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剑三|毒羊]情蛊+番外 作者:里斜

字体:[ ]

 
剑网三,同人
五毒X纯阳
鬼畜强势长情攻X极度别扭♂女王受
 
从因误会上山降妖的那一刻起,谢楚寒与苗钰的相遇就是一场命中注定的纠缠不清……
偏执强势行事不顾后果却又十分长情的苗钰偏偏爱上了一个倔强冷漠浑身是刺别扭到骨子里的谢楚寒。
时隔四年的再次相遇,谢楚寒性格行事尤胜当年,自被救醒来之后就与苗钰针锋相对,宁可玉石俱焚也不愿轻易屈服。
两人之间种种矛盾不断激化,环环情劫难分难解,苗钰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将谢楚寒囚禁在身边。
只是有朝一日情蛊化解,决然离去的谢楚寒心中是否还会有他?
最后,苗钰决定用生命来赌一赌性格别扭口是心非的谢楚寒对自己的感情。
 
此文同时发表于豆腐app,作者ID:木雨情风。
 
 
  ☆、第一章
 
  苗钰从战场带回来一个敌对的纯阳。
    那纯阳被苗钰抱着回到营地时,一身雪白道袍染满鲜血,意识模糊,乌黑发丝遮掩下半张俊美面孔透出一股虚弱的苍白。
    一起的同伴们都以为苗钰是将这名道士带回来炼药的,也就没有多问。却不知自从将纯阳带回那日起,苗钰不但替那纯阳疗伤还整日悉心照顾,后来更是暗中偷偷将人转移了地方。
    他独居的那一方小院偏僻隐秘,平常就少有人接近,现在周围更是布满毒粉蛊虫,连一只虫蚁也难进出。
    天已经黑了,月上枝梢。
    躺在床上的谢楚寒慢慢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让他一时有些辨不清自己身在何处。他在黑暗中静默躺了一会儿功夫,意识骤然清明,一双明亮双目在黑暗中精光乍现,猛地发力挣动手腕。
    传入耳中的是一阵哗啦作响的铁石之音,腕上脚踝传来冰凉寒意,谢楚寒知道那是铁链震动之响,愈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是阶下之囚的事实。
    谢楚寒认清现实之后便明白挣扎无用,又恢复了醒来时的安静,一为保留体力寻找机会逃脱,二是为了让自己静下心思考。
    他虽然被铁链锁在床上,但是一番动作下却发觉自己身上的伤口似被人处理过。
    要知道他昏迷前刚经历一场恶人与浩气之间的恶战,那一战不管是恶人还是浩气都拼尽全力厮杀,几乎所有人都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杀红了眼,他在战场上重伤倒下,本就是九死一生,现在清醒过来已算奇迹,居然还能有力气做刚才那一番挣扎。
    可见将他抓回来的那人为了医治他必定费了不少力气。
    既然人家如此费心让自己活下来,便一定不会再轻易让自己死。
    谢楚寒想到这里,便觉再多担心也是无用,既然还活着,靠自己之能,必有机会从这不见天日的房间里逃出去,此刻只须平心静气地等。
    脑中正想着,小屋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
    月色入户,如霜如雾,来者披着皎洁月光,一身朦胧,看不清面容,墨发披散,一身苗疆打扮微露妖冶之气,隐隐绰绰却是个男子身形。
    谢楚寒微微眯起眼睛目光锐利地扫向那五毒弟子。
    苗钰燃起火折子将灯点亮,手中拿着些瓶瓶罐罐走到床边坐下。暴露的衣装,将他精瘦的腰身与修长有力的腿都暴露在空气中,他也不在意,抓过一旁谢楚寒的手探了探,点点头道:“好得很快。”又突然将目光转向已经苏醒过来的谢楚寒脸上,嘉奖似的在他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
    谢楚寒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些不明就里,就连向来冷厉的目光也变得茫然起来。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又恢复了纯阳道子一贯的清明冷漠,只一双桃花似的眼睛冰冷地望着苗钰。
    苗钰冲他笑笑,先开口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我。”
  谢楚寒有些拿不准这个浩气盟的五毒弟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沉思片刻后,问出最想问的一句话:“你为何不杀我?”
  苗钰的笑容在月光下愈发放肆张扬。
    谢楚寒这才看清眼前之人的脸。
    那是一张妖冶明艳的脸,长眉入鬓,眼波流转,若不是他身形修长,宽肩窄腰,说话时声音朗朗如玉石相击,谢楚寒有一瞬间都要以为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个美艳女子。
    苗钰道:“我为何不杀你?”他似是疑惑地自问一遍,突然捏住谢楚寒的下巴,略一倾身将自己的气息全逼了过去,让那人躲不开逃不掉,才缓缓道:“谢楚寒,这些年你在恶人过得可真自在逍遥?”
  他一句话问得没头没尾,谢楚寒疑惑了一下,唇上却传来一阵剧痛。
    苗钰将唇狠狠压在他唇上,一番吸允厮磨,见那人紧咬牙关不肯松口,复又用牙齿狠狠咬在他单薄的唇瓣上。
    谢楚寒吃痛地轻哼一声,被铁链桎梏的手腕剧烈挣动起来,苗钰趁机侵入他口中凶狠掠夺,牢牢按住他肩膀不容他做丝毫抵抗。
    血的味道在两人唇齿间弥漫开来。
    苗钰边狠狠吻着他,边恨声问:“谢楚寒,你可还记得我?”语气中那丝恨意仿佛要将对方拆吃入腹般凶狠激烈。
    谢楚寒心中一紧,记忆如潮水般汹涌袭来。
    四年前,江南吉州一带传言有妖物作祟,为祸百姓,官府派去捉拿的人也往往有去无回,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连白日都不敢轻易开门出户。
    恰逢谢楚寒下山游历,途径此地,见到这番怪异之状,不由起了好奇之心,遂向当地知府请命前去捉妖。
    遇到的便是五毒来的苗钰。
    苗钰跟他一样也是出师游历,千里迢迢来到中原。
    五毒以蛊术闻名,五毒弟子人人精通蛊毒之术,有时为了炼制蛊虫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用作容器,又何尝在意别人性命?那些受害的百姓,便是被苗钰抓去炼蛊制药了。
    彼时苗钰隐居深山,每隔一段时间便去附近镇上抓一两个看不顺眼的人回来炼药,镇上失踪的人口多了,久而久之便传言是妖怪作祟,后来请了几个道士上山降妖却被抛尸山野,死状凄惨,更是让人相信山中妖物传言所言不假,弄得一时间人人自危。
    谢楚寒初闻这些事情不是不震惊的,所以当时年少气盛的他,找到山上苗钰住处,拔剑便于苗钰缠斗起来。
    他们两人武功不相上下,打了大半日也难分胜负,最后苗钰懒得再与他纠缠,朝他洒了一把毒针,转身便走了。
    五毒弟子,果真身上样样是毒,直到很久之后,谢楚寒都是这样想的。
    那一打便是相识了,谢楚寒更是隔三差五上山找苗钰的麻烦。
    久而久之,苗钰便觉得这个纯阳道子固执之外又有几分可爱,每次也都懒懒同他拆上数招,到最后,却都是以各种毒辣手段脱身,谢楚寒一时间也不能耐他何,便起了心思暗中保护附近镇上居民不受苗钰所害。
    却在保护居民时,发现了一丝蹊跷。
    原来苗钰所抓去炼药的人不是逼良为娼的老鸨就是不敬老人的逆子,还有为非作歹欺压良民的乡绅富豪,总之每一个被他抓去的人都是恶行满满甚至手上同样沾着鲜血。
    那时的谢楚寒第一次下山,自以为心中是非黑白泾渭分明。
    他看见嗜酒的儿子对年迈母亲拳打脚踢出言辱骂,他看见一脸女干猾的老鸨从人贩子手中接过年幼的少女,他看见好赌的丈夫一刀捅向自己的妻子,只为夺取那一袋妻子幸苦赚来用作赡养老父老母的银钱。
    到最后,被满腔怒火染红双眼的谢楚寒,凭借着本能而行动,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丧心病狂的杀妻凶手已死在他的剑下。
    这个时候苗钰施施然出现在他面前,神色淡漠地看着他,告诉他:“你现在一剑将他杀了,与我又有何不同。”
  他丢下剑怔怔地看着躺在一滩污血上的男人,又转头茫然地看向眼前神色冷漠的苗钰,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苗钰盯着他宣判一般地又道:“你没有错,我也没有,他们都该死。”说着伸手将眼前微微发抖的纯阳道子紧紧搂入怀中,安慰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谢楚寒靠在他胸前无声地颤栗着,仿佛曾经在心中无比明晰的对与错,是与非,善与恶,一下子彻底崩塌混乱了。
  唇上传来的一阵剧烈疼痛让沉浸在回忆中的纯阳道子激醒过来。  “记起来了?”苗钰语气温柔,舔了舔谢楚寒唇上的伤口,动作间暧昧缱绻如亲密的恋人。
    谢楚寒冷冷地望着他,只觉一阵恶寒从被苗钰舔舐过的地方一路直窜到尾椎。
    他定了定神,开口道:“你抓我到底为了什么?”
  闻言,苗钰突然笑了起来,他笑得愈发厉害,有一种止不住的趋势,却在这个时候骤然停下,猛地掐住谢楚寒的脖子,将他按在床上。
    “为什么?”苗钰目光中闪过一丝残忍暴戾,手上力气不由又加重几分,仿佛真的要将手中脆弱的脖子拧断一般,“你当初一剑刺在我心口上,若不是我身上一直有一蛊保命的凤凰,那天我必然死在你剑下,你当真如此恨我?”
  谢楚寒难过地动了动唇唇,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
    苗钰言辞激烈,又道:“伤好之后我却依然不甘心地满江湖寻你,本以为以你的一身浩然正气定会入浩气盟,便去浩气找你,却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你却躲去了恶人谷!你知道我这些年找你找得有多苦?”他说到这里,似是悲愤不已,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带着一丝扭曲的愉悦感受着手中传来身下那人脉搏清晰而脆弱的跳动。
    谢楚寒被掐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憋红了一张脸,望向苗钰的眼中却有一簇微小的火苗跳动。
    苗钰慢慢将手松开,低头凝视着谢楚寒脱离死亡后剧烈咳嗽的狼狈模样,栓着他的铁链顿时哗啦作响,让人心疼。
    等谢楚寒终于缓过来,苗钰指尖顺着他优美的颈部曲线轻轻向上移动,温柔地抚摸落在谢楚寒脸侧,慢慢滑到他微凉的唇上。
    他另一只手温柔地将人拥在怀中,低声喃喃道:“不过我不怪你了,你回到我身边就好。”
  谢楚寒突然惊愕地张大眼睛扭动身体剧烈地抗拒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苗钰那只抚在他唇边的手牢牢钳住他下颚,逼他将那一粒药丸咽了下去。
    散发着清香的药丸顺着食道缓缓下滑,慢慢融化,体内被药物催化出的感觉清晰而又熟悉,带着一股同样熟悉到深入骨髓的恐惧。
    苗钰还在温柔地抚摸着他此刻已经冒出细密汗水的脸颊,柔声道:“过了这么久,你想必已经忘记了我的味道,罢了,直接做必然会伤到你,那就先让你慢慢回忆起来。”他吻了吻谢楚寒的唇,手指向他衣襟内滑去,问:“我是不是很疼你?嗯?”
  谢楚寒紧紧闭着眼睛,强忍着蛊毒发作和在胸前游走的冰凉指尖,痛苦地道:“苗钰,你不如杀了我!”
  “我怎么舍得杀你?”苗钰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谢楚寒胸前那点,便又折回捏住那粒小巧的茱萸,轻轻拉扯玩弄起来。
    谢楚寒倒吸一口冷气,熟悉的快感如电流窜过全身。
    苗钰凑在他耳边低语,“喜欢吗?”说着用力掐住那点。
    “唔!”
  被痛感激出声后,谢楚寒惊觉自己失态,紧紧咬住牙关,别过脸去,不愿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但是体内深处传来的那股灼热,却烧得他头脑愈发昏沉,满心欲?望叫嚣着想要发泄。
    当初,苗钰便是用这情蛊将谢楚寒强行留在自己身边。
    谢楚寒意识模糊间,感觉一双冰凉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
    道袍被半褪着挂在臂弯处,白`皙紧致的细窄腰身一览无遗地暴露在空气里,暴露在苗钰暗紫色妖冶的眼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