但他所谓的任性不会让人感到厌烦,至少温柔的洛凡觉得可以接受这就够了。艾克里里性格活泼,很爱开玩笑,尤其爱拿老实巴交的洛凡开涮。
  艾克里里逗洛凡:“以后,我当老板,你当我的助理,你就踏踏实实跟着我干吧,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不过先说好,你的工资是三年一发的啊!包吃包住,盒饭管够!”可爱的性格把洛凡逗得直笑,连着点头说好。 
  洛凡只有在跟艾克里里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完全放松,开始冒出东北话:“净扯淡!”然后把艾克里里的脑袋拨到一边去,动作一气呵成,自然到不行。
  不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认识一年了,马上就要大三了。大一时候的艾克里里独家也变成了艾克里里&洛凡独家。洛凡从大一那年拒绝了校花之后,这几年身边都没有再出现过别的女生,倒是看他走到哪里都带着一个长得很像越南混血的艾克里里。他们的组合太过惊艳,于是他们的独家被人背地里称为“阳春白雪,下里巴人”。
  同学们都笑称,眉清目秀,温润如玉的洛凡当之无愧是阳春白雪,而身为全校的笑话,出了名的小痞子艾克里里则是下里巴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