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来一卦?+番外 作者:夜晚的血(下)

字体:[ ]

 
 
  ☆、第54章
 
  ……因此引来的纠纷。但这就更让人不解了,王仁自从第一次做官之后,名声渐渐变大,如今被皇帝看中荣耀更甚,作为他的母亲,夫人没有任何理由去毒·害唯一的嫡子。
  传言越传越广,慢慢的出现了王仁并非夫人亲生的言论,之后的传言也开始变得更加诡异和不靠谱起来。
  外面的各种谈论五花八门,有对王仁有利的,也有对他不利的。但是他懒得管。各种说法都有,谈论的次数才多,散步的才会更快更广泛。
  另外他也没时间去管,王仁现在正请假,布置自己的新家。古代和现代不同,尤其是世家官宦子弟。不是将家里布置干净了就可以了,他最主要的是需要安排那些仆人。就像是贾府,是需要太太管理,管家胁从的。可是在王仁的这个新家,后宅里没有女人,工作的时间多了起来他自然就顾不到家中一些杂事。因此他需要几个信得过的人帮助他。
  从那边带过来的人只有这么几个。小厮是半夏,常山是夫人那边的人因此没有带过来。几个大丫鬟里也只挑了乌梅和甘松。白芷被打板子扔了出去,有着小心思的丁香他也不敢再用。
  半夏是个聪明的,也衷心牢靠。乌梅是个死心眼,只认主子。这两人都靠得住。甘松性子软,没什么野心,做事利落,让乌梅盯着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仁想了想,心中有了打算,慢慢的开始安排人手。
  与其同时,益州。
  “老爷,过了前面益州再赶几日的路,很快就到京城了。”一个中年人将马车停下,从里面扶着一个衣着华贵的男人出来。
  “恩,是啊。”衣着华贵的男人王子腾感叹道:“这一次离开京城整两年了。”
  “是啊,少爷也已经回去了。”伺候的中年男人说道。
  王子腾嘴角露出一抹笑道:“听说他已经擢升大理寺少卿?”虽然是问话,但是嘴里满满的都是肯定的语气。
  “是的。”明白老爷意思的仆人开口道:“而且皇帝钦赐表字‘为贤’。”
  “‘为贤’啊……”王子腾感叹道:“不错。”
  最近王子腾一直有一个感觉,皇帝开始防备他了。以前他也经常替康熙出巡办事,但是那时候他办的事都是大事,康熙帝用他,是将他看为心腹,可以信任的人。而如今……他出京城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每次所办的事情也越来越繁琐细小。如今康熙将他送出去,是为了让他远离夺嫡风波,为了阻止他在京城帮助太子,康熙他忌惮着太子,也开始逐渐忌惮这个支持太子的自己。
  想当初他支持太子,还是因为康熙对于太子的宠爱,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可以选择的人选。却忘记了皇帝心易变。但是没关系,他错了就错了吧。只要王仁现在获得康熙的青睐,他王家的未来就还在,王家也会如同以前一样屹立不倒。
  可这样的好心情,在到了益州的来往官员下榻的行馆后,被送来的那封信给彻底打碎了。
  因为信封上写着加急两个字,而且这还是四品大理寺少卿寄给一品京营节度使的信,即使看着只是一封家书,这益州的小官小吏也不赶怠慢,在得知王子腾到达益州后,便第一时间将信完整送到。
  王子腾将信拆开看完一遍后,顿时觉得眼前发黑,差点晕倒。
  他眼看就要到京城了,家中怎么就闹出了这样的事呢!
  夫人给嫡子下绝育药?因为王仁和四爷出去喝酒不小心毒发,被宫中的御医诊断出慢性□□?还不举了?
  哈……好样的!
  他这个妻子,还真是好样的!
  王仁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啊!
  如今正平步青云!康熙亲自起表字,看看这大清朝如今有哪个有这样的殊荣!为贤!光是这顶着这个表字,夫人就不该动他!
  其实王子腾自己清楚,夫人内心中是有恨的。但是奈何她自己以后注定没有儿子!是害她不孕的女人生下来的又如何?送到夫人手里的时候,那孩子才刚出生!当做自己亲生的照顾,也没人说出当年的真相,无论对外还是对内,大家都只认那孩子就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如今王仁仕途上一帆风顺,未来就算得了荣耀,不还是会庇护着夫人和王熙凤这个妹妹吗?无论是表面上还是实际上都和那个已经淹没在历史里的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怎么就看不清!只记得那是害她的女人生出的孩子!真是愚蠢至极!
  被仇恨和嫉妒迷昏双眼失去了理智的她,如今是亲手斩断了王家的根!
  王子腾不断的咳嗽,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之后能有后嗣都艰难,更何况是这么优秀的。
  已经没有办法再安心休息的王子腾立刻收拾行李,乘上马车连夜赶回京城。
  他要尽快阻止事情进一步变糟!
  距离王仁搬出府的风波过了那么几日后,胤祥终于办完事情,从宫中出来,然后就发现本该谣传十三阿哥克妻的谣言正逐渐被新的传言盖住。
  什么?王仁从王家搬了出来?
  什么?王仁和一个小丫鬟好上了结果被夫人发现了,之后两人出来私奔建造新家?
  什么?因为那个丫鬟是想上位,所以给王仁下药强迫了他?
  什么?那个丫鬟的药是夫人给的,是夫人想害死王仁?
  什么?王仁不是夫人亲生的?
  什么?其实那个丫鬟才是夫人亲生的?
  什么?王仁被害得不举了?
  什……
  谈论王仁的八卦要比当初谈论起十三阿哥的八卦更疯狂,十三爷随意往一个茶馆里一坐,就能听见各种谈论王家事情的声音。
  因为王仁的事情要比十三爷那谣言还神秘些因此更有讨论的需要,且王仁身份比十三爷低,大家当别人面讨论完全不需要避讳,因着众人八卦的心理让这传言越传越盛,也越来越奇怪。
  但是无论传言如何不同,却总是围绕着三个人为中心:王仁,丫鬟,夫人。
  关于传言,十三爷觉得他需要一个解释。
  茶也不喝了,小菜也不吃了,扭头直奔王家……等等,现在王仁应该已经不在王家了。
  站在街上低头沉思,突然他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在旁边的店响起:“枸杞,车前子,荷叶…五包…齐全,谢谢您啊。”
  “别客气,再需要什么药材就来我这里买。”药店老板粗声道。
  “好嘞。”那人说道。
  “……半夏?”想了想后才回忆起这个小厮的名字,胤祥立刻喊道:“站住,半夏。”
  “啊?谁喊我……啊!十三……爷?”半夏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十三阿哥’来,等意识到对方现在是微服时立刻改口并小跑过来:“十三爷,您找我们家爷?”
  “恩,他搬家了?”十三点头问道。
  “这……十三爷,的确是搬了。”半夏不好意思道:“这件事,您若是想知道的话,就去问爷吧,小的不敢说。”
  “算了,带我去找他。”十三说道。
  “好,这边。”半夏带路道。
  “这药材是给谁买的?”十三问道。
  “这就是给爷买的。”
  “他中·毒了?”
  “啊……这个,您还是……”
  “我知道了。”十三爷低声道:“我自己去问他。”
  半夏小心的点点头。觉得刚才十三爷说这话的时候有点生气,错觉吗?
  拐了几个弯,来到一个胡同。十三左右看看,这一片大多住的都是官员,环境很不错,至少没有那些不长眼的混混敢在这里乱逛。虽然住的都不是勋贵,但是有名的文人清流却都喜欢居住在这里。清净,是个好地方。
  十三被半夏引着进了府邸,让几个侍卫守在门口,十三独自跟着半夏进了后院。因为现在后院里也没了女眷,只有几个小丫鬟,而且仆人的屋子和主人的屋子是分开不同院落的,因此这次十三直接去了王仁的卧房不需要任何避讳。
  感觉就像是当初两人一起去扬州办差时一样自在。
  乌梅走出来,从半夏手里接过药包,看了一眼十三,低声问道:“来的是谁?”
  “十三阿哥。”半夏低声道:“直接去见爷。”
  乌梅点头,对十三爷低头行礼,面无表情道:“请您跟奴婢来。”
  十三点头,左右看了看,宅院雅致,人少但是都很规矩的在做事,比起前去过的那些世家干净的多。
  也许搬出来是件好事。
  因为听说过这位十三阿哥和爷的关系特别亲厚,在扬州两人甚至经常同处一榻,因此不需要忌讳什么。乌梅也就直接将人引入了王仁的卧房,之后出门熬药去了,也免得打扰两人说话。
  十三进去的时候,王仁还在睡,因是冬日,天寒地冻,屋子理即使准备了炭盆温度也高不了多少,王仁就整个人缩在被窝里,只露出点黑色的发丝在枕头上面。被子中间隆起一个大包。
  十三有些无奈,如今已经是巳时,在现代也就是上午十点的时候,他竟然还在睡?
  突然想起了去南巡的时候,他也是将人从被子里捞出来,而那时很不巧的是某人第一次……梦·遗的时候。
  无奈叹气,十三爷上前抓住了被子的一角,用力一拽,里面卷着被子睡的某人就咕噜噜的滚了出来,爪子抓着被子的一边,眼睛还没睁开就打了个寒战,团成一团拽着那一点点被子就往身上盖。
  “起床!”十三爷大声道。
  说着抓住被子更用力一拉,王仁没有攥住就丢了被子。又哆嗦了一下,这才慢慢的睁开双眼。瞄了一眼黑着脸的十三,打了个哈欠:“乌梅,就算你把十三喊来了我也不会起床的,我今天一定要睡到吃午饭。”说着将床单和一层褥子掀起来,往里一钻。
  十三爷:……
  半响后,王仁猛然坐起身,惊愕道:“十三?!”
  十三爷:呵。
  总算反应过来了吗?
 
  ☆、第55章
 
  “咳咳,你怎么在这里啊。”王仁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有话一会再说,你先起来。”十三爷说道。
  感觉身体有些发凉的王仁点头,摸出自己的衣服开始一层层的往身上穿。
  “你和那丫鬟是什么关系?”丝毫不避讳直直盯着王仁穿衣服的十三问道。
  王仁的裤子没套上,被吓得倒在床上,凌乱的裤腿团成一团。
  “什么关系?还能什么关系啊,就是我一个丫鬟呗。”王仁摸着头道:“现在外面都传成什么样子了?”
  “说你和那丫鬟做了苟且之事,被夫人发现。而后夫人大怒,想将丫鬟赶出去,却不想发现丫鬟才是她亲生,你只是换来的孩子,所以……”
  王仁:“这段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啊?”好像哪个剧里的桥段?
  “耳熟?难道是真的不成?”十三脸色便的有些阴沉。
  “怎么可能是真的!”王仁踢开凌乱的裤子,从新整理,说道:“那丫鬟不过是听从夫人的命令,给我下了药物而已。那丫鬟现在已经被我打出去了,有父母兄弟的,怎么可能是夫人亲生。我不是夫人亲生这句倒是真的。应该是夫人生不出儿子,便将妾室的孩子抱过来养。这么恨我可能是因为她生不出孩子是我生母害得,我和王熙凤的生辰可是同一天呢。生产中的女人就是一只脚踏进了阎王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