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重生之累赘 作者:da青蛙

字体:[ ]

 
文案
岑乐是一个1000度近视的眼镜仔,挣扎生存了5年终于榜上了块冰山大款。结果,大款找到了自己的白月光,岑乐受伤尸化了。
萧涵直到陪伴了自己三年的小个子变成了丧尸,才突然领悟自己情归何处。奋力找到小丧尸,用了多年的准备,逆天改命重回过去,去找自己那个唯唯弱弱的小爱人。
重来一次,岑乐从上辈子的丧尸变成了这辈子的“丧尸”,跟着自己找来的忠犬大款一路撒欢地在末世报复仇人,极品亲人和粘上来的各种渣。
这就是一个上辈子的冰山攻重来一次变成忠犬,上辈子的懦弱受重来变成了温润强受。
 
 
1、此文1v1,结局he
2、前期十分慢热,不喜可直接跳过。
3、架空现代末世文,请勿过于考究。
4、小受改造升级流。
5、喜欢记得收藏,拍砖请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乐,萧涵┃ 配角:不记得 ┃ 其它:末世,重生,宠文(大概) 
 
 
 
  曾经1
 
  “小心,乐乐!“随着林大姐一声惊呼,岑乐心里一紧,只觉右手边似乎有吼声靠近,还未转头就听到身后也想起一声惊叫。
  好像是诺西,岑乐慌张地转头看向右手边一只丧尸缓缓靠近,已经腐烂了一半的脸散发着阵阵恶臭。岑乐早已忘记动作,只能慌慌张张地看向身后的萧涵,只见萧涵正一手拉着诺西躲开丧尸的爪子。
  猛地岑乐觉得右手一紧,回头看见右手上的丧尸爪子岑乐闭紧双眼,只觉此命休矣,在被丧尸拉走的瞬间,赶上来的林大姐赶紧拉住岑乐的左手,同时甩出一道火球。丧尸却并没有因此被击退,火虽然在它头上燃烧,但是无知无痛的丧尸却依旧固执地抓着岑乐这个美食。
  终于把后方的丧尸解决的萧涵终于空出手来,几个雷电从丧尸头顶劈下来,抓着岑乐的丧尸猛的一顿向后倒去,岑乐被丧尸抓的一个往前酿跄才稳住身子。
  死里逃生,岑乐才慢慢地恢复直觉,在林大姐的搀扶下,跟着萧涵地身后撤离出这个超市,坐上车的瞬间,岑乐才感受到心脏的跳动。太可怕了,丧尸好可怕!瑟瑟发抖的岑乐抱紧自己,连鼻梁上下滑的眼镜也没有去扶,只是木然的看着前排的萧涵和诺西。在同时面对生死的时候,他的选择是这样的明显,丝毫没有犹豫。也是,比起诺西自己……拿什么比,就整个队伍来说,自己也不过是一个累赘。
  将下滑的眼镜顶上去,厚厚的镜片后面是一副死鱼眼,惨白的脸上,邋遢的头发。瘦弱的身体,一点也没有的异能,刚刚比残疾人士好一点的累赘。
  低下头,不在看前头,岑乐才隐隐觉得右手腕有点痛。正想看看,突然听见前头传来了萧涵地问话声:”你没有被咬到吧?“
  “啊?……哦,没有,就差一点,刚才谢谢你了!“岑乐赶紧回到,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萧涵似乎松了口气。
  坐在前头的诺西握紧手,只有他知道萧涵的紧张。即使刚才因为自己的求救声,萧涵反射性的先救了自己,但是他知道。像萧涵这样冷清的人最为薄情,但同样往往这样的人也最为专情。他还没有发现自己的感情,所以总是压抑自己,一旦有一天他知道身后那个男人在他心里的地位,那么逆天的宠爱都将为身后那样一个邋遢的男人而来。就像之前那个基地的老大一样……
  听到岑乐的回答,萧涵只觉得心里一直压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便不在询问也不在追究。
  回到了临时用的小别墅,关紧门窗,所有人熟门熟路的开始各自的工作。岑乐插不上手,只能跑到林大姐那里帮忙,顺便和林大姐道谢,若是刚才没有林大姐的帮忙,他肯定是撑不到萧涵的救援。
  林大姐自然摆手,她的攻击对那丧尸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何况她很喜欢岑乐这个孩子。晚饭很快就准备好了,岑乐帮着林大姐一起分发食物,很简单的食物,豆渣饼加上变异动物的肉汤。说不上奢侈,但就末世来说也不算糟糕。
  等所有人的食物都分配完了,林大姐才帮着把剩下的食物和做饭的几人一起分了。正分到岑乐的时候,二楼的林景正好下来叫了诺西上楼吃饭。萧涵和他的几个兄弟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吃,他们在二楼有另一个人帮忙做饭,以前有段时间岑乐也常常能在那群人里一起食用。
  确实比起普通人员的食物来说丰盛不少,或者说有点奢侈。但自从诺西被找到后,这样的待遇便不在了,所以当诺西被叫到的时候,所有人都反射地看向岑乐,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嘲讽的目光过于明显,岑乐只觉得手一软,林大姐交给他的食物便直接没有接住,全都奉献给了大地。
  林景邹眉看着岑乐说:“你知道现在食物多珍贵吗?“言下之意对于岑乐这种浪费食物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
  岑乐心里自然紧张地不行,现在是末世8年,其实很多东西的生产线已经有在复苏,尤其食物这么重要的东西。但还未跟上所需,所以食物相对前两年已经并不紧张到要食人肉的地步,却还是相当的珍贵的。
  这样一顿饭没了,岑乐心里比谁都难受,只能闷闷地说道“对不起!“
 
  曾经2
 
  诺西打圆场地笑道:“算了,岑乐一直很小心,今天应该是被吓到了。反正我也要上去,我这份食物就给他好了!“
  然后他毫不意外地收到岑乐感激涕零的眼神,他还做不到提醒萧涵注意到自己的感情,因为相对的,岑乐地位的提升将是他自己待遇的下降。像萧涵这样的人,在感情方面可以算是完全白痴,只要没有人提醒,那么他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发现。
  但是出手伤害岑乐,这也是自打脸,岑乐越是难过,越会引起萧涵的注意。就像今天岑乐险丧命,萧涵当时虽然救了他,但是因为他以为自己赶不上救岑乐,那犹如被钉子钉红的双眼,诺西可还是历历在目。只要他今天伤害岑乐,在以后就会被10倍百倍的报复回来,尤其萧涵这种性子的人,对于爱人的心眼一般都不大,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了解?抽了抽嘴角,诺西想起之前见过的那个老大,就是这样的感情白痴。
  而将自己的食物送给岑乐,诺西相信,他在这里的投资还是会有回报的,即使没有也不损失,何乐而不为。
  于是诺西很快乐地把自己的食物给了岑乐,就随着林景去了二楼,那是金字塔的顶尖。
  岑乐抓紧手里的食物和林大姐说道:“可能我今天确实有点不舒服,我能不能把食物拿到房里去!“
  林大姐点头,毕竟今天是岑乐第一次出任务,差点就把小命给送了,今天一天应该就把他一年的勇气和精力都花光了,所以让岑乐赶紧回房间吃了就睡。
  岑乐步伐稳重的回了房间,一进屋就锁了门,到靠窗的墙边坐下,把食物小心地放到地上,他伸出右手将衣服卷起。
  右手手腕上一个小到细微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伤口,就像是摔倒时隔着衣服的一个小擦伤。只是起了一点点皮,伤口有点红,并没有其他症状。
  可是看到这个伤口的瞬间,岑乐只觉晴天霹雳,一瞬间竟觉得生无可恋。摇摇头劝慰自己道:没事没事,伤口这么小,应该和那个丧尸无关……哪怕……真是那个丧尸弄的,这么小的伤口,应该只是擦伤,何况隔着衣服,伤口也没有变黑,肯定没有被感染到。一定是的,这是自己不小心弄的,和丧尸无关,是这样的。
  没想到这么想着,岑乐竟然真的把自己说服了,把衣服拉下将手腕遮盖的严严实实,然后端起面前的食物吃了起来。
  10多分钟后,林大姐来敲门,岑乐把吃过的碗筷收拾了起来去开门,把收拾整齐的碗筷拿出来,林大姐看到说:“先放在门口吧!一会儿我帮你收拾,然后交给小芸就好。“小芸是个空间异能者,出任务所需的食物和厨具一直都是她在携带。
  岑乐点点头,林大姐看着没有什么精神地岑乐问:“你怎么了?“
  “没事!“岑乐摇摇头。
  林大姐担心地说:“真的没事吗?刚刚老大已经通知,我们明天中午就要启程回基地了。你没问题吧?“
  岑乐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才抬头看着林大姐,有点不知所措,末世8年了,林大姐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他全身心好的人。如果说到信任,他知道,这8年里,林大姐会是他最后一个信任的人。
  所以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岑乐就把林大姐拉倒房间里,并关上了门,然后伸出右手卷起袖子给林大姐看。
  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林大姐知道他要表达什么,右手!何况手腕上面还有丧尸抓的太用力而留下的青紫手印,林大姐看到伤口的瞬间猛地一惊,抓住岑乐的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10几分钟的功夫,手上的伤口已经有点发紫,即使那个伤口再小,林大姐还是知道被感染了!
  “这事还有谁知道?“
 
  曾经3
 
  岑乐摇摇头,那厚厚的镜片因为这个动作而下滑了少许,但是这个时候它的主人已经没有心情去扶正它。
  抓紧岑乐的手,林大姐小声说道:“那就先不要说,伤口这么小,不一定就被感染了。到明天还有一段时间,再看看。如果明天还没有事就和我们一起回基地,你不要担心了,就是今晚睡觉你要锁门了,我就在你门口休息!“
  岑乐听到林大姐的话,那一瞬间,他觉得什么都值了。他没有任何异议的按照林大姐说的做了,晚上关了门,岑乐一个人在房间里却并没有睡着,他看见那发青的伤口,其实他知道被感染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快死了!岑乐这么想到,然后脑袋里就像走马观花似的,自己开始放映自己这一生。他从小就死了妈妈,跟着爸爸,爸爸娶了后妈,爸爸自然就成了后爸。他高中没有读完就被迫被赶出门上班赚钱给龙凤胎的弟妹供养学费,末世来的时候他一个人还在工作,很幸运的躲过末世的最初。
  他的第一个收容所是他的同学的,那个同学收容了他,即使他在那个基地生活的再不顺心再辛苦,但是他毕竟给了他5年的安全。岑乐还是感激那个同学的,毕竟上千度的近视和睁眼瞎没有区别,即使在白天不戴眼镜,都分不清楚人和丧尸的区别,何况在最危险的晚上。而他瘦弱的身躯即使能一击击中丧尸头部,也没法一击就让丧尸丧失行动,一级都没有的异能,无论是出任务还是基地留守,他都没有什么用处。
  所以他所谓的累赘不是开玩笑,在这样的条件下,他还没有任何特殊的技能,比如末世需求量大的医生。末世初医生都在医院和这个怪病做斗争,那时的医院也是人满为患,当末世爆发时,医院的情况可想而知。末世急需的农民,或者其他任何技能,高中没有毕业,没有任何一技之长,他的累赘程度可想而知。
  即使这样,同学依旧带着他到了一个基地,并偶尔有接济。5年过去了,最后他被这个同学推进了丧尸堆,为同学拖延了逃跑的时间。
  幸亏萧涵及时赶到,当然,萧涵不是赶来救自己的,他是赶来找诺西的。但是他毕竟出手救了自己,那个画面至今难忘,以为必死无疑的结局被这神一样的男人改变了。他深深地不可自拔地陷入一个叫萧涵的坑里,跳的心甘情愿,然后他跟了萧涵3年。
  直到最近找到了诺西,萧涵再也不需要自己了,毕竟自己是被萧涵所救,而诺西是曾救过萧涵。不说自己是个累赘,从最初的最初自己也是不能拿去和诺西比的,如今,自己终于要离开了,不知道除了林大姐还有谁会为自己伤心。
  回顾完一生,岑乐又为自己感到悲哀,不不不,我也许没有被感染!
  就这样想七想八地早上了,等到这7、8个小时熬过去了,岑乐才惊喜的发现他居然还没有变成丧尸。也许、可能、他会没事?!岑乐狂喜地开门,林大姐已经站在门口。
  “林大姐,我、我没事!也许,也许我不会……”
  “乐乐!”岑乐的语无伦次被林大姐无情地打断,只见林大姐伸手碰了下岑乐的脖子说:“你身上开始出现尸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