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古剑]饿狼+番外 作者:尹瑞泽

字体:[ ]

 
文案:
     百里屠苏若是一只骄傲的黑猫,不可轻易接近,一旦接受偶尔间流露出让人心疼的脆弱;凌端就似一只活泼的幼犬,不知天高地厚,却是什么都信,谁人都亲。
 
PS:本文现代架空,可当做原创,看文中如遇任何不适请及时撤退,否则不管你是雷得香酥还是焦脆,某泽概不负责。
内容标签:强强 三教九流 情有独钟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端 ┃ 配角: ┃ 其它:
==================
 
  ☆、少年时(一)
 
  强烈的日光刺得脊背生疼,凌端抹一把脸,将模糊视线的汗水甩去,只听到周围的喝彩格外嘈杂。
  “老大,来喝口水。”一起打球的兄弟从旁边后援的女孩子那里接过来饮料随手丢过来,凌端站在球场边上,毫无风度的拉着背心透气,夏天怎么会这么闷热?本该下场休息一会儿再喝,但是十七岁的少年正是随意到极致的时候,灌下两口饮料,还想着什么时候继续商场,就觉得甜腻到恶心的感觉渗入心底,顿时反胃起来,原本就晃眼的景物变成一片色块模糊的调色盘。
  浑身都想被抽干了力气,骨头里塞着棉花一样使不上劲,就连呼吸也要费上好大功夫,在凌端发现自己终于可以畅快透气的时候张开嘴吸了一口气。
  无论闻到多少次,消毒水的味道都喜欢不起来,所以即便睡得迷迷糊糊,闻到了也会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入目是空旷的白,简单到无聊的白色房顶,转头,果然,充斥着药水味道的医务室。阴凉的空气让脑袋缓了过来,窗子大开,风从树冠里走过携着夏日难得的凉意扑进室内,叫凌端的身体舒坦了不少。自己似乎睡了一段时间,外面还是刺眼的白,上课铃打过了?站起身来一阵头晕,凌端晃晃脑袋,回忆了片刻,似乎在篮球场上太难受被拉扯着送到了医务室,然后挨到床就顺利的睡了过去。
  揉着眉心看去,坐在窗前的人正回过头看着他,“醒了?把药喝了。”
  凌端接过来一看,十滴水,治疗中暑的圣品,味道闻着及其刺鼻,凌端安慰自己,吃药嘛,哪能挑味道,仰头将一瓶挤到嘴里,然后苦涩到不能言语的滋味瞬间充斥在嘴中,下意识就要吐出来,下颌却被硬生生抵住,不得已只能把药水咽下去。
  对方将夹着表格的硬板从凌端下巴上收回,用笔刷刷写下几笔,还不忘问道,“感觉怎么样?”
  凌端刚从十滴水的味道回过神来,嘴里苦涩发麻,一张嘴全是药味,“这真是药?”
  “你可以再尝尝。”年轻的男子露出笑意,大大方方的又递过来一瓶。
  “不用了,谢谢,会出人命的。”凌端擦了嘴还忍不住张大了嘴吐气,意图缓解口中的苦涩。看到对方递来矿泉水瓶拧开瓶盖就灌了下去。
  “夏天要注意防中暑,不要再户外暴露过长的时间……”
  “平时都没事。”凌端黑着脸小声嘀咕着,这下死党们有的笑了。
  “你说什么?”医师抬起头,漆黑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看过来。
  “啊……”被医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吓一跳,凌端赶忙接话,“我会注意的!”
  “回去以后多休息,记住,不要吃甜食,不要吃辛辣和太过油腻的食物,还有,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切忌户外运动。”
  凌端点头如捣蒜。
  “过来,签个字。”看着凌端表现不错,医师也没打算难为他,例行公事,坐回办公桌将表格放过来,还很好心的给凌端指出了签名的地方。
  凌端低头的时候还有些晕,用手撑住了桌子才避免一头栽下去,等看清楚才发现不似以往医师的龙飞凤舞,病因那一栏填满了潇洒的行楷,一字一句皆可辨认,将前面高二(三)班凌端几个螃蟹爬出来的手写体衬得愈发……潦草。看一眼行云流水的医师姓名欧阳少恭,再看凌端两个字真是丑得没脸看。
  哪个傻逼把他的名字写得这么丑千万别被他知道!
  “你怎么了?”看着少年走马灯一样的脸色,医师按下笑意询问着。
  “没什么。”凌端拿过笔,签好字,虽不如他的潇洒隽逸,倒也端正有力。
  “仁丹和十滴水拿着,要是再有中暑的情况可以先吃。”
  “为什么还要。”脸上挂下一排黑线,这味道,简直终身难忘。
  “以防万一,你可以试试仁丹,味道会好些。”忍着笑解释道,平日里娇生惯养的独生子们对于药物味道的忍耐力有多差欧阳少恭已经见识了不少,今天这位也不算例外。
  凌端皱着脸看了欧阳少恭一眼,这才注意到这位医师除了年轻,一张脸也是生的极好,刀裁眉峰眼如杏仁,虽不大,却是意外的幽深。加上挺立的鼻梁和对于男子而言过分水润的唇,这大概就是最近女生中传言的可以PK校草的新进校医?
  欧阳少恭扬起唇,早就习惯了外人的打量,更何况眼前小家伙也挺有趣,白白嫩嫩一张脸,唇红齿白的少年,打量他的时候眼睛瞪圆似幼犬。
  “怎么了?”
  “老师新来的?”凌端一边说话,一边将仁丹丢进嘴里,不知是不是刚刚才喝过十滴水的缘故,仁丹虽然也有药味,倒是再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是。”真把药当糖豆吃?“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夏天要注意防中暑,碳酸饮料尽量少喝。”
  “啊,知道了。”每个老师都喜欢重复,不过夏天打球是乐趣,何况凌端夏天在室外玩已经成了习惯,“只是意外而已。”
  “这次还好是发现的及时。”
  “嗯嗯。”凌端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欧阳少恭将后面的嘱咐咽下,轻轻摇摇头,便任由凌端离去,果真是大少爷的脾气。
  凌端回去的时候,下午第一堂课已经开始,好在老师知道他是中暑了在休息,也没说什么,只叫他坐回去继续上课。
  高中,还是省重点,凌端的高中生活和所有高中生一样,被上课作业和考试塞得满满当当,偶尔也会羡慕小说电视里那些有时间谈恋爱玩耍的生活,不过羡慕归羡慕,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凌端家是不差,可是在高考面前必须用分数说话,就算凌端父母早就安排好高中毕业直接去英国读书,成绩上也是有要求的,何况自己威严至极的母亲现在对他的成绩已经处于长期不满意了,恨不得给凌端报上全科目的补习课。
  凌端叹了口气,翻开书本略过前面讲过的公式,把心思放到黑板上。
  下了课,好兄弟赵林跑过来关心着,“老大,你身体没事吧。”
  “不说这个,你知道我在医务室的表是谁给我填的么?”
  “我写的,怎么了?有没填的?”
  “赵林不是我说你……你能回去练练字么?怎么把我的名字写得那么丑?”
  “老大,事出紧急啊!而且写字反正认得出来就行了,对吧?”赵林不以为意,理科生有几个字好看的?凌端他们兄弟几个是例外,写卷子能认出来就行了,想想老师在黑板板书写顺手的时候,直接上草书,跟着看了一年多,现在整个班级常用字草书都是跟着老师板书学的。
  “嘶……”凌端觉得赵林说的挺有道理,一时间竟然想不出反驳的话。
  “老大,看到那个新来的医师了么?我打听到了,他叫欧阳少恭!”赵林兴致勃勃的八卦,却看到凌端正拿过同桌的笔记往书上抄,知道他不上心,又补充了一句,“听说他跟百里屠苏关系很好。”
  “啊?”凌端顿时放下了笔。
  凌端和百里屠苏之间,可谓孽缘深重。
  XX市第一中学,省重点,每年全国top2的大学都要撸走几十个,一本线和出国深造的更是数不胜数。这种学校里自然学风优良,学生们以学习为主业,其他的副业通通滚蛋。
  但是,校草和校花这东西每个学校都不缺,凌端是一中校草之一,长相是一方面,擅长各类运动总是拉帮结派讨人喜欢自然不乏女孩子喜欢;另外一位便是百里屠苏,自幼体弱多病,生的纤细文弱,运动偶尔也参加,更主要的是学习常年霸占考试排名前三甲,相比之下凌端一直在中游的成绩就逊色许多。
  两个人性格迥异,但是同为校草比较是肯定少不了的,坏男孩有人喜欢,可是老师和大部分女生还是喜欢品学兼优纪律良好的百里屠苏,包括校花曲芙。
  凌端喜欢曲芙谁都看得出来,放学在大门告白直接被赏了白眼一对,任凌端好话说尽,曲芙也没拿正眼看过他,倒是跟百里屠苏关系好得很,一来二去,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水深火热。
  外人只当是少年心性,赵林却深知,凌端和百里屠苏的梁子,早在上学以前就结下了。
  凌端家其实是两兄弟,只是早年长子被过继给了伯父,后来伯父又收养了一个孩子,便是百里屠苏。凌端的亲哥从小是跟百里屠苏一起长大的,自然是对百里屠苏更为亲密,加上屠苏自小乖巧懂事成绩好,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凌端从小就没少受百里屠苏刺激,梁子也是越结越深。
  凌端活泼好动没事惹事的臭脾气从小就有,见到百里屠苏从没给过好脸色,有意无意的上前找茬更是数不胜数,在百里屠苏乖巧听话的衬托下,愈发显得调皮捣蛋,于是风评一边倒的偏向百里屠苏。
  长辈们的谈论被凌端听去了,自然更加不喜欢百里屠苏,好在凌夫人护崽,当面给呛了回去,“猫养的猫疼,狗养的狗疼,我家孩子,我宠。”
  所以凌端再怎么调皮捣蛋,母亲的话,还是听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写成番外,但是梗太详细,所以改成了另外的长篇
依旧是古剑恭端CP,作者冷CP中毒已弃疗,当然因为是现代篇,大量二设,可当做原创来看,不知道也没关系
 
  ☆、少年时(二)
 
  “曲芙给百里屠苏送情书了!”
  爆炸性的消息瞬间将凌端给轰了个飞灰湮灭。
  少年不知爱恨,正是青春懵懂的年纪,可是曲芙人如其名,清水出芙蓉的漂亮脸蛋,加上说话时总带着娇气,全校的一多半的男生都喜欢,这一多半的男生以凌端为首。
  曲芙有点维吾尔族的血统,水灵灵的大眼睛,还有格外挺立的高鼻梁,加上雪白的皮肤,一切的一切和童话描绘的一般美好。
  在学校里曲芙从来不缺追求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上学桌上就有早饭,各类小礼物就没断过,从来都是男生送礼给丢到垃圾桶,几时给对男生客气过?可是偏偏她就主动了,还是对凌端深恶痛绝的百里屠苏!
  “老大,这事我们不能就这么算来!”
  “当然!”
  凌端狠狠一拍桌子,连女孩都跟我抢,你真不是东西!
  全然不顾是曲芙主动的事实,凌端将心中的怒气一股脑儿推到百里屠苏头上,直奔理科实验班就往百里屠苏桌子上一拍,“百里屠苏,曲芙我不会让给你的!”
  百里屠苏看着来人,一双近视眼瞪得三边留白,一脸的懵逼。
  “放学我们后操场见!”
  上课铃响起,三班和理科实验班还是有点距离的,陵端呼啦一下就跑走了,留下百里屠苏不明所以的眨眼。
  “又是凌端?”同桌习以为常的拍了拍百里屠苏,自己这个同桌虽然内向吧,但其实各方面都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个叫凌端的八字不合,两个人遇上了周围气温就开始直线下降,或者说是凌端单方面的找茬也差不多。
  “嗯。”百里屠苏点点头,虽然两个人都不说,但是心里清楚,拉拉扯扯两个人还有点亲戚关系,就是天生的命格相冲,打小凌端看他就没有好脸色,小时候抢他的玩具零食,被打哭了更是告状告的两方家长都头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