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 作者:黑め眼圈

字体:[ ]

 
【文案】
倘若说火影悲剧的源头是大桐木辉夜姬这娘们的作死,那么真正的关键就是那场终焉之谷的战斗,宇智波斑死在了挚友千手柱间的手上。
恩断义绝。
假如给一次机会—— 在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经历过这场悲剧的人还能重生到终焉之谷后,木叶刚建立的那段时间,他们是否就能改变这样让人惋惜的未来。
 
 
内容标签:原著向 少年漫 重生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手扉间、宇智波斑、千手柱间 ┃ 配角:千手扉间、宇智波斑、千手柱间、漩涡水户 ┃ 其它:火影忍者,重生
 
==================
 
  ☆、第1章 扉间重生
 
  大筒木辉夜姬的封印,代表着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了。
  见证完兄长和宇智波斑的双双死去,大有殉情的倾向,千手扉间满脸恼火,干脆也解除了秽土转生。碎片剥离身体,他的灵魂从束缚中飘出,在这一刻想的更多的是早点去黄泉,做鬼也不能让宇智波斑再去迷惑千手柱间!
  意识模糊了一刹那,千手扉间仿佛听到了生前那几个徒弟的声音,叽叽喳喳吵闹不休,就像是木叶建村初期的岁月还没有远去,小猴子也没有变成满脸褶皱和沧桑的第三代火影。从来不会后悔的千手扉间产生一丝愧疚,他或许用死亡铺平了徒弟的道路,但是他也留给了他们一个最危险的局面。
  第一次忍界大战,第二次忍界大战,还有第三次、第四次,忍者的世界从未平息纷争。
  “老师!”
  “老师醒醒啊,糟糕,我们快去通知火影大人!”
  “扉间老师你不要有事啊!”
  一阵脚步声远去,千手扉间突然感觉到肩膀让一双小手抓住,被人小心翼翼地放平在地上。他倏然睁开眼睛,朱红色的眼睛里冰冷一片,倒影着猛然受到惊吓的一个黑发男孩。
  “扉间老、老老师……”
  “……日斩?”
  千手扉间的目光凝固,死死的盯着这个手足无措的男孩,大概不到七岁,依稀能看到长大后的影子。
  猿飞日斩在这股可怕的视线下瑟缩了一下,“是我,扉间老师。”
  没过一会儿,远方奔跑来一道灰色的长龙,打断了千手扉间对猿飞日斩的审视。“啊啊啊!扉间出什么事了?!”肩膀再次被紧紧握住,掌心的力道浑厚,千手扉间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就被对方摇晕。
  这么蠢的一定是他家兄长!
  “我没事!”
  “胡说,你看你的脸色比宇智波家都白了!”
  千手柱间的一句话立刻触及对方的雷区,小时候就比小姑娘还白皙的千手扉间涨红了脸。他当即不管是不是陷入超级幻术,劈头盖脸的就骂了回去,“兄长,我皮肤从小就这样,不是后天养成的情况!你不要动不动就嘴边挂着宇智波家族,你姓的是千手不是宇智波!”
  千手柱间讪讪的说道:“扉间,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状况,你无缘无故昏倒让我很担心。”
  千手扉间冷哼,从树底下爬起来,忍者的感知力让他清晰的认知到这不是月之眼的幻术。时间、空间,还有面前这个人的查克拉气味,一切都证明着他有可能回到了过去。
  “今年是木叶成立多少年?”
  “……啊?”
  千手柱间摸不着头脑,手上冒出一团绿色的治疗光芒,放在扉间的额头,“你没事吧?”
  千手扉间一巴掌拍了过去,“我脑子没问题!”
  他家大哥顿时陷入消沉。
  千手扉间瞥见旁边看热闹的猿飞日斩,忽然瞳孔一缩。倘若猿飞日斩不到八岁,这就代表木叶成立没到八年,离千手柱间病逝的日子还有几年。
  这个蠢兄长才是该需要检查身体的人!
  千手扉间一改对第四次忍界大战的满腹怨念,拖起千手柱间就往木叶医疗部走去。千手柱间茫然的踉跄几步,“扉间,怎么了?你去医疗部为什么还要带上我?”猿飞日斩跟在后面连忙喊道:“等等我啊,柱间老师,扉间老师!”千手扉间视若未睹,一心想要改变兄长早亡的结局。
  医疗部的效率很快,虽然对初代火影被弟弟拖过来的样子吓一跳,但是检查结果当天就摆了出来。
  这份检查报告一出现,木叶的高层全部惊动!
  千手柱间的身体陷入持续性衰弱,木遁查克拉流动缓慢,疑似郁结于心,并且前不久的伤势复发。要是不及时医治,可能会造成一代超影级强者英年早逝!
  千手扉间冷着脸把病例拍在桌子上,从牙缝里挤出话:“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兄长。”
  千手柱间傻笑,“只是一点小伤而已。”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去医疗部报道!”千手扉间大刀阔斧的做下决定,在千手柱间的反抗下说道:“休想逃避治疗,我会接手你的事务,这段时间不需要你动用武力。”
  初代火影就这么辩驳无能的被赶入病房,没待半天,病房门口和窗户全部被封印班封住。
  千手柱间欲哭无泪。
  为什么弟弟一下子变得凶残起来!                        
 
 
  ☆、第2章 扉间重生
 
  借着千手家族二把手的身份,千手扉间成功拿下火影之位的代管权,外加木叶的临时掌控权。
  他作风凌厉果决,就像是把以前藏在千手柱间身后的锋芒全部展露出来,硬是让其他蠢蠢欲动的忍者家族目瞪口呆。千手一族有一个武力值称霸忍界的千手柱间已经很逆天,结果他弟弟竟然是内政的好手,哪里有他们插足的地步!
  千手柱间威慑外界,千手扉间掌控内部政治,他们向来是这么搭配工作,然而这次千手柱间掉链子,他不得不靠着未卜先知的能力顶上阵,以防兄长再次走向那个不愿意见到的命运。
  除此之外,千手扉间没忘记一件更要命的事情!
  “宇智波斑的尸体放在哪里?”
  丢下从千手柱间那里偷来的通行证,千手扉间面色绷紧的问着兄长的属下。
  火影的直属手下也是千手一族的人,他此刻被逼得很尴尬,一段时间不见,千手扉间身上的积威越来越重,“这个……扉间大人,有通行证也不行啊,火影大人不让属下告诉其他人。”
  千手扉间露出笑容,“我是‘其他人’之一吗?你认为兄长会故意欺瞒我,不让我见宇智波斑最后一面?”
  千手族人:“……”
  扉间大人,火影大人防的就是你啊!
  发现撬不通这人的嘴巴,千手扉间没有再用怀柔手段,就如同重生前一样直接用幻术放倒对方,拿到打开结界的术印。他当初把宇智波斑的尸体放到深山里去研究,最后还是被千手柱间逮住,被迫无奈的把宇智波斑的尸体下葬。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抱着研究宇智波血脉的心态过去。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指的就是宇智波斑这个生命力顽强的家伙!
  安置尸体的密室干燥而安静,此时离终焉之谷的形成才过去半个月,宇智波斑的尸体却尚未下葬。千手扉间提着灯从阶梯上走下来,脚步在地面踩出笃笃的木屐声。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宇智波斑赤裸的胸口上的那道致命伤。
  一刀穿心。
  黑色的长发被人细心的抚平在枕头旁,男子闭上了纵横忍界的眸子,上半身不着衣缕,下半身就穿着一条黑色的忍者裤,皮肤上伤痕累累。没有了生前的嚣张气焰,他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躺在白色的床上,俊美的脸上多出一份宛若沉睡的柔和,一点都不像是被传得如魔似幻的宇智波斑。
  千手扉间嗤笑一声,难怪兄长悔恨到现在,宇智波斑的这副样子确实看上去很让人惋惜。
  “宇智波斑,你用一生走出一条错误的路,我都不知该嘲笑你还是该佩服你。”把油灯挂到钩子上,千手扉间用平静无比的心态面对这个昔日仇敌,要是没有第四忍界大战,他都不知道宇智波斑这么恨他。
  在秽土转生的状态下,千手扉间没少被宇智波斑爆头。
  想想就心塞。
  千手扉间承认自己重伤了泉奈,但那是堂堂正正的战场厮杀,用的也是时空间之术飞雷神斩,泉奈就算死在这招之下也不奇怪。可偏偏宇智波斑泉奈被宇智波斑救起,接回宇智波一族后不久就身亡了。
  这死了都怪他!宇智波泉奈的真正死因是源于把写轮眼给他哥哥啊!
  “为了防止你继续折腾下去,我还是趁早解决掉你。”千手扉间坐到床边,手指拨开宇智波斑的眼皮,那双眼眸不复血红,漆黑无光得没有半点神采。
  就像是对这个世界已然绝望——
  写轮眼的力量有多强,恨就有多浓,所以他才会那么疯狂,才会用百年的光阴筹划一起月之眼计划。
  “斑,未来的希望在下一代的人身上。”
  千手扉间的手一顿,下意识的摩挲着对方的眼睑,皮肤冰凉,死亡的气息根本不是忍术制造的效果。他低声说了一句曾经不会说的道歉:“对不起,宇智波一族的事情是我不公,从今往后我会尽力做到公平,把宇智波当作木叶的一份子。你的时代已经结束,灵魂还是去黄泉安息吧。”
  手指一用力,千手扉间剜下了这双能够改变整个世界的眼睛。
  破解了可以颠倒虚实的伊邪那岐之术。
  也许他这辈子注定和宇智波结下仇恨,但是没关系,只要兄长能够实现理想和愿望,他可以背负这些人的仇恨,成为兄长手上的利剑,为他摆平前方的一切崎岖坎坷。
  为了和平,哪怕是虚伪的和平……
  踏出地底阴暗的密室,千手扉间被刺眼的阳光照得眼睛闭上。有光的地方必有暗,这一生,他不愿再被抛下,单独前行的滋味太苦太辛酸,千手柱间不论多想死都得给他活着!等老死了再去找宇智波斑玩!
  因陀罗和阿修罗的恩怨不会断,你们下辈子还能见。
  我的兄长却只有一个。
  ——【完】——                        
 
 
  ☆、第3章 斑爷重生
 
  
  成为十尾人柱力,实施月之眼计划,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都那么顺利出现,宇智波斑最后棋差一筹,满盘皆输。第一次,他让千手柱间从背后捅了一刀,第二次,他让本该是自己意念体化身的黑绝狠狠的贯穿了胸腹。
  原来……所有都是欺骗。
  当十尾被抽离,他躺在地面奄奄一息的时候,眼前似乎浮现了上一次死亡的情景。
  在被轰出的山谷里,水流浸过他倒下的身体,冰冷的寒气从心脏的那一刀上蔓延开,他败在了千手柱间的手上,也败在了自己在嘴上说的“不允许任何人站在身后”的这句话上。宇智波斑突然想要笑,眼角看到不远处的宇智波佐助拔刀冲了过来,似乎恨极了他……
  一道黑影挡在了气势汹汹的佐助前面,不,应该说是护在了他的身前。
  “是……千手柱间吗。”
  “嗯。”
  千手柱间跪坐在他身前,回应了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感受着力气的一点点抽空,淡淡的说道:“无论是我,还是你,眼前的这些,都是我们怎么祈求都求不到的东西。”
  千手柱间反驳道:“哪有这么简单能实现呢!我知道,有很多事是在我们还活着时无法做到,所以才必须托付给下一代,前人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