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佐酷]红眼兔子的搅基史 作者:焦半

字体:[ ]

 
当猎人世界的酷拉皮卡来到火影世界,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世界。当写轮眼对上火红眼,两个人,能看对眼吗?【某文案废捂脸撸过
总之这就是俩红眼苦逼孩子的拉郎配,一个中二,一个偏执……请允悲
  第一章
 
  火影世界,木叶56年,六月,年仅十三岁的宇智波鼬成为暗部分队长。
  宇智波鼬,即使是在精英辈出的宇智波一族中也是少见的天才,每个人都夸他很有才华,天赋,头脑也很好,从来不会让人担心。但是最近,这位天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居然惹上了根部的人。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前几天在街道上碰上的那个自称是游客的人,居然是根部成员,而且似乎盯上了自己,总是在附近观察着。虽说如此,鼬却从来没有靠实力发现过那个人,只是凭直觉知道,有人在监视着自己。
  要不是偶然有一天那个人说漏了嘴,他都不知道是那人在监视自己。至于他所说的“对天才很仰慕所以想要观察”的鬼话,宇智波鼬实在不敢苟同。
  后来,他又有种感觉,好像那人是故意说漏嘴的。在他们相处的短短几天里,宇智波鼬已经看到了那个人考虑周全,滴水不漏的行为准则。这让他对其更加警惕,却又无端地有些欣赏。
  最近,这欣赏有些变味了,因为他发现,比起自己,那个人原来更注意自己的弟弟,频繁地与自己示好,只是为了这一步而已。
  “呐!鼬君,把你弟弟也带来吧,团藏大人说那家烤肉店不错,今天下午挑个时间我请你们去吃吧。”
  团藏……宇智波鼬是知道这个人的--根部的老大。可是这时候,说出团藏的名字,是要做什么?短短的几秒里,鼬的心思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
  鼬企图从那个人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那人却只是淡淡地笑着,疏离却又有一丝真诚的意味。
  “不去吗?难得我们都有时间呢。”那人的语气如常清冷,但却故意改变了语速,听起来像是威胁,见宇智波鼬还是没有直接答复,他又加了一句,“也难得团藏大人居然会给我推荐烤肉店呢!”
  可恶!鼬直接就皱眉了,不管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什么,他都不太好拒绝。
  “好。”
  这个字可说是挤出来的,那股咬牙切齿之意一点都不含蓄。那人是个识相的人,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那头短短的金色头发随着他的转身划出了一个弧度,在午后阳光的晕染下像是散发着光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宇智波鼬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对这个人生起一丝丝的厌恶,顶多也就是防备吧……
  正在他这么想时,对方突然回头,右耳的紫水晶坠子刚好转到一个特殊的角度,反射出了一丝光辉,那一瞬间,鼬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就好像是那个好看的人突然化为了光,马上就要消失一样。
  可惜他的下一句话就打破了鼬的幻想:“鼬君,请务必把您家可爱的弟弟带来呢!”
  那人只可能是腹黑,而不会是纯洁无暇的光,更何况,根部的人……
  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本闲下来的鼬居然接到了临时任务,这次聚餐的机会就此丧失。当然,鼬在这“意外”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终于放下心来的鼬却没想到自家弟弟和那个人有着某种孽缘。
  **********
  “你是那天的那个人?你在这里干什么?”
  河边,那人正郁闷地打水漂时,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突兀地传来,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鼬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那人却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句:“有些无聊,就打了下水漂。佐助,要不要一起?”就算是没有听到佐助的话语,他也早就发现佐助的到来了:这倒是个不错的巧遇呢,比起该死的宇智波鼬造成的巧合来说。
  “不了,我要去练习手里剑术。”佐助快速地拒绝,他的兄长有告诉过他,和这个金发的人保持距离。也亏得那金发,他才确定这个人原来就是那天在街上碰到的观光客。
  只是现在的观光客都这么……特别吗?衣服怪怪的,明明是一个男人,却穿着一身像是裙子一样的蓝色套装,衣服上还带有佐助完全看不懂的特殊花纹。还有那张女性化的柔和的脸,再加上他右耳上的紫色坠子……佐助皱着眉转身。
  那人这才回头,看着佐助离去的身影,神色很奇怪地说:“不然,我教你吧!”
  佐助愣了下,点头。只教手里剑,没问题吧。而且自己真的好想找个人来指导,哥哥每次都说下次吧!永远没有这次!哼,这次我找到人来教我了。抱着这种赌气的心思,佐助将鼬的嘱咐抛之脑后。
  一个小时后,佐助后悔了,让这个金发的人教手里剑实在是错误至极的决定。
  首先,是示范。很好,正中红心,有教自己的资格。然后,就是让佐助试一下,结果……差强人意,离红心只差一点。接着,佐助万分期待地希望他卡能讲解下。
  那人却兀自拿起了一把手里剑,慢慢地握紧,然后以极慢的速度射了出去,却还是能让靶子颤了几颤,可见力道还是有的。
  “所以?”佐助忍不住问道。
  “我刚才已经用慢动作示范了,你照着练习吧!”
  树荫下,佐助看不太清那人的表情,只能隐隐听出对方好像很平静,很有耐心,于是他大胆地再次提出要求:“那个,我觉得还是讲解一下诀窍会比较快!”
  “咳咳,这个要靠自己悟的。”对方的语气有点闪躲,侧过了脸。但佐助此时还是个好徒弟,乖孩子,也就没有多问了。
  靠着佐助过人的天分和努力,这天黄昏时,他已经能经常射中红心了。于是高兴地跑到那人面前表现着,一次次地,不知疲惫。
  而那人在一旁看得颇为汗颜,最后两人分别的时候,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对佐助说:“佐助,你很有天赋,进步得很快。”
  “然后?”不知怎的,佐助觉得他不像是会突然说这种话的人,应该说,他很少说废话。
  “所以,你下次还是找别的老师教吧,我已经不能教你了。”对方的表情是欣慰,而又尴尬的。
  “为什么,你做的很好呀!果然是因为我不够优秀吗?”佐助高亢的心情一下子低落了,微微低着头,闷着一张脸。
  “这……不是的。”对方见佐助失落了,马上说出真实原因,“其实是我不够资格教你。我不喜欢说谎,所以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不会手里剑术。”
  过了一会儿,佐助才反应过来:“纳尼?你不会手里剑术?”由于过于惊讶,这声惊呼竟逼得对方捂住了耳朵。
  “你不会手里剑术也做的那么好……”佐助喃喃,脸色更加黯然了。果然,自己太差劲了吗?
  “其实,也不算是完全不会,看过别人用过,就也能用了。”这是大实话,他以前从来没用过,也没见过手里剑这种武器。
  佐助听着这话,更加失落了。这……
  “果然,大哥哥你是和哥哥一样的天才呀!”佐助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那,就这样了,我先回家了。再见。”
  对方伸出手来,想要挽留,但看着那落寞孤寂的影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看来,这个孩子被自己给打击了呢!
  笨蛋,我们的□□不同呀!他几乎就要这样劝慰佐助了,但是想来,即使说了,佐助也不会释然吧,他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孩子。
  而且,他还有个被称为天才的哥哥……佐助其实也很优秀,只不过有个更优秀的哥哥遮住了他的光辉。
  突然,佐助停了下来,转身,撇着嘴说:“明天,不,以后,你都教我手里剑吧!我一定会追上你和哥哥的!”那是……属于一个孩子的天真笑容,和坚持。
  佐助,还是个坚强的孩子呢。那人释然地笑了,这样的佐助,是不会自怨自艾,止步不前的。
  宇智波鼬,你说是吗?他望向某个方向,在心里说。
  而已经观察了很久的宇智波鼬,则是阴沉着脸,在佐助后脚就回了家。
  他想要让佐助不要再和那人来往,但是看着两人开心的互动,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变成了:“佐助,明天,我教你手里剑术吧!”
  “恩!”佐助开心地答应,马上又嘟着嘴抱怨起来,“你不会到时候又说什么下次吧!”
  这……还真不能保证呢!鼬宠溺地揉了揉那颗小脑袋。
  “啊!对了,哥哥,那个大哥哥让我告诉你,他叫酷拉皮卡,”佐助突然抬头调皮地说,接着又马上斜眼露出鄙视的眼神,“你不会都没问过他的名字吧?”
  不问名字是因为根部的人是没有名字的,就算问,他们也只会随口说出一个暂用的假名……鼬却不能告诉佐助这些,而且他莫名地觉得,酷拉皮卡这个名字……恐怕不是假名。不管怎么说,这个名字也太奇怪了,就和那人一样奇怪。
  不过,你到底……想干什么?一想到这里,鼬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日后,他看着佐助频频去找酷拉皮卡,就越发郁闷了。
  “最近,鼬桑的法令纹变深了呢。”有多嘴的人这样说。
 
  第2章
 
  宇智波佐助比不上宇智波鼬,大概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佐助年幼的时候总会这么想,而这所有人之中,包括他自己。
  哥哥是一族的天才,哥哥六岁入学,哥哥七岁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忍者学校毕业,哥哥八岁即能使用写轮眼,哥哥十岁升为中忍,哥哥被称为“天才忍者”,哥哥是家族的骄傲,哥哥……
  而自己,比起哥哥,要差太多。连那些同学都知道,自己有个天才的哥哥。
  所以那天,那三个总是凑在一堆的男孩子拦住了他,故作姿态地说着那些众所周知的事情。
  呐呐,听说你是宇智波鼬的弟弟,那家伙,可是精英的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啊!
  我说,你这家伙,平时在学校里那么得意,不就是靠着你们宇智波一族和你哥哥的名声吗?
  你呀,跟你哥哥比起来,差远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
  ……
  佐助一句话都没有反驳,冷眼看着他们自顾自地嘲讽。有时候,小孩子,也是种很有心的生物,尤其在他们羡慕那些优秀的人的时候。
  但是,滔滔不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佐助无视掉那三个烦人的家伙,径直往旁边走去。他绝对不是因为他们的话而不爽了,只是回去晚了,会比较麻烦。
  但这在那三个孩子眼里,就是另一番意思了。
  打斗就这么发生了,但是没有分出胜负,因为宇智波止水来了,劝阻了这场纷争。
  佐助看着宇智波止水的背影,跟着他走回族地,心里默默地想着:这又是一个宇智波一族的天才,是相当于哥哥的大哥一样的人物,是比哥哥还要强的人。而且,是因为哥哥的嘱托,才来接自己的。
  没有了宇智波鼬,没有了宇智波,自己算什么呢?
  他恍惚觉得,自己很小,小到可以忽略掉,就像那夕阳下的影子,已经被宇智波止水的影子给掩盖了,或者说,被宇智波给掩盖了。
  “你为什么不反驳?”宇智波止水将佐助送到门口的时候,这么问了一句。
  “那是事实吧,为什么要反驳?”他不再管宇智波止水,迅速地进门。也许会被说没有家教,但他就是不想听到宇智波止水再说什么了。
  反驳,或者被宇智波止水安慰什么的,只能显得自己更为渺小。宇智波佐助,只要一直这么默默地追赶他们就行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