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The Gambler/赌徒 作者:suii(下)

字体:[ ]

 
  Chapter 91
 
  新的霍格莫德周末前最后一堂课是草药学,已经清楚那里的繁华不再,哈利其实没有多少兴趣,他挣扎了一段时间还是决定告诉罗恩自己的决定。罗恩刚听到的时候还很惋惜,不过在哈利明示暗示了对方可以和赫敏独处以后,好友才多云转晴,笑得甭提多灿烂了。
  哈利还是有点小矛盾的,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但自己做的决定咬碎牙也要忍受下去。
  草药学的教室在城堡外头的温室,要挨着狂暴的风雪找到目标相当困难,好在汤姆想到对斯普劳特使用定位魔咒,众人跟着魔杖的指引才顺利到达教室。玻璃房里很温暖,随便往哪个方向都能看到外面漫天的白雪。他们迅速把围巾和手套脱下来挂在支架上就开始聊起天来,几分钟的兴奋吵闹声过后,教授才清了清嗓子示意所有人看向面前的植物。
  那是一株盘根错节的植物,上面长满了指甲盖形状的突起,弯曲的枝条末梢部分还有紫黑色的小果子。纳威是第一个动作的,他已经戴上厚厚的龙皮手套,一手握住树根部分挠痒痒,一手握住剪刀小心割下浆果,植物发出诡异的咯咯笑声,整个身体都扭来扭去,锋利的刀面划破果实表层,带着恶臭的墨绿色液体射出将近两米的距离,男孩身旁的人无一幸免。
  汤姆嫌恶地皱起眉头,他也被弄了个措手不及,谁能想到有人可以那么笨拙?要不是斯普劳特同情地看着他们这边,他都有冲动给那个鲁莽的格兰芬多来个恶咒。哈利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抓起衣袖大力揉搓着脸上的污渍,那种恶心的味道让他干呕,连续使用了几个‘清理一新’,恶臭才算消失。
  “至少隆巴顿同学完成了任务。”斯普劳特拍拍手,给格兰芬多加了十分。纳威不太习惯被表扬,脸瞬间涨得通红,这让他的皮肤变得红紫红紫的,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痛揍了一顿似的。女巫慢悠悠地从长桌的另一头走过来,看到哈利几个都还没有动作,神色严厉地批评:“你们已经落后很久了,快点动手!”
  “好的,教授。”四人齐声回答,哈利在话音刚落下去的那刻就把手伸向诡异的植物。
  “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式?”汤姆厌恶地望着面前不断颤动的植物,如果它一直不停止扭动,割破果皮是无法避免的,萨拉查,他没有再接受一次臭汁袭击的打算。
  “很多草药的获取都不允许魔法干预,那会让药性大打折扣。”赫敏扬起下巴自信满满地开口,汤姆冷哼一声不予理睬。赫敏愤怒地扭过头,开始指责罗恩操作的不规范。
  “她和米勒娃真像,一样的书呆子。”汤姆冷冷地评价,“不过,米勒娃至少还懂点魁地奇,没有把整个脑袋埋进书堆里。”
  “你只是不满意她的态度,不用引申。”哈利艰难的割下一颗浆果,他的手臂还不自觉颤抖着,刚才摆的姿势让他肌肉都僵硬了。
  “帮我也弄一颗。”
  “做梦。”
  “这东西我比那个时代的植物恶心多了。”汤姆给自己加防护咒后才小心翼翼割下浆果,丢进面前的盘子里。果实互相撞击出呲溜呲溜的声音。
  斯普劳特绕着整个温室走了一圈,检查过所有人的进度后,她提出要把浆果剥开的要求,汤姆几乎气得打翻盘子。
  “这东西可真恶心。”罗恩皱起鼻子不满地抱怨,现在整个温室都被恶臭环绕着,哈利觉得呆在外面挨冻都比呆在里面好。更糟糕的是,为了防止魔法失效,房间是密闭起来的,连空气流通的可能都没有。他能看到汤姆额头不断冒出的青筋,对方握着道具的用力程度让可怜的金属发出吱呀的悲鸣。
  “别说废话了,快点弄完我们就能早点出去。”赫敏拿起小刀,她手下滑溜溜的果实还在不断挣扎着,女巫嫌恶地别开视线,“梅林,这可真讨厌。”
  “我可不想再花园里种这东西,弗雷德和乔治不知道会拿它做什么恶作剧,搞不好没几天,臭臭糖果就出品了。”
  “别说废话!快点剥开表皮,趁着新鲜!”斯普劳特又大声喊了一句,她打满补丁的帽子因为动作左右摇晃。
  哈利赶紧把自己的浆果放在砧板上,刀尖在快要切入表层的时候被汤姆阻止了。面对哈利的疑惑,男孩只是摇摇头示意赫敏的方向。哈利扭过头,正好看见赫敏再次被臭汁喷了一脸,连蓬松的卷发都站了不少。他突然觉得手上的浆果比匈牙利树蜂还要恐怖,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动攻击。
  又等了一小会儿,汤姆才把小刀平放在浆果上面,慢慢旋转着挤压果实,在整个表皮开始变得皱巴巴的时候从侧面慢慢划开一道口子,紫色的浆果汁缓缓流进接在下边的玻璃器皿中。哈利挑起眉头,背后传来赫敏不爽的呼气声,汤姆挑起嘴角,笑得特别纯良无辜。
  接下来的课程赫敏再没有和他们说过一句话,在把瓶子交给斯普劳特后,罗恩就跟在气呼呼的女巫身后消失在暴风雪中,临走前还不忘和哈利告别。
  “你很小心眼。”哈利说,“明明可以告诉赫敏的。”
  “我以为她看了这么多书,总会用脑子好好想想。”汤姆嘲讽道,他扭头看向哈利,“现在是我们独处的时间了,明天你会去霍格莫德吗?”
  “不,我没有——”哈利没说完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剧痛打断,伤疤火辣辣地疼,血液不断从裂开的伤口往外涌出,整片雪地上都是鲜红的液体。他能听到汤姆惊讶的呼喊,斯莱特林表现出来的关切让他有种想要捧住对方脸庞的冲动。他试图告诉汤姆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但出口的只有沙哑的喉音,下一秒钟,他就被黑暗包围了。
  伏地魔很生气。
  哈利能感觉到黑魔王的暴怒,那么多,连大脑封闭术的墙体都被打破了。他可以通过伏地魔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房间,一个破旧的老房子,到处都是残败的墙体和家具,天花板挂满了蜘蛛网,房屋最中间的桌子上有着厚厚的灰尘。他记得见过这个房间,在邓布利多提供的记忆里。莫芬·冈特的房间。
  伏地魔正站在被重重魔法包裹着的橱柜面前,但里面打开来空空如也。哈利注意到灰尘中间有个加隆大小的圆印子,一端还有小小的突起。
  这里原来放着什么。对伏地魔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但现在已经消失了。
  伏地魔很愤怒,他显然没有料想到有人会猜测到他藏匿魂器的地点,那个他痛恨的莫芬·冈特家的废墟。滔天的怒火让哈利疼得直冒冷汗,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折磨,剧烈的疼痛让他禁不住尖叫起来,很多双手把他摁在柔软的织物上,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响起。他试图睁开眼睛,但眼皮沉重得不肯移动半分。
  有人抓住他的下颚强行掰开,把恶心的液体一股脑灌进嘴巴,粘液顺着食道慢慢滑进胃里,他干咳了几下,那东西还是没有出来。
  “放松,哈利。”熟悉的带点焦急的声音说道,一只手穿过他凌乱的头发揉了揉,冰凉的指尖从发结中出来,慢慢绕着额头的伤疤形状抚摸,他的痛苦突然少了很多,就像是某种镇定剂随着接触的肌肤导进体内。
  汤姆。伏地魔。
  汤姆和伏地魔。
  他就是知道,两个人正在争夺对他脑子的控制权,无论汤姆做了什么,伏地魔最后总算是选择离开,把属于男孩的身体还给他。哈利长舒了一口气,往斯莱特林的掌心蹭了蹭,明亮的灯光落在眼皮上,感觉很温暖。他挣扎着打开眼皮。
  “波特先生——”
  “我需要见校长!”哈利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汤姆皱起了眉头,麦格会意后就匆匆离开了房间,五分钟后,她跟在风尘仆仆的邓布利多后面重新出现在医疗翼。注意到哈利欲言又止的表情,邓布利多示意麦格和汤姆离开。等到大门被重重合上,邓布利多拉过病床旁边的椅子坐下。他的表情非常严肃。
  “伏地魔在冈特老宅,他很生气,先生。”哈利注意到邓布利多脸部的肌肉不明显抽动了一下,连眼里疯狂闪烁的精光都消失了。
  “他发现冈特戒指被销毁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看来我们需要加快进程,他已经意识到魂器正处在危险之中。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让他产生这样的念头,这无疑会影响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我就是在那里拿到魂器的,伏地魔在冈特戒指周围种下很多强大的保护魔法,那东西会主动识别出侵入者的身份加以攻击。如果不是我,容我毫不谦虚地说,换做别人可能早就被黑魔法侵蚀而死。一只手臂换一片伏地魔的灵魂,很划算不是吗?”邓布利多撸起袖子,“我在销毁了冈特戒指后回到霍格沃茨,是斯内普帮忙阻止了恶咒的蔓延。但那不是永久性的,哈利,现在我们不会谈论这个问题。”
  “恶咒还会继续侵蚀您?”哈利的声音变得如同耳语般轻微,他突然觉得上面焦黑的印记如此狰狞,烧灼着他的视网膜。注意到哈利的情绪,邓布利多把衣袖重新拉下来挡住手臂。
  “霍拉斯的记忆很重要,你得加快速度,正如你所见,我不再那么强大了。”
  ”
 
  Chapter 92
 
  霍格莫德周末天气意外的好,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棉花般的云朵。哈利窝在有求必应室里,这是他唯一可以避开汤姆的地方。整个房间和他们共有的房间一模一样,明媚的阳光从墙壁上巨大的落地窗投射进来,把地上米白色的羊毛毯晒得暖融融的。哈利踢掉鞋子,只穿着闪闪织的毛线袜,女性的家养小精灵明显比多比有品位多了,她送的礼物让男孩很满意。黑发的格兰芬多在烤得舒服后翻了个身继续享受难得的太阳浴。他的右手边摊着一张敞开的羊皮纸,上面零星分布的脚印边标注着汤姆·里德尔的名字。
  哈利瞥了一眼,汤姆今天的动静很大,他清楚对方正在满城堡找他。
  “来见我。”一个低沉磁性的嗓音突然在哈利脑海里向起来,他在检查完整个房间,确定没有第二个人存在后皱了皱鼻子,或许是幻听。
  “来霍格莫德。无论用什么办法。”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和汤姆的声音很像,但更加沉稳。哈利相信自己并没有认识过拥有这样嗓音的人。
  接着,某种念头一闪而过,震惊写满哈利的脸庞。他眯起眼睛,小声试探:“伏地魔?”
  好听的轻笑声在脑袋里面盘旋,哈利被吓了一跳,舒适的氛围让他忘记持续升起大脑封闭术的屏障,毕竟伏地魔已经有一阵子没再拜访他,而且这个技能本身就很容易让人精神高度紧张,精疲力尽绝不是唯一的副作用。
  “不,我不会去霍格莫德,”哈利冷漠地说,“我压根没有这打算。”
  “我知道,我知道的,”伏地魔欢快的语调让哈利很不安,“我已经看到你的泥巴种和纯血叛徒好友,他们真热乎不是么?你没能现场观看真是太可惜了,那个红毛似乎巴不得把舌头伸进泥巴种的喉咙里。”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哈利大声喊道,惊恐让他喘不过气来,“你不能伤害他们!”
  “哦,我可不太喜欢服从命令。”伏地魔懒洋洋地拉长语调,声音里带着点哈利无法理解的轻佻,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对方握在掌心的玩物一样。哈利晃晃脑袋甩掉荒谬的想法,他需要告诉邓布利多,马上!
  “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我不能保证他们能撑到老蜜蜂到来,”伏地魔舌尖暧昧的滚落哈利的名字,“哈利亲爱的,来霍格莫德见我,现在。我不是有耐心的人。”
  “费尔奇不会让我出去的,已经过了检查时间。”哈利直白地说,即使那个守门人阻止他,他也有很多方法能离开霍格沃茨,但是哈利没计划让伏地魔知道,或许偷偷潜伏的话,他能顺利救下罗恩和赫敏。伏地魔的话并不可信,他有过上当的经历了。
  伏地魔似乎没有因为他的回答动摇:“我听西弗勒斯说过,你不是遵守纪律的类型,一个小淘气鬼,不是么?”他加重了语气,“来霍格莫德,避开汤姆。”
  哈利咽下口水点点头,意识到伏地魔看不到才坚定回复:“我会去,但你不许伤害他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