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重返天堂[希伯来神话]+番外 作者:黑め眼圈(一)

字体:[ ]

 
    【文案】
    路西法x路西菲尔
    这两个名字单独摆放,叫做“过去”“未来”,希伯来神话世界中,纯洁善良的炽天使长和节操尽碎的魔王撒旦。
    当路西法重生了,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cp,叫做自恋。
    内容标签:强强 传奇 重生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该隐(路西法),路西菲尔 ┃ 配角:上帝(耶和华),亚当,米迦勒,萨麦尔,别西卜,贝利亚 ┃ 其它:圣经,魔王和天使,希伯来神话
    晋江金牌推荐:从顶头Boss变成自己的下属该隐,路西法用自己独有的手段一步步改变该隐的命运,把血族始祖硬是刷成了圣子弥赛亚,却不想一时情难自禁……
    本文高潮迭起,神展开不断。路西法顶替圣子的身份,以高超的颜值怒刷各路天使、恶魔的好感,披着马甲闯荡天堂。坐看他如何改变路西菲尔那场惊心动魄的堕天,将那颗最美的光耀晨星拉入怀中。
    ==================
    
    第1章 化险为夷
    
    路西法现在面临一种不明觉厉的境地。
    他换了具身体。
    而且,这具身体的原主貌似干了一件不怎么光明正大的事情。
    路西法的眼前是大片刚播种完的土地,手中还有一柄粗糙的铲子。一辈子都没种过地的路西法一默,果断的撒手丢开了这没档次的东西。铲子从地面拉出,红色的液体和泥土混合,变成肮脏的颜色附着在铁质的表面上。
    那是还没有凝固的血液,里面包含着浓郁的怨气。
    路西法抬了抬眉,眼底泛起兴味,在地狱里,尸山血海他都当作日常性风景,也不知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到底是何意义,竟把本该和无底深渊融为一体的他唤醒。
    血水从泥土中渗出,他对准地方勉为其难的用脚尖踢开一点土堆,仔细一看,一具尸体掩藏在其中。
    随即路西法的表情就微妙了。
    除了发色不一样,对方的脸很像某个他认识的家伙,而那个家伙叫做该隐。
    难道该隐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死在这种地方?路西法抱着某种哭笑不得的心情蹲下身,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缕金褐色的发丝,发丝在手指卷了卷,冰凉的死气顺着指尖缠绕上来,就像是亡灵不甘的怨恨。
    “不是该隐。”
    路西法花了几秒钟做下判断。
    该隐的脾气他知道,就算是死也会尽力保持所谓的血族美态,怎么会让自己落魄到被泥土覆盖了事的地步。况且……他记得地狱里窥探该隐的恶魔不少,这具尸体保存完好,衣衫整齐,致命伤在利器捅穿的心口,怎么看都不像是恶魔大发慈悲的作风。
    倒是他自己有点问题。
    路西法下意识的看向披肩的长发,银色的光泽冷冽而不柔软,令他产生不妙的预感。
    走到田间的河流边,路西法盯着水面的倒影,倒影上俊美的银发青年也注视着他。对方和埋在土里的人长相颇为相似,只是浅蓝色的眸子看上去纯真无辜,一点也不像刚才痛下杀手的人。但是路西法清楚的知道,当他眼角微挑,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时,这个人就会吻合他记忆中的那个该隐。
    路西法:“……”
    从顶头Boss变成属下,这滋味让他有种上帝在坑他的错觉。
    最可怕的不是换具身体那么简单,路西法发现他皮肤散发着人类的温度,心跳有条不絮,这分明是该隐还没成为恶魔的时候!
    不远处的小路上,一个扛着锄头的男人袒胸露乳的走来。亚麻的布料简陋的裹住下半身,灿烂的金发卷曲的洒落双肩,男人容貌熟悉到路西法嘴角有点笑不出来。
    弥赛亚!
    不,这个时候应该称之为亚当。
    金发男子一见到自家大儿子,顿时展开爽朗的笑容。
    “该隐,你弟弟亚伯呢?”
    “亚伯?”
    路西法卡壳,眼神漂移的扫过某个尸骨掩盖之地。
    他忽然记起了一件该隐极力隐瞒的黑历史。在成为恶魔之前,该隐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他和他弟弟分别一个人是农夫,一个人是牧人。
    亚当没发现该隐僵硬的回答,反倒是担忧的想到一件事,“该隐,你对上帝应该更虔诚一些,好的供奉不要藏起来,学学你弟弟,毕竟上帝随时会来看望我们。”
    一泼冷水把路西法浇得透心凉。
    该隐,亚伯。
    传闻该隐弑杀了亲弟弟,又欺骗了上帝,然后被上帝流放在人间不断逃亡。他总算知道自己是来到什么时候了,敢情距离“七倍报”的诅咒到来只剩下倒计时。甚至没准在这个时候,上帝就在天堂注视着这一幕,亲眼见证人类的原罪出现。
    他能说……
    他一点都不想重生到该隐这苦逼的人身上吗?
    想通事情原尾,路西法很快镇定下来。他必须赶在上帝过来之前自首,否则就来不及了!发挥出在地狱磨砺的演技,路西法眼露忧郁之色,对着昔日的死对头说道:“我做了一件十分愧疚的事情,上帝一定不会原谅我。”
    亚当一惊,“你做了什么?”
    路西法还没回答,话题就被焦急的亚当抢了过去,“你不会又和亚伯闹矛盾吧?还是说你把贡品偷吃了,或者勾搭了附近的精灵?我告诉过你,上帝不让我们接触她们,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路西法耐着性子等他说完,才开口道:“不是你说的这些事情。”
    亚当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杀了亚伯。”路西法一脸沉重,不忘补充一下后半句,“只是不小心手滑了。”
    “……”
    亚当一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手滑一下能杀掉你弟弟?!该隐,你别闹!
    路西法在心底耸肩,比起他带领恶魔大军差点掀翻了九重天,逼得上帝禁止他参战,该隐犯下的蠢事当真是小儿科。不过,在力量被压制住的情况下,他还是不会找虐的和上帝对着干。
    几日后,亚伯的尸体被重新放入另一个坑里,身体披上白布。路西法主动认错的好处显露出来,因为亚当和夏娃哭着去给上帝献祭礼物,请求仁慈的主复活他们的小儿子。在他们看来儿子死了一个,总得保住剩下一个,于是话里便半句也不敢提该隐误杀亚伯的事情。
    站在牛羊的献祭品前,路西法垂着脑袋,双手合十,好似虔诚的向神灵请求赎罪。
    而实际上,他嘴角勾起,知道这一次会让上帝吃到哑巴亏。
    该隐是杀了亚伯没错,可是是有意还是无意,谁知道呢?上帝能说自己目睹这一幕吗?那目睹的时候为什么不去阻止?号称全知全能的上帝怎么会承认自己视若未见,放纵该隐的嫉妒滋生,直到他弄死了亚伯。
    第一天,上帝没有出现,亦没有回应亚当的请求。
    第二天,牛羊的祭品消失,亚当和夏娃连忙换上新的祭品,再接再厉。
    第三天……
    路西法坐在亚伯的尸体旁,就像没有发现亡灵的怨气,幽幽的对着亚伯吐露各种“心声”。比如我以前实在是嫉妒你,但是我现在后悔了,原来还是弟弟更重要之类的巴拉巴拉。直到口干舌燥,路西法才端起杯子抿口水,继续开始新一轮洗脑工作,以他的口才,就不信忽悠不了区区一个亚伯。
    当年他可是把天堂三分之一的天使带入了地狱。
    尸体的怨气越来越轻,亚伯在白布下死不瞑目的表情也变得宁和起来。
    “亚伯,不要恨我。”路西法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亚伯的面庞,眼神温柔而缱绻。纵然顶着该隐的身体,颜值也掉了个档次,他照样能发挥出让天下最纯洁的灵魂堕落的蛊惑之力。
    与此同时,亚伯的尸体开始腐烂。
    他的灵魂在路西法的安抚下获得了解脱,肉眼看不见的晶莹光芒浮现在尸体表面,汇聚成亚伯生前的模样。假如路西法此时给他一个撒旦的吻,那么亚伯的灵魂百分百下地狱。
    “哥哥。”
    亚伯的亡灵泪眼汪汪,扑了上前。
    亡灵的冰冷穿透身体,路西法的表情没有一丝破绽,装作不知道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好冷?”路西法左看右看,摸了摸手背上的鸡皮疙瘩。半响,他露出怀念,遗憾,悲痛的复杂神色,轻轻叹道:“亚伯,你的灵魂一定可以上天堂,而我这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只能在大地上为你祈祷了。”
    亚伯在哥哥身边蹿来蹿去,就是没办法接触到哥哥的身体。
    听完哥哥的各种痛苦的心灵解剖,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不了解对方。每次私藏祭品,该隐竟然是想把最好的留给他们兄弟俩,还有父亲和母亲对他的偏爱,亚伯没想到会对该隐造成如此大的伤害,明明该隐平时从未表现出来,顶多是事后找机会坑自己一顿。
    亚伯恍然,原来哥哥的心灵已经千疮百孔,是他忽略了一切。
    路西法瞧见亡灵那副“天啊,我哥竟然是玻璃心”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的这番话倒没有说假,该隐和亚伯的问题最初就源于嫉妒,处处优秀的该隐如何瞧得上大大咧咧的亚伯,而亚伯又没那种敏感的神经去发觉该隐膨胀的怒火,死之前都不清楚为何哥哥对他下杀手。
    简而言之,蠢到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亚伯过去就无法弄懂该隐的心思,现在自然也无法看穿路西法的伪装。
    路西法完成今天的目的后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苍白的脸色显得他有些憔悴,这些戳中亚伯心软的地方,其实他是这段时间被人类的饭菜折腾出来的结果。
    路西法从来不知道亚当和夏娃的手艺能差到那种地步!
    上帝再不来,他就忍不下去了!
    好在冥冥之中的命运仿佛听到了路西法的求助,在他又被黑暗料理洗了一顿胃,上帝姗姗来迟。浑身朦胧的圣光遮掩住了神灵的外表,即使是降临神念分身来到人间,上帝的存在还是让大地上的生灵浑身一抖,不知是敬是畏。
    这是他们的造物主。
    人间的生灵匍匐在地上,上帝却只来到了简陋朴素的院子前,抬手推开了歪歪扭扭的栏杆。
    房屋里面的路西法若有所感,指甲掐入了掌心。
    ——他来了。
    
    第2章 感同身受
    
    上帝的出现把亚当和夏娃吓了一跳。
    两个曾经被赶出伊甸园的人对上帝都充满某种心理阴影,尤其是当上帝无视了他们,只对着路西法的方向温和的问道:“该隐,你的兄弟亚伯为何会死?”
    亚当暗叫糟糕,上帝又开始明知故问,一旦该隐敢说谎,下场绝对不会比他当年好多少。他和夏娃用眼神拼命示意该隐千万不要说谎,毕竟他们就是前车之鉴,被上帝玩的一脸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