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乱同人之别离久 作者:夏晓璃

字体:[ ]

 
文案
谨记看过的第一本耽美小说。
 
内容标签:强强 原著向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倾宇,方君乾 ┃ 配角:张尽崖,寂言,方卫伊,肖薇瑾,戚无忧,余日 ┃ 其它:
 
  ☆、>>楔子。
 
  自无双公子逝后,寰宇帝为圆伊人遗愿,励精图治,鞠躬尽瘁,以透支生命为代价,短时间内,使大倾摆脱了战乱遗留下的废墟,子民安居乐业,国力越发强盛。
  只是,看着陛下日渐衰弱的身躯,以左相戚无忧和神医余日为首的一众老臣,在担忧之余却只能无奈的摇头,心里越发苦涩难言:如果…公子还在就好了。
  宇历四年,在无休无眠的处理了倭奴又一次犯边之后,寰宇帝终倒在了御书房的御案上,身下的《定国五册》上开满了星星点点的绯红桃花。
  两日后帝转醒,提议刚满十岁的天琪王爷临朝观政。
  宇历五年春,寰宇帝私访大倾,从最后一站八方城回归,行至皇都郊外,弃众随从,独上袖手崖。帝心力交瘁,时又余寒未消不幸受凉,回宫后竟昏迷不醒。
  左相戚无忧一力压下帝染疾的消息并辅佐天琪王爷处理政务,另一面命神医余日尽快施救。
  
 
  ☆、>>1。
 
  腿部的剧痛迫使肖倾宇睁开了双眼,挣扎着坐起。
  这是哪里?脑子一片混沌。
  四周一片黑暗,只余盈盈月光从床边的窗透进。房间并不大,却布置得相当清雅,床头两尺远处靠墙摆着一张书桌,桌子上文房四宝俱全。而床对面的那面墙则被完整的辟为书架,放置的满满当当。而另一面墙上则在门边挂了一副字画,有落款有印章,却因黑暗而看不真切。
  腿上的剧痛持续着,肖倾宇收回目光,掀开盖在身上的薄巾,只见右裤腿上大片的血渍早已干涸成了暗红色,与白色的里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触目惊心。
  小心的将裤腿卷至膝盖,不想还是触碰到了伤口,痛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还好只是皮外伤。可当纤长的手指抚上白玉般的小腿时,才发现并非那么简单,还有……骨折!
  却不想这时耳边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呢喃,肖倾宇一怔,身边有人?!偏头,然后愣住了。
  竟是一小丫头。
  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借着月光,肖倾宇打量着小丫头的眉眼。小巧的脸蛋上印着精致的五官,小小年纪却透着倾国倾城之姿。呵!眉间竟也有一点朱砂。再看真切些,他竟然觉得这小丫头与自己幼时长了个十乘十的相似。
  又是一声轻轻的呢喃,肖倾宇这才发现小丫头似乎睡的并不安稳,眼角还挂着泪痕。竟无意识的抚上了小丫头的小脑袋,轻轻的蹭了蹭,用拇指抚平她微皱的眉,摩挲着她眉心的朱砂。
  忽忆起那时方君乾曾小心翼翼的开玩笑打趣自己,大庆王子皇孙一代不如一代,这皇家灵气定是都为自己滋养了,自己淡笑骂道:胡说八道。但见这小丫头眉间一点,无双却想的是这肖家的灵气定是全给了这小丫头。
  等等?!
  肖家?!方君乾?!
  肖倾宇怔在了那里……
  
 
  ☆、>>2。
 
  那是…一场两世三段的记忆。
  肖倾宇本名清黎,是天上玉帝的二子,官列左辅星君。因幼时贪玩,把月老的红绳系在了白虎星君墨渊和自己的手腕上,从此缘定三生。
  “想那两人何等身份地位,却爱的无怨无悔,真真是只配仰望,涉足无颜啊。”
  当千百年后,再有仙提起这段往事,有小仙女抬手掩着自己脸上的艳羡之色和“就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样”的笑意,发表自己的高见,就怕众仙友回自己一句“花痴!”。
  这是她们姐妹间的嬉戏,何况那二位星君都是天庭的股肱,众神仰望的对象,又有谁敢说自己没发过花痴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玉帝和王母自是无法接受男子相恋这一荒谬的事实,况且还是自己的儿子。见两人皆不愿剜心解开那红绳以解这段孽缘,便一狠心把两人打下凡间历劫,想以人间疾苦把两人强行分开。却不想清黎性子决绝,私刻金科玉律愿为心上人承担下大部分劫难。见天命已定不可更改,王母终生怜悯之心,耗费万年修为,在清黎身上下了护身的桃花诀。
  桃花诀在清黎体内汇聚成了眉间的一点朱砂,可挡部分劫难,却终究改变不了肖倾宇不良于行,英年早逝的命局。
  第一世,化身肖倾宇的清黎和化身方君乾的墨渊,纵使他不良于行,生性冷傲,身为杀父仇人之子,他爱他爱的依旧义无反顾。桃花树下相识,小楼相知相惜,相国寺红线牵缘,金銮殿定情,王府后院结连理……一桩桩一件件,从肖倾宇脑中闪过,记忆犹新。
  曾答应那红巾似火的男子要陪他看遍世间美景,但自己终究是食言了。
  左辅星君回归天庭后,便闭门不出。不想,那日王母竟携清黎亦师亦友的忘年交太上老君前来。
  “你父皇只是颜面上过不去,一个是他爱子,一个是他爱将。但为娘已想清楚,与其看你消沉不如放手成全。好在你并不需要继承你父皇的大统保六界苍生,不必过于苛责。你性子冷鲜少与仙交,寂寞了数万年,那白虎星君却能令你展颜一笑……你若想的话,就重返人间,与他一道保人间太平吧。”
  母后到底是舍不得让自己难过的,连自称都变成了略带温情的“为娘”。纵使清黎性子再冷漠,此时也能从他大睁的双眼中看出惊喜,然后低头,“母后,对不起!”
  “二殿下毋须担心,老臣与娘娘已为您打点好了一切,只望这一世殿下能……逢凶化吉。另老臣有二物相赠,殿下不必推辞,必要时可派上用场。”
  竟是一枚仙丹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天蚕金线!
  “可那肖倾宇的肉身早化骨为灰了啊!”
  “你可还记得当年肖家还有一支血脉流落在外,不幸的是现在已大限将至了……”
  
 
  ☆、>>3。
 
  又是一阵剧痛袭来,把肖倾宇从思绪中生生扯出。
  一个信念从心底迸发:站起来,一定要站起来!
  毫不犹豫地念出一串咒语,以右手食指点伤腿,一股淡蓝色的光芒从指尖流出没入伤口,腿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但与此同时,心脏开始生疼,像一拳一拳狠狠打在上面,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
  “你此去并不会太顺利,就保留你部分法力,但也别经常使用,尽量事必躬亲。另外,你现在身份是肖倾怿。在天下归一前,除了尘和玄机子,请务必对其他人保密。”
  其实还能不能使用法力他并不在乎,只是更感谢母后的好心,当然也明白了为何太上老君为何不祝愿自己一切顺利,而是逢凶化吉。看来虽然换了肉身,那金科玉律上的命条却依旧不肯放过自己,和方君乾。
  身旁小丫头竟在此时翻了个身坐起,惊喜地大叫:“爹爹你醒了?!”
  既然借了陌隐的身体,就必定也要接受他的身份,可真当小丫头喊自己爹爹时,肖倾宇还是会不知所措,况且还在他做法的时候,不知会不会吓坏孩子。
  除了面对墨渊,或者说是方君乾,他鲜少像现在这样慌神。没答话,右手维持着之前的运功,毕竟腿还没完全复原,用左手使了个昏睡决和遗忘决点在了小丫头的眉心。小丫头应声倒下,仿佛从未醒来过。
  勉强接好了骨头,小腿上的擦伤还是留有大片的血瘕,可肖倾宇觉得他的功力已快消耗殆尽了。片刻后便重重倒在了床上,喘着粗气,一股桃花冷香却四散开来。
  陌隐,你安心去吧,你珍重的,我替你守护!
  
 
  ☆、>>4。
 
  肖氏家族自大庆朝中期崛起,至庆末时已历百年有余。一向人丁兴旺,日升月恒,在大庆皇都根深蒂固,拥有可望不可即的地位。
  承德帝时,肖家嫡系家主肖敬泽官至太傅,负责教导众皇子,而其中他最看重的便是四皇子方定坤。
  可惜,百年的肖家到他这一代,膝下唯有两子一女:长子肖语麒,龙凤胎肖语茉和肖语麟。
  还好两子争气,年纪轻轻便在朝为官,独女肖语茉也生得国色天香,风华绝代。肖太傅自是希望能将她婚配给四皇子方定坤。而方定坤与肖语茉青梅竹马,自小便对她呵护有加,更是乐意之至。
  怎奈天意弄人,那年元宵佳节,当绝丽的少女揭下少年脸上的兰陵王面具,肖家便不可逆转的向着绝望深渊行去,肖语茉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庆历307年肖家之祸,肖氏一族不分嫡庶皆被屠杀。那时肖语麟刚新婚不足半载,妻子是企国贵族的小姐。肖家之祸后,被其父母拼死救回,才发现已身怀有孕,庆历308年四月初七,产下遗腹子。根据肖家字辈,“语”之后为“倾”,取名肖倾怿。
  怿,喜悦高兴之意,只希望一生平安美满。生于四月初七,司命开日,除安葬外一切皆吉。
  算命先生拿着肖倾怿的生辰八字不住点头,嗯,这娃生的好,以后肯定会有大出息。但是却在见到他后又无奈的摇摇头,众人忙问这是为何,算命先生轻答,“眼下一痣名为泪痣,相书上云:一生流水,半世飘蓬,所谓孤星入命。”还在心中补充了一句,隐有短命之相。
  肖倾怿的右眼下确实有一颗浅褐色小痣,随眼波流转分外好看,可没想到却有这种说法。
  后果然,肖倾怿自幼聪慧,勤奋好学,年仅二十便高中状元,娶了官宦人家的小姐为妻,两年后产下一女,取名肖薇瑾,自己却因难产大伤元气,没过多久便去世了。
  肖倾怿悲痛欲绝,辞官返乡,在大山深处的村庄中起了小院,把爱妻葬于后山,带着幼女随性过活,不愿再出山,后来还在村子里当了教书先生。
  多年后,已知晓肖宝宝身份的方小宝问起小丫头的生辰,肖宝宝抬头直视方小宝,眼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只因那年对他俩都太重要了。
  “宇历元年,桃花纷飞时。”
  “那为何取名叫薇瑾,而不是叫桃瑾?莫非“倾”后面的字辈是‘薇’?”
  肖宝宝摇摇头,“不,因为弟妹最爱那漫山的蔷薇花,另外……”故意一顿。
  方小宝瞪大眼睛,“什么?”
  “傻子都会觉得‘薇瑾’比‘桃瑾’要好听啊!”
  “……”又被鄙视了。
  
 
  ☆、>>5。
 
  肖倾宇自幼早熟,玲珑剔透,在知晓身世后,便开始着手了解肖家之祸,细查之下竟发现还有一表弟幸存于世。16岁时,已官拜大庆右相的肖倾宇前往边关设置暗桩及情报系统,回程时顺路经企国探望这个与自己血缘最近的肖家人,并在去企国的路上救下并收养了张尽崖。
  这两兄弟都生的极好,可能因两人的生父生母是龙凤胎,竟长了个九成相似!除了那点朱砂和那点泪痣,还有神韵。
  无双眉间的一点朱砂似敛尽世间风华,也可能因性子关系,面相趋于冷傲,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仿佛看一眼都是亵渎;而陌隐呢,企水滋养的人儿,温润如玉,右眼角下的泪痣虽不祥,却随他眼波流转很是赏心悦目,让人初见时便心生好感。
  “这些天桃花开的正艳,这时候来企国不去看看桃花,会终生遗憾的!”然后不由分说的推了轮椅往外走。身边一长相精灵讨喜的小童欢呼雀跃,“带上我,带上我,我也要去!”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三四月的初春,乍暖还寒,可企水河边却热闹异常。游人如织,妙龄少女们围成圈载歌载舞,曲调里有独特的吴侬腔调,又细又软,分外动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