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笑傲江湖之笑东风+番外 作者:雨意幻梦(上)

字体:[ ]

 
笑傲江湖之笑东风
作者:雨意幻梦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处
我看见书中人在哭
灯火阑珊中
我看见你永不认输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独
瑟瑟东风里
谁又种下了爱的蛊
笑傲江湖时
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白笑风,一只三十一世纪修行千年的雪狐,出于偶然,被自己的死对头封入了另一个世界,由书产生的真实的世界
在那个世界了,白笑风成为了书中所熟识的人物,却偏偏选择了与众不同的命运,从而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轨迹
拥有千年妖力的雪狐,又有怎样特殊的能力,又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请看极腐极雷的“耽美生子文”——《笑东风》(改编自金庸先生《笑傲江湖》,乃是小雨不负责任之作,与原作无关,有雷误打)
 
楔子
 
  夜深人静时,连月亮的光芒都被遮挡。
  在这黑暗至极的小巷子里,一个酒吧静静的坐落在那里,破旧的招牌脱落了一半,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上面隐隐的字样写着酒吧的名字——东风重。偶尔路过的几个行人却好似没有看到这个酒吧,又或者这个酒吧本来就不可能被常人所见,它就保持着那样诡谲的静谧。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酒吧,里面也并非一个人没有,有一个穿着米白色风衣的男子静静的坐在里面,擦拭着酒架上的一瓶瓶昂贵的红酒,仔细看去,竟然还有超过1000年以上的珍品。要知道现在世界上仅存的有过千年历史的红酒,不过只有四瓶(此乃捏造,飘过……),而这个酒架上就似乎有七八瓶,倒也是奇怪。
  穿着风衣的男子静静的擦着酒具,他面前是一本摊开的小说,厚厚的一册,由于光线太暗,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门上的风铃向了起来,一个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走了进来,懒洋洋的靠在门上,说道:“小风,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在这个老掉牙的地方,真没有意思。”
  身穿白色风衣的男子根本没有理会那个新来的人的兴趣,只是擦着自己手中的酒具,仿佛那是稀世珍品。
  白衣男子的态度彻底激怒了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他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白衣男子,眼眸竟然是诡异的碧绿色,他轻笑一声,露出两颗极突出的虎牙:
  “本来还想和你叙叙旧的,既然你不愿意,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解决了你,我还要和我的辣妹去唱歌呢,哼,雪狐族一族的末裔,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黑衣男人说话的同时,虎牙已经变得越来越突出,他仰头长嚎一声,好似月夜孤狼。只见他从怀中逃出一把匕首,身子便如同风一样飞快的袭向了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终于动容,抬起擦拭酒杯的手抓向那柄匕首,他的手上闪烁着白色的光华,显然是已经有所准备。
  “嘭——”
  剧烈的碰撞之后,黑衣男人飞速后退,在门边站稳后擦拭了一下唇边的血迹,狞笑:“小风,你果然还是这么冷淡,不愧是号称‘冰雪之王’的雪狐一族,怪不得狐族长老总抱怨你为什么不像狐狸呢,那老家伙死前还是这么关心你呢……”
  黑衣男人的话没有办法说完,因为一道冰刃已经落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他轻轻一笑,得意道:“哟,终于生气了。”
  白衣男子手中出现一柄宝剑,他怒视着黑衣男人,声音仿佛冰雪凝成般的寒冷:“黑玄,你究竟把长老怎么了,你若是不说,莫怪我手下无情!”
  “哟哟,真冷呢,嘶,不过,我就在等你生气呢!”
  被称为黑玄的黑衣男子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他的身体再次飞速的动了起来,白衣男子瞬间迎上,只听到“乒乒乓乓”的一阵响声,一白一黑再次分开,只是白衣男子胸口已经插着那柄匕首。
  黑玄舔舔唇边的伤口,眼神中的绿意愈发严重,他冷冷一笑,道:“白笑风,长老什么事都没有,相反,她还告诉了我你功法的弱点,不可以生气,否则气息会混乱。知道为什么胡曼长老要这么做吗?因为她比起你这个雪狐和火狐生出来的、完全没有一点火狐的特征的杂种,更喜欢我的妹夫、狼族公主的夫君——胡天这只纯种火狐啊!怎么样,白笑风,要死了的感觉不错吧?”
  被称为白笑风的男子捂住自己的胸口,感到力量不断流失,却没有悲伤,只是有些想笑,为什么千年以来都是这么孤独,难道没有一个人可以信任我、爱护我吗?
  如果是这样,我出生又是为了什么呢?
  雪狐白笑风的意识渐渐消失,狼族太子黑玄正要上前回收难得的雪狐内丹,却被一道突然亮起的白色光华震开,白笑风的内丹突然自丹田中飞出,钻入了桌上展开的那本书里面。
  黑玄拿起那本书,只见翻开的那一页写着:“曲非烟道:‘他在发烧,你摸摸他额头,烧得好生厉害。’仪琳还未回答,右手已被曲非烟捉住,按到了那人额上。本来遮在他面上的锦帕已给曲非烟拿开,仪琳只觉触手处犹如火炭,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道:‘我还有内服的伤药,须得给他服下才好。曲姑娘,请你点亮了蜡烛。’曲非烟道:‘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火。’仪琳听她说要走开,心中急了,忙拉住她袖子道:‘不,不,你别去,留了我一个儿在这里,那怎么办?’曲非烟低低笑了一声,道:‘你把内服的伤药摸出来罢。’仪琳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打开瓶塞,倒了三粒药丸出来,托在掌中,道:‘伤药取出来啦。你给他吃罢。’曲非烟道:‘黑暗中别把伤药掉了,人命关天,可不是玩的。姊姊,你不敢留在这里,那么我在这里待着,你出去点火。’仪琳听得要她独自在妓院中乱闯,更是不敢,忙道:‘不,不!我不去。’曲非烟道:‘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你把伤药塞在他口里,喂他喝几口茶,不就得了?黑暗之中,他又见不到你是谁,怕什么啊?喏,这是茶杯,小心接着,别倒翻了。’仪琳慢慢伸出手去,接过了茶杯,踌躇了一会,心想:‘师父常道,出家人慈悲为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此人不知道令狐大哥尸首的所在,既是命在顷刻,我也当救他。’”①
  黑玄还想再看,后面的字却是消失了,只留下一片空白。黑玄愣了一愣,随即才冷笑:“原来如此,一书一世界,写书的竟还是个高人,这本书竟然连着真实地异世,既然如此,白笑风,你就不要再回来了!”
  说罢,黑玄双掌一合,这本《笑傲江湖》已然化为灰烬。
  黑玄的身子消失在酒吧外的夜色中,同样消失的,还有那间普通人都看不到的酒吧。
  注①:以上章节请见金庸先生《笑傲江湖》第五章“治伤”
 
一觉醒来忽入梦
 
  “止血的穴道早点过了,否则怎能活得到这时候?……”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是谁?这么聒噪?为什么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
  “这位英雄,你现下痛得好些了吗?”
  谁的声音,这么惊慌失措,还带着些颤抖,好像是在担心紧张着某个人。那又是为谁担心呢?总不可能是他吧,他是个孤独的人……就连唯一一个对他温柔一些的胡曼都出卖了他,这世界上不会有一个人会为他失措。
  胸口好痛,不只是胸口,身体有好多地方都很痛,真不知道黑玄对他的身体做了什么,记得他失去意识前只有胸口有一道伤,只不过那道伤是“破妖之刃”所刺,直接对他丹田内的内丹造成了伤害,他才会丧命。
  似乎比起身上的伤,白笑风更应该考虑的是为什么他没有死,明明“破妖之刃”可以直接对妖族的内丹造成伤害,如若他的妖力正常倒是不足为据,用妖力封住“破妖之刃”的灵力,再把“破妖之刃”拔出身体就可以防止内丹被毁,但他那时候已经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妖力,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种族产生的后代,雪狐属于神族,火狐却是妖类,这让他的身体总不是那么的听话,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破妖之力到达内丹。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这具身体不像他的本体,反而像一个重伤濒死的人类呢?
  意识渐渐恢复清醒,清脆的女声再次传入耳中:
  “送佛送到西,救人救到底。你把伤药塞在他口里,喂他喝几口茶,不就得了?黑暗之中,他又见不到你是谁,怕什么啊?喏,这是茶杯,小心接着,别倒翻了。”
  接着便是一阵檀香袭来,细腻而略显冰凉的手指扫过嘴唇,几粒上面缠绕着些许灵力的药丸放在了白笑风的唇边,上面似乎没有危险的气息。白笑风本不想这样接受他人的帮助,长久孤身一人的状态让他不敢轻易相信别人,可是这具身体重伤至此,如不治疗怕是也会死去,他的内丹偏偏又因为之前的伤害无法使用,看来也只有依靠那两个至今仍没有见过模样的女子了。当然,若不是身体变成这样,怕是这身体的原主人也不会死去,让他进入。
  白笑风张开嘴吞下了那三粒药丸,药力迅速在身体里化开,虽然只是凡俗中的手法制成的药丸,却因为用了很多灵药而饱含灵气,不仅是身体的伤害,就连内丹都好了几分。
  白笑风感受到这一切,很少可以得到他人帮助的他心地滑过一丝暖流,不由得低声开口道谢:“多谢。”
  传入耳中的是一个因为重伤而显得低微嘶哑的声音,不过同样可以辨别出其中包含的一丝轻佻。白笑风不禁皱眉,这身体本来的主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他能否成功的成为那个人,似乎还值得探讨。
  就在白笑风为此事发愁的时候,却听到之前那个柔美的女声开口问道:“这位英雄,你身受重伤,本当安静休息,只是我有一件急事请问。令狐冲令狐侠士为人所害,他尸首……”
  “你……你问令狐冲?”
  声音近在耳边,看来给他喂药的就是那个柔美的女声的主人了。可是最令白笑风震惊的是,他竟然听到了“令狐冲”这个名字,让他不禁低声重复了一句。
  白笑风素未谋面的父母只给他留下了两样东西,一个是与他内丹相容的他的本命武器,一个便是一本在他出生后不久,由一个著名的武侠小说作者所写的《笑傲江湖》。
  武器可以理解,《笑傲江湖》是做什么用的,白笑风活了一千两百年都没有想明白,书也被他翻了那么久,每一个情节他都烂熟于心了,书竟然没有被翻烂也算是一个奇迹,但是他此时却突然听到有人问书里的名字,岂不是很奇怪?
  白笑风想要睁开眼看看究竟是谁在跟他开玩笑,但是这具身体的无力让他保持清醒都十分困难。
  白笑风如此苦恼,那个柔美的女声还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正是!阁下可知这位令狐冲英雄的遗体落在何处?”
  “什么?遗体!”
  白笑风此语本来是惊叹句,却因为他身体的无力变成了模模糊糊的疑问句,而白笑风终于因为这几句熟悉的台词猜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不出意外,那个柔美的女声还会追问。
  “是啊,阁下可知令狐冲令狐侠士的遗体落于何方?”
  果然,白笑风没有猜错,他苦笑一声,低声喃喃道:“竟然进到书里面来了……”
  身体的气力渐渐消失,白笑风说出的字连他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呼吸愈发急促,白笑风只得任由他的身体沉睡,神识则移动到内丹附近。
  内丹表面并无损伤,就连里面的东西都是如此,可是为什么不能用呢?
  还有现在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会出现在一本书的人物身上?如果记得没错,这应该是开头不久,令狐冲被田伯光和罗人杰所伤,后为曲非烟所救,现在正处于“群玉院”这所衡阳著名的妓院之中,清脆的声音就应该是曲非烟,柔美的声音便是仪琳那个小尼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